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你排第四(一更)
    皇甫逸轩点头应声:“娘,我知道了。”

    让粥在锅里熬着,孟氏又动手腌制了两个小菜,都是平日在乡下做顺手的,一会儿便做好了。

    至于粥,则是多熬了一会儿,道:“这小米粥呀,最是养人了,有身孕的人就是天天喝,也是不碍事的。”

    皇甫逸轩全部记下。

    所有的都做好,拿了一个托盘,皇甫逸轩亲自把一大碗粥和两碟小菜放到上面,小心的托着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孟氏欢喜的跟在后面。

    冯静姝也听说了孟倩幽有身孕的事,抱着孩子过来探望,屋子里的人更多了。

    孙茜,王嫣,冯静姝三人轮番嘱咐孟倩幽要注意的事项。

    孟倩幽全部点头应下。

    皇甫逸轩刚端着东西进入屋子里,孟倩幽的眼睛就亮了起来,吸吸鼻子,想要坐起身:“太香了,我更饿了。”

    看她使力,皇甫逸轩吓得魂都要出来了,手里的东西也差点扔了。急声道:“你别乱动,我扶你起来。”

    孟倩幽笑道:“没事的,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的很,不会有事”话没说完,一阵恶心的感觉涌上来,忙用手捂住嘴,干呕个不停。

    皇甫逸轩脸上的汗都急出来了。

    孙茜弯下身子,轻轻的帮着孟倩幽拍打后背。

    青鸾拿了一个干净的痰盂过来,放到了床边。

    孟倩幽立刻放开自己的手,对着痰盂干呕起来。

    呕声撕心裂肺,不光是皇甫逸轩,屋中所有人都跟着揪的心疼。孟氏更是上前,不停的问:“怎么反应这么强烈?这可如何是好?”

    干呕了半天,也没有呕出任何的东西来,但是心里的的恶心感退下去了一些,孟倩幽才抬起头,接过朱篱递过来的帕子擦干净了嘴,满头是汗,虚弱的依偎在后面的床上,笑道:“娘,刚才太医来过了,说是双生之像,反应可能是比被人强烈了一些。”

    “双生之像!”孟氏惊喜的叫出声。

    屋内众人闻言也是高兴的不行。

    皇甫逸轩脸上的担心之色退去,咧开嘴露出一个傻笑。

    孟氏接下来的话却让他的这个傻傻的笑容彻底的僵在了脸上。“双胎可马虎不得,从今日起,娘就住下陪你了,让逸轩去别的院子里住。”

    齐王妃这样说,皇甫逸轩还敢抗议一下,孟氏这样说,皇甫逸轩除了脸上傻傻的笑容立刻变成了哭笑不得外,连一个抗议的字都没敢说。

    孟倩幽同情的看着地位一落千丈的皇甫逸轩一眼,帮着他解围:“娘,我饿了。”

    孟氏立刻被她岔开了话题,把托盘里的粥端下来,拿起小勺,舀了一勺,吹了几口,感觉没有那么烫了,才送到孟倩幽的嘴边。

    孟倩幽张开嘴咽下。

    “娘,我来吧。”手里依旧端着托盘的皇甫逸轩道。

    孟氏摇头:“你呀,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笨手笨脚的,别碰到了幽儿,还是我来吧。”

    “幽儿生病的时候都是我伺候的,这样的事我做多了,熟练的很。”这是皇甫逸轩的心里话,却没有敢说出来。

    孟倩幽又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咽下一口粥,小声把他的心里话说了出来:“娘,我生病的那段时间一直是逸轩喂我的,他没问题的。”

    “那能一样的吗?你现在可是娇贵得很,万一他要是不下心碰到了你怎么办,还是听娘的,以后这喂你吃饭的事,娘全包了。”孟氏道。

    孟倩幽给了皇甫逸轩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皇甫逸轩的脸色垮了下来。

    “怎么,你不愿意?”孟氏声音有些发冷的问。

    皇甫逸轩立刻堆起讨的笑容:“没有,我什么经验都没有,巴不得娘住下照顾呢。”

    孟氏这才满意了,面带笑容的喂孟倩幽吃粥。

    看着皇甫逸轩的可怜样,孟齐也有些同情他了,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语含深意的道:“逸轩,苦日子才开始,以后有你受的。二哥的建议是,最好生两个儿子,到时你好受一些,如果是女儿”说到这,眼里的同情更重指了指他手里端着的小菜,“你的地位也许连它都不如。”

    说完,又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皇甫逸轩的腿有些发软。

    孟氏笑骂孟齐:“瞧瞧你说的什么话,逸轩既是你的兄弟,又是你的妹夫,有你这么吓唬他的吗,最不济,等孩子生出来以后,他的地位也会排在第四。”

    她的话落,孟倩幽吃在嘴里的粥,差点喷出来。

    孙茜和王嫣却笑出声来。

    孟齐又深深的同情的看了他一眼,面带笑容的摇着头退了下去。

    孙良才满脸带笑的走过来,也拍了拍皇甫逸轩的肩膀:“兄弟,我原本以为我是最惨的了,自从添了那个小兔崽子,在家里的地位是一落千丈,没想到你比我更惨,我好歹是第三,你却混到了第四的位置上。”说完,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看在你这么惨的份上,过去的种种咱就一笔勾销了,从今以后,咱们还是好兄弟。”

    不知是他的手劲太大了,还是皇甫逸轩受到了惊吓,手里的托盘抖动了一下,盘上的两个小菜撒了一些出来,孙茜不愿意了,上来就拧住了他的耳朵,往旁边拽去,嘴里道:“你给我小心一些,这些都是小妹爱吃的,要是全洒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孙良才疼的直咧嘴:“姐、姐,你轻一点,我可是你的亲弟弟。”

