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四章 陌路人(一更)
    急切之下,红儿的声音高了些,街道上来往不多的几个行人听见了她的声音,纷纷奇怪的看了过来。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红儿也意识自己这行为有些不合适,急忙紧走了几步,上前拦住了皇甫煜马车的去路,低声道:“二公子,我们小姐以前那样对你也是有苦衷的,请您不要怪罪于她,还望您能见她一面,我们小姐有好多话要对你说。”

    马车内无人应声。

    红儿心里更加的急切,着急的喊了几声:“二公子,二公子?”

    一封信从马车内被递了传来,皇甫煜的声音也随之响起:“这是你家小姐写给我的信,我原封不动的送回于她,另外你告诉她,我过几日就要定亲了,为了避嫌,请她以后不要来找我了。”

    红儿愣住,没有伸手接那封信,喃喃道:“二公子,您”

    皇甫煜的手松开,那封信慢慢的飘落在地上,红儿的心也随着那封信沉入了谷底,跟在林晗嫣身边多年,她对皇甫煜的性格也是有所了解的。他是一个大大咧咧,没心没肺,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的人,以前就算小姐多次无理取闹,他也是极致耐心的哄她,可如今别说见小姐一面,就连小姐给他的信也不看了,这是不是说明他真的放下了小姐,以后对小姐不闻不问了。

    两辆马车隔得极近,皇甫煜的话林晗嫣也听得一清二楚,心里更痛,不顾一切的打开车帘,朝着对面马车里喊道:“煜哥哥,你当真如此狠心,以后对我不理不睬了吗?”

    听到她责问的声音里有着哭意,皇甫煜的心抽痛了起来,疼的他只能伸出手捂着自己的胸前,好半天才发出平静无波的声音:“林小姐,在下马上就要定亲了,如果再和你牵扯不清,会对不起我以后的夫人的,还请你以后莫要再纠缠,以前的一切就让她过去吧,从此以后,我们再见便是陌路人。”

    林晗嫣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煜哥哥,你是不是怪我当日对你太绝情了,我那也是无奈之”

    “林小姐”皇甫煜打断她的话,“以前的事情我都忘记了,也请你不要再提起了。”

    林晗嫣下面的话被堵在了喉咙里,张着嘴,泪眼婆娑的看着对面的马车。

    皇甫煜的声音再次响起:“林小姐,能否请您让了路,今日府里有事,我还要急着赶回去。”

    林晗嫣不说话,拼命的摇头。

    没有听到她的声音,皇甫煜在心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吩咐车夫:“走另一条路。”

    车夫应声,小心翼翼的避开红儿,赶着马车顺着另一条路回了王府。

    林晗嫣眼睁睁的看着马车远去后,哭倒在了马车里。

    车夫有些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红儿也有些慌了手脚,俯下身子,快速的捡起地上的信,走回马车旁,小心的试探的说道:“小姐,您莫要伤心了,二公子也许只是在气头上,等过一段时日也许就想明白了。”

    林晗嫣哭的说不出话来。

    车夫和红儿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马车停留在原地,一直未动。

    街上的行人好奇的看过几眼后,从马车旁走了过去。

    从另一条路回府的皇甫煜,神色也有些痛苦,往日和林晗嫣一起玩耍的一幕幕全部浮现在了眼前,她哭的,笑的,耍赖的,顽皮的,张扬的,颐指气使的,每一面都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海了,怎么也剔除不去。外人都说尚书府的小姐知书达理,聪慧娴熟,文武双全,是京城里许多大家闺秀学习的榜样。只有他知道,林晗嫣其实就是疯丫头一个,两人的时候,她肆无忌惮的爬假山,上大树,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甚至还常常的闯下大祸,让他来背黑锅。他那时乐此不疲,从来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们会变成了陌路人一般。他知道,不但林晗嫣变了,自己也变了,他不再是那个无忧无虑,什么都不想的皇甫煜了,他现在是王府二公子,身上肩负着和世子大哥一起撑起王府的责任,他不能为了儿女情长,给大哥和大嫂带来诸多麻烦,林尚书两口子是个逢高踩低,趋炎附势的人,他们对他这个庶子的身份百般看不上眼,假若得知了林晗嫣和自己有私情,不知会提出什么过分的条件,他不能也不该再给王府里添乱了。

    一路想着,回了王府。到了府门,下了马车,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让自己看起来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才朝着府里走去。

    岂不知,今日发生的一切,早就传到了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的耳朵里,两人对望了一眼,都笑着摇了摇头。

    没过多长时间,王府里就传出了小道消息,说是齐王妃为二公子皇甫煜挑选了一位才貌双全的女子,等合过八字后便去上门提亲。

    京城里的众人炸开了锅,尤其是那些前来应招的人家,纷纷猜测是不是自己的女儿,一时间,京城里卖布匹的作坊人满为患,孟倩幽的丝绸铺也不小心又发了一笔财。

    当然这是后面发生的事,先说咱们的二公子回了王府以后。先去齐王妃的院子里请了安,把自己辞去作坊里的事和以后帮着皇甫逸轩打理府里产业的事全部告诉了她。

    齐王妃听后点头,一丝惊讶的神情也没有,“这样最好,以后这王府就交给你们两人了,母妃和你们的父王也可以安享晚年,含饴弄孙了。”

