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七章 霍小姐求见(二更)
    郭飞的叹气声更重:“我明白,我都明白。可是我不能拖累你,你跟着主子去里王府,以后就是主子身边最信任的人,等主子安稳下来,肯定会给你许配一门好亲事的。而我,也只能是这样了,安安稳稳的做好车夫,替主子照顾好家里人。我们之间的差距会越来越大,我不能耽误了你。”

    “说白了,你就是一个懦夫,是一个胆小鬼,你不是怕拖累我,你是在逃避,你自以为是的为我好,其实是你接受不了自己少了一只胳膊,逃避现实的懦弱行为而已。”朱篱愤怒的大喊。

    郭飞似乎吓了一跳,急忙低声祈求她:“你小声一些,别让人听到,免得被误会了。”

    朱篱的声音更加的尖利:“误会?你说我们之间是误会?”

    郭飞慌忙解释:“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听我说”

    两人的声音小了下去。

    孟倩幽看向皇甫逸轩,眼睛里闪烁着恶作剧的光芒。

    宠爱的摸了摸她的头发,皇甫逸轩柔声道:“别太过了,免得到时候真的棒打了鸳鸯。”

    “那也是他们情志不坚,怪不得我,”孟倩幽小声的回道。

    皇甫逸轩笑着摇头,牵着她的手回了孟倩幽的屋子里。

    刚一进屋,孟倩幽就兴奋的扑进他的怀抱里,伸出双手搂住他的脖颈:“真没想到,朱篱和郭飞竟然互相看对了眼,而我怎么就没有发觉呢?”

    皇甫逸轩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急忙搂紧了她,伸手右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你呀,都是要当娘的人了,怎么好像变成了小孩子的心性,这样的事也值得你兴奋成这样。”

    孟倩幽连连点头:“那是当然,朱篱和青鸾跟着我出生入死,是我的好姐妹,如今我圆满了,我当然也希望他们过得幸福。”

    皇甫逸轩宠溺的在她额头亲了一下:“你呀,你不知道暗卫是不允许有私情的吗?朱篱这样的行为是要被处理掉的。”

    “自从王妃把她们送给我的那刻起,她们就不是暗卫了,而是变成了我的丫鬟,丫鬟当然是可以婚配的。再说了,她们是我的人,是什么样的结果自然是由我说了算。”

    “好好好,由你说了算,那你打算如何处置他们这对?”

    孟倩幽的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凑近他的耳边,小声的把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

    皇甫逸轩错愕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喷笑:“你呀,真的是越来越调皮了。”

    孟倩幽笑而不语。

    一夜无事。

    到了第二日,孟倩幽没有像往常一样,一早醒来让青鸾伺候,而是喊了朱篱进来,查看她的神色。

    见她一切如常,丝毫没有被昨夜的事影响到的样子。

    朱篱心里虽然纳闷,孟倩幽为什么会召自己进来伺候她,但还是尽职的把她要穿的衣服准备好,然后转身出去打水。

    皇甫逸轩去了厨房,估计着她快醒了,才回来。正好遇到朱篱从屋子里出去,笑着摇了摇头,走进屋子里柔声问:“娘已经把早饭做好了,是给你端过来,还是过去和她们一起吃。”

    好不容易才回一趟家,当然是要跟着家人一起吃了。孟倩幽快速的穿好衣服,收拾了自己,随着皇甫逸轩来到饭厅了。

    所有的人都在了,只等着她了。

    孟倩幽有些不好意思的坐在了座位上。

    孟氏亲自盛了一碗粥,放在她的面前:“这是娘亲手熬的,你多吃一点。”

    “谢谢娘。”孟倩幽接过,低头吃了起来。

    孟氏欣慰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开始吃自己的饭菜。

    孟倩幽暗自松了一口气,稍微放慢了一点吃饭的速度。

    吃完饭,孟杰和孟清凑到孟倩幽面前,孟杰道:“姐,我和清儿商量好了,今日给他们下战书,如果他们赢了,我们退出国子监,如果他们输了,以后再也不要招惹我们。”

    孟倩幽的脸色沉了下来,看着两人的眼睛,问:“这就是你们商量的结果?”

    两人互看了一眼,同时点头。

    “你们有必赢的把握?”

    两人又点头。

    “你们知道什么是骄兵必败吗?”

    两人还是点头。

    “有自信是好事,但过于自信了就是骄傲了,俗话说的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们自认为昨天没有使尽全力对付他们,可你们是否也明白,也许对方也没有用力全力呢?能进入国子监里,不全是泛泛之辈,你们这样轻敌,最后吃亏的是自己。”两人脸色有些红,没敢说话。

    孟倩幽的声音又起:“还有一个问题是你们没有想到的,能进入国子监对于咱们来说,是多么的不易,别说是寻常人家,就是一般的达官贵人想要把子弟送入国子监也是极其艰难的,你们却轻而易举的就进入了,就这么不珍惜这样的机会吗,竟然拿这件事做赌注。”

    两人惭愧的低下了头。

    孟倩幽不再说话,静静的看着他们。

    好一会,两人才抬头,齐声认错:“姐姐,我们错了。”

    孟倩幽神色缓和了些,摸了摸两人的头:“知道错了就好,你们慢慢长大了,除了更加努力的学好自己的本领之外,也要学会收敛锋芒。当然,收敛锋芒,不是说让你们被动挨打,相反,有人想要欺负你们,就如昨日一样,你们必须回他们狠狠的一击,让他们以后不敢再欺负你们为止。但是这一击要找对时机,也许一日,也许十日,也许一年,要看准时机。还不能给人留下把柄,就如你们刚才所说的,你们去下战书,万一你们败了,到时咎由自取。而如果你们胜了,把对方打了个落花流水,那你们就是寻衅滋事,会落下把柄的。”

    两人重重的点头,齐声道:“知道了,姐姐。”

    孟倩幽点头:“去吧,就像没发生任何事一样去国子监上课,如果有人问起,就说在家里玩耍的时候,不小心摔破的,不要先告状,也不要告诉任何人实情。”

    说完,又问,“明白姐姐的意思吗?”

