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零一章 另类的帮助(二更)
    “还有,你告诉轩儿,让他进宫来看看哀家,就算他在对我心存不满,他也是哀家的孙子,总不能这一生不进这个皇宫吧。”太后又道。

    齐王爷急忙解释:“母后,轩儿并非是不进宫来看你,实在是这段时间的事情太多了,等”

    太后挥挥手,打断他的话:“你不用多说了,母后还没有老糊涂,他为什么不进宫来,我心里一清二楚,你就把我的原话带给他,哀家倒要看看他心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祖母。”

    齐王爷不敢再多说,应下。

    又说了几句,太后道:“天色不早了,母后累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齐王爷应声,恭敬的退了出去。

    看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太后叹了口气,问旁边的管事姑姑:“你说哀家是不是真的做错了,如今连靖儿和轩儿都对哀家疏远了很多。”

    管事姑姑应声:“太后都是为了他们好,世子现在还不能理解您的苦心,等他有了孩子,做了父亲,就能理解您做的一切了。”

    又深深的叹了口气,太后道:“但愿如此吧。”

    出了宫们,齐王爷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巍峨的高墙,以前总觉得这高墙内是自己的家,有深疼自己的母后和爱护自己的皇兄,如今却觉得这高墙内的两人和自己越走越远,这里面再也没有了以前的温度,自己也没有了那份回家的心情。

    上马,狠抽一鞭,马儿疾奔回了王府。

    府门外,齐王妃正焦急的等在那里,看到他回来,立刻欣喜的迎上来:“回来了。”

    这才是自己的家人,是自己生死与共的人,无论什么时候都站在自己身边的人,齐王爷下马,抑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轻声解释:“许久没进宫了,想念母后的紧,今日过去陪她老人家说了会儿话。”

    齐王妃一愣,随即笑道:“我今日还对轩儿和幽儿说呢,等过几日幽儿稳定了,便领着两人进宫去给母后请安。”

    轻“嗯”了一声,牵起齐王妃的手往府里走去。

    王府里灯火通明,两人的一举一动府里的下人都会看在眼里,齐王妃羞得满脸通红,试图把手从齐王爷手里抽出来。

    可齐王爷却抓的很紧,任凭她怎么用力也抽不出来。

    两人一路来到齐王妃的院子里,抿嘴偷笑的玲珑很有眼力的吩咐院子里的三等丫鬟赶快去备热水。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听说齐王爷回来了,也同时松了一口气,收拾了一下,准备休息,却听见院子外响起了打斗的声音。

    皇甫逸轩皱眉,孟倩幽也有些发愣,是谁这么大胆这个时辰,敢来王府捣乱。

    皇甫逸轩却已猜到了是谁,扶着孟倩幽走到门口,语气不悦的问:“大晚上的,你又发什么疯?”

    打斗声没停,皇甫巽笑嘻嘻的从院子外走进来:“刚才父皇急召我入宫,命令我速去江南,让我将江南的匪盗一网打尽。”

    “然后呢?”皇甫逸轩沉着声音问。

    “然后我就来找你了,轩弟不会不帮这个忙吧?”

    “来人,去请父王和母妃过来,就说太子夜闯王府,为的是逼迫他的儿子扔下有孕的媳妇替他去江南。”皇甫煜冷声吩咐。

    青鸾应声,转身要大步去禀报。

    皇甫巽惊恐的声音响起:“我哪里逼迫你了,我这不是给你商量吗,咱有话好好说,千万别惊动了皇叔。”

    “你大晚上的闯入王府,不是逼迫是什么?青鸾,快去!”

    “不不不,你误会了,我只是来找你借几个人的。”皇甫巽自小就怕这个笑面皇叔,总觉得他温和的面皮下有着令人胆战心惊的另一面,果然,多年未出手的他,一出手便灭了贺章一家。这使得皇甫巽对他的敬畏更深,别说招惹,就连面对他都有些腿脚发颤。

    听他情急之下改了口,皇甫逸轩在心里偷笑的同时,命令青鸾:“回来!”

    青鸾停住脚步。

    皇甫巽擦了一下额头上隐隐约约冒出的汗,挥手命令自己的暗卫:“都住手。”

    打斗声停止。

    孟倩幽对着皇甫巽微微点头:“大哥,恕我不能给你行大礼。”

    “不用,不用,大哥不是外人,别跟我客气。”皇甫巽道。

    皇甫逸轩低头柔声对孟倩幽道:“我和大哥去会客厅,你先去休息。不用等我。”

    孟倩幽笑着点头,回了屋内。

    皇甫逸轩和皇甫巽来到了会客厅,两人刚坐下。皇甫巽便迫不及待的说道:“据说,这江南的匪盗行踪诡异,不像是一般的”

    皇甫逸轩挥手打断他,漫不经心的问:“大哥想去吗?”

    皇甫巽一愣,随后反应过来,压低了声音,道:“当然不想去,可父皇下了命令,我”话没说完,一声惨叫声从他的嘴里叫出,在这寂静的王府里传出去老远,府里所有的人都被这凄厉的叫声惊得浑身一颤,尤其是皇甫煜,惊得唱那个床上弹跳起来,快速吩咐,“快去看看,府里出了何事?”

