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零五章 放不下(二更)
    37 om

    青鸾愣住,不知该如何诉说自己的心情。

    从知道了她愿意嫁给自己后,文松就一直很兴奋。可看看她现在表现出的样子,文松的心情沉落到了谷底,声音也恢复了平静,抿唇,道:“如果你不愿意,就不要勉强自己,我去给东家说。”

    “你不愿意娶我吗?”青鸾开口,却是问了一句让文松愣住的话。

    “我当然愿意。”文松急忙说道。

    “我也愿意嫁给你。”青鸾的脸上总算有了一丝微红,语气里也有了丝丝羞涩。

    文松狂喜,睁大了眼睛确认:“你说的是真的吗?你是心甘情愿的嫁给我?”

    青鸾点头,语气肯定:“嗯,我愿意。”

    “我你我以为”文松激动的语无伦次。

    青鸾露出一个笑容:“你不用紧张,我若是不愿意,没人逼迫了我的,虽然我们接触的时间不多,但我知道你以后可定会对我好的。”

    文松拼命的连连点头:“那是当然,那是当然,你是我心仪的女子,我这一生都会对你好的。”

    青鸾的脸色更红,道:“主子还等着我伺候,我要回去了。”

    “我送你。”文松急忙道。

    青鸾没有拒绝。

    两人一起走到了门外。

    看着青鸾飞跃上马,打马远去,文松才心情愉悦,满脸笑意的回了下人房里。

    孟倩幽睡了半个时辰就醒了,一睁眼,看到皇甫逸轩正温柔的看着自己。心里高兴,身体往他的怀里靠了靠,主动送上了自己的娇唇。

    自从洞房花烛夜后,怕伤及到她肚子里的孩子,皇甫逸轩一直在拼命的克制自己,从来不敢有大动作,怕一发不可收拾。孟倩幽这主动的动作,引出了他苦苦压抑的欲念,吻罢,穿着粗气问:“可以吗?”

    孟倩幽回了一个魅惑的微笑,皇甫逸轩狂喜,正要有下一步的动作是,孟倩幽笑着阻止他:“最早得三个月以后。”

    皇甫逸轩的动作停住,抬头,恶狠狠的看着她,咬牙切齿的道:“那你还招惹我。”

    孟倩幽发出愉悦的笑声,抬起头,在他的唇边轻吻了一下,得意的笑着说道:“我就是招惹你了,有本事你惩罚我呀?”

    盯着他如花的笑颜,听着她愉悦的笑声,皇甫逸轩无奈的摇了摇头,身子远离了她一些,恶狠狠的说道:“你等着,看我以后怎么惩罚你。”

    孟倩幽的笑声更大。

    想要进院子里给两人打招呼的皇甫煜听到孟倩幽的笑声,脚步顿住。想了想,回了自己的院子里,等吃晚饭的时候,才闻着饭香过来。

    吃着饭的功夫,就把今日自己去查看的田产情况给两人说了,道:“这两日所有的店铺和田产我都巡查完了,基本情况都好,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皇甫逸轩点头:“这些你处理就好,等你全部理顺了,给我说一声,我好把府里的店铺和田产也交给你。”

    这贺章留下的这些,皇甫逸轩这几天跑的腿都要断了,说的嘴唇也起皮了,要是把王府里的一起管理,皇甫逸轩想都不敢想那个画面,“大哥”,皇甫煜赶紧推脱,“大嫂现在还无事,你大可以自己管理那些。要是全部交给我,你就不怕我卷着府里财产跑了?”

