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一波三折的洞房 (一更)
    齐王妃哪里会愿意,道:“幽儿害喜的厉害,你没什么经验,还是母妃留下照顾吧,你休息的院子我已命人给你准备好了,你去休息即可。”

    “母妃”皇甫逸轩喊了一声:“您忘了我转述给您的大哥的话了,今日是我和幽儿的洞房花烛夜,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搬出去住的。”

    齐王妃也这才记起下午皇甫逸轩说过的话,有些犹豫。

    皇甫逸轩求助的看向齐王爷,拼命的给他眨眼,示意她把齐王妃哄走。

    齐王爷收到,略微想了一下,感觉如果成亲的第一天就把皇甫逸轩撵出去,确实有些太残忍了,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道:“王妃,这几日为了轩儿成亲的事,你没有休息好,今日还是回去好好休息吧。免得累病了,没人照顾儿媳妇。”

    从下聘到成亲,也就是几天的时间,唯恐出现纰漏,所有成亲的事宜都是齐王妃亲自操办的,确实有些疲累了。听了齐王爷的话,觉得也对,自己的身体本来就不如常人,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病了,确实没法照顾孟倩幽了,微点头:“好,我先去休息,等明日休息好了再过来。”

    皇甫逸轩一喜。

    齐王妃却转向他,瞪了一眼,道:“今晚就让你留下,但是不能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如果伤到了我的宝贝孙女,看我不把你赶出府去。”

    皇甫逸轩哭笑不得,却也不敢申辩,暂且点头应下先把齐王妃哄走了再说:“知道了,母妃,我有分寸的。”

    又嘱咐了几句,齐王妃这才随着齐王爷离去。

    皇甫逸轩终于松了一口气,坐在床边。

    孟倩幽笑着打趣他:“孩子他爹,我感觉你好可怜。”

    皇甫逸轩身子一震,眼睛里充满了异样的光彩:“幽儿,你刚才喊我什么,再喊一遍。”

    本来是句玩笑的话,没想到他竟然有这么大的反应,孟倩幽笑着又轻喊了一声:“孩子他爹。”

    “哎,”皇甫逸轩高声应了一声,随即也喊了一句:“孩子他娘。”

    孟倩幽也笑应了一声。

    皇甫逸轩更加的激动,一连又叫了好几声。

    孟倩幽都笑着一一答应了下来。

    喊着喊着,像是想到了什么,皇甫逸轩兴奋的神情消失了下去。皱起了眉头,靠近孟倩幽,看着她的眼睛,小心翼翼的,期盼的问:“幽儿,如果有了孩子,我在你的心里排第几?”

    孟倩幽差点笑出声来,前世她只听说过,女人有了孩子,会患得患失,没想到皇甫逸轩竟然也问了这样有一个幼稚的问题。勉强忍住笑,反问:“你说呢?”

    皇甫逸轩深深的皱着眉头,纠结的想了好大一会儿,才咽了下口水,试探的小心的伸出三个手指头:“第三?”

    孟倩幽既没点头,也没摇头,笑看着他。

    从她的表情上看不出对还是不对,皇甫逸轩有些着急了:“第四?”

    孟倩幽还是不说话,依旧笑望着她。

    皇甫逸轩的鼻尖上有些冒出了汗珠:“第五?”

    孟倩幽的表情未变。

    皇甫逸轩终于忍不住了,“不能再少了,两个孩子,爹娘都可以排在我的前面,但是”话没说完,孟倩幽伸出双手,搂住了她的脖颈,嘴唇压在他的唇上,将他要说的话吞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皇甫逸轩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刚要变被动为主动。孟倩幽放开了她,看着他的眼睛,“傻瓜,你在我的心里永远是第一位的,不管将来有多少的孩子。”

    再也没有比这更动人的情话了,皇甫逸轩感觉自己的心要飞起来了,愣愣的,激动的,狂喜的,看着她。

    孟倩幽露出一个嫣然的笑容,皇甫逸轩仿佛被惊醒,嘴唇狠狠的压了下去,直到两人气喘吁吁的,才放开了她,喘着大气,都抵着孟倩幽的额头,孩子气的道:“幽儿,这可是你说的,要是孩子生出生以后,你忽略了我,我就把这两个小兔崽子扔出去。”

