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 混乱的大婚(一更)
    众人手忙脚乱起来,忙着对孟倩幽各种嘱咐。孙茜赶紧把盖头盖在了孟倩幽的头上,嘱咐:“这盖头千万不能拿下来,等入了洞房以后,让逸轩帮你掀下来。”

    盖头下的孟倩幽轻轻点了点头。

    另一名丫鬟随后也跟着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禀报:“东家,几位做客的少爷和文东家分成了两拨挡在大门口和院子门口,说不能轻易的让世子就把您娶走。”

    众人听完,全部都抬头踮脚,好奇的看着外面。

    青鸾和朱篱对看一眼,忍不住跑出去看热闹。

    孟倩幽安静的坐在床上,嘴角噙着笑,心道:“这几人平日里就看不惯逸轩了,肯定会借着今日好好的难为他一番。不过,以逸轩腹黑的性格,恐怕这几人不会讨的了好处。”

    想到此处,嘴角的笑容更深。她敢以今天的洞房花烛夜打赌,他们六人连一刻钟也挡不住。

    大门外,文泗和包一凡以及朱岚三人得意洋洋的看着骑在高头大马上,春风得意、喜气洋洋的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也看到了他们,脸上的笑容变也没变。下马,走到三人面前,施了一礼:“三位,今日是我大喜的日子,几位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一定会满足你们的。还请你们行个方便,让我先过去。”

    朱岚这个二货,上次孟倩幽受伤的时候,领着一家老小过来探望,就感觉皇甫逸轩对他的态度不对劲,只要他和孟倩幽说句话,皇甫逸轩的脸色就黑的跟锅底一样,甚至有时候还不让他们两人见面。朱岚心里那个憋屈呀,今日终于逮到这个机会了,哪能不好好的威风一把,开口道:“要想把孟姑娘娶走,你必须先过我们这一关,否则的话,今日你这新郎倌是不会做的那么舒服了。”

    皇甫逸轩微眯了下眼睛,神色未变,笑着问:“不知几位要跟我比试什么?”

    “知道你武功高,我们不和你比试武功。我们要和你比试吃东西啊,你一个,我们三人一起,谁吃的东西少谁就认输。”朱岚高声道。

    “噗嗤!”跑到大门口看热闹的青鸾听了朱岚的话,没忍住,笑声传来。亏他们几个密谋了好几天,竟然想出了这么一个为难世子的馊主意。不过还别说,也许这招真的能赢了世子。世子文韬武略,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唯有吃的方面,就算他再能吃,也只有一个人,怎么能比的过三个人。遂更加好奇的睁大了眼睛,看看皇甫逸轩怎么接招。

    朱岚说完,听到看热闹的人的叫好声、议论声此起彼伏,心里愈发的得意。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看着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对着三人缓缓的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三人莫名的心里一紧,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果然,皇甫逸轩的笑容未落,从迎亲的队伍里接连跃出几名精卫,还没等三人反应过来,便被点了穴道,张着嘴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围观的众人也是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青鸾的嘴张的最大,等皇甫逸轩的一只脚迈进门口了,才反应过来,顿时笑的直不起要来,早知道世子会有办法对付他们,没想到是这么简单粗暴的方法,看来世子用不了半炷香的功夫就能见得到主子了。

    听到了她的笑声,皇甫逸轩嘴角的笑容也更加的灿烂,目不斜视的朝着孟倩幽的院子走去。

    孙良才和谢江风以及安以源没想到第一关就这么轻易的被破掉了。正悠闲的站在院门口,等着皇甫逸轩出丑呢。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进来了,赶紧站好身形,张嘴刚要说话,几条人影从皇甫逸轩的后面跃出,迅速的点了三人的穴道。

    可怜这三人,兴奋的准备了一天一夜,到头来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便被变成了雕像,瞪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皇甫逸轩不缓不慢的走进院内。

