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 永远拥有(一更)
    她不说这句话还好,他一说,皇甫逸轩的脸色再次沉了下来,俯身压在了她的身上,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却又清清楚楚的让她听到:“你就是个骗子,我不会在相信你了。”

    看他的动作,孟倩幽吓得魂都飞了,照这样下去,自己非得成武国第一个死在床上的女人,赶紧伸手双手搂住他的脖颈,主动在他的嘴唇上轻吻了一下,讨好的保证;“不会了,这次真的不会了,这半年多来,我想你想的心肝肺都疼了。”

    这句话显然取悦了皇甫逸轩,他的脸色总算没有那么黑了,不过还是挑了一下眉头,低声逼问:“你还有心?”

    孟倩幽忙不迭的点头:“有有有,全乎着呢,一点都不少,”

    皇甫逸轩笑出声来,翻身,侧躺在她的身侧,伸手搂住她,“你说的话,要记住了,如果你胆敢再离开我,今生我都会让你下不了床。”

    孟倩幽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记住了,记住了。”

    能记不住吗,这三日来,被他翻来覆去的折腾,全身的骨头架没有一块是自己的了,比上一世最残酷的训练还残酷一百倍,一千倍。这感觉,今生她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打了一个哈欠,孟倩幽又有了困意,小声的,没有底气的要求:“我可以再睡一会吗?”

    知道自己把他折腾惨了,皇甫逸轩起身,披衣,走到门边打开门,把精卫准备好的饭菜端进来,喂她吃下,温柔的替她擦拭了嘴角,“睡吧,等你睡醒了,我们再回京城。”

    强撑着眼皮的孟倩幽几乎是一听他说完这句话,就立刻睡了过去。

    皇甫逸轩细心的帮她盖好薄被,俯身在她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才起身,把碗筷交给精卫。正欲回屋陪着孟倩幽去休息,一群人吵吵嚷嚷的朝着这边走来。看到院子里站了几十个身材魁梧,精壮健硕的男子,均是一愣,然后目光再移,看大了门口站着的皇甫逸轩,均是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个少年太漂亮了,漂亮的犹如画里走出来的一般,让人只一眼,便移不开眼睛。而那周身尊贵的气度,却让人不敢直视他。

    众人的抽气声过后,又是一片咽口水的声音。王大哥壮了壮胆,颤着声音问:“你、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在玉娘的家里?”

    皇甫逸轩皱起眉头,看向一边的精卫。

    精卫立刻上前禀报:“主子,清河县主在这里自称玉娘。”

    他的话声不大,众人却是听得清清楚楚,但没有一个人相信,八个月前,就有告示贴到他们这里,说是悬赏找寻清河县主,当时他们看的清清楚楚,告示上可是一个清秀艳丽,明媚皓齿的漂亮女子,怎么会是肤色黝黑,一副病态的玉娘。

    一个同样肤色黝黑,强壮有力的少年大声道:“不可能,清河县主还没有大婚,玉娘可是有夫婿的。”

    皇甫逸轩眯起了眼睛,沉声问:“她是这样对你们说的?”

    众人应声。

    皇甫逸轩心里一喜。

    少年却又说道:“她的夫婿在来的路上不幸染病去世了,所以玉娘才独身一人来到这里投奔亲戚,她怎么可能是清河县主?”

    皇甫逸轩的脸色沉了下来,语气里充满了危险:“她说的话你们相信?”

    众人点头,少年又道:“玉娘是个性格爽朗,知恩图报的女子,她不会对我们撒谎的。”

    皇甫逸轩意识到了什么,眯眼打量着少年,冷了声音问:“你是谁?”

    少年黝黑的脸庞有些发红,王大哥代替回道:“我们都是和玉娘一快摆摊的邻居。玉娘来了好几个月了,每日都是准时上集市上摆摊,从来没有落下过一天,这次却连着三天没有出摊,我们唯恐她出什么事,不放心,搭伴过来看看。”

    扫视了众人一眼,皇甫逸轩转身回了屋里,手刚碰到孟倩幽,沉睡中的孟倩幽的身体就反射性的缩了一下,乞求声也随着出口:“逸轩,不要了,我好累!”