    孟倩幽失笑:“你呀,恐怕是第一个,孩子还没出生就和孩子争风吃醋的爹了。”

    皇甫逸轩耍赖:“我不管,这话是你说的,你就一定要做到。”

    “好好好,孩子他爹,我给你保证,无论何时你在我心里的地位都是第一的,永远不会变。”孟倩幽笑着安慰他。

    得了保证,皇甫逸轩终于心满意足了,摸着孟倩幽的肚子,道:“听到了没,两个小家伙,你们的娘还是最爱我的,你们出来以后,你们就别惦记着跟我抢人了。”

    孟倩幽再次被他逗笑。

    屋内一片暖暖的温情。

    “教训”完肚子里的孩子,皇甫逸轩抬头。柔声问:“幽儿,你饿不饿?我去给你熬粥喝。”

    孟倩幽确实有了些饿意,点头:“有些饿了,我和你一起去厨房。”说完,掀起身上的薄被,便要下床。

    皇甫逸轩慌忙拦住她,柔声细语:“你不要乱动,在床上躺好,我去给你熬粥,娘已经交给我了。”

    “没事的,我在床上躺了一天了,也该下床活动活动。”孟倩幽笑道。

    皇甫逸轩坚决不让她下床:“母妃说了,这头三个月是最危险的时候,让你不要乱动。”

    “逸轩,”看他急的额头上都要冒汗了,孟倩幽笑着说道:“你忘了,我自己就是大夫,对于如何做才是对孕妇和孩子都好,我比任何人都知道的清楚,你不用担心的。”

    “真的?”皇甫逸轩不相信的问,随即又加了一句:“你不要骗我。”

    “我们经历了这么大的波折才得到了这两个孩子,我比你还小心的。你放心,我绝对不会骗你的。”

    皇甫逸轩这才信了,蹲下身子,帮她穿好鞋,小心翼翼的扶着她走到门外。

    青鸾和朱篱急忙走上前来,“世子,主子,有什么吩咐?”

    “无事,我和逸轩去厨房熬些粥喝,不需要伺候,你们俩去吃晚饭吧。”

    两人大惊,青鸾出口相劝:“主子,这万万不可,你现在怀有身孕,不能轻易乱动的。”

    又来了一个

    孟倩幽不知是该哭还得还该笑,现在就如此,要是等她六七个月,肚子大起来以后,这些人还不让她整天躺在床上?遂把刚才对皇甫逸轩的说辞又对两人说了一遍。

    两人也是半信半疑,不过看皇甫逸轩没有反对,便也让开了身子,让两人过去,随后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正是吃饭的时候,大半的下人都聚在厨房里吃饭,看到两人进来,全部放下碗筷给两人行礼。

    孟倩幽笑着摆手:“你们吃你们的,我和世子过来熬些粥喝。”

    厨房管事的吓坏了,这么多人,让世子和世子妃自己熬粥,这要是传到王爷和王妃的耳朵里,恐怕不用等到明日,他们这些人便会被发卖出去了,诚惶诚恐的开口:“世子,世子妃,这万万不可,还是让奴才们来吧。”

    “我现在的口味有些特别,只喜欢我娘熬的粥,你们做不出来的。去安心吃饭吧。”知道他们的担心,孟倩幽笑着解释。

    管事的这才松了一口气,退了下去。

    让孟倩幽在一边站好别动,皇甫逸轩按照孟氏教的步骤开始洗米,淘米,加水,熬粥。孟倩幽陪伴在一边。

    世子和世子妃在干活,他们这些下人却坐在一边吃饭,这情形怎么看怎么诡异,下人们的心里也犯起了嘀咕,有的是赶紧扒完了碗里的粥,匆忙洗干净了碗,走了出去。还有的是把手里的馒头赶紧吃完,端起了手中的碗,走到厨房外面去吃不一会儿,除了管事的,厨房里不见了任何一个下人的身影。

