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七章 乱翻了天(二更)
    37 om

    林晗嫣的眼泪流得更凶了,“王妃娘娘,我知道我母亲有做的不妥的地方,可千错万错,她都是为了我好,还请您不要跟她计较。至于她那边,我会跟她说明白的。”

    齐王妃的叹气声也更重:“嫣儿呀,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如果没有你母亲的同意,这门亲事我是万万不能帮你的,不是我们齐王妃怕了尚书府,而是现在幽儿有了身孕,我们全家人的心思都放在了她的身上,不愿意这个时候惹了不必要的事端。”

    这几句话,就说明了一切,也让林晗嫣的心彻底的沉入了谷底。孟倩幽是世子妃,是王府未来的掌家之人,现在她如此得宠,等生了王府继承人以后,地位会更高,到时候也许连皇甫煜的亲事都是她说了算的。而自己曾经得罪过她,就算自己死皮赖脸,求得了齐王妃的心软,也是过不了她那一关的。

    想到此处,心里的绝望阵阵袭来,愣愣的松开了齐王妃的手,跌跪在地上。

    齐王妃心里不忍,想要搀扶起她,想起孟倩幽给自己说的话,“林小姐和煜儿的亲事最大的阻碍就是林尚书夫妇,我们这儿不能太主动了,免得又被他们牵着鼻子走,这件事必须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同意才行”。刚要弯下的腰又挺了起来,吩咐玲珑:“快把林小姐扶起来。”

    是林小姐,不是嫣儿,这一句话足以说明了一切,林晗嫣急的都要把自己的嘴唇咬破了。抬起头,泪眼婆娑的请求:“王妃娘娘,我和煜哥哥的亲事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吗?”

    看着她这可怜的样子,齐王妃觉得自己快要演不下去了,语气里故意加了一点怒气:“嫣儿,这件事的重点不是我愿不愿意,而是你得求得你家人的同意,否则就是我愿意上门提亲,你的父母又怎么会愿意呢?”

    林晗嫣心里一喜,急切道:“我父母那边我去说服,嫣儿就请王妃娘娘,拖延煜哥哥的亲事一段时间即可。”

    齐王妃面露为难,道:“嫣儿,你也知道,煜儿不是我的亲生儿子,早在很多天以前我就给他选亲事了,也对外说了,他的亲事这几日就要定下来了,如果迟迟没有他定亲的消息传出,别人会说我这个主母苛待庶子的,我可担不起那个罪名,所以,哎!”

    林晗嫣有些绝望了。

    到底是自己亲眼看这长大的孩子,齐王妃有些不忍,缓和了一下语气,道:“嫣儿,你和煜儿的亲事我也是乐见其成的,这样吧,我可以答应你拖延几日,如果你父母那边同意了,我就舍了这张脸皮去给定好的那家人说好话、多赔偿他们点金银,我也成全了你们。如果他们不同意,那就说明你们有缘无份,你也就死了这份心吧。”

    林晗嫣惊喜的连连点头,眼里的泪珠都甩落了出来,“谢谢王妃娘娘,谢谢王妃娘娘。”

    齐王妃笑着摇头:“不用谢,轩儿不在的那些年,也多亏了你经常来看我,才让我熬过了那些伤心的日子,你在我心里,就像个女儿一样,我也是希望你能有一个美满姻缘的。只可惜,你终究不是我的女儿,这种婚姻大事我是替你做不了主的。”

    说完,实在是不愿意再演下去,下了逐客令:“你早些回去吧,只要想办法说服里你的父母就立刻派人知会我,我会马上派人去提亲。”

    林晗嫣欣喜满面,连连点头。

    齐王妃拿出帕子,替她擦拭了脸上的泪珠以后,吩咐玲珑送了她出去。

    望着她充满希望的背影,齐王妃这次是真的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但愿林尚书夫妇看在嫣儿是他们疼宠的女儿的份上,不要太难为了这孩子。

    孟倩幽几人回了自己的院子了,趁着天色刚好,没有进屋,想要在院子里陪着越儿和胜儿玩耍。

    孟氏和孟大金家的怕她有个什么意外,说什么也不让她乱跑乱动,孟倩幽没法,只得回了屋子里。

    孟氏和孟大金家的把手里的活计放在了屋内的桌子上,指着做了一半的小衣服让孟倩幽和皇甫逸轩看:“看看,我和你大伯母做的衣服好不好看?”

