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七章
    皇甫巽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得罪皇甫逸轩可以,得罪了孟倩幽,无论你是谁,绝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祭酒首先反应过来,反射性的收回了手,怒道:“世子,你是皇家之人,知道什么是三纲五常,难道你就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维护世子妃。”

    好在祭酒还没有失去理智,没有说孟倩幽是这个乡下丫头,即使如此,皇甫逸轩还是沉了脸色,一字一句,以让众人听的见的声音,不急不缓的说道:“本世子惧内在这京城是有了名的,难道祭酒大人没有听着过吗?”

    “咳咳咳咳……”一旁响起剧烈的咳嗽声。

    众人顺着声音望去,只见皇甫巽神情痛苦,满脸涨红的在费力的咳嗽。

    随身伺候的太监大惊,急声询问:“太子,您怎么了,可是那里不舒服?”

    怎么了?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当然这样的实话皇甫巽是不敢说的,一旦要是传出去,那他可真的是天下人的笑柄了,堂堂的太子,武国的下一任帝王,被自己的口水呛得死去活来了,不用众人嘲笑,他干脆自己挖个坑把自己活埋了算了。一边费力的咳嗽,一遍摆手。

    皇甫逸轩明白了他是为何,阴森森的笑问:“太子,是否需要我帮您一下。”

    皇甫巽立刻停止了咳嗽,挺直了身体,一本正经的摆手:“不用,谢谢堂弟了。”

    “幽儿懂得医术,太子有什么不适尽管说,保准药到病除。”皇甫逸轩似笑非笑的说道。那语气里怎么听怎么有一股报复的味道。

    皇甫巽听出来了,这是要埋怨他没有派人照顾好他的两个弟弟了。想到他们两人花样百出的整人手段,皇甫巽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看笑话的心思全没有了,开口:“堂弟说的哪里话,我好好的,哪里需要弟妹亲自出手。还是先解决自今日的事要紧。”

    一句话,拉回了众人的心思,也重新让祭酒和监首想起了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给自己的难堪,正欲要在发问,从远黑压压的来了一帮人。

    说是一帮人真的不为过,因为这些人当中,皇甫巽一眼就看出了有几位老侯爷,后面跟随着小侯爷,每人的身边都跟着几个伺候的人,抬眼望去,足有百十人之多。

    几位老侯爷得到的消息显然比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得到的详细,一路走来就是“孙呀,乖呀”的叫着过来了,等走到躺在骑射场上看到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人时,全部愣住,认不出啊。其中一个年纪稍老的侯爷眯着他那有些浑浊的眼睛,颤颤巍巍的问:“孙儿呀,哪个是你呀?”

    周围看热闹的人有绷不住的,“噗嗤”笑出声来,这一声就好像有感染似的,众人接二连三的绷不住,“噗嗤”的声音此起彼伏的想起。

    后面的小侯爷脑袋还算清醒,吩咐身边的仆人:“去,找出少爷来。”

    仆人应声,小心的走到躺着的人面前辨认。

    剩下的几位侯爷也回过神来,急忙也吩咐了自己府里的扑人过去寻找。

    一时间,骑射场内充满了喊叫“少爷”的声音和仆人相撞的声音。

    祭酒和监首看着这乱糟糟的场面,越发的黑了脸,这里是为皇家培养人才的地方,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地方,是太子来了也不敢放肆的地方,是……总之就不应该是乱糟糟的地方,可是现在,眼前如菜市场一样,叫喊声吵的他的耳膜都生疼了。当下把对皇甫逸轩的怒气全部转到了这些人的身上,监首运足了力气,对着眼前的众人一声大喊:“都给我闭嘴!”

    声音既出,真个骑射场立刻静寂无声了。老侯爷们吃惊的看着他,小侯爷们皱着眉头看向他,而骑射场内找人的仆人惊惧的看着他。

    监首大手一挥,指着众仆人命令:“你们都给我退出去!”

    众仆人没动,纷纷看向自家的主子。

    监首的火气更大了,气怒的说道:“怎么?我说的话不管用?好,我现在就命人把这些破坏国子监规矩的人扔出去,你们去国子监外找吧。”

    这还了得,自家的孙儿本来就受了伤,要是再被扔出去,那是伤上加伤,老侯爷们吓到了,急忙呵斥自己府里的下人:“还不赶快滚回来!”

