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五章 兑现承诺(二更)
    37 om

    周安还要说什么,孟倩幽制止了他:“周安,快去,帮这位公子看看。”

    周安应声,飞跃进了人群。

    刘佳正跟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作了一揖后,回转身,望着皇榜的方向。

    藿香伶相公派出去的仆人也满头大汗,衣衫都变形了的挤了出来,高兴的朝着两人的方向大喊:“少爷,少奶奶,中了,中了,少爷中了。”

    藿香伶欣喜不已,忘却了矜持,如少女般抓着男人的衣服跳了起来,“相公,你听到了没有,你考中了!”

    男人也兴奋不已,连连点头,“伶儿,你就是我的福星,能娶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分。”

    这是**裸的示爱,藿香伶的脸色红了起来,满面羞色的看了看来来往往的人一眼,娇羞的小声道:“相公,这是大街上,你说这些做什么。”

    男人发出愉悦的笑声,也压低了声音道:“好好好,不说,不说,等回家后在说与你听。”

    藿香伶的脸色更红了,扭头的朝着这边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孟倩幽兴味的目光,一愣,脸上的笑意消失,对着她福了福身。

    孟倩幽笑着点头示意。

    男人也看到了藿香伶的动作,朝着这边点了点头,把孩子从自己的肩膀上抱了下来,道:“走吧,回去告诉爹娘这个好消息。”

    藿香伶温顺的上了马车。

    看着马车远去,孟倩幽收回了视线。

    周安也回来了,刚从人群里出来,就被迫不及待的刘佳正拉住,声音急切的问:“兄台,有没有我的名字。”

    近距离仔细的看了一眼他的脸庞,再一次确认自己没有看错人之后,周安回道:“有,第五十六名。”

    “哈哈哈哈,”刘佳正发出一阵狂笑:“我中了,我中了,我刘佳正今生也能做官了,哈哈哈哈”

    刺耳的笑声,震得孟倩幽的耳膜有些生疼。不由得皱了下眉头。

    皇甫逸轩看在眼里,面色有了不虞,轻飘飘的瞥了一眼刘佳正,正要吩咐周安把人扔一边去,孟倩幽轻声劝道:“算了,到底是是尚书府内定的人,没必要惹了那个麻烦,我们回去吧。”

    众人回转马车上,刘佳正狂妄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奶奶的,这下我可扬眉吐气了,族里的那些老家伙不会再说我是无用的废物了吧。等我娶了那官家小姐,我非得让那帮老家伙,跪在地上给我舔鞋不可。”

    孟倩幽的脚步顿了一下,总觉的有哪里不对劲,刘佳正身为读书人,礼义廉耻应该懂的,怎么会在大街上满嘴的污言秽语。

    果然,她的想法还没落下去,一名下人急忙劝道:“少爷,您收敛一些,老爷来时吩咐了,在您没有成亲以前,不能露出您本来的面目,要斯文一点,规矩一点,行为举止端正一点。”

    后面又响起几道“啪啪”的声音,刘佳正的声音也随之而起:“斯文什么,规矩什么,端正什么。老子今天有了功名,明天就和那官家小姐定亲,过不了几日就是新郎倌了,我怕什么?”

    “可”仆人喏喏的声音。

    又是“啪啪”几声响:“没有可是,告诉你们,从现在开始,你们一切听我的,至于我爹的话,你们就当他是个屁放了吧。”

    孟倩幽忍不住回头看了刘佳正一眼,见他行为粗鲁,举止放荡,一点儿也没有读书人的气质,眉头不由得深深皱起,回头,开口要对皇甫逸轩说些什么。

    皇甫逸轩却先开了口:“派去的人很快就会回来了,到底是如何一会儿就知道了。”

    孟倩幽点头。

    几人上了马车回了南城。

    孟大金夫妇和孟氏以及英子听了几人带回来的消息激动不已,尤其是孟大金,竟然不顾众人在场,像个孩子一般坐在椅子上哭泣起来。

    众人惊愣住。

    孟大金家的却了解他的心思,不由得跟着红了眼眶,走到他面前,轻拍着他的后背,道:“他爹,这是高兴的事,别哭了,看,把孩子们都吓坏了。”

