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男孩?女孩?(一更)
    孟贤微微一愣,看着皇甫逸轩的可怜样,笑着说道:“我试试,成不成我不能保证。”

    皇甫逸轩喜不自胜,一连串的道谢:“谢谢大哥,谢谢大哥。”

    孟贤拍了拍他的肩膀,依旧一脸笑意:“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小妹,我不想小妹落下什么遗憾。”

    皇甫逸轩神情顿住,笑容僵在脸上。

    孟贤满脸笑意的离去。

    看着他走路都带笑的背影,皇甫逸轩仿佛看到了自己以后“凄惨”的日子。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皇甫逸轩的院子里,等青鸾禀报以后走进屋内。

    孟倩幽已经“醒了”,躺在床上

    齐王妃和孟氏分别坐在床头和床尾的凳子上,不住的询问她是否有哪里不舒服?饿不饿?有没有什么想吃的东西?

    孟贤恭敬的给齐王妃行过礼,眼睛含笑的看向孟倩幽:“小妹,恭喜了。”

    孟倩幽笑着点头:“大哥,同喜,你要做舅舅了。”

    齐王妃要多高兴有多高兴,笑的嘴都合不拢了。

    孟氏比她也好不了多少,那神情比当初孙茜声生召儿的时候还要激动。

    孟贤的表情愈发的高兴,语气也更加轻柔:“要注意休息,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逸轩去做。”

    笑看了皇甫逸轩一眼,孟倩幽应声:“我知道了,大哥。”

    孟贤转向孟氏:“娘天色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孟氏摆手,“你们回去吧,从今以后,我就留下陪着幽儿了。等她生完了孩子再说。”

    孟贤的笑容未变,“娘,爷爷奶奶还在家中呢,您不回去是不合适的,如果您想要照顾幽儿,可以和以前一样,白天过来王府,晚上我过来接您回去。”

    听孙良才说了孟倩幽有身孕的事,一家人便急急忙忙的坐着马车过来了,没有派人去告诉在另一个院子里的孟中举夫妇。更重要的是,孟倩幽成亲的当天便被全城的人知道了有了身孕,这对于做了一辈子秀才,天天礼义廉耻挂在嘴边的孟中举来说,绝对是个不小的打击。今日回去后,还要给两位老人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个清楚呢。

    想到此处,孟氏点头:“也好,我今日随你们回去,明日一早就过来。”

    皇甫逸轩松了一口气。

    孟倩幽心里也是高兴无比,趁着众人没注意,悄悄的给了孟贤一个赞赏的眼色。

    家里有老人在,不回去确实不合适,齐王妃不便强留,站起身,送了孟氏等人出了院子。

    孟二银等人也已经吃饱了,正好过来询问,见孟氏出来,全家人便被皇甫逸轩送出了王府。坐上马车,回了自己的家里。

    至于那六个二货,孟家人忘了,皇甫逸轩也懒得惦记他们,任由他们几个随意的喝到什么时候。

    屋内只剩下齐王妃一人。

    孟倩幽刚才是假睡,这时候是真的困了,歉意的说道:“王妃,我又有些困了,想要再睡一会儿。”

    “你睡吧,我坐在这屋里不打扰你。”齐王妃轻声道。

    点了下头,孟倩幽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是真的睡着了。

    齐王妃感觉有些不对劲,想了半晌才猛然想起来,是孟倩幽的称呼不对,她应该称呼自己为母妃的,张嘴,刚要纠正她,看到她已经睡熟了,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静静的坐在凳子上,目光下移,看着她的小腹,忍不住伸出手想要去抚摸一下,却又怕惊醒了孟倩幽,手只在她的小腹上轻轻的比划了几下。面含笑意,仿佛看到了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亲热的喊着她“祖母”

    孟家人送走,只剩下齐王妃一人了,皇甫逸轩也有了主意。轻手轻脚的走近屋内,示意自己有话要对她说。

    怕吵醒孟倩幽,齐王妃伸出一个手指头放在嘴边:“嘘”了一下,用手指了指外面,示意有话出去说。

    两人如做贼一般轻手轻脚的先后走出屋子,来到院子里。

    齐王妃仍是不敢大声,把声音压得很低:“什么事?”

    皇甫逸轩也低声回道:“母妃,父王在书房里给孩子们取名字,您要不要过去看看。”

    名字可是要伴随着孩子一生的,马虎不得,齐王妃听了,欢喜道:“我去看看。”

    走完,转身往外走。

    皇甫逸轩正要得意。

    走了两步的齐王妃却停住了脚步,回头:“你站着做什么,快随我一起去。”

    可怜的皇甫逸轩脸上得意的神情还没有舒展开,便僵住了。

    齐王妃低声警告:“我告诉你,你不要想着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偷溜进幽儿的屋子里,我一会儿便吩咐人把这整个院子围的死死的,头三个月内绝对不允许你胡来。”

    皇甫逸轩心里叫苦不迭,脸上却一点不显,把刚才准备好的说辞低声说了出来:“母妃,刚才大哥已经找我谈过了,说因为幽儿的情况特殊,我们没有拜堂,可不能连洞房也没有,那样会让幽儿遗憾一辈子的。”

    齐王妃刚要张嘴说话。

    皇甫逸轩赶紧接着说道:“大哥还说了,我和幽儿没有拜堂,没有洞房,那就算不得真正的成亲了,等以后如果幽儿对我们有什么不如意的地方,他们会来人把她接走的,连孩子也不会留给我们。”

    这话说的有点重了,没想到齐王妃还真的信了,反问了一遍:“幽儿大哥真的是这样说的?”

