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六八章 奇葩理由(二更)
    皇甫逸轩站定身体,回头望着他。

    看着满地的碎片,皇甫巽愣住,随即道:“是你惹我的,我让你站住。”

    皇甫逸轩面色阴沉,直愣愣的朝着他走来。

    皇甫巽吓得从椅子上站起来,警惕的问:“你要做什么?”

    走到半路,皇甫逸轩突然拐了一个弯,坐在了刚才坐的椅子上,沉着声音开口:“我的两个弟弟要来国子监上学,你帮着弄进去。”

    看他的动作,皇甫巽松了一口气,也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梗着脖子开口:“我为什么要帮你?”

    皇甫逸轩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皇甫巽立刻不服的瞪了回去:“你看我做什么,告诉你,我不帮,不帮,就是不帮。”

    “你确定?”皇甫逸轩沉着声音问。

    “你管我确定不确定,我就是不帮。”皇甫巽依旧死鸭子嘴硬。

    “条件!”皇甫逸轩简短开口。

    皇甫巽心里一喜,面上也没有露出来,道:“这才对嘛,我好歹是太子,你总不能让我白帮忙”

    “条件!”皇甫逸轩再次开口,声音里已有了不耐烦。

    “你看看,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你大哥,是东宫太子,你进门以后不但不对我行礼,说话的语气也不善,一点情面也不给我。”皇甫巽不满的嚷道。

    皇甫逸轩皱起了眉头,深深看了他一眼,“你想让我喊你”太子?“”

    皇甫巽一愣,随即意识到了自己说的是什么,慌忙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条件!”皇甫逸轩第三次开口。

    知道已到了他隐忍的边缘,再说下去这个家伙就要真的恼了,偷偷咽了下口水,皇甫巽道:“也没有什么条件,只是父王现在交给我的差事太多了,想让你帮我做几件。”

    “没空。”干净利索的拒绝。

    “你怎么会没空,弟妹也找回来了,你这亲也成了,难道不应该过来帮我了吗?”

    “我媳妇怀孕了,我要照顾她。”皇甫逸轩脸不红,心不跳,神色淡然的开口。

    皇甫巽张着嘴愣愣的看着他,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皇甫逸轩也没说话,神色淡然的看着他。

    好一会儿,皇甫巽从椅子上弹跳起来,不置信的走到他面前,盯着他的眼睛问:“你刚才说什么?”

    皇甫逸轩耐心的重复了一遍:“我媳妇怀孕了,我要照顾他。”

    自己没有听错,他真的是这样说的。皇甫巽伸手指着他,“你,你,你”

    皇甫逸轩皱起眉头,轻轻的拨开他的手:“三日后,我领着他们去国子监,你先帮着打理好一切。”

    皇甫巽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怎么这么没出息。哪个女人不会怀孕,这有什么好照顾的。再说了,府里的人一大堆,还用的着你照顾?”

    “幽儿只吃我做的粥,别人做的她吃不下。所以,我必须寸步不离的照顾她。”

    皇甫巽的声音里更加的不满:“一个女人而已,天下多的是,你想要多少?什么样的?大哥都能给你找来。你何必这样委屈了自己,要知道你是王府世子,是尊贵的人,怎么可以为了一个女人做到如此?你太不像话了。这要是传出去,还不让天下人笑死你。”

    “大哥,”皇甫逸轩的语气了有了怒意,声音里也沉了很多,“幽儿是我心仪的女人,是我孩子的娘,她对于我来说,是全部,是唯一。”

    皇甫巽有些气急败坏:“你疯了?这对你以后的仕途是没有好处的。要知道,男子汉大丈夫,应以为朝堂效力为己任,而不是整日里儿女情长。”

    说完,犹不解气,怒气冲冲道:“你说的那两个弟弟也是她的吧,这个忙我不帮,你自己去想办法吧。”

