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零章 连番责问(一更)
    齐王爷接到旨意以后,整了整衣冠,随着传旨太监来到了御书房。

    天色已晚,御书房内灯火通明,一走进去,齐王爷就看清了皇上那张黑的几乎能滴出水来的脸。心里明白,面上却装作没看到,恭敬的给皇上行了礼后,什么话也没说,立在一边。

    皇上更加的生气,把面前的书案拍得“啪啪”响:“皇家的脸面都要让你给丢尽了,堂堂一个齐王府,竟然做出这样荒唐的事情来。”

    齐王爷不语,一副什么都不关我事的模样。

    皇上气得头顶都要冒出烟来了,“你这幅样子是什么意思,难道朕说的不对吗?”

    齐王爷终于开口,却差点把皇上气得背过气去:“皇兄,这一切都是我儿媳妇的主意,我干涉不了。”

    皇上额头的青筋都冒出来了,抬手,把眼前的奏折甩了过去,“没用的东西,这话你也说的出口。”

    齐王爷一侧身,轻飘飘的躲过,奏折落到地上。垂头看了一眼,没动,也没帮着捡起来。

    皇上气得手直哆嗦,桌案上的奏折先后朝着齐王爷飞了过去。

    齐王爷左躲右闪,奏折一本也没有砸到他的身上。

    御书房内的太监和宫女们看着这幅搞笑的情形,不知是该害怕还是该笑。

    桌案上的奏折砸完,皇上累的气喘吁吁,齐王爷神态却一片轻松,连脸色都没有变一下。不紧不慢的开口:“皇兄,你还好吧?”

    皇上气得差点搬起桌案砸过来:“你看朕的样子像是好吗?”

    谁知齐王爷竟然点了点头:“出完气,好多了,最起码脸色不那么黑了。”

    “你”左右看了看,没有找到什么顺手的东西,皇上喘着粗气命令:“你给朕滚过来!”

    齐王爷反而倒退了一步,摇头:“你当我傻吗,我要是过去,你轻易的就能打到我的。”

    宫内的宫女和太监拼命的捂住自己的嘴,避免笑出声来被皇上命人拖出去杖毙。

    皇上愣住,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齐王爷,好一会,站起身,朝着他走来。

    齐王爷站着没动。

    走到他面前,站住,皇上抬手抓住他的脸皮,使劲扯了一下,担心的问:“你是不是被什么东西附体了,今日怎么的这样奇怪?”

    齐王爷被扯的痛,挣脱开,后退了一步,“皇兄想多了,皇弟这些年活的太束缚了,最近这几日才发现,这样随性的日子过得很好。”

    皇上霍然想起贺章说的孟倩幽是妖孽的事,不经大脑的话脱口而出:“朕早就说过,那清河县主有问题,你们不信,现在全被她蛊惑了吧。”

    齐王爷的脸色有些变了,语气里有了不悦:“皇兄,清河县主是轩儿的世子妃,是我的儿媳妇,你这话以后切莫在要说起。”

    皇上的话出口,也后悔了,自从那件事以后,齐王爷和皇甫逸轩对他的态度已经明显不如以前了,现在自己又提起这事,无疑是在给自己找不自在。但他是九五之尊的帝王,就算是错了,也不会开口认错的。沉默了半晌,默默的回到了椅子上坐好。

    御书房内陷入沉静。

    寂静的有些可怕。

    宫女和太监们的心又提了起来。

    好半晌,皇上才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自从那件事之后,你们对我心有芥蒂,但是”

    “皇兄”齐王爷打断他,“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还请你不要再提了,不管如何说,皇弟和轩儿定会助你坐稳这皇甫家的江山的。”

    “好。”皇上来了精神,挺直了腰,“朕正好有几件要事要你去做。”

    齐王爷立刻拒绝:“皇兄,臣弟没空。”

    皇上被气笑了,“是谁刚才答应我要助我坐稳这皇甫家的江山的?”

    齐王爷耍起了无赖:“是臣弟说的没错,可现在国泰民安,天下太平,实在是用不着臣弟效力,臣弟的年纪也不小了,想要安享几年的清福。”

    “照你这样说,朕的年纪比你还大,是不是也该退位了。”皇上又气又笑的问。

    “皇兄和臣弟不一样,没有了皇兄这天下就不会有盛世太平,但是没有了臣弟却对天下之人没有任何影响。”

    “少给我整这些没用的,你回府准备一下,明日动身去扬州,扬州知府昨日呈上来奏折,说是那边出现了一批流寇,专门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这件事朕原本是要吩咐轩儿去做的,可现在他媳妇有孕在身,他肯定不可,你便替他去吧。”皇上吩咐。

    “皇兄,臣弟也去不了,”齐王爷推辞。

    皇上皱眉,喝问:“你怎么去不了?”

    “臣弟的儿媳妇怀孕了,轩儿要随身伺候她,府里的事务需要臣弟来打理。”

    皇上愣住。

    御书房内伺候的人全部抬头惊讶的看着他。

    好半晌,皇上才爆出一声怒吼:“你说什么,你有胆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齐王爷不慌不忙,真的又慢悠悠的说了一遍:“臣的儿媳妇怀了孕了,臣弟没有时间出去执行公务。”

    “你”皇上用手指着他,气得浑身哆嗦:“你这个混账东西,这是你应该说的话吗?明天你老老实实的给朕滚去扬州,捉拿不住这些歹人,就不要回来了。”

    齐王爷弯腰深深给皇上行了个礼,“皇兄,请恕臣弟不能从命,您还是另派他人吧。”

    皇上神情不悦的眯起眼,声音里有了冷意:“你敢抗命?”

