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下聘(三更)
    孟氏朝着孟倩幽伸出双手,声音里带着呜咽:“幽儿,幽儿,娘的好女儿。”

    孟倩幽也急步跑上前,扑进孟氏的怀里:“娘,女儿不孝,让您担心了。”

    孟氏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掉落了下来,紧紧的搂着孟倩幽不撒手:“幽儿呀,你这一走,就是要了娘的命呀。”

    孟倩幽心里的愧疚更甚,眼泪也掉落了下来,身子下滑,“噗通”跪在孟氏面前:“娘,女儿错了,以后再也不会了。”

    孟氏心疼的扶起她,嘴里不住的念叨:“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孟二银和孟贤扶着孟中举夫妇也走了过来。

    老孟氏也会是拉着她的手掉下了眼泪。

    孙茜更不用说,眼泪已然湿了胸前的衣服。

    孟中举和孟二银以及孟贤也是红了眼眶。

    孟召更是直接冲到了孟倩幽的怀里,仰头天真的问:“姑姑,你去哪里了,召儿好想你。”

    孟倩幽这才深刻的认识到这才是自己的亲人,是自己骨血相连的人,自己的这一次任性,带给了他们无尽的担忧和心痛,心里的愧疚更深,哽咽着对着众人一一道歉。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孟倩幽回来了就好,众人激动的连连点头,相扶着走进屋内。

    孟氏一直拉着孟倩幽的手不放,连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没有放开。

    皇甫逸轩眼睁睁的看着孟倩幽被王嫣领走,随后去了齐王妃的院子里,告诉她自己已经给了老家捎了信,告诉家里人孟倩幽回来了消息,估计过个三两天他们就该来了,和齐王妃商议下聘的事。

    聘礼早在去年就准备好了,孟倩幽失踪的这段时间一直未动,听皇甫逸轩提起,齐王妃道:“轩儿,放心吧,别说下聘的事,就连成亲的事母妃也准备好了。”

    皇甫逸轩也知道这些东西都准备好了,但是就是不放心,现在听了齐王妃的话,悬着的心还是放不下,派人去了孟倩幽家外守候,等老家来人的时候立刻禀报他。

    孟氏一家刚下马车,负责守候的人就立刻回了府。皇甫逸轩听了以后,马上去了齐王妃的院子里。

    齐王妃快速的点齐了聘礼,连孟家人也没有通知,直接命人将一百零八抬嫁妆吹吹打打的抬去了南城。

    齐王府到南城几乎穿过了大半个京城,这么大的动静过去,自然是人人知道了,无数看热闹的人跟在了后面。等一个时辰以后到了南城以后,半个京城里的人都跟着过去了。

    长长的一串队伍过来,还跟着鼓乐吹打的声音,看门人好奇,抬起头,惦着脚朝着远处队伍看去。等看清是齐王府的队伍时,明白过来,慌里慌张的跑进府内,大嚷:“东家,东家,齐王府来下聘了。”

    孟家人全部愣住。

    孟倩幽也是惊讶万分。

    孟中举先反应过来,站起来,道:“快、快、快,打开大门迎接。”

    孟氏没说话,表情却是不愿意。

    孟倩幽也抿唇不语。

    孟贤和孟齐也是不说话。

    孟二银到是站起身,朝着大门走去。

    孟贤拦住他:“爹,我去吧。”

    看门人接着说道:“东家,世子骑在马上,后面还跟了一辆马车,不是是谁跟着过来了。”

    孟贤停住脚步。

    下聘的事,齐王爷是不能亲自上门的,要是有马车的话,应该是齐王妃。当初孟倩幽受伤,孟氏在王府里呆了很多天,和齐王妃相处的很好,她心里一直很庆幸,自己的女儿能摊上这样一个好婆婆,既没有王妃的架子,也拿自己的女儿当闺女看,如果真的成了亲家,以后也不会瞧不起自己家。可是孟倩幽现在是这样的情况,如果女儿嫁过去不能有孕,到时遭到了嫌弃,以后的日子就难过了。就算逸轩再喜欢幽儿,时间久了,也会被这样的事消磨没了,等那个时候,再纳房小妾,幽儿在王府里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这门亲事,自己从内心里是不同意的,可是齐王妃要是亲自过来下聘,自己家要是不应,那就显得太托大了。

