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六章 时机成熟(一更)
    37 om

    府里风平浪静,没有什么可需要操心的地方,齐王妃这两日闲着无聊,正要为还未出世的两个小家伙做小衣服呢。听了孟倩幽的话,眼睛闪着兴奋的光,问:“时机到了?”

    孟倩幽笑着点头:“只差最后一把火了,还需要母妃出面。”

    “行”齐王妃应声,放下手里的小衣服,“包在我身上,母妃出马,就没有办不好的事。”

    所以,当郭飞赶着马车把孟氏、孟大金的还有孟越和胜儿两个小家伙一起送过来的的时候,“恰巧”听到齐王府里的几名下人“悄悄”的聚在一起议论。

    “王妃说了,等一个时辰后,便给世子妃身边的朱篱姑娘指亲,让咱们府里的适龄的小厮全部集中在后花园里,任她挑选。”

    “这个是天上掉下来的大好事,朱篱姑娘要样貌有样貌,要武功有武功,还是世子妃身边得力的人,将来的的前途不可限量,谁娶了她可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谁说不是呢,我告诉你们呀,我刚才这一路走过来,有不少的人要去呢,待会儿我们也早点过去,免得让被人抢了先。”

    “对对对,我们早点过去。虽然这个朱篱姑娘很少笑,看上去也整天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但要是成了亲,好好调教一番,说不定比别的女人还听话呢。”

    几道调笑着附和的声音。

    郭飞黑了脸色,周身发出凌厉的气势。

    正在说话的几人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气势,害怕的看了他几眼,不约而同的躲开了他。

    郭飞的气势散去,沉着脸不语。良久,似乎是下定了决定,甩开大步来到了皇甫逸轩的院子里。

    朱篱和青鸾同时看到了他,朱篱抿唇不语,青鸾明白了他要做什么,欣喜的看过来。

    郭飞走到朱篱面前,不由分说的用自己仅存的右手拉起她的手,在朱篱的错愕中,直视着她的眼睛问:“你若是不嫌弃我是残废,便和我一起去给主子求亲。”

    朱篱惊愣住,随即眼里有了泪水,欢喜的连连点头,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郭飞心疼,放开她的手,笨拙的给她擦了一下眼泪,拿起自己空荡荡的衣袖道:“你看,我连这么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好,你可要想清楚了。若是求了主子,你就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朱篱的眼泪流得更凶,泪眼模糊的道:“我不要余地,你做不好,那我以后就不再哭了。”

    郭飞也有些红了眼眶,摸了摸她的头,说了句:“傻丫头!”

    朱篱破涕而笑。

    青鸾也是红了眼眶,转头,对着屋内禀报:“主子,郭统领有事要见您。”

    屋内的孟倩幽朝着皇甫逸轩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随即恢复了如常,回道:“让他进来吧。”

    郭飞领着朱篱的手走了进去。

    孟倩幽露出惊讶的表情,指眼睛瞪得很大,指着两人牵在一起的手,都结巴了:“你、你们、你们”

    两人在她和皇甫逸轩的面前跪了下去。郭飞放开朱篱的手,给孟倩幽磕了一个头:“主子,属下想娶朱篱为妻,请您应了我们的亲事。”

    孟倩幽的惊讶更重了,“郭飞,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知道。”

    “你不知道!”孟倩幽的声音尖锐起来:“朱篱才二十岁的年纪,你呢,你多大了,你多大了,你多大了?”连着质问三声以后,似乎更加的气怒:“你的年纪都能做她的父亲了,你也好意思来给我求娶?”

    郭飞的脸色涨红,却没神情坚定,没有任何退缩,道:“主子,属下知道自己配不上朱篱,属下也曾退缩过,动摇过,甚至想着放弃过,但是不行,属下今日一早,听到府里的下人说你要给她指亲时,属下便知道,属下不能失去她,主子责怪也行,打骂也罢,属下都不在乎,只求主子把朱篱指给我。”

    这个傻家伙终于开窍了,孟倩幽心里乐开怀,面上却更加的气愤,怒声问朱篱:“你呢,你也愿意嫁给他吗?”

    朱篱也是一个头重重的磕在地上,抬头坚定的说道:“回主子,奴婢愿意,奴婢此生除了她谁也不嫁。”

    孟倩幽的脸色沉了下来,声音里的愤怒眼看就要压抑不住了,沉着声音问:“你们决定了?”

    郭飞和朱篱对看了一眼,同时一个头磕在了地上:“奴婢,(属下)决定了,恳求主子成全我们。”

    孟倩幽爆发出笑声。

    郭飞和朱篱两人错愕。

    屋外的青鸾惊喜。

    皇甫逸轩笑着摇头。

    眼泪都快要笑出来了,孟倩幽才勉强止住了笑声,道:“那日晚上,你们在我家里的谈话我都听到了,我心里着急,才和母妃商议,想到了这个计策。这下好了,郭飞终于肯面对自己的内心了,你们两人也是有情人成眷属了,我也没什么可挂心的了。等孟仁哥科举结束了以后,我便给你们还有青鸾操办亲事。”

    郭飞和朱篱不置信的看着孟倩幽。

    看着两人傻呆呆的表情,孟倩幽笑问:“怎么?高兴傻了,还是不愿意成亲?”

    朱篱慌忙摆手:“不不不。”

    郭飞则是高兴的连连点头:“愿意,愿意。”

    孟倩幽的笑声更大,“你们两个这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这次两人同时点头,齐声高兴地回道:“奴婢(属下)愿意。”

    孟倩幽笑着点头,“好,等一会儿我去找母妃和我娘,先将你们的亲事定下来,你们等消息吧。”

    郭飞和朱篱欣喜万分,再次道谢后,起身,走了出去。

    青鸾也是异常的高兴,笑着恭喜两人。

    郭飞面色感激:“青鸾姑娘,多谢你点醒了我。”

    青鸾摆手:“不用谢,朱篱和我一起从小长大,情同姐妹,我是为了她。”

    平生第一次,朱篱情绪外露,伸出双手,搂住了青鸾,由衷的感激的说道:“青鸾,谢谢你。”

    青鸾拍了拍她的后背。

    屋内孟倩幽高兴的合不拢嘴,皇甫逸轩望着她,笑问:“好玩吗?”

