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九章 怪事(二更)
    皇甫巽没有坐下,反而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说道:“今天你们说的事要是不重要,我就命人把你们扔出东宫去。”

    皇甫逸轩没有理会他,又看了太监总管一眼。

    管事太监又是一哆嗦,急忙命人端上来水果和点心,整个过程中,完全忽视了皇甫巽,好像皇甫逸轩才是东宫的主子。

    皇甫逸轩慢悠悠的把水果和点心放在孟倩幽面前,看她吃的满足,这才转头对皇甫巽道:“大哥,我有话对你说。”

    皇甫巽的怒气几乎要到了极限,马上就要爆发出来了,闻言语气不好的喝道:“快说!”

    看了看院中伺候的人,皇甫逸轩闲适的靠在椅背上,道:“我们今日来,是有件好事需要大哥出面去做。当然了,我们自己出面去做也行,不过,我和幽儿想着你是大哥,平日里对我们照顾有加,这个扬名的机会就让给你了。”

    皇甫巽才不相信,沉着声音问:“别废话,快说,什么事。”

    “是这样,幽儿这几日突发奇想,想要给北城作坊里的残疾兵士们举办一个招亲大会,所以……”

    “所以,你们就想到了我?”皇甫巽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逼出来。

    皇甫逸轩点头:“这是个扬名的好机会,我们思来想去,觉得还是让大哥去操办合适。”

    摆了这么大的谱,竟然是为了这样的事,让他一个太子去做媒婆,这要传出去,还不让天下人笑死。皇甫巽再也忍不住了,用手指着宫门的方向:“你们马上给我滚出去,越远越好,以后也不要让我在看见你们。”

    正在吃水果的孟倩幽呛到了,咳嗽了几声。

    皇甫逸轩赶紧给她轻轻的拍了拍背,柔声责备:“怎么这么不小心?”

    孟倩幽阻止了他的动作,抬头看向皇甫巽,一副看傻瓜的模样:“你真的确定要我们滚?”

    “确定”两个字已经到嘴边了,皇甫巽却没有说出来,快速的重新在心里把他们说的这件事过滤了一遍。

    孟倩幽也不在意他的答案,转头,看向皇甫逸轩:“相公,看来大哥是看不上这个扬名的机会,我们还是走吧。”

    “等等!”没等皇甫逸轩应声,皇甫巽却急忙开口阻止她,“你倒是说说,这件事与我有何种好处?”

    “当然有好处,那些兵士都是为了国家儿伤残的,大哥亲自出面为他们招亲,这可是武国建国以来的从来没有过的事,无论这件事最后成于不成,天下人都会对你这位太子赞扬有加的。”

    说得好像有些道理,皇甫巽点头:“接着说。”

    “您这样做的第二个好处就是,可以告诉整个武国的人,为国家做过贡献的人,皇家并没有忘记他们,这样,以后在征兵的时候,就容易的多了。”

    “第三点,您知道我们的舅舅褚大将军是个爱兵如子的人,如果您做好了这件事,他肯定会感激您的,到时候会更加的原意为你效力,您又何乐而不为呢。”

    皇甫巽连连点头,脸色和悦了很多,“弟妹说的不错,确实有不少的好处,看来我是非做不可了?”

    “那也不一定”孟倩幽摆手:“大哥如果不愿意,我们也可以做。不瞒您说,其实这件事我想着是要自己做的,毕竟是我作坊里的人,曾经也帮过我那么大的忙,可是逸轩怕我累着,这才想要把这个扬名的机会给大哥。如果您不愿意也不要紧,顶多我辛苦一些,自己去做。”

    “别别别,”皇甫巽阻止她“皇叔和皇婶盼王府有后,盼很久了,你要是因为操劳这事而有个什么差池,他们非得拆了我这东宫不可,这件事还是我来吧,你们只管在一旁出谋划策就好。”

    孟倩幽微微一笑,道:“我就知道大哥会答应的,我这身子不便,不宜劳神,出谋划策肯定是不行了,但是若需要人手,大哥尽可以跟我们说,随叫随到。”

    皇甫巽感觉自己又一次被两人算计了,明明是孟倩幽想要给作坊的伤残军士找个好归宿,却推到了自己的头上,她反倒落了个清闲。不过,这件事确实也给自己带来了好处,他便也不在计较了。

    把这个事情抛给了皇甫巽,孟倩幽和皇甫逸轩一身轻松的回了齐王府内。

    三日后,孟仁一脸土色的从考场里出来,精神却很好,众人一看,担了几日的心也跟着放下。什么也没问,高高兴兴的回了南城。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也来了,看到他的神色心里有了底。没有跟着回南城,而是在孟倩幽的央求下,要去作坊里看看。却在转身的瞬间,看到了藿香伶也等在了考场的门口,朝着考场里不住的张望,好半晌,才看到她的相公也从考场里出来。

    藿香伶欢喜的迎了上去,亲手将男人手里的被褥和考试用品全部接了过来。男人也是一脸疲色,但是对藿香伶露出一个笑容。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孟倩幽的眼睛眯了眯,没有说话,转身上了马车。

    周安赶着马车朝北城走去,却在走出不远的一段距离后,小声禀报:“世子,我看到了刘公子”,说完,怕皇甫逸轩不知道是谁,又补充了一句:“就是您上次让我们劫持的那位公子。”

    是尚书府给林晗嫣准备的夫婿。孟倩幽打开车帘,却只来得及看到一个背影正走进一间酒楼内。皱眉,问:“他不是也参加科考吗?怎么显得如轻松?”