    皇甫逸轩又气又笑,但还是动作轻柔的把她拉了起来,找出衣服一件件个给她穿上,抱着往外走。

    “你要做什么?”感觉到了他的动作,但实在是睁不开眼,孟倩幽把头靠在他肩膀上,闭着眼,迷迷糊糊的问。

    “有人来看你了,我抱你出去见见。”

    孟倩幽轻“嗯”了一声,趴在他的肩头想继续睡。却在皇甫逸轩又走出了一步后,猛然惊醒过来,睁大了眼睛,重复了一遍:“有人来看我?”

    看着她的眼睛,皇甫逸轩点了点头。

    “快放我下来,我打扮好了再去见他们”孟倩幽摆动着身体,急声道。

    皇甫逸轩的眼睛不善的眯起,语气里有着浓浓的醋意:“怕被什么人看到你这个样子?”

    孟倩幽还没有意识到危险,点头。

    皇甫逸轩抱着她的手收紧。

    孟倩幽发出痛呼声。

    “说,怕被谁看到?”靠近她,沉声逼问。

    无力的捶打了他几下,低声回应:“他们都是大男人,我这样怎么出去?”

    不是自己预想中的答案,皇甫逸轩心里的醋意消失下去;“没事,你是我的夫人,我不在意就行了。”

    说完,人已经走出了门外。

    众人见他抱着一个穿戴整齐,却头发长垂的女人出来,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皇甫逸轩却低头贴近了她的耳朵道:“大家这样关心你,还不谢谢人家。”

    孟倩幽红着脸,抬起头,面对众人。

    众人发出抽气声。

    眼前这个脸庞白皙,满脸红晕,一副娇羞的人儿哪里还有半分那个一身黝黑,说话做事一副豪派的玉娘的影子。

    少年不相信的惊问出声:“玉,玉娘?”

    孟倩幽不好意思的开口说道:“不好意思,各位,这半年多来多承你们的照顾,倩幽在此感激不尽。”

    一句话解释了所有,也浇灭了少年心里那埋藏了许久的情愫。

    众人愣住。

    王大哥看看孟倩幽,再看看皇甫逸轩,带头跪了下去:“草民等人刚才多有得罪,还望世子饶恕。”

    众人如梦初醒,全都跟这跪了下去,齐声谢罪。

    皇甫逸轩抱紧孟倩幽,脚步未动,扫视了众人一眼,吩咐周安:“赏银千两!”

    周安应声,拿出了一千两银票递到了王大哥面前。

    王大哥没敢接,再次谢罪,战战兢兢道:“草民等人并不知道玉娘就是清河县主,没有及时上报,还望世子恕罪。”

    皇甫逸轩开口,语气温和:“幽儿刻意隐瞒了身份,做了易容,你们一时分辨不出,也是情有可原,这一千两银票分给大家,谢谢你们这段时日对她的照顾。”

    王大哥急忙摆手:“平日里都是玉娘照顾草民等,这银票草民等受之有愧。”

    “王大哥,拿着吧,分给大家,当初要不是你们好心帮我一把,我哪里会这么快安顿下来。”

    事到如今,王大哥等人哪里还不明白,当初孟倩幽并不是身无分文,落魄的活不下去了。就算他们不白给她那些鱼虾,她照样也会有办法在这里生存下来的,说白了,他们根本没有帮助到她,反而白吃了她这半年多的东西。心里的愧意更重,摆手道:“这银票我们受之有愧,万万不能拿。”