    齐王爷气死人不偿命的点了点头:“敢,皇上要砍了我的头吗?”

    皇上被噎了一下,气得指御书房的门口:“给朕滚出去,朕不想看见你。”

    “谨遵皇兄圣旨,臣弟这就滚,以后也不会在出现你的面前。”说完,当真迅速的退了出去,很快消失在御书房门口。

    皇上再一次愣住了,好一会御书房内才传出怒吼声:“有本事你以后也别上朝。”

    哪知他的话声刚落,本以为走了的齐王爷又出现在了御书房的门口:“臣弟正要给您说这事呢,没想到皇兄替我考虑到了,臣弟再次谢过,从明日后就不再上朝了。”

    话落,没等皇上反应过来,快速的飘然而去。那速度快的,就好像后面有恶狗追一样。

    皇上气的身体晃了几晃,这才明白过来,自己这是中了齐王爷的圈套了。恐怕在他允许孟倩幽这样做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自己会找他,所以才一步一步引自己上了当,没费吹灰之力就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皇上沉声下令:“宣太子过来一趟,朕有事找他。”

    传旨太监应了一声,小跑着去传旨。

    管事太监立刻吩咐御书房外伺候的众人,进来把御书房整理好。并上前抖着声音询问:“皇上,需要老奴给你揉一下吗?”

    皇上摆手:“不用了,朕无事。”

    齐王爷出了御书房,迅速的大步往外走,眼看就要走到皇宫门口了,后面有人喊他:“王爷,且慢,太后娘娘宣您过去一趟。”

    脚步顿住,深深叹了一口气,齐王爷转身:“公公,麻烦你回去禀报母妃,就说今日太晚了,等改天我和王妃一起进宫给他老人家问安。”

    太后宫里的太监紧走几步,到了他面前,先给他行礼:“老奴见过王爷。”随后又道:“太后娘娘说了,如果今日见不到王爷,她老人家会睡不着觉的,还请王爷跟老奴走一趟吧。”

    看来今天是非要见到他了,齐王爷无奈,来到了太后宫里。

    太后穿戴整齐的坐在屋里的软塌上,脸色也阴沉的厉害,看他进来,没等他行礼问安,就冷哼了一声:“如果哀家不派人去喊你,你是不是就忘记了你还有个母后了?”

    齐王爷深深弯下腰行了大礼:“母后严重了,儿臣惶恐。”

    又哼了一声,“惶恐,我看你是得意吧,现在王府有后了,你就不把母后放在眼里了。”

    齐王爷小心翼翼的回道:“王府有后,儿臣纵然欢喜,但不及儿臣对母后的牵挂。这段时日,实在是府里的事务太忙了,儿臣和王妃才没有进宫给母后问安。”

    这一番话说的太后心里舒服了,脸色也不那么难看了,语气也稍微缓和了一些,但是仍不如往常:“我问你,这给煜儿招亲的事是谁想出来的,不会是那个清河县主吧。”

    齐王爷张张嘴没有回答,自己和齐王妃以及皇甫逸轩的秉性太后知道的一清二楚,要是推到了煜儿的身上,说不定太后真的会找来煜儿询问,无论如何,这个事情没有人能够担下。

    看他的样子,太后就知道自己猜对了,怒道:“简直是胡闹,再怎么说,煜儿也是皇家的人,她这样做简直是在打皇家的脸面。”

    齐王爷没说话。

    太后的怒气更重,责问:“你和轩儿就纵容她这样做?”

    齐王爷装出满脸的无奈:“轩儿媳妇现在有孕在身,姜太医说她胎像不稳,轩儿不敢轻易惹她,儿臣和王妃就更加不敢说话了。”

    “胡闹!”太后呵斥:“天下哪个女人不能怀孕,就她摆的谱比我这太后还大,难道说王府以后就是她当家了吗?”

    “别说是以后,现在王府里就是她当家。”当然,这话齐王爷只敢在心里腹诽,并没有敢说出来。反而还替孟倩幽求情:“母后,轩儿媳妇的情况你也知道,要不是老天垂怜,王府就绝后了。这种情况下,哪里还敢惹她不高兴。”

    孟倩幽的情况太后当然知道,但是现在不是有了身孕了吗,太后认为是姜太医误诊,听到了孟倩幽有孕的第一反应就是叫来姜太医仔细的询问了一番。姜太医一再保证,自己绝对没有诊错,孟倩幽确实是不易有孕。她现在这样的情况,实在是少之又少。

    听闻了齐王爷的话,太后沉默了一下,叹了一口气:“母后知道,你和王妃对孩子盼望的很,如今轩儿媳妇有了身孕,你们自然是欢喜了一些,但是,你们不能这样纵容她,她出身农家,一些规矩礼仪不懂,你们不能跟着她胡闹,回去后,便把这告示撤了吧,至于煜儿的亲事,你们要是担心,就由哀家来指给他好了。”

    告示贴出去了几个时辰,王府门前也聚集了不少前来应招的人,孟倩幽的目的已达到,那告示自然是没用了,就算太后不说,他也会命人撤了的。闻言,应声:“儿臣领命,回去后便派人把告示撤去。”

    太后满意的点头,“这样做是最好。另外,你回去后隐晦的告诉轩儿,虽然他媳妇有了身孕,但是也不能纵容的太过,他若是不愿意教导,哀家可就要派宫里的教导嬷嬷过去了。”

    宫里的教导嬷嬷是有名的严厉,要是让她们去了王府,估计皇甫逸轩会直接给扔回宫里来,那就更打太后的脸面了。齐王爷赶紧应声:“儿臣知道了,回府以后立刻就提醒他。”

    ------题外话------

    老娘生病,里里外外的照顾,太累了,等我缓几天再加更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