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零三章 办法 (二更)
    文莲还没有来得及回话,两道声音同时着急的想起。

    “京城里!”

    “乡下!”

    说京城里的是文彪家的,说乡下的是文彪。

    两人的话音刚落,文彪家的又急忙说道:“东家,您别听他的,让莲儿留在京城里吧。”

    文莲是女孩子,当初要不是家里突生变故,文莲现在早就寻得一门好亲事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一辈子埋在乡下,虽然东家对自己一家人不错,但是文彪家的还是希望文莲像别的女孩子,有个好的归宿。

    文彪想的则不是这些,自己常年跟在东家身边,对家里人照顾的很少。青鸾是东家身边得力的人,如果文松和她成了亲,势必会留在京城的。文莲要是再在京城里说亲,那只剩下自己的媳妇一人留在乡下了,那不行的。

    孟倩幽猜到了两人所想,道:“还是让文莲自己做决定吧,看看她喜欢留在哪里。”

    毕竟是在京城里长大,这里的一切都是自己所熟悉的和怀念的,文莲当然想要留在京城里,可若是她留在了京城里,那有可能一年半载的也见不到自己的娘一回,心里又有些不舍,所以有些为难,抿唇,没有立时回话。

    自己养大的女儿,心里想的是什么,文彪家的又岂能不知道,见文莲犹豫,顿时急了眼,劝她:“莲儿,你不要管娘,这是你的终身大事,马虎不得,你快告诉东家,你愿意留在京城里。”

    看着自己娘急切的模样,文莲的嘴唇动了动,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文彪要开口,文彪家的阻止了他:“当家的,我们这一生也就这样了,可莲儿还小,不能让她过和我们一样的日子,你还是应了我,别干涉莲儿的亲事了。”

    文彪张开的嘴又闭了上,到嘴边的话也咽了回去。

    文彪家的转向孟倩幽,急切的恳求:“东家,我知道您对我们很好,但莲儿的亲事上,我还是厚着脸皮求您,求您给她在京城里找一门亲事吧,我们的身份不要求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只要能过的去就行。”

    孟倩幽没有回答,眼神转向文莲,问:“你愿意留在哪里?”

    文彪家的更加着急了,语气里都带着请求:“莲儿”

    抿了抿嘴唇,文莲小声的开口:“就听我娘的意思,留在京城里吧。”

    文彪家的狂喜。

    孟倩幽点头,笑着道:“我知道了,这两天等我的消息。”

    文彪和文彪家的连连道谢。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转身出了下人的院子,去了孟氏的屋内。

    孟氏已经去厨房忙活了,两人又携手来到了厨房,不单是孟氏,就连孟大金家的也在厨房里帮忙。孟倩幽让皇甫逸轩等在外面,独自走了进去,刚一进厨房的门,便被孟大金家的发现了,急忙站起身,迎了过来,“幽儿,快出去,这厨房里油烟重,对孩子不好。”

    “大伯母,”孟倩幽笑道:“没事的,你和我娘那时候不也是”话说到这里,一股恶心的感觉涌了上来,赶紧用手捂住嘴,转身往外走,脚步快了一些,孟大金家的吓坏了,紧跟在后面:“幽儿,你慢点,忍不住就吐在厨房里吧,大伯母一会儿打扫出去便是。”

    孟倩幽已然“冲”出了门外,在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皇甫逸轩也吓了一跳,急忙走到她的面前,帮着他拍了拍后背,急切的问:“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孟大金家的看到皇甫逸轩在,又转身回了厨房里,舀了一些凉水出来,准备给孟倩幽漱嘴。

    孟倩幽感觉五脏六腑全都往上涌到了喉咙口,恨不得全部吐出来才痛快,呕吐了好大一会儿。

    皇甫逸轩急的额头上的汗都冒出来了,连声问:“这几天不是好好的了吗,这又是怎么了?”

    孟氏也听到了动静,从厨房里出来,看到孟倩幽呕吐的样子,心疼的不行,道:“幽儿这反应也太厉害了,是不是哪里不对劲,应该请个大夫给她看看。”

    皇甫逸轩听到了耳朵里,从自己的腰间接下来腰牌,头也不回的扔给了周安,声音里带着着急:“去把姜太医拎来。”

    这原本是他情急之下说的话,可他忘了周安是唯他命是从的,真的是把姜太医拎了过来。

    可怜的姜太医,一把年纪了,被周安拎进府里以后,不但一把老骨头要散了架了,而且吐得比孟倩幽这个孕妇还厉害。

    看到他的可怜样,孟倩幽的孕吐反应反而下去了,直呆呆的看着他半晌后,笑了起来,逗趣的问:“姜太医,您也有身子了吗,怎么比我吐的还厉害?”

