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八章 别出纰漏(一更)
    “哗啦!”林尚书身侧的桌子彻底碎了,散落在地上。

    屋内所有的人都吓得变了脸色。

    “不孝女,这是你应该说的话吗?”林尚书怒喝。

    尚书夫人惊叫:“嫣儿,快给你父亲道歉!”

    林晗嫣倔强的抿唇不语。

    林尚书气得抖着手,怒声吩咐:“把这个不孝女给我关到她的院子里去,没有我的吩咐,不许她出房门半步。”

    “老爷!”尚书夫人想要阻止。

    林尚书的怒气更盛:“慈母多败儿,她变成这样都是你惯得,再不让她反省,恐怕为了一个男人连我们也不认了。”说完,怒喝红儿和另一名丫鬟:“还站着干什么,想要挨板子吗?”

    两人吓得身子一颤,赶紧走到了林晗嫣身边,搀扶起她。

    林晗嫣也没有挣扎,顺势站起来,撂下了狠话:“父亲,女儿是宁死也要嫁给煜哥哥的。”

    林尚书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尚书夫人急忙对着红儿挥手:“快把小姐拉走。”

    红儿和另一名丫鬟使力,将林晗嫣拉了出去。

    林尚书气得胸膛不断地起伏。

    “老爷,嫣儿还小,不懂事,你又何必跟她生这么大气?”

    林尚书根本压不住火气,怒道:“为了她的亲事,我遭受了多少同僚的耻笑,如今好不容易给她找到一门我们感到满意的,她却自甘堕落,要嫁给一个庶子。”

    尚书夫人劝解:“自古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没有我们的允许,就算她有那份心思也是没用的。再说了,她和那个没用的东西从小一块长大,有些情愫也是情有可原的,以后我们看紧一些,不让他们接触不就完了。”

    林尚书的火气小了一些:“她既然有了这份心思,就怕我们防不住。”

    “那还不简单,从今天起,派两个人跟在她身边。如果她不愿意,就别想出府门。”尚书夫人道。

    林尚书深深叹了口气,点头:“也只能是如此了。让人看紧一些,离科考没有几天了,别出了什么纰漏。”

    尚书夫人应声,吩咐人把散落一地的木头赶快收了出去。

    林尚书叹了一口气,想起这一切的根源,咬牙切齿道:“都怪孟倩幽这个祸害,要不是她横插一杠子,嫣儿现在就是世子妃了。”

    提起她,尚书夫人心里也有怒气,点头附和:“对,以后我们尚书府和她势不两立。”

    齐王府。

    林晗嫣走后,齐王妃心里很不是滋味,呆呆坐了一会儿后,便来到了孟倩幽的院子里,听到里面的欢声笑语,心里的那股说不出情绪散去,心情好了起来,走进屋内。

    三个女人一台戏,别说是三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再加上一个怀孕以后变的有些孩子气的孟倩幽,简直就可以把房顶抬起来了,即使皇甫逸轩再好的脾气也受不了了。起身,恭声给几人打过招呼后,“逃”了出去。

    然后又故意命人给在外面的皇甫煜送了个信,等皇甫煜急冲冲赶回来的时候,府里哪里还有林晗嫣的影子。

    心里着急,迫不及待的来到了孟倩幽的院子里,还没进院门,就听到了屋内的欢笑声,脚步又退了出来。

    却还是没有能忍住,站在院子里高声禀报:“母妃,煜儿找你有话要说。”

    屋内静了下来,齐王妃的声音清晰的传出来:“母妃现在没空,有什么事晚上再说吧。”

    皇甫煜张了张嘴,没敢再坚持。

    回了自己的院子里,焦急不安的等待着,命人随时注意着齐王妃的动静,只要她一回自己的院子,便速来禀报于他。

    时间一点一点的挨过去,终于等到了齐王妃回了自己院子里的消息,皇甫煜几乎是小跑着来到齐王妃的屋子里,询问林晗嫣的事。

    齐王妃也不隐瞒,把所有的话一字不落的全部说给他,道:“煜儿,母妃知道你对嫣儿没有了那份心思,所以便没有答应她,但也没有拂了她的面子,答应了给她几天的时间。你放心,以林尚书夫妇的为人,是不会答应她的,等这几天已过,母妃马上就为你定亲,到时就算嫣儿伤心欲绝又怎样,你反正已经定亲了,她也不能如何。”

    皇甫煜张了张嘴,闭上,又张开,如此反复了几次,终于憋出了一句话:“母妃,嫣儿好歹也是你看着长大的,你难道对她没有感情吗?”

    齐王妃睁大了眼,疑惑的问:“煜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皇甫煜意识到自己太急迫了,赶忙回道:“母妃,孩儿的意思是……”

    是什么,他自己也说不上来,是他自己说林晗嫣的一切与自己无关的,他又能说什么呢。

    齐王妃还在等着他的答案,见他不语,再次问道:“你的意思是什么?”