    正犹豫间,鼓乐声已到了门口,不出去迎接太不像话了。

    孟氏站起来,和孟二银同时走了出去。

    孟贤夫妇和孟齐夫妇紧跟其后。

    老孟氏拉着孟倩幽的手没让她动。

    聘礼到了府门口,皇甫逸轩下了马,齐王妃下了马车,见没人出来迎接,也不着急,命鼓乐手别停,两人站在门口等候。

    京城里的人耳闻众多,确实从来没有看到过下聘的人到了门口,府里的人却没有出来迎接的,一时间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齐王妃犹如没有听见,依旧笑吟吟的看着站在门口。

    孟氏看到真的是齐王妃,脚步加快,匆匆的跑了出来。

    齐王妃上前一把扶住她,亲切说道:“亲家,别急。”

    孟氏的声音里有着歉意:“王妃,对不起,我们出来晚了。”

    齐王妃笑道:“是我们事先没有知会你们,该道歉的是我们。”

    她说这话时故意提高了音量,周围看热闹的人全部听到了,议论声顿时更大。下聘却没有知会对方,这样的事也是闻所未闻了,尤其下聘的一方还是齐王府,是多少京城少女和高官未嫁之女的梦中之想。不过转念又想到了前段时间孟倩幽的失踪,众人又恍然明白了什么,看来这门亲事是齐王府上赶着清河县主家的,一时所有的人羡慕得很。

    齐王妃这话落,孟氏心里的愧疚更甚,当即道:“您快请进府吧。”

    齐王妃笑看了皇甫逸轩一眼。

    皇甫逸轩喊道:“爹、娘。大哥,大嫂,二哥,二嫂。”

    两人点头应声:“进府吧,有什么话咱们进屋说。”

    孟贤和孟齐没有说话。

    齐王妃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随即恢复了原样,随着孟氏走进府内,来到孟倩幽的院子里。

    孟中举领着老孟氏和孟倩幽站在门口迎接,看到齐王妃欲要下跪。

    皇甫逸轩急忙上前扶住他,齐王妃也是虚扶了他一把:“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没有这样的规矩。”

    孟中举做了一辈子的秀才,那些迂腐的思想已是根深蒂固,闻言道:“就算逸轩和幽儿成了亲,我们也不能托大,这规矩不能废。”

    老孟氏倒是没有孟中举那么多的想法,把齐王妃从上到下好好的打量了一番,见她慈眉善目,温和有礼,在心里点了下头,对她认可了一些。

    孟倩幽笑着给她见礼:“王妃。”

    齐王妃点头笑应:“幽儿,才一天不见,我这心里想念你的紧。”

    老孟氏心里对她的评价又高了一些。

    皇甫逸轩紧紧的不错眼珠的,贪恋的盯着孟倩幽。

    孟倩幽被盯的脸红。

    孟齐看清了两人的神色,警告似的轻咳了一声。

    皇甫逸轩这才收回了目光。

    老孟氏笑道:“请屋里坐吧。”

    孟氏赶紧领着齐王妃进入屋内。

    老孟氏拉着孟倩幽的手跟了进去。

    皇甫逸轩跟在后面。

    孟中举和孟二银以及孟贤和孟齐夫妇等在外面。

    在屋中坐定,看孟中举等人没有进来,齐王妃笑着吩咐皇甫逸轩:“把人都招呼进来吧,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皇甫逸轩走了出去,道:“爷爷,爹,大哥,大嫂,二哥,二嫂,母妃有话要对你们说。”

    孟中举带头走进屋内。

    齐王妃笑着让孟中举夫妇和孟氏夫妇坐下,道:“我们今日没有打招呼就来下聘,一是因为怕你们拒绝,不答应幽儿嫁给逸轩,二来呢,皇上已经下了圣旨,要他们八月初六成亲,现在已是七月底,没有那么多的准备时间了,我便想着亲自过来跟你们商量一下,看看你们还有什么要求。”

    孟家人赶来以后,只沉浸了孟倩幽回来的喜悦中,根本就没有想到孟倩幽的亲事,所以也并不知道皇上下了圣旨的事,就连孟齐也没有听说,闻言齐齐愣住。

    看到众人发愣的神情,齐王妃也是愣住,试探的问:“怎么,没有人对你们说吗?”

    众人摇头。

    齐王妃急忙解释:“轩儿和幽儿回京的第一天,轩儿就去求了圣旨,钦天监算到的好日子是八月初六,皇上便立刻下了圣旨。所以我才急忙忙的过来下聘。”

    孟氏的脑袋有阵阵的发懵,不相信的问了一遍:“皇上下了让他们成亲的圣旨?”

    齐王妃点头:“圣旨中有说,如果幽儿这次敢再逃婚,就灭了孟氏的九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