    “好,”皇甫逸轩站起身,神色依旧一片淡然,无悲无喜:“今日打扰大哥了。”

    说完,转身往外走。

    见他真的掉头走了,皇甫巽心里的怒火压不下去,身形快速移动,对着他的后面攻了过去,嘴里道:“今日想不明白,你就别出府了。”

    感觉到了身后的掌风,皇甫逸轩身形也快速移动,堪堪避过他这一掌,随后转身,对着他也攻了过来。

    两人过招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东宫里的人都已经习以为常了,一开始没人理会,各干各的活计,一会儿后便感到有些不对劲,两人完全没有不是平时切磋的那个样子,一来一往,招招里都带着杀机。

    东宫的暗卫吓坏了,他们跟在皇甫巽身边多时,知道皇甫逸轩的武功要略高太子一筹,要是让太子在宫里受了伤,他们这些人的脑袋都保不住了。纷纷从暗处跃了出来,准备伺机帮助皇甫巽。

    感觉了他们的靠近,皇甫巽高声吩咐:“都滚一边去,我今日要亲手教训这个胸无大志的家伙。”

    暗卫们面面相觑,正准备要退下去,皇甫逸轩却趁着皇甫巽说话分神的功夫,一脚将他踹飞了出去。

    宫人们吓得失声尖叫。

    皇甫巽在半空中调整了一下身形,才堪堪的落在地上,却也不由自主的倒退了几步。立刻大声呵斥:“都闭嘴,在敢乱喊乱叫,一律杖毙。”

    院子里立刻没有了声音。

    看皇甫逸轩面色不改,皇甫巽哼了一声,不服的说道:“你个卑鄙小人,偷袭我,这次不算,再来。”说完,又攻了上去。

    一刻钟后,皇甫巽再次以一个弧线飞了出去,这次没有了上次的幸运,重重的跌在了地上,发出好大一声响。

    所有宫人吓得紧紧捂住自己的嘴,不敢发出半丝声音。

    “还来吗?”皇甫逸轩沉声问。

    这一下摔得不轻,可以说,皇甫巽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摔得这么重过,疼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皇甫逸轩也不着急,修长身姿立在原处,等着他的回答。

    有宫人试探上前,想要扶起他,却被皇甫巽一眼瞪的不敢乱动。

    好半晌,皇甫巽才不满的对着皇甫逸轩嚷道:“我好歹是你的大哥,你不但下手这样重,还不过来扶我一把。”

    “大哥有过先例,小弟吃过亏,所以才不敢上前搀扶。”皇甫逸轩淡淡回道。

    皇甫巽被噎住,想起几年前,也有过这样一个场景。自己当时也是被他打倒在地,那时候这个家伙还没有这么精明,好心的过来扶自己起来,自己却趁机把他踹到了水池里去了。想到此处,笑出声来:“你呀,永远不改你这个臭脾气,也不知道让着我,好歹我是太子,你总该”

    伸出手,掏了掏自己的耳朵,皇甫逸轩道:“换个说辞,我的耳朵听出茧子来了。”

    皇甫巽被气笑,伸出手,笑骂:“还不赶快滚过来扶我,我要疼死了。”

    皇甫逸轩站在原地瞅了他半晌,似乎是思量他说的话是真是假。

    皇甫巽再次笑骂:“快点,再不过来,我就不答应帮你了。”

    皇甫逸轩这才走了过来,弯腰扶起他。

    也不知是真痛,还是装的,皇甫巽呲牙咧嘴,面色痛苦的站起来。还没有说话,皇甫逸轩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这苦肉计对我没用。大哥还是别用了。”

    皇甫巽愣了一下,随即咬牙切齿的问:“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吗?”

