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四章 从此相逢是路人 (一)
    皇甫煜皱眉,自从他来到这作坊以后,除了那几位侯爷家的公子来找过碴以外,再也没有人过来找过他,询问:“对方报了名字没有?”

    北城的大部分人都去城外干活了,城里一直没有什么事情发生,窦统领便命巡城的兵士候在作坊门口,严加盘查进出作坊的人,以防有人对作坊不利,所以来往作坊的人都是先要自报家门以后,得到允许才可以进入作坊里。听了皇甫煜的问话,兵士恭敬回道:“来人说是尚书家的小姐。”

    皇甫煜的眉头皱的更深,上次在将军府一见,林晗嫣的态度已经深深的刺激了他,他虽然有些二,但并不是傻,知道林夫人那番话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嫌弃他现在的身份,现在林晗嫣却又过来找他,不知何事。略一思索,吩咐:“去告诉林小姐,我现在的身份不配和她见面,请她以后不要再来了。”

    兵士惊诧的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应声,走了进去。

    皇甫煜如无事一般走进作坊里,看着工人么们干活。

    不一会儿兵士又重新走了进来,找到他:“二公子,那位小姐执意不肯离去,说有重要的事情要给你说。”

    林晗嫣平日里乘坐的马车奢华无比,此时堵在作坊门口,难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和猜测。皇甫煜无法,走出作坊。

    一辆马车停在作坊门口,几名丫鬟立在马车两边,看到皇甫煜出来,其中一名丫鬟福身行礼:“二公子”

    皇甫煜没有说话,径直走到马车边。

    丫鬟对着马车里恭声禀报:“小姐,二公子来了。”

    车帘未打开,林晗嫣的声音从严密的马车里传出来:“煜哥哥,可否有空,我们找个地方,嫣儿有话要对你说。”

    声音虽然一如既往的清脆,语气里却含着淡淡的忧愁。

    皇甫煜注意到了,却没有了以往的担心,淡淡道:“林小姐,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这作坊里忙的很,实在是没空和你喝茶聊天。”

    马车里没有了声音,好半晌林晗嫣略带委屈的声音才从里面传出来:“煜哥哥,您实在怪上次嫣儿对你的无礼吗?”

    “林小姐想多了,你是尚书府的嫡小姐,我是一个人,没有任何依靠,说不定哪天就被我大哥、大嫂赶出去的王府庶子,我们之间有这天差地别,我哪有资格生你的气。真的是作坊太忙了,我作为管事的,不能无缘无故的旷工,还请林小姐见谅。”

    林晗嫣的声音里有了哭意:“煜哥哥,我上次真不是故意的,我母亲现在对我管教的紧,我不和你说话,是为了你好,你要理解我的苦衷。”

    皇甫逸轩的声音里有着浓浓的嘲弄:“林小姐误会了,对于上次之事,我并没有放在心上。有什么话你还是直说吧。”

    马车里再次没有了声音。

    “林小姐如果无事,就请回吧,这里不是你这种身份该来的地方。”说完,毫不留恋的转身往作坊里走去。

    似乎听到了他的离去的脚步声,林晗嫣急切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来:“煜哥哥,我母亲要给我定亲了。”

    皇甫煜的脚步顿住,回头,语气没有任何的改变:“恭喜林小姐了。”

    仿佛没有料到他是这样的回答,林晗嫣的语气里有了惊慌:“煜哥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一直呵护我,我以为你对我”

    “林小姐!”皇甫煜加重了语气,“这里是大街上,相信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心里应该明白,我现在只想对你说一句,无论以前怎样,你我从此以后相逢是路人。你还是请回吧。”

    说完,再次转身,大步的走进作坊内。

    车内没有了声音。

    几名丫鬟和车夫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足足有一刻钟后,马车里还是没有任何声音,刚才给皇甫逸轩行礼的丫鬟,试探的小心的开口:“小姐,我们”

    就这一会儿的功夫,林晗嫣仿佛被抽干了精神,说出来的话也有气无力:“走吧”

    得了命令,车夫扬起马鞭,调转车头,朝着东城驶去。

    等马车走远,皇甫煜却从门后面转出身来,望着远去的马车,神情有些痛苦。

    小厮不动声色的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抿唇,想了一下,回了自己办公的屋子里,写下了一封信,趁着皇甫煜不注意,把信交给了门口守卫的一名兵士,让他送去了齐王府。

    孟倩幽是被饿醒的,睁开眼天光已大亮,身边也没有了皇甫逸轩的身影,眨眨迷蒙的眼睛,想要坐起身,却感觉身体疲累的厉害,这才想起早上的那一场情事,想到自己大胆的举动,感觉脸色烫的厉害。

    静静的躺在被窝里,等着脸上的潮红退去,才朝着外面喊道:“青鸾!”

    青鸾应声进来。

    “世子呢?”

    “世子去给主子熬粥了,主子是否要奴婢伺候您起来?”

    这些事以前从未让她们做过,孟倩幽摆手,“不用,你把我箱子里的衣服拿出来,我自己穿便可。”

    青鸾找出孟倩幽要穿的衣服,一一在床边放好。

    孟倩幽被子下面的身体什么也没穿,自然是不愿意让青鸾看到,吩咐:“你出去吧,我自己来。”

    青鸾没动:“世子吩咐了,等你起床后,一定要奴婢伺候您穿衣。”

    “不用了,我自己就行,你先出去,等我有需要的时候再喊你。”

    青鸾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走了出去。

    孟倩幽松了一口气,坐起身,刚要穿衣服,门又被打开,吓得孟倩幽敢接把薄被盖在了自己的身上:“我不是吩咐你”等看清是皇甫逸轩时,到嘴边的责备的话咽了回去。

    “醒了?”端着小米粥和小菜,皇甫逸轩走进来,笑着问。

    孟倩幽把薄被拉到了脖子边,笑看着他,开玩笑道:“什么时候起来的,我怎么没有觉察?”

