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六五章 大哥,你不要我了吗?(二更)
    孟氏笑应:“家里老人在,实在不方便留下,等幽儿三日回门以后,我肯定会在府里叨扰一段时间的。”

    “好好好,我正盼着呢,咱俩也好说说话。”

    孟氏几人在王府呆了一天,傍晚时分才坐着马车离去。

    在作坊里忙活了一天的皇甫煜也坐着马车回来了,先去自己的院子里清洗了一下,才探头探脑的来到了皇甫逸轩的院子里,从院门外,对着皇甫毅招手。

    皇甫毅走了出来。

    “我大哥在吗?”皇甫煜小声问。

    “在,世子现在寸步不离的守着世子妃。”

    皇甫煜苦恼的皱起眉头,好一会儿才壮士断腕般下定决心,走进院子里,大声道:“大哥,我可以进来看看我那侄儿,侄女吗?”

    屋里的皇甫逸轩黑了脸色。

    孟倩幽强忍着没有笑出来。

    青鸾和朱篱以及皇甫毅仿佛预料到了皇甫毅待会儿挨揍的情形,纷纷捂嘴偷笑。

    没有听到回音,皇甫煜并没有灰心,眼珠一转,换了一个说辞,再接再厉道:“大哥,我能进来看看大嫂吗?”

    皇甫逸轩的脸色更黑了。

    笑看了他一眼,孟倩幽扬声对外面回道:“我很好,不用二弟记挂了,你也忙了一天了,赶快回去休息一会儿吧。”

    皇甫煜愣住。

    皇甫逸轩的脸上却有了笑容。

    好一会儿皇甫煜才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小心翼翼的试探:“大哥,我可以进来看看你吗?”

    屋里传来孟倩幽的爆笑声。

    皇甫逸轩的声音也随之响起:“滚进来。”

    皇甫煜麻溜了应了一声,一个大步就“窜”进了屋里。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坐在屋内的软塌上,两人中间的炕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点心,孟倩幽面前则放着一个小碟,小碟里有几块切成小块的点心。

    皇甫煜走到两人面前,讨好的喊了:“大哥,大嫂。”

    皇甫逸轩没应声,孟倩幽笑应了一声,问:“今日作坊里如何?”

    “一切如常,我和安管事两人也命人把原来的土豆粉作坊打扫干净了,等招上来工人随时都可以开工。”

    听孟齐说起过要重新开土豆作坊的事,孟倩幽点头:“这几日忙着我和你大哥成亲的事,实在是腾不开功夫,等过一段时间再说吧。”

    皇甫煜应着声,眼睛朝着她的肚子瞄了两眼。

    皇甫逸轩看在了眼里,气黑了脸,暗自心想,看来昨天晚上的教训还不够,今日又过来明目张胆的看他媳妇的肚子。想到此处,站了起来。

    皇甫煜吓得立刻后退了一步,摆开防卫的姿势:“大、大哥,你、你要做什么?”

    皇甫逸轩没理他,走到自己的床边,打开床头的一个大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箱子,转身放在了屋内的另一张桌子上,坐在凳子上,命令皇甫煜:“过来坐下。”

    皇甫煜眼睛盯视着他,战战兢兢的在桌子另一边坐下。

    皇甫逸轩打开箱子,先拿出几张纸,放在他面前,然后又把小箱子也推到他面前:“核对一下,数目对吗?”

    拿过纸张,打开一看,上面登记的是一些田产地铺,还有银票的数量,以及一些金银珠宝的数量,更让人起疑的是,这上面还有一些皇家赏赐的东西。

    皇甫煜的心里涌起了不好的预感,手也抖了起来:“大、大哥”

    “帮我核对一下。”皇甫逸轩给他吃了颗定心丸。

    不是自己想的那样,皇甫煜放下心来,认真核对起了账目。

    这一年多,每日都在作坊里做核对账目的是,孟齐也把孟倩幽交给他的速算交给了他,皇甫煜核对起来很快,没用一刻钟的时间就核对好了,高兴的把手里的纸张交还给皇甫逸轩:“大哥,没有出入,数目一样。”