    孟杰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点头,“明白了。”

    孟清却还是有些不明白,张嘴想要询问,孟杰扯了扯他的衣袖,“一会儿路上我告诉你。”

    孟清不在再追问,点头。

    孟氏站在一边,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想起孟倩幽昨日说的话,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郭飞已然收拾好了马车,等在外面,等孟杰和孟清坐上去以后,就平稳的赶着马车去了国子监。

    孟倩幽,皇甫逸轩和孟氏以及孟齐夫妇将把他们送到了门口,看着马车远去,孟齐道:“好几日没有去城外了,我今日去看看。”

    孟倩幽也有一年多没去城外了,闻言搂着孟氏的胳膊,央求:“娘,我也想跟着二哥去城外看看。”

    孟氏自然不肯,“不行,你现在的身子不稳,去城外的路太颠簸,不能去。”

    自从怀孕,就被困在了王府里,孟倩幽早就憋闷坏了,岂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一再央求,孟氏说什么也不肯。

    孟倩幽无法,给皇甫逸轩使了一个眼色。

    皇甫逸轩开口,帮着求情:“娘,我陪着幽儿去,您放心吧。”

    孟齐也跟着求情,孟氏这才点头答应:“好吧,路上要小心一些,中午早点回来,我做好饭等着你们。”

    几人应过,分别坐上马车,朝着北城而去。

    文彪赶得马车很平稳,几乎没有什么颠簸,只是比平日里用的时间长了一些。

    孟倩幽消失了八个月。包一凡没有回军营,一直留在北城外帮着打理那一千五百亩地。看到孟倩幽一行人过来,高兴的不行,迎上前来,看了孟倩幽一眼,问:“不是说你身体不适吗?怎么过来了?”

    “你不知道,自从我成亲以后,几乎是天天被关在了王府里,要闷死我了,今天正好有机会,过来看看。”孟倩幽笑着回道。

    瞥了眼皇甫逸轩有些发黑的脸色,包一凡笑着点头,道:“你来的正好,过几日,这第一季的土豆就要收了,看今年的长势,应该是个丰收年,我们的土豆大概会囤满整个作坊的。”

    “这么多?”孟倩幽欢喜的问。

    包一凡点头。

    “那正好,回去后,我和孟义哥商议一下,尽快再把全国各地的土豆粉店开起来,这样光我们自己就能消耗掉一大部分土豆了。”孟倩幽看向孟齐道。

    孟齐也点头,“我和孟义哥前几天也商议过,正准备给你说呢。这一千五百亩地的土豆实在是太多了。作坊里盛不下。”

    几人边说边慢慢的沿着土豆地走。

    还没到收土豆的时候,地里的工人也不多,看到孟倩幽过来,纷纷热情的给她打招呼。

    远远的看到孟倩幽,窦统领领着兵士也过来了,高兴的喊道:“世子,孟姑娘。”

    孟倩幽笑着应声,“这两年麻烦窦统领了,改天有机会去王府里坐坐,我和世子好好的谢谢你。”

    窦统领吓得急忙摆手,“孟姑娘客气了,这是在下份内之事,您千万不要这样说。”

    继续往前走了一刻钟,孟倩幽便感觉有些累了,深喘了几口大气,对众人道:“我们去庄子里歇息一会儿吧,我有些累了。”

    皇甫逸轩闻言,不顾众人在场,弯腰抱起她,大步朝着庄子里走。

    众人一愣后,有些担心的跟在后面。

    庄子里,孟齐也定时派人打扫,所以到处都是干干净净的。孟齐带路,走进会客厅内,皇甫逸轩把孟倩幽轻轻的放到椅子上。

    孟倩幽坐定,见众人都担心的看着自己,笑着道:“无事,只是稍微有些疲累而已,没有大碍。”

    孟齐和包一凡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

    孟齐匆匆的走出去,不一会儿拿着一个软垫走了进来,交给皇甫逸轩。皇甫逸轩放在孟倩幽的身后,让她靠的舒服一些后,才柔着声音问:“有没有哪里不适?”

    “没有,”说完,怕他不信,又补充了一句:“真的只是有些疲累,你不用担心。”

    皇甫逸轩点头,坐在了她的身侧。

    环视了会客厅一圈,孟倩幽笑问:“二哥,这是您派人打扫的吧?”

    “是啊,你不在的那几个月,我便每日都吩咐人打扫,想着等你回来后看到会很高兴的。”

    孟倩幽的脸色有些微红:“二哥,那件事是我做错了,你能不能别提了。”

    孟齐坚决的摇头:“不行,我要时不时的拿出这件事来说一说,好让你记住教训,免得你哪日抽风了,又招呼不打的就跑了无影无踪了。”

    孟倩幽被噎住,转头小孩子一样朝皇甫逸轩告状:“逸轩,二哥欺负我。”

    皇甫逸轩笑道:“我可不敢得罪二哥,你还是自己应付吧。”

    孟倩幽再次被噎住,众人大笑,外面响起文彪的声音:“东家,霍小姐听说您来庄子了,过来求见。”

    ------题外话------

    亲们,今天加更,有三更。另不要忘了投月票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