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六章 争执(一更)
    皇甫巽恢复了威严之姿,端坐于床上,沉着声音命令:“进来。”

    总管太监走了进来,恭声说道:“太子,世子,奴才刚命人去打探了,今日两位公子之事确实有有人背后唆使,唆使之人是二皇子的人。据说是二皇子不甘自己顶替去太子去了江南,一直心意难平,才寻了这个机会让人欺负两位公子的。”

    皇甫巽冷冷一笑,“看来我这几个皇弟都不是省油的灯呀,手伸的一个比一个长。”

    屋内没人说话。

    皇甫巽挥手,管事太监退了下去。

    看向皇甫逸轩,皇甫巽问:“你有何主意?”

    皇甫逸轩嘴角微撇,露出一个算计的笑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既然他们敢挑衅,咱们也不能不接招,是吧?这几日杰儿和清儿会有大动作,无论他们闯下什么滔天的大祸,你最后收拾残局即可。”

    皇甫巽对他太熟悉了,只要皇甫逸轩露出这样的笑容,那就证明有人会倒大霉了,开口,道:“你先告诉我,怎么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心里好有个数,免得等事情发生了,我措手不及,不知该如何处理。”

    “清儿的头被打破了。”

    只此一句,皇甫巽便明白了他的意思,睁大了眼睛,不相信的确认:“你的意思是,让你的两个弟弟把那些不成器的东西全都开了花?”

    皇甫逸轩既没承认也没否认。

    皇甫巽立刻破口大骂:“你这个黑心的东西,又来算计我,国子监里都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吗?让我收拾残局,你想的美,我不去,不去!”

    “将来坐拥天下的可是你,你确定你不要此时出面,为自己笼络一些有用的人才吗?”皇甫逸轩轻飘飘的问。

    “少拿这样的理由来说服我,相交这么多年,我还不知道你?你就是想要让我去替你背黑锅,你好在父皇面前落个好人。告诉你,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我才不要管。这次江南之行,我没有去成,父皇已经对我不满了,要是我在出面收拾残局,我会被父皇骂的狗血喷头的。”

    “所以?”皇甫逸轩又轻飘飘的问了一句。

    “什么所以,没有所以,你听不懂我的话吗?我就是不去,不管,不问。你死了这条心吧。”皇甫巽的声音有些声嘶力竭。

    抬眼定定的看着他,只看的皇甫巽心里发虚,眼神有些躲闪,皇甫逸轩才一言不发的站起来,大步往外走。

    一直站在身侧的皇甫煜刚要给太子行礼告退。

    皇甫巽气急败坏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给我滚回来。”

    皇甫煜要说的话噎在了喉咙里,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皇甫巽没有注意到他的模样,还是对着皇甫逸轩的背影嘶吼:“你今日要是还敢这样走出东宫,你看我不命人把你的两个弟弟赶出国子监。”

    皇甫逸轩果然停住了脚步。

    皇甫煜以为自己的威胁奏了效,大喜,刚要开口说话,皇甫逸轩的平静无波的声音却先响起:“今日杰儿和清儿分别夺得了文科和武科的第一,才引来这一场祸端的,你说,我要是把他们举荐给皇伯父,那他们以后在国子监里是不是可以横着走了。”

    皇甫巽被噎住。他没有想到那两个乡下的孩子,真的有这么大的才能。要知道,国子监里的子弟并不都是纨绔,也有一部分是有真本事的,有的从小承家里教导,学识比他们这些有帝师教导的皇子也不差。而当初皇甫逸轩举荐这两个孩子的时候,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单纯的给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一个面子而已。所以,他并没有派人去特殊照顾他们,也没有派人去询问他们的事。老实说,要不是今日皇甫逸轩找来,他根本就忘了有这么两个人。

    现在听了皇甫逸轩的话,他的心里震惊不小,两个孩子入了国子监没有多少时日,竟然在分被在文武方面拔了头筹,这以后肯定会是可用之才,如果自己笼络住了他们,那几年以后,他们就能为自己所用了。想到此处,换了语气,询问:“你说的可是真的?他们真的都得了第一?”

    皇甫逸轩给了他一个“你是傻子”的眼神。

    偏偏皇甫巽却看懂了,再次被噎住。

    皇甫煜已经惊的说不出话来了,只是呆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看皇甫逸轩,再转头看看皇甫巽,再看看皇甫逸轩

    皇甫巽开口,问:“知道是谁出的手吗?”

    皇甫逸轩慢悠悠的转身回来,慢悠悠的坐回了椅子上,慢悠悠的回道:“不管是谁,敢欺负到他们的头上,必然是要付出代价的。不过,我和幽儿不会出手的,让他们两个自己去解决,无论是他们被人打坏了,还是他们打坏了别人,我们都不管。”

    “他们两人是孟家人吧?不会是和你一样是孟家捡来的吧?”皇甫巽皱眉问。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两人要是孟倩幽的亲兄弟,她怎么舍得让他们两个人去对付那么多的人,要知道,好虎还架不住群狼呢。两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能打得过那么多的人?明显的是要吃亏的。

    “杰儿是幽儿一母同胞的亲弟弟,清儿是他四叔家里的孩子,但几乎从小就是在幽儿眼底长大的,和她的亲弟弟无异。”皇甫逸轩道。

    皇甫巽有些不明白了,道:“据闻弟妹和她家里人的关系是十分好的,那她怎么舍得让她的两个弟弟去对付那么多的人,要知道,国子监里的这帮家伙出手并不会手软的?”

