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零四章 替朱篱出头(一更)
    37 om

    皇甫逸轩的脸黑了下来,他从来不知道这些平日里眼睛长在脑袋上的太医们,竟然也会有这么死皮赖脸的时候。

    孟倩幽抿唇笑了下,看了皇甫逸轩一眼,没有说话。

    姜太医一心只在孟倩幽会有什么方法上,并没有注意到两人的神情,见孟倩幽不说话,心里着急,催促了一句:‘世子妃,您倒是告诉在下了,急死我了。’

    经过临城的瘟疫以后,姜太医自觉和孟倩幽已经很熟识了,所以说话的语气也没有了一本正经的恭敬,这句话也是情急之下的脱口而出,不料皇甫逸轩听完以后,脸更黑了,冷声吩咐周安:“扔回太医院,没有我的吩咐不许他出现在世子妃的面前。”

    周安应声,上前一步。

    姜太医吓得连着倒退了几步,摆手说道:“不用扔,不用扔,我自己走。”

    周安是一板一眼的性格,哪能不听从皇甫逸轩的吩咐,几个大步走到他面前,拎起他就往院外走去。

    姜太医惊恐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出啊来。

    “好汉,好汉,你慢一点。”

    “哎哟,我头晕,头晕呀,你慢一点。”

    “我说你对老人家要尊重,你慢一点”

    声音逐渐远去,孟倩幽在心里默默的同情了姜太医三秒,笑道:“走吧,娘该做好饭了。”

    孟氏恰巧派人来告诉孟倩幽,让他们回屋等着,一会儿她和孟大金家的把饭菜给他们送到屋子里。

    孟倩幽笑着摆手,对来人道:“告诉夫人,不用了,人多吃饭热闹,我们还是去饭厅吃。”

    皇甫逸轩虽然担心她还会再有孕吐反应,但看她这样高兴,阻止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随着她来到饭厅。

    孟氏知道孟倩幽爱凑热闹,便也没有说什么,命人把所有的饭菜全都端到了饭厅里。

    一家人欢欢喜喜的吃过饭,唠了一会儿家常,告别了众人,两人回了齐王府。

    皇甫煜今天去巡查田产了,还没有回来。齐王妃今天兴起,趁着两人不在家,去了将军府去看望冯静姝和自己的小侄子,整个王府里静悄悄的,两人回了自己的屋子里。孟倩幽便笑眯眯的把朱篱叫了进去,问:“朱篱,你想好了吗?到底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朱篱眼神有些闪烁,咬唇不语。

    “今日有人跟我求娶,求的是青鸾,我问过她后,已经应允了,你若是没有合适的人选,我便给你指一个,也好了了我的心愿,后面我就安安心心的养胎了。”

    朱篱还是不说话。

    孟倩幽的眉头皱了起来,“朱篱,你跟了我多年,你的脾气秉性我也是了解的,看你这个样子,莫不是有了心上人吧?”

    朱篱咬牙,回声:“禀报主子,没有,奴婢只是不想嫁人而已。奴婢想要一辈子跟在主子身边。”

    孟倩幽笑了起来,身体闲适的往后一靠,舒舒服服的靠在了椅背上,也道:“这个你放心,即使你们嫁人了,也会伺候在我的身边的。我再给你一天的时间你考虑一下,如果没有合适的人选,我就给你指亲了。”

    朱篱没有接话。

    孟倩幽也不再为难她,让她退了下去。

    出了门,青鸾立在门口,看到朱篱的样子也是心有疑惑,道:“朱篱,主子看样是铁了心要让我们嫁人了,你要是有心上人就给主子说,主子会应允的。”

    朱篱看向她,欲言又止。

    这就是有了心仪的人了。青鸾不解,问:“那你怎么不给主子说,要是主子真的给你指了亲,你想要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一向冷静自若的朱篱眼里竟然有了泪花,小声道:“他不愿意,你让我怎么给主子说?”

    “谁?!”青鸾气得猛然提高了声音,大有知道这人是谁,她便去找人拼命的感觉。在她的心中,朱篱是自己的好姐妹,好搭档,是个优秀的姑娘,竟然还有人不乐意,这人就是该打。

    朱篱吓得急忙捂住她的嘴,急切的说道:“你小声一点,千万别让主子听到。”

    青鸾把她的手拨开,朝着屋内看了一眼。虽然还是很气愤,但声音压低了,用只有两个人才听到的声音恶狠狠的质问:“是谁?你说出来,我帮你去问问他,看他到底为什么不愿意?”

    这几日,朱篱的心里也是乱的很。巴不得有人帮着自己拿拿主意,毫不犹豫的小声说了出来:“郭飞!”

    青鸾一下没反应过来,冲着她低吼:“我问你相中了谁,你提郭飞做什”说到此处,猛然反应了过来,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问:“你说你心仪的对象是郭飞?”

    朱篱点了点头。

    青鸾更加的惊讶了,吃惊的问:“什么时候的事?”

    “从没有去临城以前他就对我献好了,我一开始没有理他,后来慢慢的,不知不觉的他就进去到我的心里了。”

    青鸾的眼睛瞪的更大,好家伙,这么长时间了,自己和朱篱朝夕相处,竟然没有发现她有任何的异常之处,盯着朱篱泛红的脸颊,好一会儿才说道“那还等什么,趁着这个好机会,让他来给主子提亲呀。”

    朱篱的神色有些暗淡,语气里也有了几分失望:“原来我们说好了,等主子成亲以后,他便过来提亲的,可是自从他少了一只胳膊,却对这件事闭口不提了,我多次催促,他却说现在的自己配不上我,让我另觅良缘。我”

    “我去找他!”青鸾气得不行,大步就往外走。

    朱篱一把拉住她,声音里带着祈求:“你别去,我不想勉强他。”

    “可是他若是不来,主子便要给你指亲了,到时你怎么办?”青鸾着急的问她。

    朱篱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我这几日想好了,主子要是执意给我指亲,我应了便是。”

    “你”青鸾气得不行,拿手指戳了她的脑袋几下,恨铁不成钢的低吼:“你这里面装的是浆糊吗?你心里有他,即使你和别人成了亲,你这心里会过得舒服吗?你又如何和别人共度一生。”

    由于气愤,她的声音提高了一些,被屋子里听到了,扬声问:“青鸾,你在外面嚷什么?”

