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一章 乞求帮助(二更)
    同一时间的尚书府内,林晗嫣也是心灰意冷的躺在了床上,自从被林尚书夫妇禁足了以后,她就没有出过这个院子,连红儿等贴身的人也受到了监视,出入府里都有人随时跟着。

    短短的几日,林晗嫣消瘦的厉害。尚书夫人来过几次,心疼的不行,一直在不停的劝导她说是那位公子如何如何的好。

    林晗嫣充耳不闻,尚书夫人也是没了办法,除了让人想法给她做好吃的以外,最近两天没怎么过来。

    林晗嫣还是如往日一般,了无生趣的躺在床上,红儿却急急慌慌的的跑了进来,急声对林晗嫣说道:“小姐,不好了,老爷和夫人说,等皇榜出来的那日,就让你和那位刘公子定亲。”

    林晗嫣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由于起的太猛,眼前冒起了金星,身子也不自由自主的晃了晃。

    红儿吓坏了,上前一步扶住她:“小姐,您怎么样?哪里不舒服?”

    林晗嫣抓住了她的胳膊,惊慌的问:“红儿,你刚才说的可是真的?”

    红儿慌慌的点头:“是真的,除了您,府里的人都知道了。老爷和夫人已经让人在准备了。”

    林晗嫣更加的惊慌了,抓紧了红儿的胳膊,“大哥呢,大哥在府里吗?你去帮我找来。”

    红儿点头,拔腿就要往外跑,林晗嫣却还紧紧抓住她的胳膊没放,两下一拉扯,红儿的胳膊差点被扯断了,痛的惊呼了一声:“小姐,你放开我呀。”

    林晗嫣回过神里,急忙放开她的胳膊,红儿快速的跑了出去。

    林晗嫣也站了起来,急的在屋子里来回走动,时不时的走到门边打开门帘朝院子里看。

    过了大概有一刻钟,院子里才响起:“噔噔噔”的脚步声,林晗嫣急忙打开门帘,红儿满头是汗的小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说道:“小姐,少夫人说少爷出门去执行公务,还没有回来。问您有什么事,等少爷回来转告给她。”

    “你告诉大嫂没有?”林晗嫣慌张的问。

    红儿摇头:“奴婢只是说,小姐找少爷有事,具体的奴婢也不清楚。”

    林晗嫣松了一口气,吩咐:“这样,你去门口守着,等大哥回来立刻请他来我的院子里。”

    红儿点头,转头跑了出去。

    林晗嫣觉得不妥,又喊住了她:“回来!”

    红儿停住脚步,转身又跑了回来,不解的喊了声:“小姐?”

    “我等不及了,明日就要下榜了,今天再不想出一个解决的办法,我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这样,你亲自去兵部找大哥,就说我找他有事,让他赶快回来。”

    红儿应声,再次跑了出去。

    林晗嫣跌坐在椅子上,大哥是他唯一的希望了,如果连他也不帮自己,那她这一生就真的和皇甫煜无缘了。

    林仲听了红儿的禀报,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匆匆忙忙的骑马回了府里,直接来到了林晗嫣的院子里。

    林尚书派人在院门口监视的林晗嫣,看到林仲过来,负责监视的两人看了一眼,伸出手拦截住了他:“少爷,老爷和夫人有吩咐,任何人不得进去小姐的院子内。”

    林仲当即一人一脚踢了过去:“该死的东西,连我都敢拦,活腻了。”

    林仲是武将,脚下的力气自然重,两人承受不住,朝着一边倒去。

    理也没有再理他们,林仲大步走进院内。

    费力的站起身,两人对看了一眼,其中一名点头,另一名人飞速的跑去禀报了林尚书。

    林尚书闻言,微皱了下眉头,想了一下,便挥了挥手:“仲儿做事有分寸的,劝劝嫣儿也好,明日就是下榜的日子了,你们看好小姐,别出了什么意外。”