    下人们麻溜的滚回来了。

    监首上前了几步,又气又恨的对着场内的众人说道:“你们几个别再装死了,赶快起来,各自去找各自的家人,再赖在地上,小心我禀报了皇上,让你们以后再也没有了悠闲的日子。”

    打架的这些家伙,本来就是来国子监混日子的,要的就是这个清闲劲。要是没有了,就会被皇上召去派遣差事呢,大把的好时光还没有享受,他们才不干的。闻言,谁也不装死了,从地上爬了起来,招呼自己的府里的下人扶自己起来。

    眼看场面又要乱起来,监首气得呵斥住众人:“你们都别动!”

    众人刚迈出的脚步又收了回来。

    监首又指着场内的众人“你们,从左到右,一个个的来,喊自己府里的人把你们扶起来。”

    众人照做,不一会儿所有的人都被自家的人找到扶了起来,骑射场内也安静了许多。

    监首刚要松口气,一名老侯爷颤颤巍巍的哭叫声响起:“孙儿呀,你怎么成了这副模样,祖父差点认不出你了。”

    监首听了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皇甫巽怕自己笑出声来,低下了头,不停抖动的肩膀却泄露了他此刻在干什么。

    皇甫逸轩漫不经心的扫视着众人。

    孟倩幽也露出了微笑。

    老侯爷们心疼的自己孙儿的声音不断地传来,小侯爷们看着自己儿子的惨样却黑了脸色,虽说男子不如女子一般注重长相,可他们这鼻青脸肿的模样也太吓人了,万一留下了什么后遗症,以后还怎么结的一门好亲事。想到此处,怒火高涨,询问自家的孩子:“是哪个混账东西对你出这么重的手,说出来,父亲替你去出气。”

    孟倩幽脸上的笑意消失了,眯了眯眼睛,看向说这话的人。

    挨打的十多人一致的指向了孟杰和孟清的方向,众人这时才看见太子也在此,吓得扶老携幼的赶紧过来见礼。

    大场面要来了,皇甫巽愈发的期待下面的场景。眉眼、嘴角都含笑的对着众人微微颔首,尤其是对几位老侯爷,见礼后,吩咐人搬了椅子过来给他们坐下。

    老侯爷都是效忠了两代帝王的人,于身份上确实可以在皇甫巽面前落座,当下也没有客气,规规矩矩的坐在了椅子上。对着皇甫巽拱手:“太子,我家孙儿被打的爹娘都认出来了,您可要给我们主持公道呀。”

    “老侯爷放心,本太子一向秉公办事,是非对错一定会查的清清楚楚,还请老侯爷稍安勿躁。”皇甫逸轩笑着说道。

    仗着自己的资历老,老侯爷们以为皇甫巽肯定会偏向着自己家的孙儿说话了,摸着胡须,脸上纷纷露出得意的笑容,不屑的看向孟杰和孟清两人。

    孟倩幽“噗嗤”一笑,当即揭穿了他们:“各位老侯爷不用看了,他们是我那两个不成器的弟弟。”

    老侯爷们心里一惊,去送信的只说了自家的孙儿在国子监里被两个不知托了什么关系进来的乡下的下贱东西给打了,并没有说这两个下贱的东西是世子妃的弟弟。不过吃惊归吃惊,他们还没有把孟倩幽放在眼里。皇上见了他们都会礼让三分,她一个世子妃又能奈他们如何?思及此,脸上没了笑意,出口讽刺:“清河县主家里果真好家教,在国子监里也敢如此的胆大妄为。”

    这明晃晃的讽刺,孟倩幽又岂能听不出,却半分恼怒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微笑着怼了回去:“我这两个弟弟家教再不好,也没有仗着人多欺负人少。老侯爷府里的家教,我今日真是领教了。”

    这是个铁打的事实,几位老侯爷眼神即使不好也看到了。无法反驳,脸上青白交加了一阵。

    皇甫巽心里憋笑,声音不稳的吩咐:“世子妃有孕在身,不能过于劳累,速给她和世子搬把椅子过来。”