    姜太医抬起因为呕吐而涨红的脸,摆手,虚弱道:“清河县主开玩笑了,在下是男人,怎么会有身孕?”

    所有的人被他的话逗笑。

    皇甫逸轩却没有任何的笑意,沉声道:“幽儿呕吐的厉害,我娘说是不是她有些不对劲,你快给看看。”

    姜太医应声,看了看周围,皱起了眉头。

    皇甫逸轩明白,弯腰抱起孟倩幽,吩咐:“你跟我来。”

    姜太医背着药箱跟在后面,孟氏也不做菜了,和孟大金家的一起也跟在了他们的身后。

    众人来到了会客厅,皇甫逸轩把孟倩幽轻轻的放在椅子上,拿出自己的丝帕搭在了她伸在桌子上的手腕上。

    姜太医上前,躬身站在另一侧,挽起袖子,弯腰就要给她把脉。

    孟倩幽笑道:“姜太医还是坐吧,您这样我有些不习惯。”

    姜太医在宫中多年,整日里伺候的就是宫中的那些贵人,早就习惯了自己低人一等的姿势,听了孟倩幽的话,明白她这是为了自己着想,心里感动,态度也越发的恭敬,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谢谢清河县主赐座。”

    皇甫逸轩轻哼了一声

    姜太医心里一动,慌忙改了口:“谢谢世子妃赐座。”

    孟倩幽抿唇微笑。

    姜太医规矩的在另一边的椅子上坐好,仔细的给她把脉。

    屋内的众人都一脸担心的看向姜太医,只有孟倩幽一脸笑容的看着他。

    姜太医微皱了下眉头,皇甫逸轩和孟倩幽都看在了眼里。

    皇甫逸轩的脸色变了一下,孟倩幽笑看向他,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

    足足过了一刻钟,姜太医才放开了她的右手,道:“麻烦世子妃把左手也伸过来。”

    这下,连孟氏和孟大金家的也觉得有问题了,脸上的担心更重。

    比一刻钟的时间还长,姜太医才缓缓的放开了孟倩幽的手,看了屋内的众人一眼,欲言又止。

    孟氏心里着急,催促:“太医,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幽儿是不是有哪里不好?”

    “娘”孟倩幽收回了自己的手,对着她笑道:“我会医术,我自己的身体有什么问题,我能不知道,无非就是昨晚一时兴奋,睡得太晚了,今日疲累了一些,才导致这样的。”

    她的话一出,姜太医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附和的点了点头,顺着她的话说道:“确实没有什么大问题,多休息一下就好了。”

    太医在乡下人的眼中就是神医,既然神医说没事,那就一定是没事,孟氏和孟大金家的松了口气,孟大金家的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也怪我们,非得拉着你们说话,快快快,先会屋子里休息一会,等会儿饭做熟了,我给你们送屋里去。”

    孟氏也跟着附和:“对对对,快去休息,还有呀,以后这厨房也别进来。”

    孟倩幽笑着一一应下,道:“娘,大伯母,你们先去做饭了,我这一下更饿了。”

    “好好好,你坐着,娘和你大伯母立刻去做,一会儿就熟。”

    说罢两人一前一后除了会客厅,去厨房做饭。

    看着她们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孟倩幽对着姜太医笑道:“有什么话就说吧。”

    姜太医看向皇甫逸轩。

    “是不是我的伤口对孩子有影响?”孟倩幽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姜太医来不及掩饰的错愕神情落在了孟倩幽的眼里,心里发沉,自己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面上却不显,笑问:“有什么后果。”

    姜太医张开嘴,刚要回话,皇甫逸轩有些惊慌的声音响起:“幽儿,你?”

    笑看着他,伸出手,将他拉的更近一些,仰头,道:“不用担心,没有你想象的那样严重。”

    皇甫逸轩转头看向姜太医,眼神凌厉。

    姜太医身子微颤了一下,没出息的咽了下口水,道:“世子妃的伤口日子太浅了,又坏的是双胎,所以”

    皇甫逸轩一把将他提了起来,声音里有些颤意:“所以什么?”

    姜太医的身子颤的更加的厉害:“所以,月份越大,世子妃的危险就多了一分,也许撑不到足月就”

    皇甫逸轩的手抓的死紧,眼睛里也有些赤红:“就怎样?”

