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 伤势有些影响(二更)
    齐王妃一进来,屋里的男眷就全退了出去,如今屋子就只剩下齐王妃,孟氏,孙茜,和王嫣。

    孙良才的媳妇和朱岚的媳妇以及文泗的媳妇都抱着孩子,怕他们吵闹影响了孟倩幽休息,也跟着出去了。

    齐王妃对这皇甫逸轩招手,“轩儿,过来,母妃有话对你说。”

    皇甫逸轩没动:“母妃,您说,我听着呢。”

    齐王妃起身,走到孟倩幽和皇甫逸轩中间,指着皇甫逸轩道:“后退,”

    皇甫逸轩退了一步。

    齐王妃上前了一步,还是说:“后退!”

    皇甫逸轩又后退了一步。

    齐王妃又跟了上来,照例让他后退。

    一直退到比刚才离孟倩幽还远的位置,齐王妃才满意的开口:“这就是你离幽儿的安全位置,在她生完孩子之前,你不准再靠近她一步。”

    皇甫逸轩真想给齐王妃跪了,天下有这样做人母妃的吗?自己平日里号称疼在心坎里的儿子,成亲的第一天就被命令离自己的媳妇两丈远的地方,还被命令十个月内不准靠近。

    皇甫逸轩不满的开口:“母妃,我是你亲儿子。”

    意思是有你这样对待儿子的吗?

    偏偏齐王妃还装傻,不耐烦的摆手:“这个不用你说,全天下的人都知道。”

    孟倩幽憋的肚子都要疼了,实在是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却不小心口水呛到了自己,惹起了一阵咳嗽。

    齐王妃和孟氏几乎是“飞”到她面前,同时拍着她的背,齐声问:“幽儿,你怎么样?”

    孟倩幽咳嗽着摆手:“娘,王妃,我没事。”

    两人这才放下心来,齐王妃瞪了皇甫逸轩,语气里有些生气:“都怪你,要不是你幽儿能呛到吗?”

    可怜皇甫逸轩,只能睁着一双委屈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己的母妃。

    齐王妃却不买他账,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今日是你成亲的好日子,外面有好多宾客等着你去敬酒呢,你快去,喝不醉别回来。”

    皇甫逸轩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深切的希望自己不是齐王妃亲生的。

    既是自己的儿子,又是自己的女婿,孟氏倒是心疼他一些,笑着给他求情:“轩儿从小就不善饮酒,还是别出去了。”

    皇甫逸轩立刻高兴起来:“谢谢娘。”

    “不过,你确实还是别在屋子里呆着了,免得影响了幽儿的心情。”孟氏又道。

    皇甫逸轩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孟倩幽忍不住又想笑起来,一阵恶心的感觉却涌了上来,连忙趴在床沿上,张嘴,刚才吃下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众人又是一阵忙活,拍背的拍背,倒水的倒水。皇甫逸轩也凑上前来,紧张的看着孟倩幽。

    这次连苦胆都要吐出来了,孟倩幽才感觉好受了一些,抬起头,漱完嘴。

    孟氏心疼的帮她擦干了嘴角,孟倩幽脸色苍白的躺回了床上,几乎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齐王妃,孟氏,孙茜,王嫣都生过孩子,可没有一个像她这样,一会儿呕吐好几次的,几人心里也是有担心和着急,孟氏道:“幽儿这样下去可不行,大人和孩子都会受不住的,还是请大夫过来看看吧。”

    于是乎,悲催的姜太医再一次被神情焦急的皇甫逸轩“提”了过来,说是“提”那是因为自从皇甫逸轩的手抓到姜太医衣领的那一刻起,他的脚后跟就没有碰触过地面。

    等晕晕乎乎的姜太医终于感觉自己的脚是在地面上了,才稳住身形,战战兢兢的给皇甫逸轩行了一个礼,颤颤巍巍的说道:“世子,下次能不能让老夫自己走过来,你这方式老夫实在是享受不起。”