    青鸾立刻回道:“哦,主子,青鸾想要给你请个假,我想回南城一趟。”

    孟倩幽的声音里带着疑惑:“我们不是刚从南城回来吗?你又回去做什么?”

    青鸾有些心虚的撒了谎:“我一时大意,有些东西落在了南城了,想要回去取一趟。”

    屋里没有回音,青鸾的心里有些打鼓。

    好一会儿孟倩幽的声音才从屋子里传出来:“早去早回,让朱篱守在院子里,我要休息,不许任何人进来。”

    青鸾痛快的应声,朱篱却犹豫了一下。

    没有听到朱篱的声音,孟倩幽心里疑惑,声音再次传出:“朱篱没在吗?”

    “奴婢在,主子休息吧,奴婢守在门口。”朱篱赶紧大声应道。

    得了孟倩幽的允许,青鸾转身大步的走出了院子,朱篱眼睁睁的看着,心里急的不行,却也无可奈何。

    屋内,孟倩幽捂着自己的嘴巴,笑的一脸开心,漂亮的大眼睛闪着恶作剧得逞的光。

    皇甫逸轩看在眼里,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柔声道:“去休息一会儿吧,青鸾一时半会回不来。”

    孟倩幽乖巧的点头,躺去了床上,对着皇甫逸轩伸出了双手。

    皇甫逸轩笑着摇头,脱去了自己的外衫,也躺在了床上,小心的将她搂在了怀里。

    在他的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没多大一会儿,孟倩幽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皇甫逸轩却睁着眼睛,盯着屋顶,脑子里想着今日姜太医的话,久久不敢睡去。

    青鸾回了南城,直接去了下人房那边找郭飞,刚进了大拱门,正好碰到从下人房里出来,是要去外面的文松。

    看到她,文松先是一愣,然后迅速红了脸庞,紧走几步到了她面前,欣喜的问:“青鸾,你是来找我的吗?”

    见到他,青鸾也是愣怔了一下,随即摇头:“我找郭飞。”

    文松的脸上出现失望的神情,却还是笑着问:“需要我帮你把他叫出来吗?”

    以往,进入下人房,青鸾都是大大咧咧就走进去的,从来没有过什么顾忌,看着眼前少年期待的眼神,听着他的问话,鬼使神差的,青鸾点了点头:“麻烦你了。”

    文松急忙摆手:“不麻烦,不麻烦,你等着,我马上帮你去叫人。”

    说完,转身,急步的走去了另一间下人房,把郭飞喊了出来。

    两人走到青鸾面前。

    青鸾对着文松一点头,道:“麻烦你了,我和郭统领有话要说,能不能请你回避一下。”

    文松脸上的笑意顿了一下,看了看两人,道:“好,我正好有事要办,你们说吧。”

    说完,转头走了出去。

    青鸾沉着声音对郭飞道:“你跟我来!”

    说完,也大步离开了下人房的院子朝着后院走去,郭飞不明所以的跟在后面。

    后院空无一人,找了一个宽敞的地方,青鸾停住,转身道:“朱篱已经把你们之间的事告诉我了,我就想问问你,你为什么不跟我们的主子去提亲?”

    郭飞微微愣怔了一下,脸上出现了痛苦的神色:“我配不上她。”

    “那你当初招惹她做什么?”青鸾生气的质问:“招惹了她却有不肯娶她,枉我平日里看错了你。”

    “我”郭飞张嘴想要解释。

    青鸾开口堵住了他:“别给我说配上配不上的话,我们在主子身边,衣食无忧,根本就不用操心平常的柴米油盐的生活,即使你没有了一条胳膊,也没有任何影响,你所谓的配不上,无非就是你的自卑心在作祟而已,可你有没有想过,你若是真的舍弃了朱篱,看着她嫁人生子,你心里不痛苦吗?你不会后悔吗?”

    郭飞张嘴想要说话。

    青鸾却没有给他机会,接着说道:“我告诉你,主子几天前就下了命令,让我们在这几天内找到合适的人选成亲,否则就给我们指亲,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你看着办吧,如果你不想自己后悔,明天便去提亲。要不然等着主子给朱篱指亲了以后,你就等着后悔一辈子吧。”

    说完,也不等郭飞回话,便怒气冲冲的走出了后院。

    而身后的郭飞则神情痛苦的抱头蹲在地上,久久没有起身。

    文松办完事后,等在了大门口。看到青鸾过来,迎了上去。

    青鸾微微一愣后,问:“有事?”

    文松下意识的咽了下口水,紧张的问:“你”

    没有了下文。

    青鸾奇怪的看着他。

    文松越发的紧张,口齿也有些不利落了,结结巴巴的问:“对于你和我的亲事,你是不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青鸾更加的奇怪,微皱了下眉头,问:“你为什么这样问?”

    “我我看你见到我不是很高兴。”文松结结巴巴,断断续续的说道。

    ------题外话------

    恭喜清歌荣升堂主

    恭喜清歌荣升堂主

    恭喜清歌荣升堂主

    感谢亲的陪伴和大力支持,谢谢,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