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二章 给个痛快话(一更)
    37 om

    林晗嫣哪里肯死心,一再的哀求,“大哥,你帮帮我吧。”

    林仲百般思量和劝阻之后,总归是没有狠下心不管,道:“我先去找皇甫煜谈一下,如果他对你有那份心思,大哥就想法帮你出去。如果没有,你便老老实实的呆在府里等着嫁给刘公子吧。”

    皇甫煜前两次的态度,让林晗嫣摸不准他心里是否还有自己,当然不希望林仲去找他。但是林仲强调,这是他的底线,他总得确定皇甫煜对自己的妹妹是什么想法,才能做下一步,否则的话,即使自己帮着她逃出去了,皇甫煜却不接受她,那她又该何去何从。

    林晗嫣拗不过他,只得答应,再三叮嘱:“大哥,你好好地给煜哥哥说话,不要跟他起冲突。”

    林仲表面答应了,心里却气怒的很:堂堂尚书府的大小姐,自己娇惯的妹妹,皇甫煜竟然连着拒绝了两次不见。等见皇甫煜,非得先揍他一顿出出气不可。

    这样想,走出去的脚步自然重了一些,“咚咚咚”的敲打着林晗嫣和负责看守的人心上。

    林晗嫣满脸担心的看着林仲走出自己的院子,心里升起了不好的预感,直觉林仲这次会把事情办砸了,说不定以后皇甫煜再也不会理她了。

    守卫的人则是吓得退离了院门口几步,唯恐林仲气怒之下再踹他们几脚,那他们两人以后可能就会在床上度过了。

    庆幸的是,林仲出了院门以后,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直接大步朝着府门走去。

    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这才发觉不但是腿,就连自己的身子也抖的厉害。

    林仲出了院门,想也没想,骑马就来到了齐王府门口。

    看到府门上闪着金光的御赐的“齐王府”三个大字,这才想起这里不是自己随意可以闯进的。冷静下来,下马,拿着马鞭指着看门人,口气不好的命令:“去,把皇甫煜叫出来,就说林仲找他。”

    看门人见他气势不善,也没应声,拔腿就往皇甫逸轩的院子里跑去禀报。

    孟倩幽听完,眼睛亮了起来,没等皇甫逸轩说话,便对着看门人挥手:“告诉林仲,二少爷就在府内,你领他直接过去就行。”

    看门人看了皇甫逸轩一眼,见他没有反对,拔腿又跑了出去,把孟倩幽的话如实的对林仲说了。

    林仲连犹豫也没有,大步走进院内。

    那些年,他也没少来齐王府,对于皇甫煜的院子一清二楚,即使不用看门人领路也能找到了皇甫煜的院子来。

    看门人走后,孟倩幽把青鸾叫了进去,笑着对她吩咐;“你去知会管家,就说一会儿无论二少爷的院子里出什么动静,都不要找人去看。还有,找到贺一,只要二少爷没被打死,就不要插手他们的事。”

    青鸾抿起嘴角,应声,走了出去。

    皇甫逸轩笑着摇头。

    孟倩幽刚要再说话,皇甫逸轩便给堵了回去:“老老实实在屋子里呆着,估计那两人今天会把院子给拆了,免得伤到了你。”

    孟倩幽噘起了嘴,央求:“好久没有这么好玩的事情了,怎么能错过,你带我去瞧瞧吧。”

    皇甫逸轩没动,也没有应声。

    孟倩幽心里长了草一样,痒痒的难受,眼珠一转,站起身,想要走到皇甫逸轩面前使美人计。

    皇甫逸轩早已将她的意图看穿,懒洋洋的往椅背上一靠,语气轻柔却又带着威胁:“我已忍了好多日了,你确定你这不是羊入虎口?”

    孟倩幽生生的打了个冷颤,提起的一只脚,急忙又收了回去,露出谄媚的笑容:“我、我、我只是想要坐的离你近一些而已。”

    皇甫逸轩也不揭穿她,伸出手,示意她到自己的怀里去。

    孟倩幽乖乖的照做。

    皇甫逸轩圈紧了她,头伏在她的肩膀上,低低的叹息了一声:“幽儿,无论是男是女,只要孩子平安的生下来,哪怕你是把天捅个窟窿,我都纵容你。可是,现在不行,我心里恐惧的很,唯恐你有什么意外。”

    孟倩幽回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笑道:“只是去看个热闹而已,哪里会有那么多的意外。再说了,不是还有你在身边吗?”

    孟倩幽本是一个淡然沉稳的性子。要是搁在以往,别说这样的小事,就算天塌下来,她都能淡定从容的面对,可是自从怀孕之后,不知为什么,她的性子忽然改变了不少,特别喜欢凑热闹。皇甫逸轩整日陪着她,哪能没有发现她的这种变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退了一步:“等他们打完了,我带你过去处理善后可好?”

    虽然有些失望,但总比不让去好,孟倩幽欢喜的点头。

    林仲身为武将,也是个暴脾气,一进皇甫煜的院子,就站在院子里大喊:“皇甫煜,你给我滚出来。”

    皇甫煜正在屋里躺也不是,坐也不是,正心烦意乱呢。听到林仲的叫喊声,掀开门帘,从屋子里走出来,看清是林仲,心里一惊。正要询问,只觉得眼前人影一晃,林仲一个拳头就朝着他打了过来。

