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 二公子,有人找(二更)
    孟倩幽笑出声。

    皇甫逸轩看向她,也跟着无奈的笑起来。

    好一会儿,两人才止住了笑声,却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兴致。

    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爬上床,将孟倩幽搂在怀里,手放在了她的小腹上,来回的摩挲,心有不甘的恶狠狠的说道:“两个小兔崽子,现在就知道坏我的好事,等你们出来,我非得先打一顿屁股不可。”

    “你可舍不得。”孟倩幽笑道:“你不知道,刚出生的小孩粉粉嫩嫩的,特别可爱。召儿没出生的时候大哥也是这样说。可等一见了孩子,什么心思都没有了,恨不得时刻把他抱在怀里。”

    皇甫逸轩的手微顿了一下,继续在她的小腹上摩挲:“也不知道你肚子里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你希望是什么?”孟倩幽问。

    “最好是一男一女,哥哥为大,既可以保护妹妹,也可以早日撑起王府,到时候我就可以陪着你乡下常住,侍奉爹娘。女孩可以留在王府陪着母妃,也能了了母妃这一生没有女儿的遗憾。”

    孟倩幽笑出声:“你这算盘打得可是真好。”

    逸轩侧头亲了她一下,笑道:“不是我算盘打得好,而是我媳妇勇猛,一下子怀两个,这可是许多人都盼望不来的。”

    说着,唠着,抚摸着,渐渐的两人身体热了起来,心思也动了起来。

    侧头热切的盯着孟倩幽。

    在他如狼的眼神注视下,孟倩幽的脸渐渐红了起来。

    皇甫逸轩的心里更加的热切,嘴唇压了下去,轻柔而又热切的吻着。

    孟倩幽柔柔的回应。

    皇甫逸轩的手也没有闲着,脱光了两人的衣服,刚要进入下一步动作,院子里又传来了脚步声,齐王妃的声音再次响起:“轩儿,母妃还是不放心,今夜还是我陪着她睡吧。”

    不过这次没有直接进屋。

    接连两次被人齐王妃在关键时候打断,皇甫逸轩想死的心都有了,语气也有些不好:“母妃,我和幽儿都已经睡下了,您先回去吧。”

    “你们这不是还没有睡着吗?你现在起来,母妃等着。”

    皇甫逸轩已经不知该说什么了,自己的母妃平日里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怎么今天就一根筋的非得破坏他的洞房花烛夜呢。

    孟倩幽躲在被子里,笑的双肩不停的抖动。

    皇甫逸轩伸出手在她的身上惩罚似的轻拍了一下。偏偏夜里人静,齐王妃听见了这极其细微的一声响,当即就着急了,语气也有了些强硬:“轩儿,你快出来,要不然母妃就闯进去了。”

    好不容易才争取到今日留在自己的屋子里,皇甫逸轩哪能甘心答应了,扬声对着门外高声吩咐:“青鸾,去喊王爷过来。”

    青鸾应声而去。

    齐王妃一心记挂着孟倩幽肚子里的孩子,没有明白过来皇甫逸轩喊齐王爷过来是怎么回事,还在院子里奇怪的问:“轩儿,喊你父王过来做什么?”

    孟倩幽却立刻明白了他的企图,笑的更加的厉害。

    屋里没有回音,齐王妃有些着急了,催促:“轩儿,你衣服穿好了没有,快出来。”

    皇甫逸轩现在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自己当年的脑子肯定是抽了,为什么要跟着齐王爷回来,弄得现在来连个普通的人也不如,连个洞房花烛夜也一再被平日里知书达理、娴静聪慧的齐王妃打断。口中却慢应:“知道了,母妃,我现在就起床。”

    青鸾的动作很快,听说齐王妃现在在皇甫逸轩的院子里,齐王爷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儿便过来了这边,看到齐王妃在院子里不断地来回走动,还一直在催促皇甫逸轩,赶紧开口,想要劝她回去:“王妃”

    看到他,齐王妃的眼睛一亮,急声打断他的话:“王爷,您来了,轩儿这个孩子不听话,我喊了好几次了都没有从屋子里出来,急死我了。”

    她的话落,皇甫逸轩的声音也从屋子里传来:“父王,快把你媳妇弄走,再这样下去,儿子就要废了。”

    同是男人,齐王爷虽然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却轻咳了一声,回道:“幽儿现在身体特殊,你不要太过了。”

    皇甫逸轩撞墙的心思都有了,他到现在才发现,他的父王和母妃都是不着调的主,在儿子的大婚的日子,一个公公站在院子里说这种话也是这世上绝无仅有的了。

    齐王爷也知道自己说这样话不妥,说完了以后,便立即劝道:“王妃,不是说好了今日回去好好休息吗?”

    “幽儿这个样子,我哪里睡得着,还不如守着她心安。”

    “父王,您再不把您媳妇弄走,明日我就带着幽儿回南城,生完了孩子也不回来。”

    他的话落,齐王妃一愣,随即怒了,抬脚就往屋里走。

    齐王爷却听出了他的话不是开玩笑,上前,追上齐王妃,二话不说,直接从后面抱着她就往院子外走。

    齐王妃吓了一跳,等回过神来想要责备他的时候,却被齐王爷点了穴道,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青鸾和朱篱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皇甫毅早已经吓傻了,好一会儿,才咽了下口水,向青鸾和朱篱求证:“两位姐姐,刚才那是王爷和王妃没错吧?”

    两人愣愣的回头,愣愣的看向他,愣愣的点头。

    皇甫毅的嘴巴张的和鸡蛋一般大了,小跑了几步,追了出去,看着那两道背影消失在远处,还没有回过神来。

    皇甫逸轩的声音又从屋子里传出:“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下去休息吧。”

    三人这才回过神来,相互看了看,轻手轻脚退了下去。

    听见院子里没有动静了,孟倩幽笑出声来,皇甫逸轩转头看向他,眼里闪着危险的光,沉声问:“很好笑?”