    皇甫巽的暗卫听出了是他的声音,脸色发白的冲进了会客厅内。见到皇甫巽脸色苍白,抱着自己的膝盖,疼的满头是汗。皇甫逸轩则是一脸悠闲的坐在一边看着他。

    “太子,”暗卫首领惊叫,领着众人冲了过来,把皇甫逸轩围住。

    皇甫巽疼的几乎说不出话来了。

    皇甫逸轩面色不变的吩咐:“大哥回东宫的路上不慎摔了一跤,膝盖肿痛,连路都走不了了,江南一行,还是请皇伯父另派他人吧。”

    皇甫巽立刻明白了他这是在帮自己,咬牙切齿,冷汗涔涔的问:“你下手就不能轻一点吗?疼死我了。”

    “下手如果不重,大哥的膝盖明日就恢复了如常,怎么瞒过皇伯父?不但如此,你回府后也不能治疗,就让它疼个几天,自然恢复以后就好了。放心,我力道把握的非常好,你不会留下什么毛病的。”

    膝盖越来越疼,不用说,皇甫巽也知道自己的膝盖肯定肿的不像样子了,勉强忍住疼痛,皇甫巽一字一句缓慢的问:“你这个腹黑的家伙,你确定是在帮我,而不是趁机整我?”

    皇甫逸轩竟然点了点头,大方的承认:“我就是在整你,谁让你打扰了我和幽儿休息的。”

    皇甫巽气得连膝盖也感觉不到疼了,大骂:“这不是事情紧急,我才过来找你商议的吗?你却出手这样狠,别忘了我是你大哥,大哥!”

    皇甫逸轩点头:“我知道,要不然我会直接踢碎了他的膝盖骨,让他这一辈子也别想好好走路了。”

    皇甫巽张着嘴,瞪着眼,半天没说出话了,感觉不但膝盖更疼了,连头也疼的厉害,有气无力的挥手,命令暗卫:“回宫!”

    暗卫首领转身,走到他面前,蹲下身子,让皇甫巽趴在他的背上,大步往外走。

    皇甫逸轩的声音在后面响起:“大哥,最好是等明日再请太医,免得不逼真。”

    皇甫巽气得没有回话。

    一行人灰溜溜的离开了王府。

    皇甫逸轩的嘴边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孟倩幽当然也听到了那声惨叫,等皇甫逸轩回屋以后,便笑着问:“你下手太重了,恐怕得十天半个月他才能下床。”

    皇甫逸轩也露出了笑容,“这样正好,省得这几天他过来捣乱。”

    孟倩幽笑着摇头。

    接下里的三天,齐王府门前每天辰时都会排满了长队,管家按孟倩幽吩咐的给了前五十名的姑娘号牌,派人领着她们从府里的侧门进去,让“皇甫煜”相看。实际就是这些姑娘在府里的偏僻地方走一圈就出来了,而他们心心念念,想要嫁给的王府二公子皇甫煜此时正躺在自己屋子里的床上。美美的睡着回笼觉。

    三天以后,前来应招的姑娘少了,王府门前的马车却多了起来,全是家中有适龄女儿的大小官员的夫人,以恭贺孟倩幽怀了身孕为名,带着家中女儿过来相看的。

    孟倩幽有身孕,这样的事自然不能让她操劳,齐王妃出面,接待这些夫人和小姐。

    这些夫人更加的高兴了,她们正发愁怎么才能见到齐王妃呢,这下好了,直接就见到了。高兴之余,也不忘了夸赞自己的女儿。

    齐王妃一律都笑着点头,夸赞姑娘们好,各家的夫人和女儿更是乐开了花。

    不过,齐王妃还真是相看到了几个不错的姑娘,等人走后,便喜滋滋得去了皇甫煜的院子里:“煜儿,母妃给你挑了几个不错的姑娘,等我让人合过你们的八字后,就准备上门提亲。”

    皇甫煜的神情说不上高兴还是不高兴,“母妃做主就好,煜儿没有意见。”

    齐王妃在屋内的椅子上坐下,语重心长的说道:“煜儿呀,你虽然不是母妃亲生的,但是母妃从小看着你长大,早就把你当做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你若是有相中的姑娘,尽管给母妃说,母妃无论想什么办法都会帮你娶进门的。”

    皇甫煜笑着摇头:“母妃,孩子没有中意的姑娘,一切还要劳烦母妃了。”

    “你这孩子,跟母妃还客气,既然没有,那母妃可就要着手准备了。”

    送走齐王妃,皇甫煜神情落寞的回了屋子里,躺在床上,呆呆看着床顶,脑子里响起昨日孟倩幽“不经意”说出的话,“我听今日过来的一位夫人说,那林家的小姐说了一门乡下的亲事,那尚书夫人可真是狠心,就这么一个女儿竟然舍得外嫁。”

    脑中又回想起林晗嫣找自己的情形,想必她当时也一定是很苦恼,有许多的话要对自己说吧,可自己却狠心拒绝了她,不知道她回去后怎样了,有没有变得更加的消瘦。

    意识到自己想了些什么,猛然摇了摇头,把脑子里这些想法甩去。喃喃自语:“无论你怎样,从今以后都与我无关了。”

    齐王妃出了皇甫煜的院子,去了皇甫逸轩的院子,对两人道:“轩儿,幽儿,你们说这事能行吗?别我们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到时候嫣儿却和别人定了亲。”

    孟倩幽肯定的摇头:“母妃放心吧,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

    尚书府。

    林晗嫣的贴身丫鬟急匆匆的走进院子内,附在她的耳边小声禀报:“小姐,二公子今日又没有去作坊,你写给他的信根本没法送出去。”

    自从那日听了齐王府贴了招亲启事,林晗嫣就坐不住了,每日都派贴身丫鬟去作坊门口等着,想要邀皇甫煜出来说话,可是一连好几天了,皇甫煜别说去作坊,就是连王府的门都没有出过,丫鬟根本见不到他的身影。眼看离母亲给说的那位公子进京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林晗嫣更加的着急。

    另一名丫鬟也匆匆的跑了进来,神情焦急的说道:“小姐,不好了,那位公子在来京的路上遇到了劫匪,失踪不见了。”

    ------题外话------

    吼吼,征集小宝的名字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