    屋内的所有人包括全福婆婆和宫内的几位嬷嬷,也全都睁大眼睛看着外面,等着看闻名京城的齐王世子如何闯几人这一关,没想到人家也一句话也没说,直接命人点了三人的穴道,干净、利索、脆的走了进来。

    这几人设得卡子,也太没难度了,真真成了摆设。

    众人对看了几眼,面面相觑,好一会儿满屋子才爆发出冲破屋顶的大笑声。

    孙良才的媳妇笑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自己这个不着调的相公,来的时候一路上都在兴奋的想着为难新郎倌的事,现在却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就如木头桩子一样被定在了门口。

    孙茜更是笑得直不起腰来,笑着拍了拍孟倩幽的肩膀:“小妹,我这妹夫”后面的话笑的没有说出来。

    孟氏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切,原本伤感的情绪,被这戏剧性的一幕冲的踪影全无。

    听着屋里人的欢笑声,孟倩幽就猜到了皇甫逸轩做了些什么,嘴角的笑容也更浓。

    皇甫逸轩走进屋内,一眼就看着到了穿着大红喜服,端坐在床上的孟倩幽,眼神再也移不开,紧紧的盯视着她。

    感受他**裸的、毫不掩饰的目光,就是有盖头遮挡,孟倩幽的脸也红的不像样子。

    皇甫逸轩一步一步沉稳的朝着孟倩幽走来,孟贤却上前一步挡在她的面前,沉声道:“我们老家的风俗,妹妹出嫁是要哥哥背着出去的。”

    孟齐也挡在了他的身前。

    别人可以点了穴道,扔在外面,孟贤和孟齐两人皇甫逸轩却不敢,要是他敢对着两人出手,估计这媳妇他是娶不到得了。

    眼看人在眼前,却碰触不到,皇甫逸轩心里着急,面上也显了出来。眼光前移,找到孟氏,祈求的喊道:“娘!”

    孟氏当即笑应了一声。

    全福婆婆和宫内的嬷嬷惊讶的再次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这是世子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喊孟氏娘,这足以表明对孟家人的重视,对孟倩幽的喜爱。

    孟氏笑道:“逸轩,家里的规矩就是如此,娘也帮不了你。”

    一句话,浇灭了皇甫逸轩的希望,抿唇,退后了一步,让开了身体。

    孟贤走到床边,声音也有不舍和颤抖:“小妹,大哥背你上花轿,记住,你是有哥哥撑腰的人,要是以后逸轩敢欺负你,你就告诉大哥,大哥一定会帮你出气的。”

    活了几十年,全福婆婆们终于开了眼界了,这世上还有妹妹出嫁的当天,哥哥当着所有的面,说这样的话给新郎听的,尤其这个新郎还是独一无二、玉树无双,京城里未婚女儿争抢的对象——齐王世子。

    孟倩幽轻轻的点了点头。

    盖头上的流苏也随着她的点头而轻轻的晃动着,给她整个人增添了一些飘逸的感觉。

    孟贤在孟倩幽面前,低下身子:“小妹,上来吧,大哥背你上花轿。”

    孟倩幽站起身,趴在了孟贤的背上。

    孟贤稳稳的背起她,脚步沉稳的朝着大门走去。

    孟齐随身跟在身侧。

    孟氏站在屋内未动,看着孟贤背着孟齐出了院子,眼泪再一次掉落了下来。

    孙茜也没有跟着出去,眼眶也有些湿热,走到孟氏面前,搂着她的肩膀,“娘,小妹终于如愿了,您应该高兴才是。”

    孙良才和谢江风以及安以源站在门口,眼睁睁的看着众人从面前走过,自己却动弹不得。在心里皇甫逸轩这个腹黑的家伙骂了无数遍。

    孟贤稳稳的把孟倩幽背出了府外,来到花轿前,前来迎亲的丫鬟赶紧打开了轿帘,孟贤未动,一直站在身侧的皇甫逸轩立刻接过孟倩幽,将她抱在了怀来,然后才稳稳的放在了花轿内。

    人群又爆发出一阵叫好声。

    孟贤当着所有人的面,拍了拍皇甫逸轩的肩膀:“小妹以后就交给你了,好好待她,不然饶不了你。”

    皇甫逸轩的面色沉静,高声保证:“大哥、二哥,放心吧,这一生我都会对幽儿好的。”

    孟齐也沉声开口:“你要说到做到。”

    皇甫逸轩点头。

    跟着过来迎亲的喜婆也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况,惊讶不已。

    皇甫逸轩走到马前,利落的翻身上马,挥手。

    喜婆立刻高兴的喊了一声:“起轿!”