    皇甫逸轩面色严肃,脸不红心不跳的点头:“母妃,我什么时候哄骗过您?”

    这么多年,轩儿确实没有哄骗过自己,齐王妃完全信了,但是还没有松口:“你先陪我去书房找父王,等我们商议以后再说。”

    皇甫逸轩完全没有了办法,随着齐王妃来到书房。

    平日里干净整洁的书房内,此时扔的到处都是书籍,而尊贵无比,英明神武的齐王爷此时却是盘腿坐在一堆书籍当中,手里拿着一本书籍,聚精会神的翻着。听见两人进门的声音,只是抬头看了他们一眼,便又低下头,接着看手里的书。

    齐王妃先进门,小心翼翼的躲避着脚底下的书籍,直到鼻子上有些微薄的汗珠了,才走到了齐王爷的面前,道:“王爷”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便被齐王爷不耐烦的声音打断:“别打搅我,我正在给孩子们起名字呢。”

    这和前几天把自己当做至宝的待遇差异也太大了吧,齐王妃心里有了些不舒服,小孩子似的轻哼了一声,用脚无所顾忌的扒拉开脚底下的书籍,坐在了书桌旁的椅子上。

    皇甫逸轩弯下腰,想要拿开脚下的书籍走进书房,却被齐王爷大声制止:“别动!”

    那声音大的吓得皇甫逸轩一激灵,手里的书籍重新掉回了地上。

    齐王爷的冷声响起:“有要事吗?没有,就别进来了。”

    皇甫逸轩看向齐王妃。

    齐王妃又哼了一声,表示了自己的不满,期盼引起齐王爷的注意。

    可齐王爷满心都在给孩子起名上,根本没注意到了她的异常,开口呵斥皇甫逸轩:“看你母妃做什么,有什么话就快说。”

    咽了下口水,皇甫逸轩试探说道:“我想回去照顾幽儿,不知父王允许吗?”

    齐王爷皱眉,呵斥声更重:“孟姑娘现在的情况,片刻也离不开人,你不去随身照顾,却跑过来问这样愚蠢的问题。”

    这是答应了,皇甫逸轩高兴的说了一句:“谢谢父王。”人就立刻没有了身影。

    齐王妃想要阻拦都来不及。

    再次冷哼了一声,齐王妃有些怒气的说道:“王爷,您忘了今日是什么日子了?”

    齐王爷抬头看向她,眨眼,再眨眼,不解的问:“今日不是轩儿成亲的日子吗?”

    “亏您还记得,您知不知道今日他们还要洞房的。”

    一句话点醒了齐王爷,“蹭”就站了起来,拍着自己的脑门道:“我忘记了。我这就去阻止他们。”

    齐王妃没动,却有些冷嘲热讽:“这满院子的宾客还没有散呢,您却去做出阻止轩儿入洞房的事来,这要是传出去,您以后的还有脸面出去见人吗?”

    满心记挂着给孩子取名的齐王爷终于回过神来,也发觉了齐王妃的异常,奇怪的问:“王妃这是怎么了?”

    自己生气了半天,齐王爷却一无所知,齐王妃感觉自己有些可笑,心里的火气消了下去,笑着摆手:“无事,我来书房是问问,王爷的名字起好了没有?”

    听她说无事,齐王爷也没有往心里去,摇头:“没有。”

    “王爷准备起几个名字。”

    “两个,一男一女。”

    齐王妃摇头:“那可不行,如果是两个女孩呢?”

    “一定不会,”齐王爷满口的肯定:“说不定会是两个男孩,最不济也是一男一女,绝不可能会是两个女孩。”

    齐王妃的声音里有了些丝微的怒意:“王爷,这是重男轻女?”

    “跟那个无关,只要是我皇甫家的血脉,无论男女,我一样会疼宠的,可这偌大的王府,总该有人来继承,这一胎还是有个男孩的好。”

    “我就喜欢女孩,可以搂着我的脖子甜甜的叫我祖母,别说是两个,就是十个、八个我也不嫌多,所以幽儿这一胎肯定会先生女孩。”

    齐王爷心里激动的火苗有些被扑灭,也有些生气,孩子气的顶了回去:“一定是男孩。”

    “那可以不一定,我生过轩儿,我知道,看幽儿肚子的样子一定是女孩。”

    “一定是男孩,”齐王爷再次肯定的重复。

    于是乎,守在书房外的下人们就听到了这样的对话。

    “男孩!”

    “女孩!”

    “一男一女!”

    “女孩!”

    “男孩!”

    “女孩!”

    “一男一女!”

    在王府呆了这么多年,头一次听到这样幼稚的对话,下人们面面相觑以后,低头,捂嘴,避免自己笑出声来。

    这样的对话坚持了大概有半刻钟,齐王爷败下阵来,“好好好,你说女孩就是女孩。”

    见他让步,齐王妃心里舒坦了一些,反而不坚持了,道:“王爷说的对,也许会是一男一女,这样既满足了您的心愿,也满足了我的心愿。”

    齐王爷也高兴了,“我也是这样想的,准备取两个名字,一男一女。”

    “不过,这事谁也说不准。”齐王妃道:“不如,这样,我们取四个名字,两男两女,不管九个月以后幽儿生出来的是男是女,我们到时都不用在现起名字了。”

    齐王爷高兴的点头:“王妃这个主意甚好,这样,你留下帮我,我们多取几个名字,然后再一一排除,留下四个我们满意的。”

    齐王妃点头:“好,”

    于是乎,齐王爷和齐王妃两人并排坐在书房的地上,把左右的书籍翻了一个遍,才取出了几个两人都满意的名字,在经过慎重又慎重的筛选后,留下了两男两女,四个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