    屋内众人被他逗笑。

    孙茜也笑了出来,松开手,笑骂:“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没有个正形。”

    孟倩幽微笑着看着这一切,手覆在小腹上,心里被满足填的满满的。

    孟家的人来了齐王府,齐王爷和齐王妃很快得到了消息。正在陪皇上和皇后说话的齐王爷坐着未动,齐王妃却站了起来,给皇上和皇后行了礼,告罪:“臣妾的亲家来了,臣妾要去招待一下,还请皇上和皇后恕罪。”

    竟然将一乡下农户凌驾于自己之上,皇上和皇后有一瞬间的不悦,不过都是一闪而逝,随即皇后笑着大度的摆手:“快去吧,哀家和皇上不是外人。清河县主现在有孕,即使娘家人在这不该来的日子过来了,你不要太往心里去。”

    一句话两层意思,一层是你不懂礼数,把至高无上的皇上和皇后扔下,去陪孟家人。另一层就是孟家人不懂礼数,在女儿成亲的当日就过来了,即使是孟倩幽有了身孕,也是不对的。

    齐王妃瞬间就明白了皇后话里的意思,但天大地大,不如孟倩幽肚子里的孩子大,现在她是全家人重点侧保护对象啊,她的娘家人的身份自然也会水涨船高。再说了,陪着孟家人可比陪着他们两人舒坦多了。装作没有听懂她话里的意思,欢喜的道谢,翩翩离去。

    即使只有一瞬,齐王爷也看到了他们脸上的表情,面上虽然没显,但心里也是有了一些不舒服,恭敬的声音里有了一些冷意:“皇兄,皇嫂,臣弟本应该是留你们在府里用膳的,可是今天人多手杂,恐有什么意外,您二位还是回宫用膳吧。”

    皇上岂能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这是撵自己和皇后走呢,要隔在以往,他没准就甩袖离开了,可他今日的目的就是来示好,拉拢齐王爷和皇甫逸轩成为他的左膀右臂的,又怎么肯这样离去。哈哈一笑:“皇弟说笑了,在你的府上,朕放心的很。”

    这是明摆的赖着不走了,齐王爷惊讶的同时也羡慕起了齐王妃,她倒是找了一个好借口离开,留下他一人面对这两口子,实在是没有吃饭的胃口。不过,还是微笑的应下,沉声吩咐下人:“摆膳!”

    下人应声,各种精致的菜肴被送几人的房间了。

    以防万一,齐王爷拿起公筷,把每道菜肴都夹了一口,吃了下去,示意没毒。即使如此,还是有试菜的太监重新试了一遍,确定确实没毒了,皇上和皇后才拿起筷子优雅的夹了一些菜吃。

    皇上吃了几口,才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放下筷子,一脸关心的说道:“清河县主的娘家人来了,应该没有轩儿的什么事了吧,不如把他一起叫过来,陪朕吃顿饭,他都有大半年的时间没有陪朕吃饭了。”

    齐王爷的眉头微皱了一下,出声吩咐下人:“去看看世子有空吗?就说皇上让他过来一趟。”

    齐王爷这话说的也很精明,让你来是皇上的意思,不是父王的意思,你若是有气,就找他们撒去。

    而此时的皇甫逸轩,气到是没有,但是不想活的念头有了,因为她那好母妃来了以后,没有几句话就和他的娘一拍即合,给他安排了离他的洞房隔着足足有三个走廊的院子,让他从今晚就搬过去,还美其名曰:“我们这是为了你着想,省得你离得近了,时不时的过来看幽儿,让她无法安下心来养胎。”

    皇甫逸轩真想大声狂喊:“床上躺着的是我的媳妇,她肚子里怀着的是我的孩子,我们一家人应该时刻在一起的。”并且心里还突然间冒过一个念头:幽儿不是难受孕吗?为什么不等到三五年,不,十年八年,还不行,应该是三十年以后再有孕。那样就没人跟他抢媳妇了。

    悲催的是,他不敢喊出来,重要的是,他心里的想法也是一闪而过,赶紧就甩了甩头,甩的无影无踪,如果要是让齐王妃知道了他有这样的想法,估计一向高贵典雅,温婉可人的齐王妃非得不顾形象的拿着菜刀满院子追杀他不可。

    下人过来禀报的时候,皇甫逸轩的火气便全部撒在了他的身上:“你去告诉父王,我媳妇有孕了,我要时刻伺候在他的身边。没空陪不相关的人。”

    下人为难坏了,那是九五之尊的皇上,这样的话万万不可传回去的,可要是不说,回去怎么跟皇上交代。万般无奈,左思右想之下,去找了管家,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他。

    管家听后也是皱起了眉头,好一会儿才咬牙吩咐他:“你就说世子妃不舒服了,世子放心不下,离不开。”

    下人连连点头,回去禀报。

    皇上听完心里有些怒气生气,勉强按耐住,吃了一些饭菜,脸色才慢慢恢复了一些。

    齐王爷装做没看到,反而欢脱的吃着桌上的菜肴,那模样就好像从来没有吃过一样。

    皇上用了平生的自制力才忍着没有端起身边的盘子朝他砸过去。

    对着下人发泄了一下,皇甫逸轩心里好受了一些,慢慢的不着痕迹的靠近孟倩幽,想要抓一下她的手,却被眼尖的齐王妃尖声打断:“轩儿,你要做什么?”

    皇甫逸轩眼看就要碰到孟倩幽的手,立刻就收了出来,露出讨好的笑容:“母妃,我是想问问幽儿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