    多年的梦想终于在孩子身上实现了,孟大金的情绪怎么也压抑不住,先是小声哭泣,孟大金家的这样一安慰,他反而嚎啕大哭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让周围看着的人都心酸不已。想当年,他也是清溪镇赫赫有名的少年英才,却被人陷害,这一生不得入仕途,心灰意冷之下,自暴自弃,差点毁了自己的一生,要不是孟倩幽及时拉了他一把,别说自己的儿子考中了,恐怕来京城都是一个难题。

    众人明白他的心思,谁也没有在上前劝阻,任由他把心里这二十多年的委屈发泄出来。

    屋内孟大金哭的酣畅淋漓,屋外的看门人却犯了难,报喜的官差已经敲锣打鼓的过来了,可他不知道屋子里到底是个啥情况,不敢贸然的进去。

    青鸾和朱篱也是面面相觑,不知道为何大老爷会如此激动。

    看门人急的脑门上都冒出了汗,求救的喊了一声“青鸾姑娘。”

    青鸾犹豫了一下,轻悄悄地走进屋子里,来到孟倩幽面前,在她的耳边附耳说了几句。

    孟倩幽点头。

    青鸾退了出去。

    孟倩幽笑着劝道:“大伯,你要是再哭下去,就把报喜的人吓跑了。”

    孟大金立刻止住了哭声,连脸上的泪珠也来不及擦掉,就站了起来,换上了欢喜的表情:“报喜的人到了吗?”说完,转向孟大金家的:“我让你准备的赏钱呢,快,拿来,给我!”

    孟大金家的慌忙从袖带里掏出了几两散碎银子,递到了他的手中。

    孟大金一看,急了眼,高声问:“不是给你说了要多准备一些吗?怎么只有这些?”

    孟大金家的又从溴代了掏出了一些,一并放在他的手上,“这些够了吧?”

    看了看大概有十两银子左右,孟大金这才满意的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报喜的人站在大门口,把那锣鼓敲得震天响,引得周围的住户们都纷纷出来看热闹,要说这南城的地方也不差,但都是些做生意的,论钱财一个比一个多,但要是论学问,远的不说,反正最近这十年,没有一个报喜的官差来过这个地方。如今,这锣鼓声一响,众人也觉得与有荣焉,认识的,不认识的,远的,近的,男的,女的,都纷纷的凑过来,跟刚出来的孟家的人打招呼。

    有人出来了,报喜的官差停了锣鼓声,照例和唱了一番,目的就是多要几个赏钱。

    孟大金心里激动,走到最面前的官差面前,一股脑把手里的银子全都塞给了他。连声说道:“多谢各位,多谢各位。”

    来京城赶考的多是贫寒学子,往年报喜能得到的赏钱不多,能有个一、二两就不错了,现在这么多的银子塞到他的手上,倒是把这名官差吓了一跳,同时也高兴的合不拢嘴,暗想还是自己机警,看到这孟仁登记的是南城这个住址,便抢先一步过来报喜了,果不其然,发了大财了,抬头,刚要道谢,却看着到了人群后的皇甫逸轩,吓得手一哆嗦,差点把手里的银子扔出去,急忙改了口:“老爷,您给这银子太多了。”

    “不多,不多,拿着,你们辛苦了,拿去买点酒喝。”孟大金推了回来。

    官差这才想起世子妃的娘家就是姓孟,今天考中的这位肯定是她的家里人,哪里还敢不要命的要赏钱,腿肚子打着转的又送回了孟大金的面前:“大老爷,这跑着一趟是小的们应该的,您这是真的太多了。小的们可不敢收。”

    不但孟大金,就连周围看热闹的人也纳闷了,这平日官差恨不得从人们身上扒层皮,今日这是怎么了,到手的银子都不要,莫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