    众人纷纷附和。

    孟倩幽示意皇甫逸轩放下她。

    皇甫逸轩没有照做,反而抱着她来到众人面前。

    孟倩幽脸色更加的爆红,气得在他的腰间狠狠地拧了一下。

    皇甫逸轩身子微僵了一下,面色却无任何异常。

    孟倩幽示意周安把银票硬塞到王大哥手里:“王大哥,你代替众人收下吧,这半年来,我跟大家相处的很愉快,这些就当是我临行前的一点心意。”

    王大哥推辞不多,攥紧了银票,给带头给两人磕了一个头,“谢谢世子,谢谢清河县主。”

    孟倩幽摆手:“大家起来吧。”

    众人谢过,站起身。

    “今日大家都在,我先给大家告个别吧,不日我们就回京了,就不一一去给大家告别了。”孟倩幽道。

    众人流露出不舍,一一点头和她告别,然后一起离去。

    走出了不远,少年忍不住回头看了看。

    走在他身侧的王大哥拍了拍他的肩膀,叹了口气,“走吧,别想了。”

    少年张了张嘴,却颓然的低下了头,一言不发的跟着众人离去。

    皇甫逸轩将这一切看在了眼里,低头笑问:“清河县主魅力不小呀。”

    孟倩幽不明所以,一脸茫然的看着他问:“什么?”

    她这副模样取悦了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低笑了一声,抱着她转身回了屋子里。

    孟倩幽将头靠在她的胸前,闭上了眼睛。

    看她困极的样子,皇甫逸轩笑着摇头,将她轻轻的放在了床上,“再睡一会儿吧,我们明日启程回京。”

    孟倩幽轻“嗯”了一声,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看着她安心沉睡的容颜,皇甫逸轩心里有说不出的满足。起身,吩咐周安去买一辆马车。

    等孟倩幽再次睡醒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身子在动,睁眼,眼前是一副宽阔的胸膛,微侧头,往上看去,皇甫逸轩那带着笑意的绝世容颜映入眼底。

    “醒了?”皇甫逸轩柔声问。

    孟倩幽展开一个如花笑颜,笑问:“我们是在马车上吗?”

    皇甫逸轩被他诱惑,忍不住低头深深吻住了她的唇,喘着粗气道:“你一直未醒,我等不及回京了。”

    “我睡了几天?”

    “从昨日睡到现在。”

    好久没有睡过这么舒服的一觉了,自从离开了京城,心里的思念在心头盘旋不去,折磨的她夜不能寐,日不能安,有几次甚至没出息的想,就这样回去算了,只要皇甫逸轩不在意,她又何必这样在意,可终究还是理智战胜了思念,咬牙坚持了八个月,要不是皇甫逸轩出现,她甚至有可能在坚持下去。可现在,心心念念,朝思暮想的人就在眼前,孟倩幽心踏实下来,明白自己此生不会再舍得离开他了。伸手,搂住他的脖颈,抬头在他嘴角轻吻了一下,“逸轩,我好想你。”

    皇甫逸轩的身体一顿,眼里露出狂喜,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因为她的这句话,明亮起来,犹如黑夜里天上闪耀的星星一般璀璨。

    “幽儿,我原本是想让你好好休息的,是你招惹我的。”

    话落,人也翻身压了下来。

    孟倩幽柔顺的将自己的身体迎合了上去,任他一次次将自己带上巅峰。

    缠绵过后,孟倩幽连动一下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头发披散,浑身潮红的静静的躺在皇甫逸轩的身旁。

    皇甫逸轩爱恋的亲了一下她的额头,抬手将她的头发拨去耳后:“累坏了吧,等一会儿就到了客栈,我们好好休息一天再走。”

    孟倩幽轻轻点了点头,把头靠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心里有说不出的满足。老天让她重活一世,也许就是为了让她遇到皇甫逸轩,她怎么会傻的放弃了他,幸好他找来了,自此以后,哪怕没有孩子,哪怕被众人嘲笑,哪怕所有的人都认为她配不上他,她也不会放手了,这个男人是属于她的,不管以前,现在,将来,永远都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