    老爷没有责怪,负责监视的人高兴不已,慢悠悠走了回来,将林尚书的话告诉了另一人。

    林晗嫣听到了院子里的动静,早就站了起来,林仲刚大步走进屋内,林晗嫣就急切走到她面前,声音带着哭意道:“大哥,你要帮帮我呀。”

    前几天,林晗嫣被禁足的时候,林仲就感觉奇怪,问林尚书是何故,林尚书没有正面回答他,只说等皇榜下来的日子,林晗嫣就和刘公子要定亲了。这几日,将她禁在府里,是让她好好的学学规矩,免得以后做了当家主母,不知如何管家。

    作为正妻,女子出嫁以前,都是要学习打理庶务的,林仲也没往心里去。可几日没见,林晗嫣整整消瘦了一大圈,林仲吓了一跳,以为她生了什么大病,一边将手覆在了她的额头上,看有没有发热,一边关切的问:“小妹,你怎么了,可是身体不舒服。”

    林晗嫣的眼泪掉了下来,再次呜咽着请求:“大哥,你要帮我呀。”

    额头凉飕飕的,没有发热,林仲的心放下了一半,扶着她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你先坐下,有什么事慢慢说,大哥一定会帮你的。”

    林晗嫣的心里升起了希望,毫不犹豫的说出口:“大哥,我不想嫁给刘公子,我想要嫁给煜哥哥。”

    林仲愣住,不相信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开口问:“煜哥哥?皇甫煜?”

    林晗嫣哭泣着点头:“请大哥帮我。”

    “不行,”林仲断然拒绝,“他的身份配不上你,你嫁过去会受苦的。”

    “大哥,只要跟煜哥哥在一起,我不怕受苦,你帮帮我吧,我真的不想嫁给那个刘公子。”

    林仲丝毫不动摇:“那个刘公子大哥见了,样貌、学识,样样都比皇甫煜强,听母亲说,身家也清白。无父无母,无兄弟姐妹,日后你嫁过去也不会有人苛责你,这门亲事,大哥觉得非常好,你就安安心心的待嫁吧。”

    连平日里对自己好的大哥都不帮自己,林晗嫣的悲泣声更重,却也不敢大声哭出来,唯恐被外面监视的人听到,禀报了林尚书,自己这唯一的救命稻草也没有了,“大哥,那个刘公子千好万好,都不是我喜欢的,我心里只有煜哥哥一人,假如嫁给了他,不仅害了我,也害了刘公子呀。”

    “休要胡说”林仲呵斥她:“自古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里有那么多情投意合的姻缘,不也是一个个过的很好的。听大哥的,这个刘公子温文尔雅,学识渊博,你们一静一动,很相配的,以后必定也是神仙美眷一对。”

    林晗嫣哭泣着摇头,眼泪都甩飞了出来,“不会的,大哥,如果不能嫁给煜哥哥,我宁肯舍却了自己的性命。”

    林仲更加的气怒,一拍桌子:“一派胡言,那个皇甫煜有什么好,让你这样心心念念于他,要知道,他就是一个不学无术、不求上进的纨绔子弟,哪里比得上刘公子前途不可限量。”

    林晗嫣只是哭泣,说不上话来。

    到底是自己一直疼宠的妹妹,林仲心疼不已,叹了口气,语气也软了下来:“嫣儿,并非是大哥不愿意帮你,你若换一个人,哪怕那人是个身无分文,饥不饱食的贫民,大哥也会帮你的。可是皇甫煜不同,先不说,他没有了贺侧妃和母族的庇护,就说他是王府庶子的这个身份,以后,皇甫逸轩也不会容下他的。更何况,你还和皇甫逸轩订过亲,就算你愿意,齐王府里的人也不会愿意的。而且,以我们和齐王府着水火不容的关系,咱们两家也不会结亲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大哥”林晗嫣起身跪下了林仲面前:“你帮帮我吧,我真的不想嫁给刘公子。”

