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 双生之像(二更)
    一直跟随在轿侧的青鸾和朱篱傻了眼。

    前来迎亲的丫鬟们傻了眼。

    喜婆傻了眼。

    轿夫傻了眼,一直抬得稳稳的轿杆吓得差点从肩头脱落。

    轿子一晃,孟倩幽更加的忍不住,胃里的东西又要吐出来了,急忙对着皇甫逸轩挥手,示意他让开。

    皇甫逸轩却只注意到了她苍白的脸色,心里着急,示意轿夫们赶紧落轿。

    一百两银子飞走了,轿夫们的脸色比孟倩幽的还要苍白,战战兢兢的放下轿子,垂首肃立在轿旁。

    皇甫逸轩几乎钻进了轿内,急切的询问:“幽儿,你”

    孟倩幽慌忙一把推开了他,张嘴,涌到嘴边的东西又全部吐了出来。

    喜婆也白了脸色。这半路下轿的新娘少之又少,吐了新郎一身的更是没有,更别说被掀了盖头的,她做了这大半辈子的喜婆,根本就没有见过。犹豫了一下,上前,刚要说话,孟倩幽又干呕了起来,一声比一声难受,一声比一声干呕的厉害,恨不得把五脏六腑全部吐出来。

    看她难受的样子,皇甫逸轩白了脸色,轻轻的拍打着孟倩幽的后背,连声询问:“好些了吗?好些了吗?”

    孟倩幽终于忍不住了干口,抬头看到皇甫逸轩被吐了一身,满心歉疚:“逸轩,对不起,我”

    话没说完,又忍不住干呕起来。

    皇甫逸轩更加的着急了,“咱不坐轿了,骑马去王府吧。”

    喜婆心里却是一动,脱口而出道:“清河县主莫不是有身子了吧。”

    话落,才惊觉自己说了什么,吓得立刻跪下求饶:“世子饶命,清河县主饶命,小的是胡说八道的。”

    皇甫逸轩的身子一僵,慢慢的回头看了她一眼,随即又快速的回头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的神情也是一顿,左手立刻搭在了自己右手的脉搏上。

    周围依旧是死一般的寂静。

    喜婆脸上豆大的泪珠滚落了下来,未婚先孕是败坏名声的事,自己怎么会糊涂到说出这样的话来。

    好久,孟倩幽才放开右手,改为右手号左手的脉。

    青鸾和朱篱的心提了起来,全都期盼的看着她。

    良久久到满大街看热闹的人觉得像过去了一个时辰一样,勉强才放开自己的左手,抬头,仰脸,对着皇甫逸轩露出一个又哭又笑的表情,随即重重的点了点头。

    皇甫逸轩漂亮的大眼睛睁到了极限,脸上的狂喜掩饰不住,小心翼翼的上前,唯恐吓到她一般轻声的问:“确定了吗?”

    孟倩幽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灿烂,再次点了点头,轻声道:“你要当爹了。”

    “轰”皇甫逸轩的脑袋里仿佛被炸开了,喜悦席卷了他的全身,让他的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伸手,解开喜服的扣子,脱下来,一把扔进了轿子里,弯腰,轻柔而又小心的抱起孟倩幽,脚步有些激动的朝着前方走去,边走边吩咐:“赏银五百两。”

    青鸾和朱篱高兴的都要跳起来了,同时伸出手,护在皇甫逸轩的身侧,唯恐他太激动了,摔到了孟倩幽。

    众人还没有回过神来,呆呆的看着皇甫逸轩慢慢的走远。

    周安上前,对跪在地上的还在发懵的喜婆道:“还不快谢世子赏。”

    喜婆不相信的看着周安,看到他确定的神色,才反应过来,自己不但脑袋保住了,还得了五百两银子的赏钱。急忙转身,对着皇甫逸轩离开的方向磕了一个头,欢喜的高声道:“谢世子爷赏。”

