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四章 接触(一更)
    37 om

    林仲看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发疼,却也无可奈何。尽量放柔了声音,劝她:“小妹,这是皇甫煜当着我和世子、世子妃的面亲自说的,不会有假,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以后不要在挂念他了。”

    林晗嫣已是泪流满面,本来就憔悴的脸上多了几分痛苦,伸手一把抓住林仲的手,哭泣道:“大哥,我不信,我不信煜哥哥对我没有情意,他以前对我的好都是假的吗?”

    林仲叹了口气,“小妹,以前你们年纪小,玩得来是天性,与情意无关,你想想,自从你和世子退了亲以后,他再来过府里找你吗?听大哥的话,不要再想他了。好好地跟刘公子成亲吧。”

    林晗嫣心里的绝望如江水一般涌来,将她整个人全部淹没,伤心欲绝的哭泣着,说不出话来。

    林仲不知如何劝解,只能陪着,深深的叹气。

    孟倩幽将王府里发生的一切告诉了齐王妃。

    齐王妃心里着急,“这可如何是好,看来煜儿是铁了心不和嫣儿有任何牵扯了。”

    到了现在,孟倩幽也没有了办法,想了想道:“好在两人都还没有定亲,再等等吧,说不定会有什么重大的转机呢。”

    齐王妃更是没有了主意,失落的点了点头:“也只能是如此了。”

    第二日早上,孟倩幽没有睡懒觉,早早的起来吃过早饭后,就和皇甫逸轩一起来到了南城,和众人一起等消息。

    自从孟大金一家过来以后,孟义夫妇也跟着住在了家里。此刻,孟义反倒是最着急的一个,不停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孟大金被他转的眼花,呵斥他:“别转了,去一旁坐好。”

    孟义停住脚步,摸着自己的后脑勺,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几声,小心的试探的问:“爹,我们在家里等消息太着急了,不如我去贴皇榜的地方看看?”

    其实孟大金心里比谁都着急,都忐忑,不过是在众人面前装作沉稳而已,听孟义说完,急忙摆手,假意说道:“你快去吧,省得在我面前晃得头晕。”

    孟义高兴的“哎”了一声,拔腿就往外跑。

    孟倩幽笑着喊住他:“孟义哥,等等!”

    孟义停下脚步回头。

    孟倩幽站起身,对皇甫逸轩道:“我们一起去吧,我等的心里也着急。”

    孟齐也跟着说道:“对对对,我们一起去。”

    孟仁反倒是最不慌不忙的那一个,最后一个站起来,慢条斯理的说:“走吧,咱们一起去。”

    几人坐着马车来到贴皇榜的地方,时间尚早,皇榜还没有贴出来,但是贴皇榜的地方前,早已围满了来参加科考的人,全都惦着脚尖,伸长了脖子,朝着一边张望,期盼着皇榜赶贴出来。

    几人下了马车一看这情形,谁也没有往前去,都站在马车旁,静静的等着。

    远处依然有人急急忙忙的跑来,孟齐无意间抬眼望去,看到一辆马车同样在远处也停了下来,一名男子从马车上下来,然后伸出手,搀扶这一名抱着孩童的女人下来。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藿香伶和她的相公。

    两人也同样的站在了马车边,旁边跟着几个奴仆和丫鬟。藿香伶怀里的孩童似乎对有这么多的人感到好奇,小胳膊小腿胡乱踢腾着,想要下来。

    藿香伶温柔低头诱哄,孩童似乎是不愿,小身子越发扭得厉害。

    男人不知对孩童说了句什么,孩童伸出手,示意他抱。

    那人露出温柔笑意,接过孩童,小心的让他坐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孩童高兴不已,拍着小手直叫好。

    藿香伶一脸温柔的看着父子两人,脸上露出笑意,那笑意是真的从心里发出来的,让她整个人蒙上一层妇人独有的光辉。

    孟倩幽也露出了笑意,看来藿香伶是真的走出来了,将文彪抛去了脑后,全心全意的爱护着自己的家人,这真的是好事一桩。

    正要收回目光,藿香伶却看到了她,一愣之后,轻移脚步,想要走过来。

    男人一把拉住了她,对她轻摇了摇头,随即对着孟倩幽的方向点了一下头,打招呼。

    孟倩幽也笑着点了点头,收回了目光。

    藿香伶有些失望,男人却面色如常,吩咐一边的仆从,让他去前面打探情况。

    仆从应声,随着人潮向前面走去。

    感觉时辰差不多要到了,皇甫逸轩也吩咐周安前去查看。

    周安应声,去了前面,他有武功傍身,自然是比别人要强壮一些,没几下,便挤入了人群里,不见的踪影。

    前面有人大喊:“皇榜出来了!”

    人群沸腾起来,前面的人还没看完,后面的人迫不及待,想尽了办法拼命往前挤

    孟义紧张的脸上都出了汗了,看了几人一眼,小跑着去了人群后面,蹦了几下,企图透过重重的人群,看到前面皇榜上的名字。

    孟倩幽笑着摇头。当年逸轩考中童生的时候,她已经领教过这种场景了,别说是跳起来看,就是站在车顶上也看不到前面的。

    有一名公子领着几名下人模样的人急匆匆从他们身边跑过去,有些衣衫不整,睡意惺忪,一副还没有完全睡醒的模样。看到眼前的人山人海,那位公子也如孟义一般跳了几下,大概除了人头以外,什么也没有看到。急了眼了,对着几名下人一人踹了几脚,骂道:“昨夜本少爷不是告诉你们了吗?要早早的叫醒我,你们把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了吗?”

