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九章 要指亲(一更)
    藿香伶走了以后,几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孟倩幽着重拜托了包一凡打理好这一千五百亩地,道:“如果你不想去军营,就留下帮我吧。如今的生意做的大了,总要找个知心的人帮忙的。”

    包一凡志不在此,这一年多来帮着打理这些土地,是为了报答孟倩幽当初的救命之恩。但也没有拒绝,因为自从他上次受伤以后,包父,包母一夜之间仿佛老了很多,才四十出头的人,头上已然出现了银丝,面色也苍老了不少。还有孙慧,虽然没有反对他再回军营,但是一听他提及,眼里立刻就露出惊慌的光,他实在是不想让家里人跟着担心了,所以这段时间也是举棋不定,听完孟倩幽的话,道:“你容我考虑考虑吧。”

    孟倩幽也了解他的为难之处,点头:“不用太为难,你如果想要回军营就回去,家里人我替你照顾着。”

    包一凡谢过。

    看天色不早了,想起孟氏说的让回去吃午饭的事,孟倩幽赶紧站了起来,道:“赶紧回去了,回去的晚了,娘下次该不让我出来了。”

    几人出了庄子。

    孟齐坐着马车直接再去了作坊,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则回了南城。到家的时候,天色有些过了中午了,孟氏领着胜儿在门口朝着这边张望。

    孟倩幽从马车上下来,看到这幅情景,马上堆起讨好的笑脸,迈着大步朝着孟氏走去。

    边走边解释:“娘,我们在北城遇到了一个熟人,说了一会儿话,所以才回来晚了。”

    她这样大的动作,反而吓了孟氏一跳,连声嘱咐她:“你慢一些,你慢一些,小心肚子里的孩子。”

    孟倩幽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放慢了脚步。

    孟氏领着胜儿也迎了上来。

    孟倩幽亲热的抱住孟氏的胳膊,撒娇的说道:“娘,我没事,你不用担心的。”

    胜儿看着她的动作,也伸出了小手,想要学她的样子抱住孟氏的胳膊,无奈人太小了,根本够不着,急的小脸上出了汗,情急之下冲着孟倩幽伸出小手:“姑姑,抱。”

    孟倩幽被他逗笑,放开孟氏的胳膊,弯腰想要抱起他,被孟氏阻止住:“放手,放手,你现在这个样子,哪能抱他呢?”

    说完,自己弯腰把胜儿抱了起来。

    孟倩幽笑道:“娘,我没事的,胜儿还小,抱他不费什么力气的。”

    “那也不行,我告诉你,你这次怀的可是双胎,之前你的身子又受过伤,一定要”孟氏边抱着胜儿往里走,边唠叨孟倩幽。

    孟倩幽也不生气,笑着陪着她走进府内,只是在孟氏不注意的时候,朝着皇甫逸轩吐了吐舌头。

    皇甫逸轩笑着摇头,不料孟氏的话锋一转,对他道:“逸轩,你也不要太纵容她,该管她的时候,就管着,免得她不知轻重,伤到了肚子里的孩子。”

    皇甫逸轩赶紧应声:“知道了,娘。”

    “你们呀,还年轻,什么事也不知道个轻重”孟氏这次连两人一起絮叨了。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乖乖的听着。

    来到饭厅,王嫣已命人把饭菜摆好,孟倩幽也有些饿了,吃了不少。

    吃过午饭,回房休息了一会儿,青鸾进来禀报:“王妃派人过来询问,世子和主子什么时候回府?”

    今日孟杰和孟清两人去了国子监,孟倩幽有些不放心,原本是打算再留一晚,问问两人在国子监了的情况。可现在王妃派人来问,明显的就是想他们了,不,确切的说,是想她肚子里的孩子了,略微想了一下,孟倩幽道:“你告诉来人,我们马上就回府。”

    青鸾应声,去了外面,告诉了来传信的人,打发了他回去。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去了孟氏的房里告别,孟氏虽然不舍,但嫁出去的女儿是不能常住娘家的,而且她每天也是去王府里,便点头嘱咐:“回去的路上慢一些。”

    两人应过,孟倩幽道:“娘,一会儿我派人去国子监把杰儿和清儿接到王府里去,等我询问了他们情况以后,再派人送他们回来。”

    孟氏答应,和王嫣一起送两人出了大门,看着马车走远了,才领着依依不舍的胜儿回了家里。

    两人一夜不在家,齐王妃连觉也没有睡好,听来传信的人回来禀报说她两人一会儿就回来,索性就去了府门,巴巴的朝着外面张望。

    王府周围都是高官府邸,时不时的有人进进出出,看到齐王妃的这幅样子便有些奇怪,都偷偷的立在自己的府门内朝着王府门口观望,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王妃感受到了这些目光,丝毫没有在意,直到两人的马车回来了,才笑着迎了上去,对下了马车的皇甫逸轩道:“要不是母妃的身份不太合适,母妃早就去南城找你们了。”

    孟倩幽从马车里探出头来后,想要跳下来。

    齐王妃吓了一跳,皇甫逸轩却早就料到他会有这样的动作似的,一把抱住了她。

    齐王妃吓得说道:“我的小祖宗哟,你的肚子里还有两个孩子呢,你这是要做什么?”

