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零章 赴京赶考 (二更)
    青鸾没有说话,朱篱也只犹豫了一瞬,恭声道:“一切全凭主子做主。”

    孟倩幽笑着点头,和皇甫逸轩在院子里又转了几圈,才回了屋子里。

    周安赶着马车去国子监把孟杰和孟清接来了王府,两人一见孟倩幽和皇甫逸轩,就欢喜的跑了过来,喊:“姐姐,姐夫。”

    两人笑着点头应过,孟倩幽习惯性的摸了摸两人的脑袋,柔声问:“今日怎样?”

    “学监看到了我头部的伤势,诧异的很,问我是怎么回事,我便把姐姐说的原话说给了他听。学监听后到是没说什么,只是嘱咐我们以后要小心一些。”孟清仰着头说道。

    “那些人如何,对你们动手没有?”

    孟杰摇了摇头:“他们昨日也没有讨到好处,今日去了以后只是怒瞪着我们,并没有再次出手。”

    “看来他们心里也有些惧意,又或者是他们在想什么对付你们的办法,你们切不可大意,要随时防备,但不能影响了课业。”孟倩幽道。

    两人乖巧的点头:“知道了,姐姐。”

    孟杰没有了话说,孟清却欲言又止。

    “清儿有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的。”将他的神情看在了眼里,孟倩幽道。

    “课业我不太喜欢,我想专攻骑射和武功。”犹豫了一瞬,孟清把自己在心里重复了千百遍的话说了出来。然后忐忑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压低了身子,平视着他的眼睛:“姐姐知道你不喜课业,这些年的努力都是为了让姐姐开心,但你想过没有,如果你没有学识,只空有一身武功,将来也只能是莽夫一个,不会有大的出人头地的机会。姐姐知道你的心愿是成为武国最有名的大将军,可如果没有学识,你如何看懂图册,如何运筹帷幄,调动兵马,又如何能出其不意打胜仗,扬名天下。”

    孟清脸色有些微红。

    摸了摸他的头,孟倩幽接着道:“你喜欢武功骑射是好事,姐姐支持你,但是课业也是很重要的,姐姐希望你能兼顾。”

    孟清重重的点头:“我知道了,姐姐,以后我武功和课业都兼顾的,一定不会辜负了你的期望。”

    “姐姐的期望是小事,姐姐只是希望你们能文武全才,以后无论是为官,为商,为农,都能够高人一等,为我们孟家争得荣耀,也为自己谋得好的出路。”

    孟杰和孟清同时点头,“我们记下了,姐姐。”

    孟倩幽站直身,笑着摸了摸两人的头。

    皇甫逸轩一直微笑的站在一边看着几人。

    嘱咐完两人,吩咐周安将两人送回家去。

    齐王妃听说孟倩幽的两个弟弟来了,以为他们会在王府里住下,乐呵呵的过来。不成想却来晚了一步,两人已被送走了,脸上的笑容退去,道:“幽儿,咱这往府里太冷清了,以后你这两个弟弟再来了,不要让他们走了。”

    孟倩幽笑着解释:“我今日过来是给我娘说了,要派人送他们回去的。母妃要是想他们过来,等国子监沐休的时候,我给我娘说好了,再让他们过来就是了。”

    今日是皇甫煜第一天着手管理手中的财产,先去各个铺子里转了一圈。铺子里的掌柜的,自从贺章被灭了满门以后,就惊慌的很,不知道这店铺以后会怎么办?要知道他们可都是卖身给贺府的人,直到后来皇甫逸轩派人去传话,说是这些铺子全都归了齐王府,以后他会派人去打理,所有的人都不会有变动,按照原来的样子经营就行,他每隔一段时间会派人过来查一回账。

    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按部就班的按照原来的样子经营,谁也不敢出什么差错。以前贺章在的时候,虽然不是很善待他们,但也没有过于苛责过他们呢,现在不一样了,齐王爷和齐王世子都是杀伐果断,暴力无边的人,要是不好好干,到时有把柄落到他们的手里,那后果众位掌柜的和伙计们想都不敢想,所以这一年多来,每个铺子也算是经营的有声有色,今天皇甫煜去巡查,并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告知了他们以后这些店铺就归自己管理了,众位掌柜的自然是老老实实的把所有的账目交给了他看,并如实的汇报了店铺里的经营情况。

    皇甫煜检查了铺子里的账本,没发现有什么问题,满意的点头,赞扬了他们几句,并把自己新制定的制度告诉了他们。那就是从下个月初开始,不再实行单一的发工钱的制度,而是实行奖励制,就是在现有工钱的基础上,按一定比例给他们分成,卖的越多,分到手的银钱就越多。

    掌柜的和伙计们是头一次听到这样的是事情,都惊喜的不行,一个个摩拳擦掌,挽起袖子,纷纷争抢着说自己下个月一定会是店铺里工钱最高的。

    一连气巡查了几个店铺,检查了他们的账本,等皇甫煜回到府里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他也疲累的不行。但还是先去了齐王妃的院子里跟齐王爷和齐王妃问了安,然后又去了皇甫逸轩的院子里问过安后,才回了自己的院子休息。

    自从有了小厨房,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便不再和大家一起吃饭,两人单独在自己的院子里。今日照常是皇甫逸轩下的厨,做了孟倩爱吃的饭菜。