    “幽儿吐的厉害,你给她好好看看,再敢啰嗦,我命精卫提着你围着京城转三圈。”皇甫逸轩恶狠狠的威胁他。

    姜太医缩了一下脖子,晃了晃脑袋,分清东西南北后,才迈着步子走到孟倩幽的床前。

    齐王妃早就把丝帕搭在了孟倩幽的手腕上,和孟氏同时让开了地方。

    姜太医在凳子上做好,伸手搭在了她的脉搏上,一会儿竟然皱起了眉头。

    众人的心提了起来。

    好一会儿,姜太医才示意孟倩幽把另一只手也伸了过来。

    良久,久到皇甫逸轩快要忍耐不住又要去提他的领子里,姜太医才放开孟倩幽的手,开口道:“清河县主的伤势有些影响了肚子的孩子,不过不要紧,我先开副安胎的方子,让她服下,害喜的症状可能会减少一些。”

    “什么可能,要必须!必须!知道吗?要是幽儿吃下后,还害喜的这样厉害,信不信我砸了你们太医院。”皇甫逸轩有些近乎咆哮的吼道。

    姜太医的身躯震了一下,但还是秉着医者的本分:“世子,这我实在是不能保证呀,清河县主的情况太特殊了,她先前”

    “别废话了,快开方子。”皇甫逸轩不耐烦的打断他。

    姜太医的嘴巴还在张着,半晌也没有闭上。

    孟倩幽再次笑出声来,“逸轩,别难为姜太医了,我自己开一副吧。”

    皇甫逸轩冷冷的瞥了姜太医一眼。

    姜太医的身子颤了一下。

    孟倩幽道:“姜太医,我说,您写,如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您提醒我。”

    姜太医连忙点头,起身走到桌子旁。

    皇甫逸轩命人备好了纸笔。

    姜太医提起笔,孟倩幽把药名一一念了出来,

    姜太医先是写着药方,越写眼睛睁得越大,等孟倩幽说完了,他霍然站了起来:“孟姑娘,这”

    “你是嫌脑袋在脖子上呆的时间太长了吗?”皇甫逸轩冷声问。

    姜太医猛然惊醒,快速的坐了回去,脸上的激动之色却没有消退下去。接着又道:“孟姑娘,这”

    “写完了吗?”皇甫逸轩的冷声又起。

    “哦,没有。”姜太医反射性的回答。

    皇甫逸轩哼了一声,“果然是嫌脑袋在脖子上呆的时间太长了。”

    姜太医缩了缩脖子,急忙把剩下的一个药名写好,恭敬地递到皇甫逸轩面前:“世子,写好了。”

    皇甫逸轩接过。

    姜太医刚要在开口。

    皇甫逸轩的话声却在他耳边响起:“来人呀,扔出去!”

    可怜的姜太医怕要说的话都吓得咽了回去,惊吓的看着皇甫逸轩,不明白自己又是哪里惹到他了。

    皇甫逸轩心里却哼了一声,幽儿的手,本世子这么半天了都没有摸到,却先被你摸到了,不拿你出出气,我这心里不舒服。

    姜太医要是知道他心里所想,一定会大呼冤枉,孟倩幽的手腕上是搭着丝帕的,他也没又碰触到好不好。不对,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他要是不接触到孟倩幽的手腕,他怎么给他号脉。

    不管姜太医是怎样的不明白,听到命令的周安走了进来,于是,太医院院首,后宫里的娘娘、贵人们争抢巴结的对象,以医术闻名的姜太医再一次,被“提”了出去,而且还是真的被“扔”了出去。

    看到姜太医的狼狈样,皇甫逸轩心里舒服了,正要派人去抓药,齐王妃的声音响起:“轩儿,你亲自去吧。”

    而后,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众人就看到了这样奇异的一幕,本该是拜了堂,高高兴兴的陪着宾客们喝酒齐王世子,却脸色着急的骑着快马去了德仁堂,而后,又风一般的回了王府。