    皇甫逸轩没接。

    皇甫煜的笑容退了下去,那股不好的感觉再次涌了上来。

    果然,皇甫逸轩开了口,却字字句句让他胆战心惊:“这是贺府的财物,既然核对无误,今日就交给你了,这里面的所有东西以后就是你的。”

    当时葬了贺章一家人之后,皇甫煜再回贺府,看到禁卫军在往外一箱箱的抬东西,便没有过多理会,转身回了家,没想到这些财物却在皇甫逸轩这里。而今天皇甫逸轩却全部给了他。要知道贺章做丞相多年,置办的家产不计其数,在加上宫中的赏赐,差不多能抵半个国库了。

    似是了解他心里的疑惑,皇甫逸轩又给他解释的一遍,“当时皇伯父是把这些财物补偿给我们王府的,我没有让入府中的账目,留了下来,目的就是有朝一日交给你。”

    困难的咽了下口水,皇甫逸轩的眼里有了晶莹,拿着纸张的手用力,都快要把这几张纸捏出窟窿了,才怯生生的问:“大哥,你不要我了吗?”

    看他可怜巴巴,一副快要被人遗弃的样子,孟倩幽笑出声。

    皇甫逸轩伸出手,朝着他的脑袋打了一下,打的他的头差点都要磕到桌子上了:“想的美,以后大哥手里的产业还要交给你打理呢,你走了,谁帮我。”

    眼里的晶莹退去,双眼变得晶亮有光,手里的力道也泄了下去,脸上露出笑容:“真的,大哥没有骗我?”

    “你大哥骗你做什么。不光如此,等你的侄儿侄女出生了,还要你帮着看着长大呢。”孟倩幽笑着补充了一句。

    皇甫煜高兴的连连点头:“这个好,我愿意做,到时我带着他们去骑马兜风。”

    皇甫逸轩的脸色又黑了下来,皇甫逸轩却高兴的手舞足蹈,幻想着带着两个白白胖胖的小包子去骑马的情景。

    他还没有回过神来,孟倩幽又问了一句:“今日作坊里可发生了什么事情?”

    皇甫煜一愣,皱起眉头,有些吃惊的问:“大嫂,大哥刚才已经问过这个问题了,你不会是有了身子以后变傻了吧。”

    “砰!”皇甫煜屁股下的椅子飞了出去,人跟着跌坐在地上。疼的他“嗷”的一声就叫了出来。

    院子里的三人听到动静,都伸长的脖子,想要看看屋里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可惜,门窗紧关,他们什么也看不到,只能从声音里判断皇甫逸轩又挨了怎样的揍。

    “记住,幽儿是你的大嫂,是我疼在心坎里的人,你以后要是还敢这样对她说话,小心我将你吊在府里的大树上。”

    皇甫逸轩冷声警告。

    皇甫煜瘪了瘪嘴,刚要诉苦,却在听到皇甫逸轩的这几句话时,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看了孟倩幽一眼,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的回道:“知道了,大哥。”

    “起来,坐好,告诉你大嫂今日作坊里发生了什么事。”

    呲牙咧嘴的站起来,放好椅子,做好,道:“大嫂,今日作坊里没有发生什么事,一切如常。”

    “你确定?”孟倩幽反问。

    皇甫煜有些愣怔,而后又有些着急:“大嫂,我说的是真的,千真万确,作坊里没有发生什么事。”

    “你呢,你今日遇到什么事没有?”

    “我也没有遇到什么事,一切太平的”说到这里,想起林晗嫣去找自己的事,猛然拍了一下脑门,恍然道:“今日尚书府小姐坐着马车去找我,我没有应她。”

    “她找你何事?”孟倩幽接着问。

    皇甫煜的神情有一瞬间的落寞,很快消失不见:“说是要定亲了,可能是找我说说话,我没有应她。”

    和皇甫逸轩对望了一眼,没有说话。

    皇甫煜也有些沉默不语。

    屋外的三人竖起了耳朵也没有听到屋内皇甫煜挨揍的动静,有些失望。

    好一会儿孟倩幽的声音才又响起:“煜儿,大嫂问你件事,你要如实的回答我。”

    皇甫煜落寞的神情退去,换了一副笑脸:“大嫂,你问,我肯定会如实回答你。”

    “你对林小姐是怎样的感觉?”