    不是自己抬轿的问题,轿夫们也反映过来,齐齐期待的看着周安。

    周安挥手,吩咐:“起轿,跟在后面。赏银少不了你们的。”

    轿夫们大喜,抬着空轿子跟在后面。

    等那六个二货坐着马车追赶上迎亲的队伍的时候,看到了这奇异的一幕。

    皇甫逸轩的身上的喜服没了,孟倩幽头上的盖头也“飞”了,轿子也不用了,皇甫逸轩抱着孟倩幽一步一步沉稳的朝着王府走去。

    六人有些发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是孙良才跳下马车,拉着一个迎亲的下人问:“这是出什么事了,新郎和新娘怎么变成了这幅模样?”

    下人回答的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激动:“世子妃有身子了,世子怕她颠簸到了她,才亲自抱着世子妃回府的。”

    孙良才愣住,等人走远了还没有回过神来。直到文泗忍不住探出头来催促他:“打听到了没有,到底是什么情况?”

    抬头看了他一眼,张了张嘴,好一会儿才发出声音:“孟姑娘怀孕了!”

    他的话落,文泗猛然睁大了眼睛,随后挽起了袖子,一副要找皇甫逸轩拼命的摸样:“好啊,这个不是东西的玩意,竟然做出这丫不要脸的事情,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他。”

    其余几人也附和的点头,未婚有孕,对女子的名声伤害的极大,尤其是在遍地贵人的京城,孟倩幽以后恐怕会被人们的唾沫星子压的抬不起头来。

    只有孙良才知道孟倩幽真正失踪的原因,张嘴,想要解释,却不知该如何说起。

    “你还磨蹭什么?还不赶快上来,跟着一起去教训他。”文泗催促。

    孙良才试探的说道:“我们还是回去吧,恐怕今日灌不倒他了。”

    “还没到王府你就认怂了?”朱岚瞪大了眼睛问他。

    孙良才急切的摆手:“不是我认怂,恐怕今日我们见不到他,去了也是白去。”

    “怎么可能?”朱岚大声道:“今天他是新郎倌,能不出来敬酒吗?只要逮着他,我们便不会放过他。”

    见劝说不动,孙良才摇头:“你们去吧,我不去了。我还要回府告诉众人这个好消息呢。”

    “你傻了吧,这哪是好消息,依孟贤、孟齐的性格,说不定听说了,会拿着刀直接杀到王府的。”文泗道。

    孙良才还是摇头:“不会的,孟家人会高兴坏了的。”

    文泗还要相劝,朱岚拦住他:“算了,他愿意回去就回去吧,我们几个去就行了。”

    众人看了他一眼,不再理会他,落下车帘吩咐车夫赶快去王府。

    孙良才大步的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到最后几乎就是跑了起来。

    齐王府内。

    世子大婚,不单朝中大大小小的官员都来庆贺了,就连皇上和皇后也亲自过来观礼,众人行过跪拜之礼后,官员及家眷们被安排在事先规定好的地方坐好。

    有皇上和皇后在,众人也不敢高声喧哗,有那熟识的,都小声的互相热切的打着招呼。

    离开席的时间还很长,管家带着人先给每个桌子上上了些小点心和水果,让前来贺喜的人稍微垫饱一点。

    皇上和皇后以及齐王爷和齐王妃坐在客厅里,静静的等着皇甫逸轩回来。

    眼看快到时辰了,还没有听见鼓乐声,齐王妃有些坐不住了,眼巴巴的看着外面。

    又过了一刻钟的时间,接亲的人还没来。

    齐王爷也有些坐不住了,沉声吩咐:“来人!”

    有人应声,快步走了进来:“王爷。”

    “去看看,世子怎么还没有回来?”

    应声,退了下去。

    不一会儿,便急慌慌的跑了回来,张嘴禀报:“王爷,王妃,世子他”

    齐王妃再也坐不住,“腾”就站了起来,急声问:“轩儿怎么了?”