    这话说的,完全将皇甫煜当做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一点将他当外人的意思都没有,皇甫煜心里又是一阵感动,庆幸自己生在齐王府,遇到了齐王妃这样的一个当家主母,否则的话,今日的自己也许早就被扫地出门了。

    心思动,越发觉得自己和林晗嫣断了来往对的,母妃肯定会给自己选一个品行端良的好女子的,到时候,他们一家人快快乐乐的生活在王府里,不会有纷争,不会有勾心斗角,闲适的很。

    可惜呀,他的想法是美好的,现实却不是按照他的想法走的,以至于以后发生了那样的事,他恨不得直接一头撞死算了。

    出了齐王妃的院子,来到了皇甫逸轩的院子里,想要像往常一样进去给两人打个招呼,又想到自己今日心情不好,别被孟倩幽看出端倪了,到时知道林晗嫣过去找他的事就麻烦了,便脚步转了方向,准备回自己的院子里。

    孟倩幽的声音却从屋子里传出来:“都到门口了,还不进来,莫非是今日做了什么让我们不高兴的事?”

    皇甫煜心里“咯噔”一下,赶忙转了脚步,快速的朝着屋子里走来,边走边笑着道:“大嫂想多了,今日回来的早,我以为大嫂还在休息呢,想着别打扰到了你。”

    孟倩幽笑骂,“都什么时辰了,我还在睡觉,下次再说谎要找了个好点的理由,免得被我一下就听出来了。”

    皇甫煜也不辩驳,嘿嘿直笑。

    孟倩幽扬起小脸,对皇甫逸轩道:“看来他今天是真的做了亏心事了,笑的太傻了。”

    皇甫煜立刻收起了笑容。

    皇甫逸轩笑着点头,道:“做了什么亏心事就说出来吧,免得让我和你大嫂逼供。”

    皇甫煜的眼神闪烁了几下,说话也有些结巴:“没、没做什么事呀。”

    皇甫逸轩皱了下眉头,问:“真的?”

    皇甫煜连连点头:“真的,真的,我没有骗大哥。”

    “我信了你才怪,你那点心思全摆在脸上,要是没有发生什么事,你会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皇甫逸轩道。

    皇甫煜愣住。

    孟倩幽笑出声来。

    皇甫逸轩抿唇,道:“说吧,到底是什么事?”

    咽了下口水,皇甫煜看了眼两人的神色,结结巴巴道:“没、没什么,就是尚书府小姐拦住了我的马车,想要和我说几句话,我没有应她,让车夫调转了码头,从另一条路回来了。”

    孟倩幽装出惊讶的表情:“林小姐,她又去拦你了?”

    皇甫煜点了点头,唯恐她误会,着急解释:“我没有理会她”

    孟倩幽气得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生气的说道:“她也脸皮也太厚了,你已经拒绝她了,她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过来骚扰你,她大家闺秀的脸面都不要了。”

    看她生气,皇甫逸轩也变了脸色,当即就沉声喊了周安进来,吩咐:“去,把今日林小姐的所作所为告诉尚书,问问他是如何教导女儿的。”

    没等周安应是,皇甫煜变了脸色:“大哥,等一下。”

    皇甫逸轩一个冷冷的目光看过来,皇甫煜打了一个寒颤,却还是大着胆子替林晗嫣求情:“大哥,今日我已经彻底把话说明白了,她以后不会再找我了,您就不要给嫣林小姐计较了。”

    “煜儿这样迫不及待的为她求情,莫不是对她还有旧情,如果是,我和你大哥就不计较了。”孟倩幽问。

    皇甫煜慌忙摆手,急忙撇清:“没有,没有,我只是看在从小和她一起长大的情份上,不愿意毁了她的名声,我保证,她以后是真的不会再找我了。”

    “哼”了一声,皇甫逸轩的语气还是不悦:“最好是如你说的这样,以后要是让我知道了她再有这样不知检点的行为,我定然不会放过她。”

    皇甫煜脸上的冷汗冒了出来,连连点头:“我知道了,大哥,我会告诉她的。”说完,又觉得这句话说的不对,急忙摆手:“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说,她以后不会了。”

    深深看了他一眼,皇甫逸轩挥手,示意周安退下:“母妃已经为你选好了姑娘,过不了几日便要派人上门去提亲了,你最好也收敛一些,要是再这节骨眼上出了什么事,看我怎么惩治你。”

    皇甫煜的头点的小鸡啄米一样,“我知道,我知道,大哥放心吧。我和她以后再也任何瓜葛了。”

    得了他的一再保证,孟倩幽的脸色才缓和了一些。

    见她不生气了,皇甫逸轩的怒气也跟着消失了下去。

    皇甫煜将两人的神情变化看在眼里,心里直嘀咕:这成了亲的男人真可怕,完全是妻奴一个,自己以后可不要变成这样。

    想到这里,还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抖了抖身体。

    将他的动作看在了眼里,皇甫逸轩刚想要开口询问,青鸾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主子,夫人派人送信过来,让您和世子回家一趟。”

    天色将晚,她又怀有身孕,如果不是发生了解决不了的事,孟氏不会派人来喊她的,孟倩幽当即就着急的站了起来,急声询问:“可说是出了什么事情?”

    “我问过了,送信的人说两位少爷在国子监里受了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