    几人下人被踹了,也不敢吭声,缩着身子站原地。

    “你们几个没用的废物,快点过来将我抬起来!”那名公子吩咐。

    一名粗壮的下人急忙蹲下了身子,让那位公子骑在了他的脖子上,在另外几人的帮相下,吃力的站了起来,朝着里面观望。

    大概还是看不到,那位公子着急的用手拍了粗壮下人的几下:“笨死了,再往前点。”

    可是前面就是人墙,哪里往前挤的动。几人全部使出吃奶的劲,也没有挤进去,反而可能是前面的人看好了,有那榜上有名的,欣喜若狂的往外挤,这一下,不要紧,人群如波浪一般涌动,挤得粗壮的大汉稳不住身形,整个人往后倒去。连带着他肩上的公子也跟着摔落了下来。

    旁边的几名下人想要稳住他们已经来不及,大汉笨拙的倒在地上,震得孟倩幽几人脚下的大地都颤了几颤。那位公子更甭提了,头直接磕在了地上,发出了一阵杀猪般的惨叫。

    另外几名下人慌了手脚,七手八脚的过来想要扶起那位公子,不料太着急了,几人的脑袋撞在了一起,只听“砰”的一声,几人也朝后跌坐了下去。

    孟倩幽将这一切看在了眼里,想笑,又觉得这么多人失了礼仪,憋笑憋的肚子疼。

    皇甫逸轩的声音里也带着笑意:“想笑就笑,不用委屈自己。”

    孟倩幽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笑着摇了摇头。

    一名精卫瞪着大眼睛走过来,指着没有任何形象,躺在地上不停的“哎哟”还顺便骂人的那位公子道:“世子,世子妃,他、他、他是刘公子。”

    孟倩幽脸上的笑意退去。皇甫逸轩微皱了一下眉头:“你看清楚了,那是刘公子?”

    精卫也皱起了眉头,露出了为难之色:“看相貌是刘公子,可是看言行,又不是,属下也糊涂了。”

    当初是吩咐周安去劫持的刘公子,皇甫逸轩没有插手,并不知道刘公子的真正样貌,可这些精卫那是千挑万选过的人,对认人是有一套的,绝对不可能认错人的,那这又是怎么回事。

    “你去打探一下,刘公子是否还在尚书府里。”皇甫逸轩沉声吩咐。

    精卫应声,飞速而去。

    孟齐和孟仁不知是怎么回事,但也没有过问,只是有些着急的看着前面的人群,巴巴的盼着周安赶快出来。

    几名下人一阵慌乱之后,总算是扶起了那位公子。自然是少不了一番责骂。尤其是那位粗壮的下人,那位公子想要掐死他的心都有了,“你个狗东西,一个人吃饭顶五个人的,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我还留你何用?今日回去后,就收拾你的东西滚回老家去,别让我在看到你。”

    粗壮的仆人吓得跪在地上,低着头不敢说话。

    那位公子又觉得不解气,又踹了他几脚,直踹的他满地打滚,才算罢休。

    其余几人知道他正气头上,也不敢劝解,只是同情的看着粗壮的下人。

    又是一波人潮往外涌,这次那位公子吓得直接退了后,离人群远了一些。但是又不甘心,吩咐一名下人:“你,赶快挤进去,看看有没有本少爷的名字。”

    那名下人不敢怠慢,急忙忙的朝着人群里钻去。

    周安从人群里飞跃出来,一脸兴奋:“有少爷的名字,第二十八名。”

    孟义高兴的跳了起来,落地后直接冲到了孟仁的面前,一把抱住了他,兴奋的嚷道:“大哥,考中了,考中了,你替咱孟家光宗耀祖了。”

    孟齐也高兴不已,拍打了几下孟仁的肩膀,眼里有了激动的泪水:“孟仁哥,好样的。”

    孟仁也是激动不已,连连点头,喉头哽咽,说不出话来。这么多年了,总算对得起家人,对的起孟家的列祖列宗了。

    孟倩幽微笑着看着这一切。

    那位公子将这一切看在了眼里,眼珠一转,走了过来,在孟倩幽和皇甫逸轩面前站定,露出一个笑脸,学着斯文人的样子双手拱起,朝着皇甫逸轩作了一揖:“这位兄台,能否麻烦您,让您的属下去帮我看看。”

    皇甫逸轩微皱了下眉头,还未开口,孟倩幽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袖一下,阻止了开口,笑着点头:“可以,请问这位公子尊姓大名?”

    似乎没料到是孟倩幽应声,这位公子一愣,抬头看了孟倩幽一眼,眼中立时露出了惊艳之色。随即说道:“在下刘佳正,谢谢姑娘帮这个忙。”

    不动声色的抬眼细细打量了他一番,孟倩幽吩咐:“周安,去帮这位公子看一下。”

    周安没有回音。

    孟倩幽疑惑的看了过去。

    周安这才如梦初醒般应声,疑惑的眼神却一直在刘佳正的身上打转。

    刘佳正感觉到了他的目光,朝他望了过去。

    周安试探的开口:“刘公子,你可识得我?”

    刘佳正随意的看了他几眼,笑道:“您说笑了,在下不久前才是第一次到京城,哪里会识得你这样的贵人?”

    周安面露疑惑,道:“我许多日前,也恰巧识得一位公子,也叫刘佳正,和兄台长得几乎是一模一样。”

    刘佳正的眼神闪烁个不停,面色也有些不自然,勉强笑道:“这位兄台真会开玩笑,在下是独子,这天下间哪里会有跟我一模一样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