    “天一亮就醒了,看你睡得很香,没有打扰你,去厨房熬了粥,饿了吗?”说着话,放下手里的托盘,走到床边,拿起放置的衣服,准备帮孟倩幽穿上。

    孟倩幽拒绝,“我自己来吧。”

    她身无寸缕,皇甫逸轩知道,也怕自己看到以后忍不住,所以也没有坚持,转身,走到门外,吩咐青鸾打水进来。

    水送进来,孟倩幽也穿好了衣服,下床,走到水盆边,清洗干净了自己,便迫不及待的坐下来吃饭:“我要饿死了,不知为什么会这样饿?”要知道前世训练的时候,一天一夜不吃饭也没有感觉饿的有这样难受。

    “娘说了,有了身子的人都是这样的。”皇甫逸轩道。

    孟倩幽已经端起碗来喝一口粥了,“真香,比娘做的还要好吃。”

    这句话让皇甫逸轩乐开了花,笑道:“好吃就多吃点,小厨房我已经让人收拾好了,随时我都可以给你做饭。”

    “嗯”孟倩幽满足的应了一声,又吃了几口粥。

    皇甫逸轩也坐下,给她夹了一些小菜放在小碟子里,门外响起青鸾的禀报声:“主子,有兵士送来了一封信,说是作坊管事的给您的。”

    孟倩幽吃饭的动作顿了一下,皇甫逸轩吩咐:“拿进来。”

    青鸾拿着一封信进来,交给了皇甫逸轩。

    “以后所有的事情都禀报与我,不许再告诉幽儿。”皇甫逸轩吩咐。

    青鸾应声,退了出去。

    “给那兵士一些赏钱。”孟倩幽咽下嘴里的粥以后,说道。

    青鸾再次应声,退了出去。

    打开,看清楚了信的内容,皇甫逸轩皱起眉头。

    “出什么事了?”孟倩幽问。

    “林晗嫣去作坊找煜儿了。”

    皇甫逸轩要不提,孟倩幽早就忘了还有这样一个人,闻言,问:“去作坊找煜儿,林府出了什么事吗?”

    皇甫逸轩摇头,“不清楚,信是小厮写来的,他离得太远,没有听清楚他们说什么。说是林小姐一直没有下马车,煜儿也只是给她说了几句话。”

    说完,朝着外面喊道:“周安!”

    周安在院子里应声:“世子!”

    “去打探一下,林府最近出了什么事情。”

    周安领命,快速而去。

    皇甫逸轩重新拿起筷子,给孟倩幽夹了几口小菜,看她吃的欢快,自己一脸满足。

    吃完饭,吩咐人把碗筷收拾下去,孟倩幽道:“当初让煜儿去作坊里,是为了让他锻炼一下。现在他已经能独挡一面了,也是时候让他接管府里的一些事务了。”

    “当初灭了贺章满门,皇伯父为了平息我和父王的怒火,把贺府所有的财产全部给了王府,当时我就让人做好了登记,为的就是等有一天交给煜儿,既然这样,等他晚上回来的时候,我便交给他,从明日起,不让他去作坊了,先把这些田产、铺子管理起来。”

    孟倩幽点头:“也好,你直接告诉他,这些都是应该属于他的财产。他打理好了,全是他的,打理不好,就赶他出去要饭。”

    皇甫逸轩失笑,伸手在她的鼻尖上点了一下:“你呀,明明是好心,却把自己说成恶人。”

    院子里传来青鸾的声音:“夫人,少夫人,二少奶奶,您们来了?”

    “幽儿醒了没有?”

    “醒了,刚吃过饭,世子陪她在屋里说话。”

    说话间几人已经来到了门口。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站起来,几人也进了屋。

    “娘,大嫂、二嫂”孟倩幽和皇甫逸轩同时笑着喊人。

    三人应过,孟氏道:“我早就想过来的,你大哥说你两人可能还未醒,说什么也不让我早点过来。”

    “我刚睡醒不久,逸轩做了早饭给我。”孟倩幽笑着道。

    孟氏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召儿张着手,朝着孟倩幽跑过来,胜儿也不甘落后的跟在后面:“姑姑!”

    孟倩幽笑着应声。

    孟氏赶紧拦住两人:“两个小祖宗,你们的姑姑现在可碰不得。”

    召儿已经六岁,被孟氏阻拦住,有些不解,仰着小脸问孟氏:“奶奶,姑姑为什么碰不得?”

    小小的胜儿却有些不愿意了,拼命的用手拨拉孟氏,奶声奶气的道:“姑姑,抱抱。”

    王嫣赶紧抱起他。

    孟氏给召儿解释:“因为姑姑的肚子里有了小娃娃。”

    召儿懂事的点头:“我知道了,以后我不会碰到姑姑的肚子。”

    见召儿点头,胜儿也有样学样的点头:“我也不会碰姑姑的肚子。”

    屋内的人全部被他逗笑。

    齐王妃刚进院子,就听到了屋子里的欢笑声,也没让青鸾禀报,加快了脚步,走了进来。

    众人忙要见礼,齐王妃摆手:“都是一家人,这些客套的事都免了。”

    召儿和胜儿礼貌了喊了“奶奶。”

    齐王妃高兴的不行,高声笑着应下。道:“以后呀,你们几位也甭走了,留在王府,让府里也热闹一些。”

    ------题外话------

    今天的二更要推迟了,应该会在早上6点前完成更新。对不起了大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