    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给孟倩幽夹了一筷子她爱吃的菜后,皇甫逸轩才不紧不慢的说道:“不用跑,你想去哪儿大哥派人送你去,保证你舒舒服服的一辈子不愿意回来。”

    这话怎么听怎么瘆得慌,皇甫逸轩的小心肝颤了几颤,不敢再说话,赶紧低头扒自己碗里的饭。

    “我听说,给林小姐说的那位公子今日到京城了,过不了几日林小姐也许就定亲了,你可想好了,真的放弃她了?”皇甫逸轩冷不丁的说道。

    皇甫煜吃饭的动作顿住,手把筷子抓的死紧,紧的手上的青筋都暴起来了也没有自觉,故作语气轻松的说道:“大哥,我说过多少遍了,她的事情与我无关。”

    “煜儿。”孟倩幽喊了一声。

    皇甫煜抬眼抬眼看向她。

    孟倩幽指着他手里的筷子,“好心”的说道:“筷子要被你折断了。”

    “啪”皇甫逸轩手里的筷子掉到了桌子上。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一起看着他。

    慌忙捡起,露出一个心虚的笑容,皇甫煜忙岔开了话题:“今天的晚饭真好吃,大哥,大嫂你们多吃点。我饿了,就不客气了。”说完,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是真的,夹了一大筷子的菜放进了嘴里,大口的吃了起来。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也不拆穿他,同时低下头吃自己的饭菜。

    皇甫煜勉强维持的笑容垮了下去,吃的动作也慢了下来,感觉自己嘴里的菜比黄连还苦。

    平日里叽叽喳喳,说个没完的皇甫煜没有了话说,饭桌上自然也没有了动静,三人沉默的把饭吃完以后,皇甫煜便匆匆的回了自己的院子里。坐在屋内的椅子上,愣愣的看着地面出神。大概两刻钟后,哑着声音吩咐:“来人!”

    贺一闪身出来,恭敬行礼:“主子。”

    “去打听一下,林小姐要定亲的那个公子人品如何?”

    贺一应声,正要闪身而去,皇甫煜的声音再次响起:“算了,别去了。”

    贺一再次应声,欲要隐藏起来,皇甫煜却又说道:“还是去吧。”

    贺一没有应声,也没有再动,谨慎的确认:“主子,我是去还是不去?”

    皇甫煜没有立刻应声,皱着眉头又想了一会儿,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去吧。”

    贺一这次没有应声,飞速的“蹿”了出去,让皇甫煜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林尚书府。

    今日下午,据说路遇劫匪失踪了那位公子却突然来到了尚书府。林尚书夫妇惊喜之余,命人过来喊林晗嫣过去相见。

    林晗嫣听后,脸色灰白,跌坐在椅子上,愣愣的看着面前。

    红儿吓坏了,连喊了几声:“小姐,小姐?”

    林晗嫣这才缓过神来,抓着红儿的手,急切的问:“红儿,这可怎么办,我不想嫁他,不想嫁他。”

    红儿的手被抓的生疼,却也顾不上了,急忙安慰:“小姐,你先冷静一下,我们会想出办法的。”

    林晗嫣反而抓的更紧,“能有什么办法,煜哥哥不肯原谅我,躲着不见我,这位公子又找上了门,过不了几日,爹娘就会逼着我定亲的。”

    情急之下,红儿想出了一个办法:“小姐,您不是认了大将军做义父吗?您可以请求他出面,给你和二公子说合。”

    林晗嫣的眼神一亮,随即又黯淡了下去:“大将军当时是为了让我早日和世子退亲,才不得以答应了收我为义女的,恐怕心里已是怨恨了,又怎么可能帮我呢。”

    “不会的,大将军是心怀宽广的人,又怎么可能因为这样的事和你计较呢,再说,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名义上他总归是你的义父,你有事求他,他不可能不答应的。”红儿劝道。

    林晗嫣摇头:“别的事情也许他可以帮上忙,可这婚姻大事,自古就是有父母做主,恐怕他连半句话也说不上,我还是别上门去找那个没趣了。”

    红儿劝不动,也没有了办法了,道:“小姐,传信的人还在外面呢。”

    “你去告诉她,就说我身体不适,不过去了。”