    八抬大轿缓缓的被抬起,跟在皇甫逸轩的身后朝着齐王府方向缓缓而去。

    走出了一段距离后,皇甫逸轩才又悄悄的做了个手势,留在远处的周安看到,走上前,解开了大门口几人的穴道,随即又走进了府内,把孙良才三人的穴道也解开,再次飞跃着追上了迎亲的队伍。

    孙良才刚得到自由,就气的破口大骂:“逸轩,这个不是人的东西,竟然搞偷袭这一套,既然他不让小爷开口,今晚他就别想入了这个洞房。”

    说完,对着谢江风和安以源开口:“走,咱们去齐王府喝喜酒去。”

    两人心里也正憋闷的慌,闻言连招呼也没有和家里人打,便随着孙良才走了出去。

    朱岚、包一凡和文泗三人更是火大的无处发泄,听了孙良才的话,忙不迭的点头,喊来了马车,坐好,吩咐车夫去齐王府。

    府内留下的众人没见到几人的身影,还纳闷呢,这人莫不是觉得今天丢人现眼了,躲起来不敢见人了吧。

    而被众人认为没脸见人的六人,现在正精神兴奋的坐在马车商议晚上灌醉皇甫逸轩的事情。

    皇甫逸轩骑着高头大马在前,慢慢的走,轿夫们抬着轿子稳稳的跟在后面。

    临来迎亲的时候,皇甫逸轩吩咐了,如果这一路八人把新娘稳稳的抬回了王府,每人赏银一百两。

    一百两,可是他们这做轿夫的好几年都挣不来的银子,几人闻言,兴奋的差点没跳起来,当即点头保证,绝对会稳稳的抬着轿子回齐王府,所以几人的速度慢了一些。

    皇甫逸轩也不催促,慢慢的骑着马走在前面带路。

    从齐王府到孟家,围观的人不断,坐在轿子里的孟倩幽一路都听到了人们的羡慕的议论声。嘴角的笑容也更加的灿烂,正要偷偷地掀开盖头,看看外面的情形。一股恶心的感觉却涌了上来。赶紧用手捂住嘴,勉强压了下去。用手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胸部,才感觉好受了一些。

    坐在马上的皇甫逸轩似乎听见了她的拍打声,不放心的回看了一眼,眼光仿佛透过厚重的轿帘,看到了孟倩幽的不适。皱眉,强忍住要下马的冲动,脚下用力,催快了马儿一些。

    他的速度快,轿夫们的速度自然也跟着加快了一些,轿子便有些颠簸了。

    孟倩幽心里那股恶心的感觉又涌了上来,这次的更强烈,根本就要压不住了,忙大喊了一声:“停轿!”

    前来迎亲的丫鬟和喜婆以及轿夫们都听到了她的这声娇喝,互看了一眼,不知如何是好。

    一直倾听着她动静的皇甫逸轩也听见了她的声音,急忙也回头吩咐了一句“停轿!”

    轿夫们停下,站在原地。

    皇甫逸轩从马上直接飞跃到了轿前,急切的打开轿帘,询问:“幽儿,怎么了?”

    孟倩幽捂住自己的嘴,摇头。

    皇甫逸轩看不清她的表情,心里着急,索性一把掀开了她的盖头:“幽儿,你怎么”

    “哇!”孟倩幽在也忍不住,张嘴吐了出来。吐了站在轿前的皇甫逸轩一身。

    刚才还议论声不断的街道顿时死一般的寂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