    听到孟倩幽耳朵里的潜台词却是:“闹吧,闹吧,闹得越大越好。”

    太监把椅子搬来,两人谢过,毫不客气的坐下。

    老侯爷又哼了一声,眼神斜斜的看了他一眼,不屑道:“女子不得入国子监,这是规矩,听说清河县主是打伤了守门的太监才进来的,可当真是什么都不放在眼里。”

    国子监是皇家开设的,不把它放在眼里就是不把皇家放在眼里。在深一步说就是不把皇上放在眼里。这个大帽子扣下来,孟倩幽的罪过可就大了,除了皇甫逸轩和孟杰、孟清,其余的人都睁大眼睛等着看她的笑话,包括皇甫巽在内。

    孟倩幽斜勾起了嘴角,冰冷的笑容冻得开口的老侯爷禁不住瑟缩了一下肩膀,道:“我要不闯进来,我这两个弟弟就要被人打死了,情有可原。所谓的什么都不放在眼里是老侯爷夸大其词了。”

    老侯爷被噎住,气得脸红脖子粗。

    好歹是为皇甫家打过天下的人,要是今日当着自己的面被气死了,那也说不过去,皇甫巽轻咳了一声,缓解了两方剑拔弩张的气氛,问监首:“今日之事,到底为何,监首可否知道?”

    监首当然不知,等他得到消息来到骑射场上以后,众人已经成这样了。脸色发红,支支吾吾的回不上话来。

    看他的样子也不知,皇甫巽转向了祭酒。

    祭酒也心虚的低下了头。

    皇甫巽心里那个火大呀,真想脱下脚上的鞋朝着两人扔过去,合着闹了半天,作为国子监里的最高掌权者,两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怒气,祭酒和监首两人身体同时微微发抖。国子监几十年没有出过这样的事,他们当时只顾着生气了,完全忘记了去调查事情的起因。

    皇甫巽的目光转向认不出模样的众人,声音压得低沉:“你们,谁来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众人心虚的低下头。

    皇甫巽的目光又转向孟杰和孟清。

    两人无畏的迎视了他的目光后,看向了孟倩幽。

    孟倩幽点头,柔声吩咐两人:“说吧,如实说就好。”

    孟杰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原来这几人就是上次跟他们打架的那些人。上次的打架几人没有占得什么上风,一直怀恨在心,想要找个机会报复回来。

    孟杰和孟清两人也是这样想的,准备找个时机好好的报复回去。

    恰巧,今天有骑射课的考试,孟清和孟杰分别得了骑射课的第一名和第二名,教骑射的夫子免不了得意,当着所有的人夸赞了两人一番,说两人有天赋,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这些人从小是在富贵堆里长大的,一直有高人一等的优越感,现在被两个乡下的野小子压了一头,心里不舒服的很,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趁着下课的这会儿功夫,十几人一涌而上,想要将两人打的爬不起来。没想到适得其反,爬不起来的反而是他们这些人,孟杰和孟清虽然也受了伤,但是要比他们好的多。

    孟倩幽听完,笑了。笑的明媚,笑的让人心里发颤,“老侯爷,我弟弟的话您是否听清楚了?”

    ------题外话------

    《农门痞女》作者,酷美人

    阮圆圆变成了随母改嫁的拖油瓶,被迫分家,蓬门小户,三餐不继。

    面对泼辣的继姐,她猥琐的盯着她身体:你敢再欺负我娘,就把你嫁人,花你的嫁妆,压榨你的哥哥。

    看到美男落水,阮圆圆看着他没力气扑腾了,才下去救人,理直气壮的在他的胸口动作粗鲁的又捶又摸,感叹道:手感虽然不错,可是模样太过招蜂引蝶;我的救命之恩,你用银子报了就好!

    发家致富奔小康,阮圆圆用拳头收拾极品恶霸,能动手,就不动嘴,她坚信生命在于运动。

    傲娇夫君是赖上门来的:谁让你圆的可爱,让我只想抱着你,只想陪在你身边,搓圆捏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