    “世子他”来人还没有说出话来,皇甫逸轩抱着孟倩幽已经走了进来。

    看他抱着孟倩幽,连喜服都不知道去哪儿了,齐王妃以为他们又遭到了袭击,身子禁不住晃了几晃。

    齐王爷也是站起身,冷声问:“发生了什么事?”

    皇甫逸轩面带喜色,声音里的激动也兴奋控制不住:“父王,母妃,幽儿有身子了。”

    两人愣住。

    皇上和皇后也是不相信的看着他。

    看他们傻掉的样子,皇甫逸轩又重复了一遍。

    齐王妃听清了,回神了,几个大步就走到两人面前,眼含热泪,声音发抖,伸出手想要碰触孟倩幽,却又怕碰疼她一般缩回手,看着她的眼睛急切的问:“幽儿,是真的吗?”

    孟倩幽面带笑容的点了点头。

    齐王爷也抑制不住激动的走到两人面前,张嘴想要询问些什么,却嘴唇哆嗦了半天,只说出了几个字:“快,快抱去你的院子里,让太医过来确诊一下。”

    皇上和皇后也是惊讶万分,对看一眼后,皇上挥手,立刻有龙卫飞身而去,去请姜太医。

    “皇伯父,皇伯母,轩儿失礼了。”皇甫逸轩道。

    皇上笑着挥手:“快去,快去,小心一些。”

    皇甫逸轩谢过,抱着孟倩幽去了他们的新房。

    齐王妃告罪后也在后面跟了过去。

    齐王爷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随后也跟了过去。

    大厅内只剩下皇上和皇后以及一干伺候的宫女和太监。

    两人对看了一眼,索性也起身跟着来到皇甫逸轩新房的院子里。

    龙卫到了太医院以后,二话不说,提起姜太医就走。

    姜太医吓得魂飞魄散,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自己哪里犯了杀头的罪。

    龙卫一路飞身回了齐王府,来到皇甫逸轩的院子里,把已然头昏脑涨,不知东南西北的姜太医放在了地上。

    姜太医身子未稳,身子一直摇晃,好半天才稳住了身形,一眼就看到了皇上,吓得“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皇上饶命呀。”

    皇上没有说话,齐王爷开了口:“姜太医,你速去给孟姑娘探一下脉。”

    好半天姜太医才回过神来,龙卫把自己抓来,不是要砍自己的脑袋,而是给清河县主探脉。松了一口气,站起身,走进屋内。

    孟倩幽安静的躺在床上,皇甫逸轩紧张的守在她的身边,齐王妃也是一脸紧张的看着她。

    看到姜太医进来,齐王妃急忙道:“太医,快来,您给幽儿号号脉。”

    皇甫逸轩也站起身,让开了地方。

    姜太医坐下,示意齐王妃给孟倩幽的手上搭上丝帕。

    齐王妃心里着急,急切开口:“不用了,您直接给幽儿把脉吧。”

    姜太医把手搭在了孟倩幽的脉搏上,一下,便不相信的睁大了眼,而后仔仔细细的给她两手都把了脉,才站起身,高兴的道:“恭喜王妃,恭喜世子,清河县主有身孕了。”

    齐王妃欢喜的叫出声来:“幽儿真的怀孕了?”

    姜太医肯定的点头:“千真万确,已有月余。”

    “幽儿,你听到了吗?你真的有身孕了?”

    齐王妃对着孟倩幽喊道。

    孟倩幽面带笑容的轻轻点了点头。

    屋外的齐王爷听了齐王妃的喊声,忍不住高声问:“确定了吗,孟姑娘是真的有身子了?”

    “是真的,姜太医已经确认了?”齐王妃喜悦的高声回了他。

    齐王爷身子激动的身子发颤,恨不得仰天大笑三声,天不绝王府的血脉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