    众人顿时起了兴趣,各种版本的猜测蔓延开来。

    皇甫逸轩却没有心思理会这一切,回了王府后,便亲自去了厨房,监督着丫鬟把要熬好,小心翼翼的端了过来。

    孟倩幽有些心疼皇甫逸轩了,别人成亲的这一天,都是高高兴兴的做新郎,他可倒好,不但连拜堂都没有,还被指使着去抓药。

    但也只限于心疼。守着一个虎视眈眈的婆婆和一个恨不得接她回家常住的娘,她一句求情的话也不敢替皇甫逸轩说。

    药喝下去,孟倩幽感觉心里好受一些了,困意也有些涌了上来。忍不住用手捂住嘴打了个哈欠。

    齐王妃看在眼里,柔声道:“幽儿,困了吧,来躺下,好好的睡一觉,睡醒了就没事了。”

    孟倩幽点头,身子下滑,躺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不一会便发出平稳的呼吸声。

    看着她睡着了,屋内众人也松了一口气,全部站起身,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皇甫逸轩眼巴巴的看着孟倩幽,站着没动。

    走过他身边的齐王妃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用眼神警告他跟着出去。

    皇甫逸轩不敢违背,一步三回头的跟着走出屋子。

    “亲家,”齐王妃小声笑着说道:“忙活了大半天,饿了吧,走,去我的院子里,让下人摆上些饭菜给我们吃。”

    孟氏也没有推辞,笑着点头,和孙茜,王嫣一起,随着她往外走。

    刚走几步,齐王妃停住脚步,回头,皱着眉头问:“轩儿,你不去院子里敬酒,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皇甫逸轩没法,大步朝外走。

    齐王妃吩咐青鸾和朱篱:“看好世子,如果他敢不经过我们的允许,私自进屋,你们速禀报与我。”

    两人应声。

    皇甫逸轩的脚下却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齐王妃假装没看见,领着众人也出了院子。

    皇甫逸轩满心的悲愤,来到宴请宾客的院子里,朝中的官员中纷纷给他道喜,却没有一个人敢上来敬酒。

    文泗,包一凡,谢江风,安以源,朱岚这五个不做死就不会死的二货,却慢悠悠的走了过来,勾肩搭背的搂着皇甫逸轩的肩膀来到了自己吃酒的桌子旁,道:“今日是你大喜的日子,来,我们喝个痛快。”

    还不知道这几人的心思,无非就是灌醉了自己,不能入了洞房,好报了今日自己命人点了他们穴道之仇。不过他们不知道,就算他们不灌醉了自己,看样子自己也是入不了洞房的。心里正郁闷的无处发泄的皇甫逸轩冷冷的瞥了几人一眼,问:“想要喝个痛快?”

    几人全部点头。

    “想要我陪着你们?”又问。

    几人又是一番点头。

    皇甫逸轩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挥手,周安走了过来。

    五人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皇甫逸轩眼睛盯着几人,笑着吩咐周安:“调一百名精卫来,陪我的几个‘好朋友’喝酒,要是他们‘喝’不痛快,你们明日就卸了身份去种地吧。”

    周安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起身,快速离去,喊人。

    文泗首先反应过来:“皇甫逸轩,你这个黑心的东西,我们说的是和你喝个痛快”“和你!和你!和你!”大声重复了三遍。

    皇甫逸轩闲适的坐在他们面前的椅子上,笑道:“不用这么大声,我听的到。”

    “那你还让精卫们和我们喝酒?”朱岚也反应过来,大声嚷道。

    皇甫逸轩脸上的笑容更深,摊开了双手:“我知道,可是幽儿今天对我下了禁酒令,说我要是喝酒,就不允许我进洞房了。可你们又是我的好兄弟,我大喜的日子,不让你们喝个痛快我又细心里过意不去,所以我只能才想出了这个好办法。”说完,还一副好哥们的模样:“放心,我会在一边为你们叫好的。”

    ------题外话------

    恭喜8彩彩8荣升进士

    恭喜8彩彩8荣升进士

    恭喜8彩彩8荣升进士

    感谢亲的大力支持,感谢亲的陪伴,衷心感谢!

    恭喜shqxh荣升贡士

    恭喜shqxh荣升贡士

    恭喜shqxh荣升贡士

    感谢亲的一直以来的陪伴和支持,谢谢,衷心感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