    孟倩幽伸出手,量了一下,皱起了眉头,问:“娘,怎么这么小?”

    “你以为有多大?更何况你怀的是双胎,孩子肯定会比平常的婴儿还要小一些。这些衣服我觉得还做大了呢。”

    孟倩幽调皮的吐了下舌头,又挑出了毛病:“怎么都是女孩子的衣服?”

    “小孩子哪里分男女,什么样的花色都能穿的。”孟氏道。

    “不对吧,我记得召儿出生的时候,男孩、女孩的衣服您都准备了。大伯母也是,越儿出生的时候,你也是准备可各种花型的衣服,怎么到了我这里都是女儿的了。”孟倩幽问。

    孟氏和孟大金家的对望了一眼,笑了起来:“这些都是王妃准备的,娘做的还没有拿过来呢。”说完,又笑着补充了一句:“娘做的也是女孩的衣服。”

    孟倩幽有些同情肚子里还没有出生的孩子了,万一是两个男孩,那得有多不受待见呀。心里想着,嘴上也说了才出来:“您们也太偏心了,要是我生了男孩,还不被您们嫌弃死。”

    “不能吧,”孟氏收敛了笑意,睁大了眼睛,不满意的说道:“你怀的是双胎,总该有一个女孩子的吧。”

    孟大金家的也跟着附和,“对,至少有一个女孩的。”

    孟倩幽被噎着,得,齐王妃盼孙女都要盼疯了,这再加上自己的娘和大伯母,她已经看到自己的儿子未来的苦日子了。越儿和胜儿也在一边嚷道:“要妹妹,要妹妹。”

    得,连这两个小家伙也跟着添乱,看来她决不能生女儿,要不然非的被所有的人惯得无法无天不可。

    这边热闹的很,尚书府里却乱翻了天。

    林晗嫣回了府内以后,去了林尚书夫妇的院子里,直接跪在两人面前。在两人惊吓的神情中,说道:“爹、娘,女儿不想嫁给那位公子,女儿想要嫁给煜哥哥。”

    尚书夫人“腾”就站了起来,不相信的问:“嫣儿,你说什么,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林晗嫣抬头直视着她,语气坚定的又说了一遍:“女儿想要嫁给煜哥哥,还请父亲、母亲成全。”

    这次是真的听清了,尚书夫人的身体晃了几晃,又气又怒的道:“嫣儿,你疯了吗?皇甫煜是个不学无术,没有家产的庶子呀。你若是跟他成了亲,你、你、你要跟着他去大街上要饭吗?不行,我绝不允许,你给我死了这条心。”

    林尚书气得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拍的桌上的杯子晃个不停。要不是林晗嫣是女孩子,估计他早就一脚踹过去了,声音里也满是气怒:“收起你这个想法,我堂堂尚书府的嫡女,竟然要嫁给一个庶子,这要是传出去,我这老脸要往哪里搁,我在同僚面前还如何抬得起头来。”

    林晗嫣愣住,她一直以为父亲、母亲,是疼宠她的,对于她的要求也是有求必应的,没想到今日却想到这里,声音急切的恳求:“父亲、母亲,煜哥哥的生母已经去了,凭王妃的性格一定会将他视为己出的,女儿要是和他成了亲,半丝苦楚也不会受到的。”

    “你知道什么?”尚书夫人呵斥她:“就算夙英将他视为已出又怎样,到底不是亲生的,又会对他好到那儿去。是给他继承王府了,还是将王府里的财物交给他管理了?所谓的对他好,也只是给按月给他点例银,让他不至于饿死而已。”