    皇甫逸轩微微一笑:“因为幽儿相信,他们两人不会吃大亏的,今日之所以会吃亏,是因为心里没底,不敢出手太重,现在有了幽儿和我的撑腰,你等着看吧,结果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皇甫巽心里有些好奇了,点头:“好,我应了你,帮他们善后。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要是他们没有你胡说的那么拔尖,不单下次他们再出事我不会管,以后我也不会派人去国子监里照顾他们。”

    皇甫逸轩点头,不再提及这个话题,而是指着皇甫煜:“以后府外的事务就交给煜儿打理了,到时让你的人行个方便。”

    皇甫巽愣了一下,张开嘴要说些什么,却在看了皇甫煜一眼后,咽了回去。笑道:“恭喜煜弟了。”

    皇甫煜赶紧拱手谢过。

    事情说完,皇甫逸轩也没有行礼,起身,便往外走。

    皇甫煜再次惊愣之后,赶紧行礼跟着退了出去。

    看着两人的背影,皇甫巽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自己生于皇家,长于皇家,从小母后就对他耳提面命,他是太子,是未来的帝王,是众皇子想要取而代之的对象,除了父皇和她自己,他不能相信任何人。他记住了,也照做了,但是也成了孤家寡人一个。直到皇甫逸轩的出现,他才像找到了一个好玩的东西一般,逗弄他,惹怒他,和他打架,和他斗嘴,似乎体会到了一点兄弟之间的亲情和乐趣,可看着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去的背影,想着皇甫逸轩无防备的将府里的财产交给皇甫煜却打理,这才明白,这才是亲兄弟,是可以相扶一生的人。

    出了东宫,两人上了马车,车夫赶着马车回南城,一路上,皇甫煜不断地头看向皇甫逸轩,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我从回来的那年就和太子结识了。”仿佛了解他的疑惑,皇甫逸轩开口解释,随后又嘱咐:“记住,这件事万万不可对外人说起。”

    “为什么?”皇甫煜压低了声音不解的问,“你和太子相交是好事,为什么不让外人知道?”

    看了他一眼,收回了视线,道:“这不是你该问的问题,你只要记住,别把这事传出去即可。”

    皇甫煜没有在追问,立刻乖巧的点头:“知道了,大哥。”

    两人到了南城,天色已完全黑了。晚饭也做好了,孟氏亲自下厨炒了几个家里人爱吃的菜。

    皇甫逸轩没有发话,皇甫煜自然也厚着脸皮留下吃了晚饭。

    南城离齐王府并不太远,可是天色已黑,孟氏怕他们在路上出了什么事,也怕孟倩幽来回奔波累到了,便让他们住了下来。

    住哪儿都一样,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没有异议,同意留下。吩咐皇甫煜回府:“你告诉母妃一声,我和幽儿明日再回去。”

    美美的蹭了一顿饭的皇甫煜点头应下,和孟家的人告辞后,高兴的坐着马车回了王府。

    每日饭后,陪着孟倩幽在院子里散步已成了习惯,今日两人也不例外,在陪着孟氏等人聊了一个时辰的天,之后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出了孟氏的屋子,来到外面的大院子里散步。

    这几日的孕吐明显的没有那么厉害了,孟倩幽的脸色也没有那么难看了,皇甫逸轩的心情自然也跟着好了,两人牵着手,不紧不慢的在院子里散步。走了几圈以后,隐隐约约听见了争执的声音。

    起初两人没理会,以为是府里的下人因为小事在争吵,可是渐渐的,那争执的声音越来越大,而且那声音还是两人极为熟悉的。

    女人逼问:“你说,你什么时候去跟主子提亲?”

    男人没有回答。

    女人似乎是急了,威胁道:“我告诉你,你若是再给我推三阻四,我便到主子面前去告你,说是始乱终弃,对我不负责任。”

    这是朱篱的声音,孟倩幽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也是很惊诧,对她摇了摇头,示意她别说话,继续听下去。

    好半晌,男人苦涩的声音才响起:“我现在这个样子,已然配不上你,你又何必执着于我。”

    竟然是郭飞的声音,孟倩幽的眼睛瞪得更大,几乎要失声喊出来。

    朱篱恨恨的声音响起:“我执着,是谁当初招惹我的,是谁死皮赖脸的缠上来的,现在说配不上我,晚了。我告诉你,给你两条路,一条是你自己去给主子说,另一条是我禀明主子,让主子下令,你选一条吧。”

    郭飞有些慌了,“朱篱,你听我说,主子现在怀有身孕,万万不可再让她为我们的事劳神。”

    “又找这个借口,你就不能坦坦荡荡的面对自己的内心吗?”朱篱有些怒意的说道。

    郭飞叹了一口气:“朱篱,你是一个好姑娘,当时招惹你,是因为我觉得自己能配上你,可是你看我现在,少了一条胳膊,几乎就是废人一个,幸亏主子人善,留下了我,但我一辈子也只能做个车夫了,你又何必跟着我受罪?”

    朱篱的声音有些提高了:“我给你说过多少遍了,我不在乎,我看中的是你这个人,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