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零二章 入国子监(一更)
    林晗嫣惊的站起来。急声问道:“这消息可准确?你有没有听错?”

    丫鬟点头:“千真万确,我亲耳听见来报信的人给老爷和夫人说的,夫人惊的差点昏过去,老爷已经派人去打探了。”

    林晗嫣的声音更加的急切:“快,你再去打探,有什么消息立刻禀报于我。”

    丫鬟应声,小跑了出去。

    林晗嫣愣愣的跌坐在椅子上,目光发呆,不知在想些什么。

    贴身丫鬟站在一边,试探的喊了一声:“小姐?”

    林晗嫣回神,颤着嘴唇问:“红儿,我是不是该高兴?父亲、母亲再也不会逼迫我出嫁了。”

    作为贴身丫鬟,对林晗嫣的心思知道的一清二楚,把她这些日子的魂不守舍也看在了眼里。知道她无心于那位公子,心里一直装着皇甫煜。于是小心翼翼的劝道;“小姐,明日奴婢再去王府门口守着,等着二公子出来,我便将书信交给他,相信二公子一定会出来见您的。”

    林晗嫣的神情黯淡了下去,深深叹了一口气,“红儿,上次在将军府,我伤他太深了。他不会在见我的。可是,我也是有苦衷的,母亲执意不肯让我跟他来往,如果我不那样做,也许母亲会借题发挥的,到时对他的名声更加的不好。”

    红儿点头:“奴婢知道小姐的苦衷,相信二公子知道了以后也会原谅小姐的。”

    林晗嫣眉头皱紧,愁容满面:“我和煜哥哥一起长大,从小他就极其护我、疼我、宠我,以前我只是把他所做的一切认为是理所当然,现在我才知道,那是因为他心里有我。否则,就像现在,我即使亲自登门去见他,他也不会理我的。我从来没想到,他竟然是如此决然,说不理我,便真的不再理我了。”

    红儿也不知如何劝慰了。

    林晗嫣只是找个人诉说心里的苦闷,也没有期望她会安慰自己。说完这些,又深深的叹了口气,坐在椅子上继续发呆。

    红儿悄悄的退了下去,轻轻的掩上门,留下林晗嫣独自一人在屋里。

    那位公子失踪了,也就意味着林晗嫣的亲事再一次没有了着落。林夫人气急攻心之下差点昏过去,林尚书命人赶快去请太医。

    尚书府里一片混乱。

    混乱的还有太子府。

    太子府乱成了一锅粥。一大早,府里的总管太监就命人把还没有吃早饭的姜太医“拎”进了东宫,让他查看太子的伤势。

    不敢敷药,疼了一晚上的太子脸色苍白的跟白纸一样,姜太医看到的第一眼吓了一大跳,惊的差点把手里的医药箱扔到地上,颤着声音问:“太太子,你这是”

    “昨日在回宫的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原以为没事的,不料半夜疼的厉害,想你年事已高,没敢惊动你,强忍到现在,实在是太疼了,你快过来帮我看看。”

    姜太医上前,撩起盖在太子腿上的薄被,看到肿胀不堪的膝盖时,倒抽了一口气:“太子,您这、这、这实在是”说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一个合适的说词来,只是快速的打开医箱,拿出去血化淤的药,轻敷在太子的膝盖上,然后到:“有些疼,请太子忍一下。”

    皇甫巽点头。

    姜太医将手摁在他的膝盖上,用力揉按起来。

    太子的一声惨叫出口,吓了众人一跳,姜太医身上的汗立马就出来了,当即吓得停下手,苍白着脸色询问:“是在下太用力了吗?”