    见官差频频的看向自己,皇甫逸轩明白怎么回事,开了口,声音温润:“拿着吧,走这一趟不容易。”

    听皇甫逸轩不但没有责怪,还开口让他们拿着,官差高兴的脸上的皱纹都笑开了,“谢谢世子,谢谢世子,小的遵命,这就拿着。”

    众人这才明白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而是齐王世子在这,他们不敢明目张胆的拿钱。

    官差高高兴兴的拿着银子走了,周围的人们趁着这个机会过来道谢,一是混了脸熟,二是借机给孟家的人搭上关系,要知道,自从得知孟倩幽要嫁给齐王世子那一刻起,他们就绞尽脑汁的想着如何巴结孟家人了,奈何孟家人上上下下,包括看门人在内,都自律的很,从来不无缘无故的收人东西,让他们即使想要巴结都找不到门路。现在好了,有这个机会了,哪怕是过来恭喜一声,也算是说上话了。

    孟大金领着孟仁、孟义、孟齐在外面应付,孟大金家的和孟氏等人高兴的回了屋子里,兴奋的坐在一起说个不停。

    周安走来院子里,高声禀报:“主子,打探消息的人回来了。”

    众人停住了话语。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同时站了起来,孟倩幽笑道:“我和逸轩有些事情要处理,先回我的院子了。”

    众人也不在意,笑着点头,等他们两人出去了,又继续说说笑笑个不停。

    两人回了孟倩幽的屋子里,精卫跟进来禀报:“世子,世子妃,打听清楚了,那刘公子今日不在尚书府里,说是一大早吃过早饭就出去看皇榜了。”

    略微沉吟了一下,孟倩幽问:“你们当日劫持刘公子的时候,他是什么样子,身边可有随从?”

    精卫摇头:“没有,当时那刘公子孤身一人,别说是随从了,连马车都雇不起,要不然属下等人也不会那么轻易得手。”

    “这就奇了怪了。”孟倩幽看向皇甫逸轩:“今日那人自称是刘佳正,不但随从好几个,就连那穿着也不像一般的穷苦人家的,言行举止也与你们描述的有出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属下也觉得奇怪,这刘公子真真切切和我们劫持的那个人长得一模一样,但是属下却保证他们真的不是同一个人。”

    “这事关乎林小姐,要不我们找人去调查一番。”孟倩幽试探的跟皇甫逸轩商量。

    皇甫逸轩沉思了一下,摇了摇头:“据说这刘公子是尚书夫人老家那边的亲戚,此事我们不宜插手,不过,我们暗示林仲一番,至于他听不听,我们就不管了。”

    很快,出了兵部正准备回家的林仲被周安截下。

    昨日在周安手里吃了亏,今日林仲一见他,便戒备起来,语气不好的问:“你来做什么?”

    “我们主子发现刘公子有些问题,特命我来转告一声,如果林公子真的心疼你的妹妹,不妨派人去调查一番。”话落,不待林仲反应过来,周安便飞身离开了兵部门口。

    皇甫逸轩不是无中生有的人,他既然派人这样说,必然是发现了什么,林仲顶着满头的疑虑回了尚书府,进门就问管家:“刘公子在府里没有?”

    管家周身都散发着喜气:“在府里呢,刚才报喜的官差来了,说是刘公子高中了,老爷和夫人正陪着他坐在了大厅里,商议小姐的亲事呢。”

    林仲走进大厅里。

    尚书夫妇正满面笑容的跟刘佳正说着什么,看到他进来,高兴的说道:“仲儿,快来,刘公子高中了,我们也该兑现诺言了,你看嫣儿定亲的日子选在那一天好?”

    ------题外话------

    恭喜8彩彩8连升三级荣升探花

    恭喜8彩彩8连升三级荣升探花

    恭喜8彩彩8连升三级荣升探花

    感谢亲的慷慨打赏,感激不尽!

    恭喜旭日明妹荣升贡士

    恭喜旭日明妹荣升贡士

    恭喜旭日明妹荣升贡士

    感谢各位亲人们在女神节的打赏,路这厢有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