    红儿出去传了信,林夫人听了丫鬟的回禀,尴尬一笑,道:“嫣儿前些日子感了风寒,身体一直不太好。”

    大厅里坐着的年轻男子微微一笑,温和说道:“表姑母,还是让嫣儿妹妹休息吧,来日方长,我们有的是见面的机会。”

    看他温文尔雅,举止温和,谈吐不凡,确实有大家风范,林尚书夫妇心里更加的高兴,对他的态度也更加的温和了一些,笑道:“你连日赶路也辛苦了,先去休息一下,等晚些时候再给我们说说你路上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

    年轻公子没有推辞,彬彬有礼的谢过,随着下人去了给他准备好的院落。

    尚书夫人看着他的背影,真是应了那句话,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嘴角的笑意止都止不住,笑道:“我们嫣儿的福分马上就要来了,看他这言行举止,是个稳妥的人,八月份的科举榜上有名应该是可以的,到时你在运做一番,给他在京城里寻个重要的职位,到时候,我们的嫣儿就可以留在我们身边了。”

    林尚书也笑着捋着自己的胡须点头:“嗯,我也是有这个打算。我早就留意好了,你不用操心了。”

    官场上的事林夫人也不懂,自然也没有多过问,笑道:“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嫣儿成了亲,我这压在心里的大石头也算是落下了,从今以后,再见到京城里的那些夫人小姐啊,我也不必觉得低人一等,听人闲话了。”

    林尚书也笑着点头。

    夫妇两人在这做着美梦,却不知林晗嫣根本就没有想嫁。

    贺一的办事效率很快,一个时辰后,就把对方的底细摸了个清清楚楚,回来后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了皇甫煜。

    皇甫煜的心情有说不出来的复杂,既想林晗嫣有个好归宿,又一想到林晗嫣就要和别人定亲了,心里疼的厉害。

    贺一禀报完了以后,看着皇甫煜阴沉的脸色,连个大气也不敢喘。

    好半晌,皇甫煜才挥手,贺一心里一喜,立刻就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这一晚上,皇甫煜翻来覆去的,彻夜没有睡着。而下午睡得饱饱的孟倩幽也是一点睡意也没有,躺在皇甫逸轩的怀里,高兴的说道:“现在只剩下文莲的亲事没有着落了,你说把她配给谁比较好?”

    文莲的身份特殊,好一点的大户人家会嫌弃她现在的身份,次一些的人家又怕委屈了她,再说了,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也不认识平常一些的人家,更别说齐王爷和齐王妃了。

    想来想去,两人也没有想到合适的人选,皇甫逸轩怕她思虑过重,影响到了肚子里的孩子,劝道:“早点睡吧,明日起来再想。”

    实在是没有合适的人选,孟倩幽也泄了气,听话的闭上了眼睛,没过多大一会儿,竟然沉沉的睡着了。

    皇甫逸轩无奈的摇头,自从怀孕以后,孟倩幽的性子好像活泼了,半丝沉稳的样子也没有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了肚子里的孩子。想到这,自己又觉得好笑,孩子是他们两个人的,当然是随了他们两人的性格,不会有这么欢脱的性子的。

    想着,想着,手搭在孟倩幽的肚子上,摸着她平坦的小腹也满足的睡着了。

    第二日,孟倩幽照例是日上三杆才起来,吃了皇甫逸轩亲自给她做的粥以后来到了齐王妃的院子里,道:“母妃,该是你出手的时候了。”

    ------题外话------

    推荐好友舒薪种田文田园有喜:憨夫宠入骨

    顾家有女名欢喜,长辈疼哥哥宠,原以为一世欢喜,奈何一朝风云起,娘亲死,哥哥下落不明,父亲很快娶继室,百两银子卖欢喜。

    面对家徒四壁,全是极品的田家,没关系,欢喜会种地,还会持家,更擅长赚钱和养娃,手撕白莲花,怒踹贱渣渣。

    看文留言有奖励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