    太子已经疼的说不出话来了,连身上的冷汗全都冒了出来。

    姜太医一见,更加不敢动手,所有人眼睁睁的看着太子疼的直抽气。

    好半晌,那股钻心的疼痛才下去,太子才有气无力的问:“姜太医,能不能用别的法子,这样太疼了。”

    姜太医吓得脸上的汗顺着两颊都流下来了,也不敢擦拭,战战兢兢的回道:“回太子,您这淤血太严重了,如果不揉散开,日后恐怕会落下毛病的,到时您的腿”下面的话他没有说出来,皇甫巽也明白,他的腿恐怕会落下残疾之症,那皇位就与他无缘了。想到此处,在心里把皇甫逸轩狠狠地骂了无数遍,自己不就是一时脑热,闯去了他的院子里,他至于下这样重的手吗?心里这样想,脸色自然也不好看,有些狰狞起来。

    姜太医看到,心里有些打鼓,不敢再说话,低头恭立在一侧。

    皇甫巽的脸色变幻了好一会,才咬牙命令姜太医,“来吧,我受得住!”

    姜太医上前,伸出手,刚摁在他的膝盖上,外面响起宫人的禀报声:“殿下,世子派人过来了,说有重要的东西交给您。”

    姜太医的手顿住。

    皇甫巽一喜,命令:“速传人进来。”

    周安大步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瓷瓶和一封信。给皇甫巽行过礼后,把手里的瓷瓶和信举高:“太子殿下,这是我家世子命我送来的药物和信,请您过目一下。”

    皇甫巽伸手,先拿过信打开,上面是药物的使用方法,最后注明了几句话:“这瓷瓶里的药物涂抹了以后,疼痛即可消失,至于肿胀,还要维持几天。不要太感谢我,好歹你是我大哥,我保证不会让你留下任何的毛病的。”

    皇甫巽拿着信的手直哆嗦,这个该死的东西,手里有药,竟然让他活活疼了一晚上。看等他好了,非得找他算账不可。

    他的心思刚落,周安继续说道:“世子说了,如果您不高兴,就命属下把这瓶药收回去。”

    话落,周安手里的瓷瓶立刻就不见了踪影,被皇甫巽死死的攥在了手里。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咬牙切齿的说道:“回去告诉你们世子,就说我高兴,很高兴,非常高兴,高兴的想要亲自去王府里谢他。”

    话里的阴森之意让周安不禁打了个寒颤,急忙告退后飞也似的出了东宫。

    众人诧异。

    皇甫巽开口:“姜太医,你这手法实在是太疼了,本宫忍受不了,你还是留下一些药物,让本宫慢慢的恢复吧。”

    姜太医正巴不得自己不趟这样的浑水呢,恭敬应声,又拿出了一瓶止血化瘀的药放在了桌子上,便也告退了。

    等他的身影看不见,皇甫巽立刻命人打来清水,让宫女轻轻的把刚才姜太医涂抹的药物擦干,急切的把手里的药物倒在膝盖上,一阵冰凉的感觉传来,疼痛也真的慢慢减少了,大喜,低声咒骂:“混账东西,等着,看我好了,不找你好好算账。”

    等疼痛感消失下去,看着依然肿胀的膝盖,命令:“去禀报父皇,就说我的腿疼的厉害,半步也挪动不得,江南是去不成了。”

    总管太监应声,去了宫中禀报。

    皇上自然不信,派人过来调查,看到皇甫巽肿胀的膝盖都是吓了一跳,回去如实禀报。

    皇上虽然气怒,却也无法,只得派了二皇子去了江南。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听到这个消息,相视一笑。

    又过了几天,皇甫巽派人传来了消息,说是孟杰和孟清入国子监的事情已办妥,让他明日将人送去即可。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亲自回了南城,把这个好消息说给了家里人。

    孟中举激动的热烈盈眶,孟二银则激动的围着院子转了好几圈,一直呐呐自语:“祖上有德,祖上有德呀。”