    皇甫逸轩直接吩咐:“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车外有人应声,跟着去了酒楼。

    马车没停,直接来到了作坊。

    作坊里的工人都高兴的跟她打招呼,孟倩幽笑着一一应过。

    孟齐听闻,急匆匆的迎了出来,责备她:“不在府里好好呆着,跑这里来干什么?”

    孟倩幽的语气略带撒娇,“二哥,我天天呆在府里,要闷死了”

    皇甫逸轩的脸色有些黑了下来。

    孟倩幽没注意这些,孟齐注意到了,不知为什么,心里无比的舒畅,问:“是去作坊里转转,还是先休息一会?”

    “好久没来了,先去作坊里转转吧。”

    孟齐点头,道:“逸轩,我领小妹去转转,你去休息一下吧。”

    说完,不等他回话,便领着孟倩幽朝着作坊走去。

    自己这是被嫌弃了,皇甫逸轩摸了摸鼻子,无奈的去了休息室。

    孟齐小心地领着孟倩幽在作坊里转了一圈,让她赶快回休息室休息。

    可能是因为怀了两个孩子的缘故,这一圈转下来,孟倩幽感觉特别的累,也没有推辞,跟着他来到休息室。

    皇甫逸轩无聊的坐在屋内的椅子上,听到两人过来的声音,站了起来,迎到了门口。看到孟倩幽似乎有些累了,赶紧扶她坐在了椅子上,亲自给她倒了一杯水放在她面前,柔声问:“是不是累了?”

    孟倩幽点头:“有一些。”

    “歇一会,我们就回家。”

    孟倩幽也没有逞能,点头答应,端起水杯喝了一小口。

    门外响起周安的禀报声:“世子,打听消息的人回来了。”

    “进来!”

    一名精卫走进屋内,恭声禀报:“世子,世子妃,属下发现了一件怪事。”

    “说。”

    “这名刘公子好像不是刘公子。”

    他这话说的绕口令是的,孟齐有些糊涂了,皇甫逸轩却眯起了眼睛,道:“你怎么会这样说?”

    “前些日子,劫持那位公子的时候,属下也去了,那位刘公子的言谈举止,一看就是人的模样,而今天的这位公子却……”说到这,皱了下眉头,思索了一下才又接着说道:“举止粗俗,完全就是一个市井小人的样子,和那天我们劫持的人完全大相径庭。可是他们却又长的一模一样,属下不敢确定他是不是刘公子。”

    孟倩幽笑了起来,“此刘公子非彼刘公子,这可是有意思了。”

    皇甫逸轩冷声命令:“你去打探一下,那位刘公子是否还在尚书府,看看是不是你们弄错了。”

    精卫应声,退了出去。

    孟齐虽然听得云里雾里的,但是也没有多问,催促孟倩幽喝了几口水后,嘱咐孟倩幽:“这些事让逸轩去操心吧,你只管养好身体就行。”

    指着自己有些微微发胖的身体,孟倩幽诉苦:“二哥,照这样下去,我都快被养成猪了。”

    最近很少有孕吐反应,齐王妃和孟氏便把注意力转移到她身上来了,每天不但做好吃的给她,还不停的给她做各种补汤,几乎是每个时辰都要让她喝一些,她都要喝吐了。可是不喝,齐王妃和孟氏的各种唠叨把她的耳朵说的都要起茧子了,再加上一个孟大金家的在一边帮腔,她是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而且是在三人的监督下喝完,连让皇甫逸轩代喝的机会都没有。

    孟齐失笑:“别不知足了,别人家的媳妇想要这种待遇还没有呢。”

    孟倩幽抱怨地同时,也把皇甫逸轩捧了一把:“我宁肯不要,我只要每天吃逸轩做的粥就行。”

    这话说的皇甫逸轩的心里舒服极了,脸上绽开了笑颜,孟齐却觉得他的笑容刺眼,回了一句:“整天吃粥,没等到你生产,人就饿的脱形了,还是多喝点补汤好。”

    皇甫逸轩脸上的笑容退了下去。

    孟倩幽心里发笑,却也不敢再说什么。帮着逸轩,二哥不高兴。帮着二哥,逸轩不高兴。还不如什么都不说的好。

    一种诡异的气氛在屋内流动。

    小厮快步走了进来,打破了这种气氛,惊喜的问:“东家,您过来了?”

    孟倩幽笑着应声:“过来看看。”

    “腊肠作坊里的菜板该换了,我刚才出去转了一下,看看有没有又便宜又合适的。”小厮解释。

    孟倩幽点头,道:“煜儿走了之后,只剩下你帮着二哥了,辛苦你了。”

    小厮急忙摆手;“东家说的哪里话,这是我份内之事,不辛苦。”

    “好,我不会亏待你的,等过年的时候,一定会送个大红包给你。”

    小厮一躬到底,高兴地道谢:“谢谢东家。”

    “不用谢,应该的。这作坊要是没有你,也许……”说到这,脑中一个念头闪过,忽然就转了话题,问:“安总管,您今天多大年纪了?”

    她这话题转的太快,小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如实回道:“回东家,小的今年二十有一了。”

    “可有婚配?”孟倩幽迫不及待的问。

    小厮的脸色黯淡了下去,嘴边的笑意也有些苦涩了,声音低沉的回道:“东家说笑了,像我们这种身份的人,哪里会有婚配。”

    孟倩幽忍不住说了一句:“太好了。”

    孟齐和小厮都惊诧的看向她。

    皇甫逸轩明白了她的意图,笑着摇了摇头。

    孟倩幽则是满脸兴奋,问:“安总管,我给你指一门亲事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