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六六章 三日回门(一更)
    很快到了第三日,两人回门的日子。

    一大早,皇甫逸轩就醒了,唯恐惊扰了孟倩幽,动作很轻的起床,走到外面,先是吩咐周安把管家叫来,然后走进小厨房,开始熬粥,做饭。

    所有人的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一点大的声响都没有。

    管家随着周安过来,也是轻手轻脚,走到厨房门口,张嘴恭敬的喊道:“世子。”

    示意他走进去,皇甫逸轩小声问:“回门的东西准备的如何了?”

    想着他是问这样的事,管家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单子,恭敬递到他面前:“这是礼品单子,您看一下,如果还需要添置什么东西,老奴这就去办。”

    接过单子,快速看了一遍,满意的点头:“去准备好,等世子妃吃过饭以后我们就出发。”

    管家恭敬应声,轻手轻脚的退出了院子。

    许是闻到了饭香味,皇甫逸轩把早饭做好了,孟倩幽也醒过来了。

    听到屋内的动静,制止了青鸾要进去伺候的动作,皇甫逸轩端着饭菜走进屋内。

    孟倩幽快速的穿戴好,洗漱完了以后,开始吃饭。

    皇甫逸轩依然是一脸满足的看着她。

    吃过早饭,两人收拾好,去了齐王妃的院子里和齐王妃说了一声后,带着准备好的礼品,坐着马车来到南城。

    孟氏和孙茜已经在大门口等着了,看到马车过来,没等停下,就高兴的迎了上去。

    孟倩幽被皇甫逸轩扶着下了马车,看到孟氏,犹如每次回家一样的撒娇的走到她身边,亲热的抱着孟氏的一条胳膊:“娘,我回来了。”

    “慢点,慢点,”孟氏却把注意力放在她的肚子上,看她动作麻利,吓得急忙阻止她:“你这刚有身子,坐胎还不稳,千万别有这么大的动作。”

    “娘,我没事的,我这皮实着呢。”孟倩幽笑道。

    孟氏瞪了她一眼:“别忘了你和逸轩是为了什么拖了这么久才成亲的,你若是不小心一点,万一再有个什么事,后悔都来不及。”

    脑子犯轴出走八个月的事,一直是孟倩幽觉得做的最不好意思和最对不起逸轩和家人的事。现在听孟氏提起,急忙转了语气,满是讨好:“娘,我知道了,以后连走路我都轻轻的,绝不会迈大步。”

    孟氏这才满意了,几人一起走进院内。

    孟二银和孟贤、孟齐迎了出来,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一一喊过人后,去了孟中举夫妇的院子里。

    两人早就翘首以待了,孟倩幽刚走进屋里,老孟氏就对着她招手:“幽儿,到奶奶身边来,让奶奶看看,瘦了没有。”

    放开孟氏,走到老孟氏身边,亲热的喊了一声“奶奶”,坐到了她的身边。

    老孟氏高兴的应声:“你娘回来一说你有身子了,奶奶高兴的不行,要不是身份不合适,奶奶早就去王府里看你了。”

    “奶奶,没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您要是想去,随时都可以去王府。”

    老孟氏笑着拍了拍她的手:“奶奶呀,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看到大官腿就发软。更何况王爷那么大的官,奶奶就更不敢去了。”

    众人被她这番逗笑。

    孟倩幽笑着说道:“奶奶,逸轩也是大官,怎么不见你害怕呢。”

    “那不一样,逸轩是我孙子,我怎么会害怕。”

    “那不就好说了,您就当是去自己的亲孙子家,有什么害怕的。”

    老孟氏笑着摆手:“你别绕奶奶了,奶奶还没有老糊涂,不会是上当的,我可不敢那样想。”

    众人又是一番大笑。

    皇甫逸轩吩咐周安把给孟中举夫妇准备的礼品拿了进来,亲手交给两人。

    老两口欢喜的不行。

    众人说了一会儿话,孟中举道:“你们今日回门以后,也没有什么事了,我和你奶奶商议了一下,准备这两日就回去了。”

    “不行!”孟倩幽头一个反对。

    “不行!”皇甫逸轩也紧跟着说出口。

    对看了一眼,孟倩幽道:“爷爷、奶奶来了以后,只顾着忙我成亲的事了,连京城里都没有好好逛逛,现在正好,我也无事可做,和逸轩一起陪您二老到处看看。”

    “不行,不行!”老孟氏急忙摆手拒绝:“京城里都是贵人,听说要是不小心冲撞到他们,会掉脑袋的,奶奶可不去。”

    孟倩幽失笑,

    孟中举也开口:“能来到我梦寐以求的京城,爷爷就满足了。至于逛京城,就不逛了。”

    “既然是您梦寐以求的地方,您就更应该到处看看了,而且,咱们家在城外还有一处大庄子,非常的华丽,比咱们的村子还要大,您就不想去看看吗?”

    老孟氏顿时瞪大了眼睛,惊讶的问:“比咱们的村子还大?”

    “嗯!”孟倩幽点头。

    “那奶奶倒真的想去看看。”老孟氏道,说完,期待的看着孟中举。

    孟中举依然有些顾虑。

    皇甫逸轩加了一把火:“爷爷,明日我就进宫去找皇伯父,让杰儿和清儿去国子监上学,您不留下来,等着他们入了学以后再走吗?”