    姜太医感觉被他抓到的地方疼的不行,却也不敢喊,道:“就”

    孟倩幽站起身,笑着柔声道:“逸轩,你吓到姜太医了,先放开手,让他好好把话说完。”

    皇甫逸轩闻言松开了手。

    姜太医的身子打晃,差点跌坐在地上。

    孟倩幽把皇甫逸轩摁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看着他的眼睛,道:“逸轩,没事的,别害怕。我会永远都在。”

    她的话起了安慰作用,皇甫逸轩的神情平静了下来,沉声对姜太医道:“一口气把话说完。”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战战兢兢的说道:“有两个后果,一个是,世子妃承受不了两个孩子,到了后期,伤口有可能崩开,到时就算是华佗在世,也无力回天了。”

    皇甫逸轩的拳头握了起来,道:“另一个呢?”

    “另一个是到了后期,孩子在母体内受不住,有可能早点出来。也就是说的早产,到时候,世子妃和孩子都会有危险。”

    皇甫逸轩的声音沉的不能再沉了,压抑着情绪问:“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咽了下口实,颤抖了半天的嘴唇,姜太医才大着胆子颤巍巍的回道:“有。”

    “说!”

    “趁着现在孩子还小,先让世子妃把孩子打下来,等过几年后,世子妃的身体没问题了,再要孩子也不迟了。”

    他的话落,屋内死一般的寂静。

    姜太医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喘,恨不得连身体也缩在一起,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还没有被的办法?”好久以后,皇甫逸轩才颤着声音问。

    姜太医摇头:“没有!”

    “没有?”皇甫逸轩“腾”就站了起来,如发怒的狮子般将再次将他提了起来,愤怒的声音差点震破了姜太医的耳膜:“你这个庸医,当时是谁说幽儿再难有身孕的,结果呢,现在她怀有了两胎,你又说她有危险,你知不知道,你这不负责任的话出口,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姜太医几乎喘不上气来了,脸色也有些发白了。

    孟倩幽见状,上前,劝道:“逸轩,凡事都有例外,你先放开姜太医。”

    皇甫逸轩松开了手,姜太医这次是真的瘫坐在了地上,喘着大气琢磨,自己是不是该告老还乡了,要是在这么让齐王爷父子两人折腾两回,他这把老骨头就给折腾没了。

    皇甫逸轩的眼睛已经变成了赤红色,虽然放开了姜太医,却恶狠狠的盯着他。

    孟倩幽笑着移动脚步,不露痕迹的挡在了姜太医的面前,笑道:“逸轩,你忘了我也会医术了吗?这件事我今早就预料到了,也想到了解决的办法,你不用太担心的。”

    皇甫逸轩眼里的赤红散去,又惊又喜,连声问道:“真的吗?你真的有办法?”

    姜太医也忘记了告老还乡的事,抬头惊喜的看向她。

    孟倩幽点头:“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姜太医利索的从地上爬起来,忍不住开口询问:“世子妃,您有什么好办法?”

    皇甫逸轩的冷声响起:“周安,扔出去!”

    于是,可怜的姜太医,再一次毫不客气的被周安拎了出去。

    皇甫逸轩急切的问:“你有什么办法?”

    孟倩幽伸出双手,搂住他的脖颈,直视着他的眼睛,笑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绝对会让咱们的孩子平安出生的,也绝对会让自己平安无事的。”

    皇甫逸轩目不转睛的回视着她,想要从她的神情里发现任何可疑的蛛丝马迹,可是孟倩幽深得坦然,目光坚定,一点说谎的迹象也没有,心里信了几分,但还是不放心,威胁道:“记住我说的话,即使你上天入地,我也会抓你回来,这一生,不,生生世世我都不会放过你。”

    孟倩幽的手搂的更紧,迫使皇甫逸轩低下头来,在他的嘴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才笑着压低了声音说:“我穿越了几千年,为的就是和你相守一生,又怎能轻易的死去,把心放回肚子里,我保证,绝对会给你生下两个白白胖胖的小兔崽子呢。”

    最后一句话愉悦了皇甫逸轩,嘴角露出了笑容:“对,就是两个小兔崽子,还没出生就这样折腾他们的娘,看出生了以后,我就打他们的屁股。”

    这时候的皇甫逸轩绝对没有想到,两个孩子出生以后,别说是打他们的屁股了,就连他想抱一下都得不到机会。以至于他每天跟在齐王爷和齐王妃身后,不停的想出各种办法,从两人的手里骗的孩子抱一会儿。

    姜太医被周安拎出去以后,并不死心,干脆耍起来赖皮,坐在了地上,倚老卖老道:“我看谁敢动我,谁动我,我就跟谁拼命。”

    皇甫逸轩的命令是把他扔出去,而没有说明把他扔多远,周安也就闭一只眼睁一只眼,任由他坐在地上耍赖,而没有再驱赶他。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神情平静了,才从会客厅里出来。姜太医一见到两人,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冲”到孟倩幽面前,堆着笑脸,一副讨好的模样:“世子妃,您到底有什么办法?”

    ------题外话------

    今日两更。我把二更、三更合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