    孟杰情绪还收敛一下,只是激动的小脸通红,孟清则抑制不住激动,直接在府里跑了起来,边跑边跳边高呼。

    孟氏看到他兴奋的样子,满是欣慰。

    孟清能入国子监,也算是对死去的孟小铁有个交代了。

    一家人兴奋不已,全都激动的一夜没有睡好觉,第二日天未亮,孟氏就早早起来,亲自做了两人爱吃的饭菜。

    吃过早饭,留在家里的皇甫逸轩领着两人坐着马车来到了国子监门口。

    国子监都是朝中大臣的子弟,出入都由豪华马车接送,看到几人是乘坐这如此寒酸的马车时,都同时撇了撇嘴,露出不屑地目光。

    孟杰神色坦然,对这些目光视而不见,孟清却有些局促不安。

    皇甫巽已经打理好了一切,皇甫逸轩领着两人进了国子监,已经有人在等着了,看到皇甫逸轩也过来了,恭敬地给他行过礼后,道:“世子,太子殿下已经安排好了,请您放心回去吧,让这二位公子跟着我来。”

    皇甫逸轩点头,嘱咐两人:“国子监内虽然都是朝中大员的子弟,你们进去以后,如果有人挑衅,你们不必忍让,该还手就还手。”

    孟杰、孟清重重的点头。

    负责迎接的人张大了嘴,愣愣的看着皇甫逸轩,随即又想到这二位公子有世子和太子撑腰,确实有还手的资本。便收起了惊讶的神情,跟皇甫逸轩行过礼后,领着两人而去。

    皇甫逸轩转身,出了国子监,坐着马车回了南城。

    两个孩子第一次去国子监,孟氏有些不放心,眼巴巴的在家里等了一天,等到天色晚了以后,便去了门外等候。

    郭飞赶着马车等在了国子监门口,孟杰和孟清高兴的从里面出来,上了马车,和郭飞有说有笑的离开了国子监。

    其他的学子们看着马车远去,对望了一眼,也各自坐着马车回了府里。

    孟氏看着马车回来,高兴的迎了上去。

    孟杰先从马车上下来,高兴的喊了一声“娘。”

    孟氏应声。

    孟清也从马车上下来,喊了一声:“二伯母!”

    孟氏也笑着应过,笑问两人:“今日在国子监如何?”

    孟杰高兴的点头:“国子监夫子的学问可比镇上学堂夫子的学问高多了,仅今日一天,就收获不小。”

    孟清也高兴的说道:“国子监里的科目众多,我今日便上了骑射课,很好。”

    见两人高兴,孟氏也高兴,领着两人回了家里。吩咐两人去了孟中举夫妇的院子里。自己笑着去了厨房。

    孟中举也是一番询问,两人如实做了回答。

    听两人说的兴致勃勃,孟中举满意的点头,又重新嘱咐了两人一遍:“你们能进入国子监,是你们的造化,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千万不要惹是生非,一切以学业为主,莫要让家里人担心。”

    两人齐齐点头应声。

    又过了几天,两人在国子监稳定下来,孟中举又重提了回乡的事,说自己来京城很久了,想家了,该回去了。

    别说他们,就连孟二银也想家了。

    全家人商量了一下,决定让孟齐夫妇和孟义夫妇留在京城帮着孟倩幽打理京中的事务,孟氏留下伺候孟倩幽。孟二银和孟贤夫妇和孟中举夫妇回乡。

    事情既定下,孟中举夫妇便迫不及待的收拾好了东西,第二日便在孟倩幽不舍得目光中离开了京城,回了老家。

    ------题外话------

    推荐重生之田园辣妻种田+经商。作者:香香大小姐

    本文讲述的是一个外表斯文儒雅,内心萌贱逗逼的真世子伪庄主耍贱卖萌,只为了勾引爱人求关注的故事,也是一代年轻才相的庄园追妻之路。

    她,异世重生,变的一无所有!爷奶伯婶嫌弃?弃之就是!堂哥堂姐陷害?还之就是!没米没菜没粮?种之就是!没房没地没车?买之就是!缺钱?对于“商界小辣椒”来说,最大的本事,就是会赚钱!

    他,一代隐世才相,世人眼中的东方世子,温文尔雅,才识渊博,高端大气上档次。然,在喜欢的姑娘面前,他却是个腹黑逗逼货,只为了用自己的快乐去一生陪伴那个深深吸引了他的灵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