    能进国子监,对于乡下人来说,那是可望不可及的事情,也是天大的荣耀,闻言孟中举有些激动,立时期盼胜过了顾虑,点头,应下来:“好,我等着杰儿和清儿入了国子监再走。”

    众人闻言都松了一口气。

    孟中举昨夜就对众人说了,他这几天就回乡下的事,众人就有些不同意,来时比较匆忙,来了以后忙着孟倩幽的成亲的事,这几天操劳的很,两位老人也跟着操心了不少,没有什么时间休息,他们希望老人呆个十天半月,休息好了以后再回家,可两人执意不肯,众人正发愁呢。这下好了,两位老人可以踏踏实实的住下了。

    召儿,宏儿和胜儿以及孟杰、孟清听说孟倩幽回来了,都高兴的不行,欢喜的等在了孟中举夫妇居住的院子门口,看到她从里面出来,都高兴的朝她围了过去,有叫姐姐的,有叫姑姑的,好不热闹。

    孟氏等人高兴的看着这一幕。

    皇甫逸轩吩咐周安把给孩子们准备的礼物拿过来,一一分给他们。

    召儿,宏儿和胜儿得了礼物,高兴的不行,左看右摆,爱不释手。

    皇甫逸轩对孟杰和孟清招手,两人走到他面前,高兴的喊:“逸轩哥。”

    皇甫逸轩点头:“我给爷爷说好了,这几日就安排你们进国子监。不过,在入学之前有一个考核,你们用心准备一下,我不好听的话给你们说在前面,如果考核不过,我可是不去给你们求人的。”

    两人高兴的差点蹦起来,尤其是孟清,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似的一直问:“真的吗?逸轩哥,我们真的能去国子监上学吗?”

    皇甫逸轩没有松口,道:“考核过了以后能。”

    孟清拍着胸脯保证:“你放心吧,我们哥俩一定能行。”随后又问:“我听说国子监里有好多科目,到时我是不是可以随便选择。”

    “课业还是第一的,至于其他的,感兴趣的你也可以学。”

    “太好了,”孟清一蹦老高:“我要学骑射,我要学武。”

    孟杰只是安静的站在原地抿嘴笑。

    回门的女儿是要住在娘家的,欢欢喜喜的在孟家呆了一天后,吃过晚饭,皇甫逸轩却犯了愁:“不知道孟氏会不会像自己的母妃一样,非得让自己和幽儿分开住。”

    一直陪着他说话的孟贤看出了他的心事,起身,走到他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放下吧,有爹在,娘不会打扰你们的。”

    果然,一直到很晚,孟氏也没有提出让两人分开睡的事,皇甫逸轩高兴的不行,借口孟倩幽乏了,扶着她回了以前他住的院子里。

    看他坐在屋里,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模样,孟倩幽失笑。

    一夜无事。

    第二日吃过早饭,孟二银父子三人赶着马车,在文彪的带领下,带着孟中举夫妇在京城里到处看看。

    周安按照皇甫逸轩的吩咐,带着二十名精卫跟着一边保护。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则回了王府。孟氏原本也想跟着的,可是又觉的不合适,便舍弃了这个念头。

    两人一天一夜没在家,齐王妃老感觉心里放心不下,早早的就在王府门口等着,看孟倩幽无事,紧提的心才放了下去,为了掩饰自己的担心,开口问:“幽儿,你娘怎么没有一起过来?”

    “娘说不合适,便没有过来。”孟倩幽笑着回道。

    “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这是来女儿家,又不是去往别处。”

    看齐王妃等在门口,知道她这是担心孟倩幽了,看来今天自己又是不能和幽儿单独在一起了,皇甫逸轩索性开口道:“母妃,我今日有空要去宫中一趟,幽儿就交给你了。”

    齐王妃巴不得他整日不着家,把孟倩幽让给自己照顾了,闻言赶快挥手:“去吧,去吧,有什么事你尽管去忙,母妃会把幽儿照顾得好好的。”

    看她迫不及待要赶自己走的样子,皇甫逸轩张了张嘴,想要抗议,却在看到孟倩幽失笑的表情是咽了回去,转身,上了马车,吩咐车夫去东宫。

    这近一年来,皇甫巽要累死了,有好多事情以前都是皇甫逸轩处理的,他只要做甩手大掌柜的就可以了,可是孟倩幽失踪了八个月,这个家伙连府门都没有出,更别说替他处理公务了。有好几次,他实在是处理不过来了,偷偷的跑去王府找他,让他帮助自己,谁知道这个腹黑的东西,二话不说,一点情面都不留的让精卫把自己扔出府来,弄得他郁闷无比,却又不敢再去招惹他。

    要知道这个家伙整的发起火来可是很吓人的。两年前他只是无意中提了一句孟倩幽是个乡下丫头配不上他,这个不是人的东西就在东宫里,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他打的满院子狼狈逃窜。

    所以听到宫人禀报,他过来找自己,皇甫巽立刻就猜出他是有事过来找自己帮忙,于是挺直了胸背,拿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吩咐宫人:“让世子进来。”

    皇甫逸轩走进来,看到他的姿态,就知道他想要做什么,连礼也没有行,直接坐到椅子上,道:“帮我个忙。”

    皇甫巽的得意的笑容僵住,高高在上的姿态没有了,赌气说道:“不帮。”

    皇甫逸轩也不跟他废话,干净利索的起身,没有一丝犹豫的往外走。

    皇甫巽傻眼了,急声道:“你站住!”

    皇甫逸轩脚步未停,眼看就要走到了门口了,皇甫巽情急之下拿起手边的一个茶杯盖就对着他的后脑勺砸了过去:“我说了,让你站住!”

    听到了耳后的风声,皇甫逸轩头部一动,轻松的躲过了杯盖。

    杯盖砸在门上,然后掉落在地上,碎成几片。

    ------题外话------

    老娘发烧,三十九度,吓得手脚都麻了,今日的二更可能还要晚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