    皇甫煜下意识的躲过,心里的火气也起来了,毫不犹豫打了回去。

    林仲没料到他敢还手,动作慢了一步,被他打中,顿时捂着鼻子后退了几步,鲜红的血手顺着指缝流了下来。

    皇甫煜愣住。

    林仲却急了眼,不顾一切的扑了过来。

    皇甫煜躲闪不及,被他抱住,两人翻滚着倒在地上。

    院子里伺候的人吓坏了,尖叫着“二公子”跑过来。

    “你们别过来!”皇甫煜喝止住了他们。

    下人们站住,心里发颤的看着两人如孩童一般在地上翻滚、厮打。

    得了孟倩幽命令的贺一看到这样的情形也是目瞪口呆,他还以为,他还以为不管怎么以为,他都不会想到两人会用这种原始的方式打架。

    林仲很快占了上风,把皇甫煜压在了身下,揪着他的脖领,怒声吼道:“我妹妹哪里配不上你?你竟然对她避而不见。”

    皇甫煜这几日一来,心里压抑的邪火也是无处释放,如今林仲找上门来,他这股邪火似乎找到了发泄口,使劲挣扎了几下,翻身也把林仲压在了身下,同也也对着他怒声嘶吼:“配不上的不是嫣儿,是我,是我,是我。”

    林仲哪敢示弱,身体使劲,皇甫煜又到了他的身下,语气比刚才还要愤怒:“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躲着她?”

    说完,狠狠地一拳头对着皇甫煜的脸就打了下去。

    皇甫煜用力偏头,堪堪躲了过去。随后也攻出了一拳。

    林仲过身子后仰,躲过,却给了皇甫煜可趁之机,趁机一用力,将他从自己的身体上推了下去。

    林仲心里的火气还没有发出来,哪肯罢休,跳将起来,同时身子前扑,想要再次把皇甫煜压在身下。

    皇甫煜朝着一侧几个翻滚,躲开了他。

    林仲扑在地上。

    皇甫煜趁势跃了起来,站好,冷眼看着林仲,道:“疯够了没?要是没事了,赶紧滚出府去,看在嫣儿的面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林仲也站了起来,用衣袖抹了一把还在流血的鼻子,冷笑一声,“疯够了?今日你不给我一个痛快话,我就拆了你这院子!”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今日在府里,要是让他们两人听见了动静赶过来,林仲的下场可就惨了。看在他是为林晗嫣而来的份上,皇甫煜好心的提醒了他一句:“你我之间无话可说,识相的话,赶紧滚出去。”

    林仲反而没领情,用手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枉我妹妹为了你,茶不思饭不想,还被我父母禁了足,你竟然连问也不问一声。”

    听闻了他的话,皇甫煜的心里抽抽的痛,怪不得这几日她没有再来骚扰自己,原来是被关了起来。可面上却阴沉的厉害,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她与我何关,又不是我让她这样做的。你找错人算账了?”

    要是说刚才林仲是怒火高涨,听完了这句话后就是脑子发热,失去理智了。这个该死的东西,自己的妹妹看上他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他不但不感恩戴德,反而满是嫌弃。身形一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到了皇甫煜面前,抓紧他的衣领,对着他那张白皙恨人的脸打了下去。

    这次皇甫煜没有躲过,被打在了左脸上,瞬间感觉左脸就肿了起来。

    皇甫煜也是被娇养大的,何曾这样被人欺辱过,脑门一热,用头朝着林仲的头撞了过去。

    “砰”的一声闷响,两人各自收势不住的后退了几步。

    院子里其他人却感同身受的同时“嘶”了一声,伸手不由自主的捂在自己的额头上,感觉疼的厉害。

    林仲和皇甫煜两人却是感觉眼前冒过阵阵的金星,一时头昏目眩的很。

    甩了甩头,透过迷蒙的视线,林仲瞅准了皇甫煜的位置,再次不顾一切的扑了过来。

    皇甫煜眼前的星星还在转呢,自然没有躲过,再次被林仲扑倒在地上,两人又一次撕打了起来。

    孟倩幽在脑子里想了无数个两人相斗的场景,鼻青脸肿的,缺胳膊断腿的,头破血流的,唯独就是没想到两人会用这种最原始的方法解决。看两人和小孩子一样,一边在地上翻滚,一边你一拳我一脚的打着对方,嘴里还时不时的冒出几句骂人的话,也是呆住了。

    好一会儿才笑了起来。两个完全丧失了理智,只知道纠缠在一起打架的人被清脆的笑声刺激的清醒过来。齐齐住了手,以皇甫煜在下,林仲骑坐在他身上的奇怪姿势愣愣的看着她。

    微微的清了清嗓子,孟倩幽半低下身子,好奇的看着两人,不解的问:“两位这是在”

    林仲慌忙想要从皇甫煜身上起来,惊恐之下,腿脚却有些发软,起到半路又跌坐了回去。

    皇甫煜正好想要坐起身来,两人撞到了一起,可想而知,那种画面,孟倩幽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

    林仲疼的呲牙咧嘴,只感觉自己受到了酷刑。

    皇甫煜也是捂着脑袋,没敢再动。

    众人也没想到是这种情况,惊的说不出话来,院子里死一般的寂静,静的林仲的身上出了冷汗。连疼痛都感觉不到了。

    假意咳嗽了一声,遮掩了这尴尬的气氛,孟倩幽笑着问:“二位,现在可以慢慢起来了吗?”

    两人回过神来,这次学乖了,林仲先是往旁边一滚,离开了皇甫煜,才敢慢慢的站起来。

    皇甫煜也是,等林仲站好了,他才一个翻身利索的爬起来,咽了下口水,战战兢兢的喊道:“大哥,大嫂。”

    皇甫逸轩没有应声。

    孟倩幽反倒笑嘻嘻的走到他面前,围着他转了一圈,“啧啧”了两声,笑问:“二公子,您这是爬人家墙头去了,还是扒人家祖坟了,被人打成这样?”

    ------题外话------

    我的天呀,头痛,眼痛,鼻梁痛,这是写的后遗症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