    这些年林尚书也纳了几房小妾,但是林夫人手腕厉害,没让她们生下来一男半女。可别的府邸就不一样了,家家几乎都有庶子,庶女,赶上当家主母脾气温和的,这些庶子,庶女们就少吃点苦头,每月给点例银,每季做点应季的衣服,要是赶上当家主母不好的,自己的姨娘又不得宠的,别说有例银了,就是吃饱穿暖也成个问题。

    这些林晗嫣也是有些耳闻。

    早些年,齐王府里是贺侧妃当家,皇甫煜的吃穿用度当然不少,甚至超过了一般嫡子的规格,大家都没有说什么。毕竟皇甫逸轩多年没有音信,如果找不回来了,那皇甫煜就是世子了。可现在不一样了,皇甫逸轩回来了,贺侧妃死了,丞相府也被灭了满门了,可以这样说,皇甫煜现在完全就是一个寄人篱下的庶子,哪天皇甫逸轩和齐王妃不高兴了,就可以将他赶出去,让他自立门户,任由他自生自灭了。

    尚书夫人的话落,林晗嫣立刻就想到了这些,可这丝毫撼动不了她想要嫁给皇甫逸轩的决心,毫不犹豫的说道:“母亲,就是跟着他去要饭,女儿也愿意,还请母亲成全。”

    气急之下,尚书夫人一个巴掌打了过去:“你是疯了,还是中邪了,那个皇甫煜有什么好,让你宁肯要饭也要嫁给他?”

    从小到大,林晗嫣是真真的被林尚书夫妇疼在心坎上的人,别说是挨打了,就是一句重话也没有对她说过。这一巴掌下去,就是尚书夫人自己也惊呆了,不相信的看着自己泛红的手掌。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尚书夫人气急之下,这一巴掌打的非常重,林晗嫣娇嫩的脸上立刻浮现了五个鲜明的手指印。

    林晗嫣也是呆住了,连捂着脸的动作都没有,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林尚书只是微皱了下眉头,并没有说话。

    尚书夫人回过神来,立刻再次伸出手,想要抚摸一下林晗嫣的脸庞,慌乱的说道:“嫣儿,母亲,不是”

    林晗嫣将头转向一边,避开了尚书夫人的抚摸。

    尚书夫人愣住。

    林尚书眯起了眼睛。

    林晗嫣语气平静,没有丝毫的情绪,“母亲,您可消气了?”

    “嫣儿,母亲”尚书夫人急忙解释。

    林晗嫣打断她:“母亲要是觉得不解气,可再多打几巴掌,女儿绝不躲避,只求您答应我嫁给煜哥哥。”

    尚书夫人心里的愧疚消失,尖声道:“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你趁早给我死了这条心,老老实实的给我等着成亲。”

    林晗嫣眼里闪过狠绝:“母亲这是要逼迫女儿吗?”

    林尚书气得又拍了一下桌子,怒骂道:“怎么跟你母亲说话呢,这是我们教导你的吗?”

    林尚书是兵部尚书,脾气有些火爆,尚书夫人唯恐他和自己一样,气急之下对林晗嫣出手,急忙缓了语气,劝解道:“嫣儿,我们给你定下的那门亲事是最适合你的,那位公子不仅长得一表人才,学识也是不错的,只等着他这次科举之后,榜上有名,到时你父亲会帮着他在京城里谋个好的职位,你嫁过去就是正妻,是当家主母,家里的大小事务,一切都是你说了算,还不用伺候公婆,这是多少闺中女子想求都求不来的。”

    “母亲还有一点没有说吧,那就是这人以后也会成为父亲的傀儡。”林晗嫣冷冷的说道。

    ------题外话------

    推荐: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种田+宅斗+空间+1v1+双洁作者:雪琰

    现代农业研究生穿越古代,被爷爷当孙子养,又被女胖子觊觎,扒了裤子验身,这口气如何出?

    此事恰巧被杏花村美男子撞见,是杀人灭口,还是拖回去当‘夫人’再生一窝小崽子?ps:喜欢的亲可以移驾正文,么么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