    众人已是见怪不怪了,特别是皇甫毅,感觉自己现在是越来也没有地位了,世子和世子妃出入,有青鸾和朱篱两个丫鬟寸步不离的跟着。在府里,现在是皇甫逸轩给孟倩幽做饭,厨房里有好几个丫鬟帮忙,自己连个烧火的差事都捞不到,整天郁闷的蹲在墙边挠墙根,在心里鄙视皇甫逸轩,堂堂的一个世子,变成了妻奴,也不怕被京里众人嘲笑。不过想归想,这样的话他是一个字也没有敢说出来。以皇甫逸轩现在宠孟倩幽的程度,估计自己要是敢说半个字,就会被倒吊在府里最高的大树上,三天三夜不许放下来。

    又过了几日,到了七月底,全国各地到京城赶考的学子多了起来,孟倩幽这才想起今年是三年大考的日子,遂派了青鸾回南城问孟仁今年是否进京参加科举考试。

    六年前,皇甫逸轩认祖归宗的那一年,孟仁考中了秀才,三年前,想要进京赶考,却在走到半路,突发了疾病,等到家里人闻讯赶到的时候,他已经病的无法行走了。这个样子别说是进京赶考,就是站起来也费力气,所以孟大金决定先让他回家,等三年以后再参加大考。

    青鸾刚出府门不久就回来了,回禀:“主子,家里派人来传信了,说是大老爷一家全都来了。”

    大伯一家全都来了,孟倩幽惊喜不已,赶忙命周安备好了马车,和皇甫逸轩一起回了娘家。

    她成亲的时候,孟大金夫妇和孟仁夫妇留在家里照顾作坊,都没有过来,这次趁着孟仁进京赶考的机会都过来了。一是送孟仁进京,防止他路上再出现什么意外,二是孟大金家的想要过来代替孟氏照顾孟倩幽一段时间。所以一家人都跟着过来了。

    一同进京来的还有文彪家的和文松,文莲三人。

    文彪当年受伤,文虎和文豹一直瞒着文彪家的,直到他伤好以后,孟倩幽却又失踪了八个月,孟家人正是悲痛的时候,文彪媳妇也不好再跟着添乱,便也没有央求跟着过来,直到孟仁进京赶考,文彪家的才大着胆子跟孟二银说了此事,孟二银当即就应了,给了他们足够的银子,准备好了东西,让他们随着孟大金夫妇来了京城。

    孟倩幽被皇甫逸轩扶着下了马车后,提起衣摆就大步的朝着家里走。皇甫逸轩紧跟在她的身侧。来到孟氏的院子里。

    一进院门,便听到了满屋子的笑声。

    孟倩幽扬着声音在院子里大声喊:“大伯,大伯母,孟仁哥,大嫂。”

    听到她的喊声,众人迎起身,迎了出来,还没有来的及走到门口,孟倩幽已然大步走进了屋子里。

    孟大金家的走在了最前面,一把将孟倩幽搂在了怀里,声音顿时有些哽咽了:“幽儿,想死大伯母了。”

    孟倩幽的神情也有些激动:“大伯母,我也想你。”

    孟大金在一旁赶紧说道:“轻一点,轻一点,别碰撞到了幽儿。”

    孟大金家的放开了她,回道:“我知道,我有分寸的。”

    说完,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她一番,点头:“没有什么变化,还和没有成亲时一样。”

    英子也眼睛湿润的走了过来,“幽儿妹妹。”

    孟倩幽笑着点头:“大嫂。”

    小孟越也挤到了孟倩幽面前,仰着头甜甜的喊:“姑姑。”

    孟倩幽摸了摸他的头,清脆的应了一声。

    孟仁也走了上来,孟倩幽笑着喊人:“大堂哥。”

    孟仁点头,眼眶也有些湿润。

    皇甫逸轩也走上前,一一喊人。

    众人应过。

    孟大金家的扶着孟倩幽坐在了屋内的椅子上,亲手给她倒了杯水放在了她面前:“我说歇息一下,明日去王府里看你们,你娘非得坚持让你们过来,听说王府里这里很远,没成想你们这么快就过来了,很辛苦吧?”

    “都是平坦的大路,又是坐着马车过来了,不辛苦,倒是大伯母这么远过来,辛苦了。”孟倩幽笑道。

    孟大金家的坐在了她身旁,笑着摆手说道:“不辛苦,我们提前三日就出来了,路上走得慢,不知不觉就到了京城了。”

    孟大金附和说道:“是呀,你爹知道我们要过来,把马车上垫了厚厚的被褥,躺在上面舒服的很。”

    孟大金家的朝着她的腹部瞄了几眼,声音里是说不出的喜悦:“你爷爷奶奶回去了,说你怀了双胎,可把我和你三婶乐坏了,要不是家里做饭忙,脱不开身,你三婶便和我一起过来了。”

    “这么长时间不见,我也特别想念三婶。”孟倩幽道。

    “别急,你三婶说了,等你快生的时候,她就过来,帮着你娘好好的伺候你坐月子。”孟大金家的笑道。

    孟倩幽开玩笑的说道。“那我先谢谢三婶了,大伯母回去后,一定要转告她,她要是说话不算数,到时不来,我就不认她了。”

    孟大金家的知道她是开玩笑,笑着点头:“我知道了,回去后我就告诉她。”

    又说笑了几句,转向孟仁,孟倩幽笑问:“孟仁哥,准备的怎么样?”

    孟仁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幽儿妹妹,放心吧,状元我不敢保证,榜上有名是能做到的。”

    “好,我等着孟仁哥的好消息,到时候你高中了,你可得请我们去京城里最有名的酒楼里吃饭。”

    这几年,学习之余,孟仁也帮着家里打理作坊,挣得了不少的银钱,这次进京几乎是全部带来了,听了孟倩幽的话,豪爽的拍着自己的胸脯:“没问题,别说我高中了,你若是想要现在就去,大哥也请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