    “知道,大哥想掐死我。”皇甫逸轩淡然回道。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差点气死皇甫巽的话:“大哥还是不要想了,你不会实现的。”

    皇甫巽气得把牙齿咬的咯咯响,竟然孩子气的抬起脚,重重的踩在皇甫逸轩的脚上:“我掐不死你,我踩死你总可以了吧。”

    皇甫逸轩只是微皱了下眉头,一副教训孩子的口吻:“大哥,你是太子,做这样幼稚的事会被天下人耻笑的。”

    皇甫巽气得差点吐出血来。

    旁边的宫人们差点爆笑出来,皇甫巽冷冷的一个眼神扫过去,全部吓得低下了头,忙活自己手中活计。

    皇甫巽的冷声也随之响起:“今日的事情要是传了出去,所有人,杖毙!”

    宫人们全部齐刷刷的打了一个冷颤,身子低的更低了。不由得都想起了宫里的管事太监说的一件事。据说是太子刚搬到东宫的时候,就对宫里的所有宫女和太监道:“不管你们是谁的人,进了东宫以后都要本本分分,老老实实的,东宫里发生的任何事都不要传出去,如果有人管不住自己的嘴,泄露了出去,那以后你们所有人都不要说话了。”

    那时的太子还没有大婚,平日里对什么人都是和颜悦色,在这以前也很少惩罚过宫人。听了他话后,宫人们虽然害怕,但是抵不住诱惑,有一个贺贵妃的安插进来的太监把太子在宫里饮了两天酒,酩酊大醉的事禀报了她。贺贵妃当晚就给皇上吹了耳边风,皇上大怒,派人来查看,看太子那时还没醒,一怒之下,要废了他的太子之位,最后在太后和皇后的求情下,才消了怒气,但命他在府里闭门思过一个月。

    太子听后,没有任何表情,老老实实的在宫里呆了一个月,直到解禁的的第一天才把所有的宫人召集在了一起,沉着声音道;“看来你们是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话落,挥手,暗卫从天而降,当着众人的面拔掉了那名太监的舌头,而后,眼睁睁的看着他痛苦死去。

    而就在众人吓得浑身发抖的时候,太子又冷声命令:“一天五个。”

    众人惊愣住,不知他说的是什么,第二天明白了,原来是每日里拔五名宫人的舌头,那血腥的场面,直到现在管事太监说起来还瑟瑟发抖。

    所以从那以后,东宫了新换的这一批宫人,再也没人敢对外多说一句话,这也是皇甫逸轩和皇甫巽这么多年明着不合,私下里要好,经常切磋武艺的事情就连皇上和皇后也不知道的原因。

    扶着皇甫巽走进屋内,皇甫逸轩道:“我那两个弟弟非常聪明,一个已经考中了童生。另一个也是一点就通,可是他志不在书本上,想要习武,以后肯定都会是朝廷里的栋梁之才。”

    他的话刚说完,皇甫巽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笑看了他一眼:“我是不是该谢谢你为我着想?”

    “不用,我培养他们也是有私心的,等他们可以为朝廷挑大梁了,我就可以带着幽儿回乡下去过安稳的日子了。”

    “想的美。”皇甫巽笑骂了他一句:“没有我的允许,你哪里也不能去,留下来好好帮我。”

    皇甫逸轩皱起了眉头,异常认真的看着皇甫巽,一本正紧,面色严肃的问:“大哥,我要是现在杀了你还来不来的及?”

    皇甫巽伸出腿,狠狠的踹了他一脚:“给我滚,别让我再看到你。”

    皇甫逸轩麻溜的往外走,“这可是你说的,别没事总找我。”

    ------题外话------

    推荐友文穿越之夫贵妻娇穿越而来的顾明妤从来面对恶毒继母,狠心姐妹,刁蛮公主和虚伪皇子表示能够游刃有余的应付,毕竟他有霸气祖母,精明父亲,腹黑哥哥和巨额财富,只是面对她那个未来夫君的时候明妤怎么都淡然不起来。某人:最喜欢看她从一下子变惊慌的样子,蠢萌可爱的令人欲罢不能,回味无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