    皇甫煜恭声认错:“没什么,母妃,是煜儿急躁了些,您别跟孩儿一般计较。”

    狐疑的看了他几眼,齐王妃没有计较:“我已经把你的生辰八字和那位小姐的生辰八字拿去让大师看了,这几天就有回音了,你这几日不要去远地方了,随时等我的消息。”

    皇甫煜恭敬应声,转身回了自己的院子里,呆呆的坐在自己屋内的椅子上,连下人过来叫他去吃晚饭,也推说自己不饿没有去。

    众人心知肚明,谁也没有派人去喊他。

    接下来的几日,皇甫煜晚出早归,林晗嫣却再也没有来府里。

    皇甫煜忍不住派人悄悄地打探了一下,却得知林晗嫣被禁了足,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所以,当齐王妃再次给他商定成亲日期的时候,皇甫煜的口气不那么坚决了,推辞道:“母妃,孩儿刚接手生意,实在是忙的很,这定亲的日子就往后拖拖吧。”

    齐王妃皱起眉头,问:“煜儿,这日子是早就说好的了,你现在反悔,让母妃如何对人家说。”

    “是孩儿的不对,让母妃操心了,但孩儿现在是真的没有时间,等忙完了这一阵,孩儿一定听从母妃的安排。”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齐王妃道:“煜儿,不是母妃非要逼你,而是你的年纪不小了,因为你大哥的亲事耽误了你,母妃心里已经很内疚了,要是再拖下去……。”

    皇甫煜急忙打断她:“母妃,孩儿是真的没有时间,这样吧,孩儿答应了,顶多一个月,我就忙完了,到时候,您随意安排就行。”

    齐王妃心里一喜,面上却露出为难之色,好一会儿才回道:“好吧,顶多一个月,到时母妃就算是绑也要绑着你成亲。”

    皇甫煜松了一口气:“谢谢母妃,孩儿知道了。”

    时间过的很快,没几天就到了科考的日子。提前一天,孟家人全部出动,把孟仁送到了考场边,看着他进去,才转身往回走。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跟着过来了,两人坐在马车里,慢慢的穿过半个京城。

    好久没有出来逛街了,孟倩幽忍不住打开了车帘,朝外观看,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听着小贩高低起伏的叫卖声,前几天那个突然涌起的念头,一下子出现现在脑海里,回头兴奋的对皇甫逸轩道:“逸轩,我想起来那日我要说的是什么了。”

    皇甫逸轩不解。

    孟倩幽附在他的耳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期待的问:“你觉得这个想法怎么样?”

    稍微想了一下,皇甫逸轩点头:“很好,只不过这样,你是不是太操劳了?”

    孟倩幽的眼里闪过狡黠,笑着道:“我们很久没有去看大哥了,是不是应该去看看他。”

    皇甫逸轩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露出笑容,吩咐周安:“停车。”

    周安停下,皇甫逸轩下了马车,去给孟氏等人说了自己与孟倩幽有事要去做。

    孟氏不放心的叮嘱了又叮嘱,让他照顾好孟倩幽。

    皇甫逸轩一一应下,回到马车上坐好,才吩咐周安去东宫。

    皇甫巽的腿伤早就好了,此时正在自己的院子里阴凉处处理一些皇上交给他的朝事,听闻他们两人过来了,眼皮也没有抬,道:“不见,他们这对黑心的东西,每次都是来算计我。”

    他的话刚落,孟倩幽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相公,有人在说我们的坏话呢?”

    她明明是笑着说的,皇甫巽却感到了一阵寒意,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抬起头来,看着两人越走越近。

    皇甫逸轩的声音也也透着笑意,不过这笑意却令皇甫巽更家的毛骨悚然:“娘子,你想怎么惩治他呢?说出来,为夫定然办到。”

    皇甫巽将手里看着的东西砸了过去:“你们两个,够了,没事跑我这东宫来现恩爱了,要不是看在弟妹有身孕的份上,我即刻就命人把你们乱棍打出去。”

    孟倩幽叹了一口气:“逸轩,看来大哥是记恨着你上次伤了他的事,看来以后这样的好事我们不能做了。”

    皇甫逸轩的语气温柔,里面带了担心:“既然如此,今天的事我们也别说了,还是走吧,免得他一会儿惹你生气。”

    孟倩幽乖巧的应声:“好,咱们回去吧。”

    说完,两人当真就转身往外走去。

    皇甫巽的鼻子差点气歪了,两人莫名其妙的来说了一通莫名其妙的话,弄得他云里雾里的,却又毫不犹豫的转身走了。虽然知道两人是故意的,但是皇甫巽一忍再忍,还是没忍住,大声道:“站住,你俩到底来干什么?”

    两人犹如没有听见,慢悠悠的往外走。

    皇甫逸轩气坏了,厉喝:“拦住他们。”

    总管太监和几名小太监急忙拦在两人的面前。总管太监道:“世子,请留步。”

    两人顺势停住了脚步。

    皇甫逸轩慢吞吞的回声:“大哥,你这是想要做什么?”

    “少给我来这一套,”皇甫巽气得站起来,大声道;“赶快滚过来,告诉我,你们今天来到底是为了何事?”

    皇甫逸轩转头看着孟倩幽,一副唯妻是从的模样:“娘子,你说怎么办,为夫听你的。”

    “大哥是太子,他的命令我们哪里敢不听,既然如此,你就告诉他吧。反正这一路走进来,我也累了,正好歇一会。”

    皇甫逸轩慌忙上前扶住她:“累了,你不早说,来,赶快坐下。”

    说完,看了太监总管一眼。

    太监总管双腿一软,差点跪坐在地上,吓得赶紧小跑着亲自去搬了一把椅子出来,放到了阴凉处,用袖子擦了擦光滑干净的椅子,谄媚的说道:“世子妃,您请坐。”

    皇甫巽恨不得把总管太监踢飞了,这个没骨气的东西,皇甫逸轩一个眼神就吓成这样。

    皇甫逸扶着孟倩幽坐下,太监总管又亲自搬了一把椅子过来,和那张并排放在一起。

    两人坐好,看到皇甫巽还站着,皇甫逸轩反客为主道:“大哥,您请坐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