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喜极而泣(二更)
    一个月后,马车才到达京城,得到消息的齐王妃来到城门口迎接。看到马车远远走来,兴奋不已,迈着大步朝着马车迎过去。

    周安也看到了齐王妃,停下了马车。

    皇甫逸轩先从马车里下来。

    没有见到孟倩幽,齐王妃急切的问:“幽儿呢?”

    孟倩幽随后从马车里下来,不好意思的喊了一声:“王妃!”

    齐王妃冲上去,一把抱住了她,眼泪落了下来,“你这个孩子,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怎么就不告而别了呢?想死我了!”

    孟倩幽的眼睛里也有了湿意,语气里是满满的歉疚:“让您担心了,以后不会了。”

    齐王妃连连点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说完,放开她,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她一番,“有些瘦了,走,回府,我多给你做点好吃的,很快就能补回来了。”

    说罢,紧紧的拉着她的手朝自己的马车走去。

    “母妃。”皇甫逸轩喊住她。

    停下脚步,齐王妃回头疑惑的看向他。

    “您和幽儿先回去,我去趟宫里。”

    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齐王妃笑着点头,拉着孟倩幽上了自己的马车,吩咐车夫回府。

    示意周安跟上去保护,皇甫逸轩骑上马,朝着宫里而去。

    等齐王妃和孟倩幽回到府里的时候,一道圣旨也到了齐王府。

    宣旨太监笑眯眯的打开圣旨,对着孟倩幽宣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特赐齐王世子和清河县主于八月初六完婚,不得违抗,钦此。”

    孟倩幽接过,叩谢。

    传旨太监又道:“皇上说了,上次的逃婚之事就不追究了,但是如果以后再犯,便诛了了孟氏九族。”

    虽然这是**裸的威胁,但却是齐王妃感到最高兴的一次,当即命人赏了传旨太监一百两银票。

    传旨太监假意推辞了一下,高兴的收好,乐呵呵的回宫复命去了。

    皇甫逸轩随后也回了王府。

    齐王妃已列了一大串单子,命厨房里赶快去做。

    齐王爷回府后,也过来齐王妃的院子里。

    孟倩幽恭敬的见过礼。

    齐王爷虽然和往常一样,面容严肃,但微微颤抖的手,泄露了他心里的激动,声音微微有些打颤的道:“回来了就好,我已在全国寻到了名医,等你们大婚后,我便命人将他们过来。”

    孟倩幽谢过。

    平白无故的宫中传出了圣旨,众位官员心里嘀咕的同时,派人出去打听,这一打听可就炸了锅,失踪八个月之久的清河县主被皇甫世子找回来了,皇上专门下了圣旨,命他们八月初六成亲,而现在已是七月底,离他们成亲的日子没有几天了。众人乱成了一团,开始忙着准备给他们成亲的的礼物。

    孟倩幽走后,孟齐夫妇留在了京里照顾所有的生意,此时孟齐和文彪去了北城外的土豆地里,王嫣留在家里照顾孩子。青鸾和朱篱犹如孟倩幽没有离开一般,静静的守在她的院子门前。

    出去买菜的厨娘急慌慌的跑进府来,连手里提着的篮子里的买的菜掉了一地都顾不得,一路奔跑着朝着王嫣的院子里去。

    众人奇怪的看着她。

    胜儿正在院子里玩耍,王嫣站在一边看着他。

    厨娘气喘吁吁的跑到院子门口,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二少奶奶,东家被找回来了。”

    “咚!”王嫣手里的玩具掉到地上,急步走到她的面前,睁大了眼睛,急切的问:“你是说真的,幽儿被找回来了?”

    厨娘连连点头,“大街上的人都这样说,还说皇上赐了圣旨,让她和世子八月初六成亲。”

    “快、快、快备马车,我们去齐王府。”王嫣急声吩咐。

    说完,回头,俯身,抱起玩耍的胜儿:“走,胜儿,我们去找姑姑。”

    得到吩咐的郭飞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反应过来,惊喜的问前来传信的丫鬟:“是主子回来了吗?”

    丫鬟跟着点头。

    郭飞狂喜,施展轻功来到孟倩幽的院子前,对青鸾和朱篱两人快声道:“主子回来了,在齐王府,二”

    他的话刚出口,青鸾和朱篱身子一动,等他的第二句话落,两人已经飞身了出去,郭飞的第三句话还没有出口,面前早就没有了两人的身影。

    郭飞看着面前空空如也的院门口,笑着摇了摇头,施展轻功去了后院,收拾马车。

    青鸾和朱篱到了齐王府,招呼都没打,直接略了进去,看门人只觉得面前有一阵风飘过,两人已在府内很远的地方了。

    直接来到皇甫逸轩的院子里,青鸾和朱篱直接走了进去,齐齐跪在了院子里,颤着声音道:“主子,是您回来了吗?”

    听见两人的声音,孟倩幽快步从屋内走了出来。

    看到惦念了几个月的身影,青鸾和朱篱的眼眶有些湿润,齐齐一个头磕了下去:“主子,奴婢失职了,请您责罚。”

    孟倩幽的眼眶也有些发热,快步上前,扶起两人,“是我一时糊涂,做了错误的决定,与你们无关,赶快起来。”

    两人起身,恭立在她面前,眼光热切的将她看了一遍。

    “主子瘦了。”青鸾道。

    朱篱更夸张:“瘦的都没有人形了。”

    所以,两人对望一眼,同时道:“主子,我们回府吧,让厨娘给您做些好吃的,好好补补。”

    坐在屋内的皇甫逸轩闻言黑了脸,原本看在两人也担心了这么长时间的份上,他让出了一点时间,让孟倩幽去见两人,没有阻拦她,没想到这两个胆大的丫头竟然公然拐人了,站起身,走出来。站到门口,是笑非笑的问:“你们家里的厨娘比府里的大厨手艺还要好?”