    林仲骇了一跳,急弯腰扶起她:“嫣儿,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话起来再说。”

    无论林仲怎么用力,林晗嫣就是跪地不起,抓着他的胳膊小声的苦苦哀求:“大哥,我从小几乎是在王妃身边长大,了解她的为人,她视煜哥哥为己出,不会刁难他的。至于世子容不下,大不了我们搬出来另过,我们有手有脚,不会饿死的。”

    林仲又生气又心疼:“嫣儿,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在外面讨生活不是那么容易的,你是尚书府的大小姐,从小锦衣玉食,奴仆成群,一行一动都有人替你打理好,不用你操心。一旦你违背了父亲、母亲的意愿,这一切都会没有了。到时候你们被赶出王府另立门户时,就只有吃苦受罪的份了,这不是大哥所希望看到的。”

    “不会的,贺侧妃死了,她总要留下财产的,就算我和煜哥哥成亲后,王府将我们扫地出门,我们还是有钱财傍身的,大哥不用担心的。”林晗嫣急切的解释。

    “你呀,到底是被我们宠惯坏了,太天真了,他这样的身份,在京城里讨生活哪里这么容易,先不早说他没有一官半职,就是那些为了巴结皇甫逸轩,故意找碴的人就会让你们活不下去的。”说到这,语重心长的劝道:“小妹,听大哥的劝,还是收起你那份心思,安心地嫁给刘公子吧。如果你实在放不下对他的那份心意,可以等到哪日他混不下去的时候,你在银钱上接济他一把,也算了却了你的心愿。”

    “不要,大哥,我不要,我生是煜哥哥的人,死是煜哥哥的鬼,我不会再嫁给任何人,你若是不帮我,我便在成亲当日了结了自己。”林晗嫣又是威胁,又是祈求的哭着说道。

    林仲倒是真的被吓住了,训斥也不是,劝慰也不是,急的额头上都冒出了汗珠。

    林晗嫣见他的反对的态度不是那么坚决了,感觉有些希望了,拉住他的衣摆,抬头祈求:“大哥,我那日去过齐王府找过王妃了,王妃并没有反对,反而还把煜哥哥定亲的事往后推迟了几日,等着我的消息,大哥,我求你,求你帮帮忙我吧。”

    林仲惊讶:“你去过齐王府了,什么时候的事,父亲、母亲知道吗?”

    林晗嫣摇头:“前几日的事,他们不知道。”

    “齐王妃说了什么?”

    林晗嫣把那日齐王妃说的话,全部告诉了他。

    林仲听完皱眉,问:“你的意思是,齐王妃答应了你和皇甫煜的亲事,但是不准备上门提亲?”

    “不是的,”林晗嫣急忙解释:“王妃的怕她上门求娶,会被父亲、母亲拒之门外,所以才让我回来求求他们,没想到父亲直接命人把我关了起来。”

    “那皇甫煜呢,皇甫煜什么态度,他如果心里真的有你,这么多日不见,他早就该派人来府里打探你的消息了。”

    林晗嫣的眼泪流得更凶了,低泣着道:“煜哥哥恨我,他不愿意理会我。”

    林仲有些着急了,生气的问:“这又是怎么回事,说清楚。”

    林晗嫣止住了哭声,抽抽噎噎的把那日在将军府里自己对皇甫煜的态度说了出来,伤心的说道:“我当时怕母亲给他难堪,才故意没有理他呢,谁知他真的以为我是瞧不起他,心里记恨上了我,就算我后来亲自去找了他两次,他都没有理会我。”

    “岂有此理!”林仲气得一拍桌子,“他倒端起架子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你能看上他,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林晗嫣急忙维护皇甫煜:“是我有错在先,哥哥莫要责怪他。”

    林仲哼了一声,气怒道:“他与我何关,我有空责怪他?”说完,又道:“我看他对你根本就没有那份心意,你还是死了这份心吧,免得自讨了没趣,平白惹了人笑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