    重重的点头,一副淘气孩子的模样,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回道:“好玩。等煜儿那时候更好玩。”

    越发孩子气了,皇甫逸轩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笑看着她:“你高兴就好。”

    孟倩幽笑眯了眼。

    齐王妃听了孟倩幽的话后,高兴的恨不能拍自己的大腿。孟氏则是有些惊讶,不过也很快笑出声来,“这倒是好事,朱篱姑娘和郭飞都舍身救过你,等他们成亲的时候,你可要多给他们点陪嫁。”

    孟倩幽笑着点头:“知道了,娘。”

    孟大金家的对朱篱了解不多,但是认识郭飞,也笑着说道:“这确实是好事,咱这周围的人全都有这样好的福分就好了。”

    说着无意,听着却有心,她的话落,孟倩幽脑子里闪过什么,匆匆的转身,对着皇甫逸轩道:“逸轩,我有事要给你说。”

    皇甫逸轩的声音温柔,问:“又想到了好玩的事了?”

    孟倩幽连连点头,“嗯,我需要你的帮忙。”

    “什么事?”

    “我想”孟倩幽刚要说话,门外响起玲珑的禀报:“王妃,尚书府的林小姐在府外求见。”

    齐王妃愣了一下,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也是有些发愣,随后笑了起来,看来这林家的小姐,真的是走投无路了,这样的话,嘿嘿她又有好玩的事要做了。这一高兴,马上就把刚才要说的事给忘了,对孟氏和孟大金家的道:“母妃有事。娘,大伯母,我们带着越儿和胜儿去我的院子里吧。”

    孟氏和孟大金家的站起身来,拿好自己手里的针线活,跟齐王妃说过后,跟在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的身后出了齐王妃的院子。

    越儿大了,知道孟倩幽有了身孕是怎么回事,等出了齐王妃的院子,便走到面前的另一边,轻扶着她的胳膊,懂事的叮嘱:“姑姑,你慢一些。”

    胜儿还小,有样学样,小小的身子钻到了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的中间,也牵着孟倩幽的另一只手,奶声奶气的说道:“姑姑,你慢一点。”

    孟倩幽高兴的应声,和两个小人儿慢慢的往回走。

    孟氏和孟大金家的走在后面,欣慰的看着三人。

    皇甫逸轩虽然被挤到了一边,但脸上始终挂着温和的笑意。

    几人走后,齐王妃吩咐玲珑:“请林小姐进来吧。”

    玲珑退了出去,亲自去了府门口。

    林晗嫣忐忑的站在府前,不住的朝里面张望。

    玲珑走到她面前,有礼的说道:“林小姐,请吧。”

    林晗嫣面色一喜,迫不及待的撩起裙摆,迈过高高的门槛,急步朝着齐王妃的院子里而来。

    从小不知来过多少次,齐王府里的一切她都熟悉的很,就算闭着眼睛,也能找到齐王妃的院子。看着府里熟悉的一草一木,想起自己和皇甫煜在一起的快乐时光,林晗嫣的心里有些发酸,眼眶有些发红。

    齐王妃没有像以往一样出来迎接她,林晗嫣心里的酸涩更重,随着玲珑走进屋里,规规矩矩的行了礼,道:“嫣儿贸然来打扰王妃,还请王妃原谅。”

    齐王妃露出笑容,伸手示意她到了自己面前,拉着她的手道:“你这孩子,跟我还客气什么,我还以为你给轩儿退亲以后,永远不再登我这王府的门了。”

    林晗嫣的眼泪没忍住,一下子流了出来。

    齐王妃吓了一跳:“怎么了,嫣儿,出什么事了?”

    林晗嫣跪在了她的面前:“王妃,嫣儿想求您一件事。”

    齐王妃的惊讶更甚,弯腰,想要扶起她:“你先起来,有什么话直说就是。”

    林晗嫣跪着未动,仰着脸请求:“虽然这话说出来有些不耻,有违妇德,但我还是要厚着脸皮请求您,请您帮着劝劝煜哥哥,我想要跟他成亲。”

    齐王妃吓得松了手,眼睛都要瞪出来了,不相信的问:“嫣儿,你说什么?”

    林晗嫣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齐王妃跌坐在身后的软塌上,愣了半晌才道:“你这孩子,说晚了,我已经给煜儿订好了亲事了,他们过不了几日便要交换庚帖,定亲了。”

    林晗嫣的脸色煞白,急切的说道:“我知道,所以我才不顾羞耻的过来请求您。好在他们还没有定亲,一切都还来得及的。”

    齐王妃有些为难,“可是这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煜儿还不知道同意不同意呢。再说了,这婚姻大事,岂能儿戏,我们双方已经定好了日子,我们王府里哪能说改就改。”

    见齐王妃不松口,林晗嫣有些绝望,跪着前行了一步,抓住了齐王妃的手:“王妃娘娘,您从小就疼我,将我当亲女儿一样相待,这一次就请您帮帮我吧。”

    齐王妃轻轻叹了口气,“嫣儿呀,你也知道,因为你和轩儿退亲的事,我们王府和你们尚书府闹得不合,你娘也跟我生了嫌隙,就算我退一步,答应了你的要求,你母亲又肯愿意?”

    ------题外话------

    亲们,有月票的投一下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