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 携妻带子凑热闹(二更)
    齐王妃和皇甫逸轩喜滋滋的回了府,刚进府门,就高兴的对管家吩咐:“吩咐下去,从今日开始,准备世子成亲的事宜,府里和府外先悬挂好红灯笼,让京城里的人都知道,我们王府要办喜事了。”

    就算不这样做,估计京城里的人也全知道了,看齐王妃这样高兴,管家把劝说的话咽了下去,高兴的应声急忙吩咐了下去。

    皇甫逸轩回了自己的院子里,齐王妃去了外书房。

    自从齐王妃和皇甫逸轩命人抬着聘礼去了孟倩幽家里,齐王爷和皇上的状态一样,抬着头,眼神没有焦距的看着房顶,不知道是在想着什么还是什么都没想,让自己的脑袋放空。反正知道齐王妃进了书房以后,齐王爷才回过神来,露出一丝笑容:“孟家人同意了?”

    齐王妃笑着点头,走到书桌前,看了一眼凌乱的书桌,挽起袖子,开始收拾。

    “孟家人还是有些犹豫,不过我把圣旨的内容告诉他们了,他们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也同意了。”

    看她挽着袖子,如寻常人家一般,帮着他收拾着。齐王爷感觉前所未有的满足,同时心里也一阵阵的懊悔,过去的那些年,虽然他没有苛待与她,但除了给她应有的王妃的尊重以外,也没有过多的关注与她。而今,确实她不离不弃,无怨无悔的守在自己身边,不但在尽一个王妃的职责,还尽到了一个妻子的职责。这是他从来未曾想过的,也从来没有奢望过的。

    齐王妃收拾完,去了一边的水盆边洗净手,擦干。搬了一张椅子坐在齐王妃面前:“王爷,我知道您在郁郁寡欢什么,常言说得好,儿孙自有儿孙福,您不必过于担心了。如果上天垂怜,幽儿有孕,那我们就安心的做好爷爷奶奶,含饴弄孙,享受天年,如果没有,那我就陪您到处去走走,我从小体弱,除了京城哪里都没有去过。你肩上有自己的责任,这么多年,也没有享受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我想好了,我们可以趁着还年轻,到处走走,去看看武国的大好河山,陪您去过自由自在的生活。”

    自从知道孟倩幽难有子嗣以后,齐王爷虽然派人全国寻访了名医,但心里的那道坎还是过不去,现在听了齐王妃的话,脑中忽然有什么突然明净了,心里顿时也放松了起来,目露惊喜,人也有了精神,抓起齐王妃的手,热切说道:“是我愚钝了,王妃说的是,要是他们没有孩儿,你我便无牵无挂的携手去看这大好的河山。”

    齐王妃笑着点头:“臣妾这些年一直困于京中,最向往的就是外去外面看看,如果有了王爷的陪伴。臣妾此生便无憾了。”

    齐王爷心里的感动更甚,紧紧抓着她的手,使劲一拽,在齐王妃的惊呼声中把她拽进了自己的怀来,近距离的目光炯炯的看着她。

    齐王妃被看的有些脸红,“王爷,您”

    齐王爷的嘴唇压了下来。

    成亲这么多年,齐王爷是第一次做这样大胆的,不合规矩的举动,齐王妃身子微微发颤,欲要推开她。

    齐王爷的手劲加大,抱起她,朝着书房内的休息的软塌走去。

    齐王妃感受到了她的动作。挣扎的更加激烈,拼命的断断续续的发出声音:“王爷,我们”

    齐王爷哪里会听她的说辞,嘴唇下滑,附在她的耳边威胁:“如果你不想让府里的众人知道我们在书房内做了什么,就乖乖的依了我,如若不然,你可能今天一天都出不了书房。”

    要是知道自己劝慰人会劝出这么个结果来,齐王妃打死也不会过来书房的,可如今她只能如案板上待宰的羔羊一般任齐王爷为所欲为。

    等候在书房外的玲珑等人听到书房里发出的声音,立刻脸红的退到了书房的院门口外。

    直到很久,精神餍足,满面的以,穿戴整齐的齐王爷才穿戴整齐的抱着浑身瘫软的齐王妃从书房里出来,命令玲珑:“备热水,我亲自伺候王妃沐浴。”

    知道自己的身体弱,齐王爷从来没有这样折腾过自己,齐王妃现在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将头埋在齐王爷的怀里,全身通红的任由他将自己抱进了自己的院子里。

    这样的事很开传达了皇甫逸轩的耳朵里。

    皇甫逸轩闻言也露出发自内心的笑意,有母妃转移父王的精神,以后幽儿的压力也就会减少一些。

    齐王妃要是知道她有这样的想法,一定会大声的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不孝子,”可惜,她现在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齐王妃和皇甫逸轩走后,命人守好门外的聘礼,孟家人全部回去去商议孟倩幽的成亲的事。

    嫁妆早就准备好了,可是孟家人是急匆匆的来的京城,一点都没有带来,京城里当初孙茜几人也是给准备了一些,可比起一百零八抬,还是差了得很远。

    孟中举道:“既然是我们高攀了齐王府,这嫁妆自然是不能马虎了。他们下聘给了一百零八抬,我们只能多不能少,这样说,我们准备一百五十六抬,一会儿便命人去把家里的运过来,看看还缺多少,趁着家里人都在京城,赶紧去置办。”

    孟二银吩咐和孟贤夫妇、孟齐夫妇没有异议,孟倩幽却不愿意了:“爷爷,他们是王爷府,财力自然是比我们丰厚。拿出一百零八抬的聘礼不算什么的,可我们家不一样,一百五十六抬太多了,要我说,咱们折半,给了五六十抬就行了。”