    没有想到她会这样问,皇甫煜明显的一愣,张了张嘴,好一会儿才苦笑了一下:“大嫂,我配不上林小姐的。”

    “配上配不上不是你说了算的,如果你想要娶林小姐为妻,过几日我和你大哥就厚着脸皮上门提亲去。”

    “万万不可,”皇甫煜吓得摆手:“您和大哥身份尊贵,怎么能做出亲自上门求亲的事。”

    “身份再尊贵,也不如你的亲事重要,为了你以后的生活,大哥、大嫂愿意舍这个脸面。”

    “不用,不用,真的不用,我现在已经没了那份心思,大嫂还是不要过于操心我的事,养好肚子里的孩子就好。”皇甫煜急声道。

    “从你去清溪镇开始,我就知道你对林小姐的情感不一般,可那是她和你大哥定有亲事,你们自然不合适在一起,可现在她和你大哥的亲事解除了,你怎么又没有了那份心思了呢?”

    皇甫煜嘴角微撇,自嘲一笑:“她是尚书府嫡女,我是王府庶子,我配不上她。”

    皱眉,孟倩幽的声音里有了厉色,问:“这话是她对你说的?”

    皇甫煜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

    “何时?”皇甫逸轩开了口,声音沉沉的。

    皇甫煜也没有隐瞒,把那日在褚文杰家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听完,皇甫逸轩凝眉,孟倩幽却开口:“我和林小姐虽然没有见过几次面,但是我看的出来,她不是那种爱慕虚荣的人,你不如找个时间约她出来好好的说一说,看她是如何的想法。”

    皇甫煜拒绝:“多谢大嫂,不用了,我心意已决,从今以后,不想再给她有什么牵扯了。”

    “你确定?”

    皇甫煜点头。

    看了皇甫逸轩一眼,孟倩幽道:“好,既然如此,我和你大哥从明日起就开始给你张罗媳妇了。你有什么要求?”

    皇甫煜微微愣怔了下,随即笑道:“多谢大嫂,我的要求不多,只要长得漂亮,性格温驯就可”说到这,搬着椅子后退了几步,离皇甫逸轩远了一些,才接着说道:“我可不想向大哥一样,天天受气。”说完,还捂着嘴,眼睛滴溜溜来回看着两人偷笑。

    皇甫逸轩被气乐了,伸脚想踹他,却没有踹到。

    皇甫煜得意的挑眉。

    孟倩幽的声音响起:“相公,你可以用内力将他的椅子震碎的。”

    皇甫煜脸上的表情僵住,“大嫂,不带你这样的,我可是你唯一的小叔子。”

    孟倩幽点头:“我知道,然后呢”

    皇甫煜一脸呆滞:“然后,什么然后?”

    “知道在我这里小叔子是用来做什么的?”

    心里再次涌起了不好的预感,咽了下口水,紧张的问:“做什么的?”

    “是用来欺负的,只要以后我心情不好了,绝对会把你抓来折磨一番才解气。”

    利落的起身,麻溜的往外跑,边跑边喊:“我要和你们断绝关系。”

    看他如一阵风一般从屋里出来,院子里的三人傻了眼。

    屋里却传出了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的欢快的笑声。

    ------题外话------

    推荐好友李不言新文总统谋妻:婚不由你

    一句话简介;

    我陆景行这辈子只护沈清一人

    动我可以,动我老婆,你试试看

    他、m国太子爷,军区最年轻少将,权势滔天手段狠辣、其阴孑的手法让人闻风丧胆,人称行走的阎王爷。

    她、行业内最值钱的企业规划师,江城首富之女,任何濒危企业,都能用芊芊玉指出一条康庄大道。

    两个本是毫无交集的人,却阴差阳错阳台一夜风流。

    她怒;“你这是强奸,我要去告你,让你把牢底坐穿。”

    他轻点烟灰,嘲讽道;“警察局大门朝哪边开你知不知道?”

    第二日、满城风雨,m国太子爷与某某女在阳台一夜风流。

    第三日,他出现在她面前,拿着结婚报告,将她带进民政局,此后、世人都尊称她一声陆夫人。我陆景行这辈子谋得再多也就谋一个沈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