    意识到了危险,孟倩幽止住笑意,忙摇头否认:“没有。”

    话是这样说,眼里却透出幸灾乐祸的味道。

    皇甫逸轩岂能不知道她的想法,双手使劲,将她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身上,道:“看我怎样惩罚你。”

    孟倩幽笑着低下头,想要吻住他的唇,安慰一下,谁知一阵恶心的感觉涌上来,急忙捂住嘴,直起身,对着皇甫逸轩直挥手,示意他放开自己。不料这一番动作大了一些,嘴里的东西全都涌了上来,再也忍不住,侧头,吐了出来。虽然没有全部吐在皇甫逸轩的身上,但他也没有幸免,被溅了一身。

    皇甫逸轩再次确定,自己是这个史上最悲催的人了,先是让自己的父王、母妃来捣乱,好不容易支走了他们,肚子里的这两个小家伙又来祸害他。

    不但把刚吃下去的东西吐了出来,就连胆汁都差不过快要吐完了,孟倩幽才感觉没那么难受了,连嘴也没有来的及擦,满脸歉意的道:“逸轩,对不”

    皇甫逸轩始终保持这一个动作,连动也没敢动,满脸的关心,柔声问:“好些了吗?”

    孟倩幽点了点头:“好些了,就是”

    “你去里面躺好,剩下的不用管,我自然会收拾。”

    孟倩幽再次点头,从他的身上下来,躺去了床里,重新拿过一床薄被盖好。

    皇甫逸轩这才动了一下有些发麻的身体,起床,穿上衣服,走到门边,打开门,吩咐:“收拾一下。”

    青鸾和朱篱以及皇甫毅三人听到了屋子里动静,知道这是孟倩幽又吐了,没敢去睡觉,一直后在院子里。听了皇甫逸轩的吩咐,青鸾和朱篱立刻走进屋子里。

    皇甫逸轩又吩咐:“毅儿,打水来,我一会儿要清洗一下。”

    皇甫毅应声,去了厨房。

    皇甫逸轩转身,走回床边,弯腰,把薄被连同孟倩幽一块抱了起来。

    青鸾和朱篱两人快速的把床单重新换好,并动作利落的打扫屋子来的污秽物。随后,又打开了窗子,散了一下屋中的味道。

    做完这一切,两人低头退了出去,半掩上门。

    把孟倩幽放回床上,柔声道:“你先躺着,我清洗干净再过来。”

    孟倩幽歉意的点头。

    拿过另外的薄被给她盖上后,又从箱子里拿出来自己的衣服。顺手把原来的薄被抱去了外面,将薄被扔在了院子里。

    自己去了净房。清洗干净,才回了屋子里。

    孟倩幽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听到他回来的动静,勉强睁开了眼,掀开薄被的一角,示意他躺进去。

    皇甫逸轩躺下,孟倩幽往他怀里靠了靠,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什么话也没说,便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听见她均匀的呼吸声,皇甫逸轩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这几天操办成亲的事,也是累了,没过多久,也睡着了。

    沉沉的睡了一觉,迷迷糊糊间听到了王府里有了动静,知道这是天要亮了,刚要睁开眼,一只小手却覆上了他的胸膛,伸手抓住,睁开眼,孟倩幽娇羞的笑脸出现在眼前,还未说话,嘴唇便被吻住了。一直隐忍的欲火也被挑了起来。

    变被动为主动,压在了孟倩幽的身上。在孟倩幽叮嘱声中总算完成了自己的洞房花烛夜。

    怕伤到她腹中的孩子,皇甫逸轩的动作一直是小心翼翼的,虽然最后也体验到了快感,却比以往的情事都累,满身是汗的侧躺在一边。把同样满身是汗、面色潮红的孟倩幽抱进了怀里,柔声问:“累了吗?天色还早,再睡一会儿吧。等天明以后再清洗身体。”

    昨夜原本是等着他回来的,可是困意袭来,怎么也睁不开眼,孟倩幽心里愧疚的不行。所以被外面的声音惊醒的她一睁开眼便做了这样大胆的举动,现在情事结束,身心都满足的同时有些疲累,点了点头,搂紧了他,再次沉沉的睡去。

    皇甫逸轩却再也睡不着了,盯着她酣睡的容颜出神。

    皇甫煜还是如往常一样早早的起来,龇牙咧嘴的收拾干净自己后,匆忙吃了一口早饭,坐上马车去了作坊。

    这一季的土豆下来了,堆满了作坊。早在孟倩幽还没有被找到之前,孟齐就决定把土豆作坊在开起来。所以,皇甫煜和小厮两人现在忙的很,每日一大早都会按时的来到作坊,一天也没有落下过。

    作坊的大门已经打开,工人们也三三两两的结伴往里走,看到皇甫煜从马车上下来,纷纷恭敬的给他打招呼。

    一一应过,先去平日里办公的屋子里,拿出了花名册,去了各个作坊点名。点完以后,又回了屋里,把昨天的账目重新核对了一遍,确认无误,才誊写在账本上,预备着孟齐几天一次的检查。

    小厮也让人赶着马车买菜回来了,吩咐人把卸下,进屋以后把手里的买食材的单子交给了皇甫煜。

    皇甫煜仔细算过后,写在了账本上。

    两人现在有了明确的分工,买食材和出货进货的事交给了小厮,而管理账目的事就交给了皇甫煜,这样一来,两人都能空出更多的时间来管理作坊。

    这一切都做好,两人才分别朝着各自的管理的作坊走去。

    一名巡城的兵士却匆匆的走进来,对皇甫煜道:“二公子,外面有人找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