    明明是温和的语气,青鸾和朱篱两人听到耳朵里却有一种冰凉的感觉,齐齐微颤了一下身子,姿势一致的摆手,同时没出息的说道:“不会,不会。”

    原本有些伤感的见面被皇甫逸轩这样一搅合,顿时变成了搞笑的味道。

    孟倩幽失笑。

    皇甫逸轩招手,孟倩幽乖乖的回到了他的身边。

    青鸾和朱篱感觉有些不妙的对视了一眼。

    果然,皇甫逸轩开口:“连赶了一个月的路,幽儿累了,你们两人要么留在院子里不要说话,要么即刻回南城的家里去。”

    说完,拉起孟倩幽的手回了屋里。

    八个月后的主仆第一次相见就这样被皇甫逸轩两句话打断了,青鸾和朱篱对看一眼,心里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猛然,青鸾想起王嫣还在家里,这一会儿听到消息恐怕已经赶过来了,想要告诉孟倩幽一声,“主子”

    这两字刚出口,下面的话还没有说,皇甫逸轩不悦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周安,她若是敢再多说一句,扔出府去。”

    周安应声,撇了青鸾一眼。

    青鸾后面的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朱篱失笑。

    青鸾孩子气的鼓起篱腮帮,随后想到了什么,恢复了淡然的姿态,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屋内。

    郭飞的心里也是急切,马车都要赶飞起来了,很快便到了齐王府。

    王嫣抱着胜儿下了马车。

    王嫣抱着胜儿急冲冲的走进府内,看门人急忙过来,“孟二少奶奶,清河县主在世子的院子里,我领您过去。”

    王嫣点头:“谢谢了。”

    站在院子里的青鸾看着王嫣过来,朝着屋内看了一眼,急忙迎了上去,禀报:“孟二少奶奶,主子在屋里。”

    王嫣走进院子里,停住脚步,激动的喊道:“小妹,是你回来了吗?”

    孟倩幽惊愣住,随即立刻站起身,大步走了出来。

    皇甫逸轩彻底黑了脸色。

    见真的是孟倩幽,王嫣抱着胜儿就冲了过去,伸出右手把她急切的将她搂紧了怀里,声音哽咽:“小妹,你终于回来了。”

    孟倩幽眼眶湿润,回手抱住了她和胜儿,“二嫂,让您担心了。”

    王嫣又恨又气的拍了她的背部一下:“知道家里人担心你还不告而别,你知道吗,娘听了大哥念的信后,就昏了过去,直到现在精神也不是很好。”

    孟倩幽的眼泪流了下来,“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王嫣放开她,拉起她的手,“走,回家!”

    孟倩幽没动,回头看了皇甫逸轩一眼。

    王嫣惊讶回头,看到她的动作,一句话没说,瞪视着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张嘴想要说话。

    王嫣的冷声响起:“幽儿是我们孟家的女儿,回来了自然要回我们家,世子有什么意见吗?”

    有意见!当然有意见!这一个多月,皇甫逸轩已经习惯了每日抱着孟倩幽入睡,如果没有她,自己晚上肯定是睡不着的。可这话皇甫逸轩没敢说,因为他要是敢说出来,孟家人估计会拿着大刀满京城的追杀他。

    看了孟倩幽一眼,对着王嫣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二嫂说的哪里话,我原本就是要送幽儿回家的。”

    王嫣的语气是满满的拒绝:“多谢世子的好意,不用了,我们自己有马车。”

    说完,拽着孟倩幽就往外走。

    皇甫逸轩张了张嘴,没敢阻拦。眼睁睁的看着孟倩幽跟着王嫣往府门走去。

    看他吃瘪的样子,青鸾强忍住笑意,和朱篱一起跟在后面。

    孟齐听说了以后,急忙命文彪赶着马车回了府里。

    兄妹涕泪相见,担心她的同时,孟齐自然对她又是一番训斥。

    平生第一次,孟齐对她这样严厉,孟倩幽乖乖的听着,一句话也不敢说。

    而此时的孟家,接到皇甫逸轩派人快马加鞭送来的找到的孟倩幽的消息,全部喜极而泣。自从孟倩幽走了以后,就仿佛失了魂一样整天念叨她的孟氏精神起来,吩咐孟贤:“快,收拾马车,我们立刻去京城。”

    天色已晚,连夜赶路是很危险的,孟贤高兴的同时也劝阻孟氏:“小妹既然已经找回了了,就不会再走了,今日太晚了,明天一早我们再启程吧。”

    看了眼天色,孟氏点头答应,匆匆忙忙的去做晚饭。

    孟二银则去了大宅,告知了所有人。

    众人又是一番欢喜,孟中举当即决定,明日和他们一起进京。

    吃过晚饭,早点歇下,众人几乎都是一夜未合眼,第二天辰时未到,众人都起来了,早饭也没有吃,坐着收拾好的马车去了京城。

    以往马车最少也得用三天的时间才能到京城的,这次硬是在孟氏的催促下,缩短了一天的时间,到了京城的时候,孟中举夫妇浑身的老骨头都要散架了。但精神依然是很亢奋,下了马车,由众人扶着就往府里走。

    孟氏早已经“跳”下了马车,几乎是一路小跑的冲进院内,声音激动的问:“幽儿呢,幽儿在哪?”

    孟倩幽和孟齐夫妇听了下人的禀报,迎了出来。

    远远的看着到孟氏消瘦的身影,孟倩幽心里的自责如涨潮的海水一样,波涛汹涌的涌了上来。

    ------题外话------

    今日有三更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