    孟倩幽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笑着道:“逸轩,明日开始在咱们的院子里开一个小厨房吧。”

    一直忙活着熬粥的皇甫逸轩也感受到了厨房里的动静,应声:“好,一会儿调几个人过去。”

    “不用,我们自己院子里的人够用。”孟倩幽道。

    略微愣怔了一下,明白了她的意思,点头:“好,听你的。”

    皇甫逸轩一直在忙活,孟倩幽也不愿意闲着,索性吩咐青鸾和朱篱,准备了两个皇甫逸轩爱吃的菜的食材,挽起袖子,想要炒出来,却在闻到油烟味的时候,又干呕了起来。

    皇甫逸轩慌的不行,青鸾和朱篱也是吓了一跳,厨房管事的更别提,双腿哆嗦的差点站不稳,跪在地上。

    好在干呕一阵就过去了,没有呕吐出任何的东西来,即使是这样,皇甫逸轩也担心的不行,非要扶着她回屋去。

    孟倩幽苍白着脸色摆手:“没事,你叫个厨娘进来,我教给她如何做。”

    管事的赶忙颤着腿出去喊了最好的厨娘过来,在孟倩幽的指挥下,把两个菜都炒了出来。

    粥也熬好。

    皇甫逸轩扶着孟倩幽,青鸾和朱篱端着粥和菜回到了屋子里。

    吃过饭,在孟倩幽的强烈要求下,皇甫逸轩陪着她在院子里慢步走了一会儿,才又回了屋子里休息。

    天色已经晚了,整个王府里也寂静了下来。

    帮着孟倩幽脱掉厚重的喜服,正要帮她换上寻常睡觉是穿的亵裤,孟倩幽却伸出手,搂住他的脖颈,在他的耳边吹了一口热气,感觉到皇甫逸轩身子一僵,这才得逞的一笑,柔柔的说道:“逸轩,今天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你准备就这么睡下吗?”

    皇甫逸轩的喉结快速的上下滚动了几下,忍了又忍,才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母妃说了,前三个月不让我乱来。我”

    娇嫩的红唇吻在他的喉结上,他顿时忘了自己后面想要说什么。拼命的咽了几下口水,似享受又似痛苦的开口:“幽,幽儿,你”

    “这是我两辈子加起来第一个洞房花烛夜,我不想留有遗憾。”孟倩幽笑看着他的眼睛道。

    皇甫逸轩的自制力轰然倒塌,他一直不敢问她上一世的事,怕的就是知道她那边有亲人,有家庭,有孩子,有牵挂,现在她的话出口,他所有的顾忌都没有了,弯腰抱起她,将她小心地平放在床上,嘴唇压了下去。

    孟倩幽柔柔的回应。

    两人正吻的难分难解,皇甫逸轩想要下一步的动作时,院子里响起就急促的脚步声,同时齐王妃的声音也在院子里响起:“轩儿,母妃告诉你”

    随着话声,脚步声更近。

    皇甫逸轩慌忙放开了孟倩幽,拿起一边的薄被给她盖上,同时自己也起身站好。

    齐王妃走了进来,看到两人的样子,微微一愣,随即惊呼了一声:“轩儿,你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不是告诉你前三个月忌房事吗?”

    两人的脸迅速爆红,孟倩幽更是羞得恨不得钻到床底下去。皇甫逸轩倒还算镇静:“母妃,你想哪儿去了,幽儿说要休息,我刚帮她脱完了衣服。”

    齐王妃狐疑的看了他一眼,看他穿戴还算整齐,松了一口气,道:“轩儿,母妃知道难为你了,可为了幽儿肚子里的孩子着想,你还是忍忍吧。等幽儿生完孩子以后,随你们怎么折腾,母妃也不管。”

    皇甫逸轩乖乖的应声。

    齐王妃又絮絮叨叨的说了半天,直到说的两人恨不得当场给她立个字据,说今日绝不会洞房以后才满意的离去。

    听到她的脚步声出了院子,两人才同时松了一口气,皇甫逸轩更是无力的跌坐在床边,额头上的青筋都蹦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