    围观的众人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齐王妃,纷纷怀疑自己的耳朵刚才是不是听错了,这齐王妃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要知道孟倩幽可是她的儿媳妇,儿媳妇呀。

    孟倩幽却“噗嗤”笑出声来,等皇甫逸轩把她放下,便上前一步,亲热的挽着她的胳膊往府里走,笑道:“母妃,你这是受了我娘的影响了,连这样的话都说了出来。”

    孟氏每日来王府,齐王妃喜欢孩子,让她把胜儿也带来,胜儿活泼好动,时不时的调皮捣蛋,孟氏便这样说她,久而久之,齐王妃便被熏到了,今日一见孟倩幽要跳马车,这句话就自然而然的说出口了。不过说完之后,自己也愣了一下,现在听到孟倩幽这样说,也笑了起来:“母妃呀,这些年循规蹈矩,一板一眼惯了,看你娘活的随性,羡慕的很,也想跟着她过那样的生活。”

    婆媳两人亲亲热热的挽着胳膊,说说笑笑的往里走,又震惊了看热闹的一众人等,这婆媳关系自古以来就是天敌,为了掌家的权利,更是勾心斗角,勤于算计,互看不顺眼,哪有想齐王妃和孟倩幽这样相处愉快的。

    众人震惊的同时,齐王妃他们来到了孟倩幽的屋子里,齐王妃问:“赶路饿了吧,要不要吩咐厨房给你做点吃的。”

    孟倩幽摇头:“谢谢母妃,不用了,我有一件好玩的事情跟你商量。”

    齐王妃顿时兴奋的睁大了眼,急省询问:“什么事?”

    看到她迫不及待的样子,皇甫逸轩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不由得咳嗽了几声。

    齐王妃随意的挥手:“我和幽儿有事要说,你在这里碍事,去府里溜达溜达吧。”

    皇甫逸轩再次被口水呛到,咳嗽的更加厉害,孟倩幽心疼,走了过去帮他轻轻捶了几下背。

    齐王妃上前一步,拉过她:“幽儿,你现在怀有身孕,可不能做这样的力气活,再说了,他这样一个大人了,还能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连个小孩子都不如。”

    皇甫逸轩咳嗽的更加厉害了。

    孟倩幽同情的看着他。

    过了好一会儿,皇甫逸轩才停止了咳嗽,脸色通红,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满的抗议:“母妃,我是你亲儿子,亲儿子。”

    “知道了,知道了,这句话你说了无数遍了,”齐王妃不耐烦的挥手:“你先出去吧,别耽误我和幽儿说事情。”

    皇甫逸轩不但没有出去,反而赌气似的一屁股坐在了屋内的椅子上,“我哪儿也不去,我就在屋里呆着。”

    齐王妃瞪了他一眼:“好好好,我们惹不起躲得起,走,幽儿,咱们去我的屋子里说。”

    “母妃。”孟倩幽笑着劝阻她:“这事逸轩也知道,我们就在这里说吧。”

    再次瞪了他一眼,齐王妃道:“你好好坐着,不许插嘴。”

    皇甫逸轩哭笑不得,他这母妃,自从知道了幽儿怀孕以后,偏心的愈发厉害了,连他么优秀的儿子都不待见了。

    齐王妃和孟倩幽坐在屋内的软塌上,孟倩幽把昨晚听到的关于朱篱和郭飞的对话说了出来。

    齐王妃惊讶的好一会儿没有说出话来,半晌才不相信的问:“你的意思是说,朱篱和郭飞有私情?”

    “母妃,他们两人情投意合,两心相许,算不得私情的。”孟倩幽道。

    齐王妃点头,再次问:“你想要成全他们两个?”

    “嗯。”孟倩幽应声。

    “这个好办,将郭飞叫来,直接将朱篱许给他就行了。”齐王妃道。

    孟倩幽笑着摇头:“要是这么简单,我便不会和母妃商议了,郭飞现在有心结,要是直接将朱篱许给他,他会觉得自己配不上朱篱,心里愧疚,对他们以后的生活也是不好的。”

    齐王妃来了兴趣,兴奋的问:“那你想怎么办?”

    “我呀”孟倩幽压低了声音,凑近了她的面前,把自己早就想好的捉弄两人的想法说了出来。

    齐王妃听完,那是一百个赞同,“这个方法好,要是郭飞还认不清他自己的心思,就让他后悔一辈子。”

    皇甫逸轩耳力极好,就算只两人压低了声音,他也把两人说的话听得清清楚楚,嘴角扬起笑容,宠溺的看着眼前的两个女人。

    半个时辰以后,齐王妃面带笑容的走了,孟倩幽送她出了门口以后,并没有回屋子里,而是假装和皇甫逸轩在院子里散步,走过朱篱好青鸾两人身旁时,像是想到了什么,随意的问了一句:“青鸾、朱篱,你们两人多大年纪了?”

    两人对望了一眼。青鸾先开口回到:“奴婢今年二十了。”

    朱篱也跟着说道:“奴婢和青鸾同岁,也是二十。”

    孟倩幽露出惊讶的表情:“都二十了,该许配人家了。”

    说完,不动声色的盯着两人。

    朱篱的脸色稍微变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如常。

    青鸾有些诧异,抬头看向孟倩幽,她们是暗卫出身,按规矩这一生是不能嫁人的。

    朱篱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

    将两人不同的神情看在了眼里,孟倩幽笑着说道:“你们现在不是暗卫,是我的婢女,自然是要给你们许配人家的。”

    青鸾诧异的神情退去,恭声道:“一切全凭主子做主。”

    朱篱却急忙说道:“奴婢不想嫁人,奴婢要留在主子身边。”

    “你们嫁了人也是留在府里,除了有个自己的家以外,和平日里没有什么两样。再说了,女孩子哪有不嫁人的,给你们几日的时间,去挑选自己合意的人,王府里的也好,外面的也行,要是没有中意的,我便让母妃给你们指亲了。”

    ------题外话------

    每个月月初的月票争夺战都很激烈。感谢各位亲人的鼎力相助,咱们的文文取得了第八名的好成绩。但是和第九第十名的差距很小,很容易被赶超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