    “傻丫头!”孟氏笑骂:“别人家的女人出嫁,恨不得搬空了娘家,你可倒好,嫌多,你不知道在这京城里多些嫁妆傍身是好的吗?等你有需要的时候,想用多少用多少,没人会给你脸色看。”

    “娘,”孟倩幽依偎在孟氏身边,语气有些撒娇:“咱家就是寻常的人家,要是真的陪了我一百五十六抬嫁妆,咱家就要被掏空了,那以后爷爷、奶奶,还有您二老,以及哥哥嫂子们,都只能喝西北风了。”

    孟氏被逗笑:“家里有作坊,怎么会喝西北风。这嫁妆的事你别管了。爹娘操心就行。”

    孟倩幽见说不通,心里有些着急,“爹、娘,真的不用给我陪那么多嫁妆的,我自己有产业,逸轩的手里的产业也不少,就算不用王府里的,我们也是用不完的。”

    老孟氏对着她招手,孟倩幽走了过去,依偎在她身边,撒娇的叫了一声:“奶奶。”

    “叫奶奶也没用。”老孟氏笑道:“咱们家能有现在的日子,都是你挣来的,别说陪给你这些,就是把家里现有的东西全给你,咱们也不会心疼的。”

    孟倩幽瞪大了眼睛:“别人家恨不能不给女儿嫁妆,到咱家怎么就反了呢,我不要非得给我,这上哪里说理去。”

    孟齐终于露出了这几个月来的第一个笑容,打趣道:“说的也是,在咱们家闺女就是比小子吃香,我现在直后悔,我当时为什么没有托生成女孩子。”

    众人别她逗笑,王嫣笑着推了他一把,“越说越离谱了,就你这样,就是托生成了女儿,娘也不会疼你的。”

    屋内的人又是一阵大笑。

    胜儿这几天给孟倩幽混熟了,迈着小短腿走到她面前,学着她的样子依偎在她的怀里,仰着笑脸天真的说道:“姑姑,我不是女孩,我不吃香,我要吃好吃的。”

    众人的爆笑声差点把房顶掀破了。

    齐王妃实在是累极了,第二日起床以后还腰酸背疼。心里暗自警告自己:以后离齐王爷远点,再也不要无事去招惹他了。

    齐王爷自然是将她的神情看在眼里,脸上露出愉悦的笑容,不过想到过几天就是皇甫逸轩的大婚了,有许多事要她操劳,自己也是不能再折腾她了,要是累坏了她,受罪的可是自己。

    即使没有歇过劲来,齐王妃还是强打着精神把府里的里里外外都检查了一个便,看哪些地方还需要在收拾一番。至于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成亲的院子,早就已经订好了,就在他现在居住的院子里,现在管家也已命人重新里里外外打扫干净了一番,到处张灯结彩,一片喜庆气派。

    在众人的忙碌中,几天的时间一晃而过,转眼百年来到了八月初五。

    孟家的院子里热闹非凡,孙良才这个二货带着一家老小全都来了,放着自己在京城里的房子不住,非要赖在孟家的院子里不走,美名其曰热闹。

    朱岚一家老小也也来了,一同前来的还有谢江风和安以源。两人原本是想去各自的店铺里住的。可孟氏说人多热闹,便让他们也留在了府里。

    他们都来了,包一凡自然不肯落下,携妻带子,和包清河夫妇一起过来了,一进门,没等孟齐说话,便对他道:“我们一家人今日住下了,你帮我们安排住的地方吧。”

    孟齐的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无奈的带着这添乱的一家人去了事先收拾好的院子里。

    文泗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带着冯静雯抱着孩子就来了,一见面就对孟倩幽伸出手:“我儿子的满月礼你没有来,礼物也没有准备,现在补上吧。”

    冯静雯面脸通红,不好意思的推了他一下,道:“幽儿妹妹,你别听他的。”

    孟倩幽却笑着从一旁的箱子里拿出一个盒子,重重的递在文泗的手里:“早在孩子还没出生的时候,我就给他准备好了。”

    “这还差不多,”文泗接过,打开,里面是金光闪闪的长命锁和小手镯。

    “太漂亮了,”冯静雯惊呼出声,文泗的也是看直了眼睛。

    “这是我自己设计,让工匠打造出来的,一个孩子一套,每个人的都不一样。”

    “谢谢幽儿。”冯静雯欢喜的说道。

    冯静姝也抱着孩子来凑热闹了,褚文杰不放心,只得跟了过来,孟中举见到,又是一番慌乱,想要下跪行礼,褚文杰制止住:“今日没有什么大将军,只有朋友。”

    不过,她毕竟是皇甫逸轩的亲舅舅,不可能不参加外甥的婚礼,呆了一个时辰后,便和冯静姝一起带着孩子去齐王府。

    孙良才这个二货安置好家人以后,嘴角噙着诡异的笑容准备去找包一凡四人,却在出了院门后,碰到了文泗这个二货。

    两个二货交换了一下眼神,同时开口:“走,到我屋里商议一下,明日阻亲的事。”

    这么多年被皇甫逸轩压着,好不容易等到他成亲了,作为娘家人的自己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么大好的机会。明日的迎亲,绝不能让他轻而易举的把人娶走。孙良才如是想。

    敢气得孟倩幽离家出走的八个月,害的自己的媳妇生产的时候,没有她在身边,自己差点吓昏过去,这个仇明日一定要报回来,这是文泗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