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八章 一战成名
    老侯爷当然听清楚了,而且还是听得非常清楚,可那又怎样,即使是自己的孙儿错了,他们也是不会承认的。让他们金贵的孙儿给两个乡下的孩子赔礼道歉,简直是笑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就算孟倩幽身为世子妃也压迫不了他们!

    心里有这样的想法,便摸着胡子,倚老卖老的下了决断:“今日之事,虽然是他们之间的切磋,但是清河县主的这两个弟弟出手未免太不知轻重了,竟然重伤了我们的孙儿,实在是该好好的管教一番。”

    一句话歪曲了两件事,一件是将他们单方面的挑衅,变成了切磋,为自己的孙儿开脱了罪责。另一件就是把所有的罪则全部推在了孟杰和孟清的身上,暗讽两人不懂规矩。

    孟倩幽再次被气笑,见过不要脸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堂堂的老侯爷为了替自己的孙子开脱,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红口白牙的说瞎话。

    见她笑了,老侯爷以为他认同了自己的说法。满脸的皱褶深深的挤在一起,自以为大度的说道:“看来清河县主也认同老夫的说法,那我们就给清河县主一个面子,今日之事就不禀报与皇上了,咱们当着太子的面商议一下赔偿问题吧。”

    孟倩幽脸上的笑容不改,口齿清晰,一字一句的缓慢的说道:“老侯爷,不知您听说过一句话没有?”

    老侯爷一愣,下意识的开口问:“什么话?”

    “一张纸上画了一个鼻子,您好大的一张脸哪。”

    老侯爷愣住,小侯爷也愣住,围观的众人几乎都愣住了。

    太子皇甫巽却用手捂上了自己的肚子,想笑而不能笑,憋得肚子疼。

    祭酒和监首也回过味来,满脸不相信的直愣愣的看着孟倩幽,她这也太大胆了,竟然说老侯爷不要脸。

    许是年纪大了,没有反应过来,愣了半晌以后,老侯爷颤颤巍巍的问:“清河县主,你这话是何意?”

    皇甫巽觉得自己再忍下去就要出内伤了,勉强咳嗽了几声,笑着打圆场,想要把这句话遮掩过去:“那……这个……”

    孟倩幽笑而不语。

    有那被打的小小侯爷聪明的,猛然醒悟过来,气氛的尖叫出声:“祖父,他是说您不要脸。”

    静。

    真静。

    死一般的静。

    针落到地上也都能听见的静。

    静的所有的人心里发虚,静的所有人心头发颤,静的所有人毛骨悚然。

    就在这一片寂静声中,老侯爷“嗷”的一声,从椅子上弹跳起来,眼也不花了,手也不哆嗦了,指着孟倩幽的方向问:“你……你竟然说我不要脸?”

    孟倩幽笑着摇头,否认:“我可没说,是您的孙儿说的。”

    老侯爷气得胡子眉毛乱颤,说话也失去了理智:“你这个不知所谓的乡下丫头,竟然……”

    “老侯爷,”皇甫逸轩冷冷的声音响起:“请注意您的措词,幽儿是我的世子妃,老侯爷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当众被人说不要脸,平生这是第一次,老侯爷已然没有了理智,怒声道:“什么意思?!就是你听到的意思,别以为她攀上了齐王府,成为了你的世子妃,就改变了她是个没有规矩,不知礼数的乡下丫头的身份,我……”

    “哗啦”一声响,众人吓了一跳,抬眼望去,老侯爷身后的椅子成了几根破木头堆在地上。

    众人骇然,老侯爷也是不敢置信,皇甫巽却暗叫了一声糟糕。

    皇甫逸轩气势凛然,沉着脸色,冰冷而又清晰无比的话语传入众人的耳朵里:“如果谁敢再说我的世子妃半个不字,这就是下场。”

    老侯爷张大的嘴巴还没有合上,瞪大了浑浊的眼睛,愣愣的看着皇甫逸轩,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孟倩幽依旧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们。

    而这微笑,看在老侯爷的眼里就成了挑衅。反应过来,气得浑身发抖,嘴唇哆嗦:“我要进宫面圣,我要进宫面圣!”

    老侯爷这样,小侯爷也不干了,一个大步冲到了皇甫逸轩面前,怒气冲冲的问:“别以为你是世子就能为所欲为,今日你要是不跪下赔礼道歉,那就休想走出这国子监的大门。”

    祭酒和监首一听吓坏了,今日这事发展到现在,完全超出了他们能控制的范围。看他们双方剑拔弩张的样子,非得在这国子监内大打出手不可。

    皇甫巽一派悠闲的坐在椅子上,半丝替皇甫逸轩担心的样子都没有。这个家伙,在他面前嚣张的太久了,吃点亏也是好的。

    皇甫逸轩嘴角轻勾,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直接了当的挑衅:“刘小侯爷,你们是单挑呀还是一起上?我都奉陪。”

    针尖对麦芒,顶上了。

    刘小侯爷打死也没有想到皇甫逸轩竟然问他这样的话,顿时脸色气得铁青,怒道:“皇甫逸轩,你不要太放肆,好歹……”

    皇甫逸轩轻轻飘飘的打断他的话:“打还是不打?”

    刘小侯爷怒气冲上了脑顶,想也没想的回道:“打!”

    “单挑还是群殴?”

    “还用的着群殴,老子一人就可以……”

    “砰”刘小侯爷不屑的话语还没有说完,人就飞了出去。

    皇甫巽不用想,也知道皇甫逸轩接下来会做什么,早已不忍的闭上了眼睛。在听到这声动静后,才悄悄地睁开,四下观看了一下,才看到刘小侯爷以一个狗吃屎的姿态趴在了地上。

    刘老侯爷的惨叫声差点震碎了皇甫巽的耳膜。

    “我的儿呀!”喊完,在府里下人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跑”了过去。

    刘小侯爷趴在地上,艰难地抬起头,鼻端两条血红的面条流了下来。

    刘老侯爷心疼的弯下了腰身,费力的想要把他亲自扶起来。

    老侯爷本来就年纪大了,力气大不如以前,小侯爷又是被摔惨了,身子沉重了一些,老侯爷这一扶非但没有把小侯爷扶起来,自己反而被小侯爷坠着朝着地上栽去。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老侯爷的脸部也和大地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

    侯爷府里的下人没想道会是这样的情况。吓坏了,赶紧七手八脚的将自己家的两位主子扶了起来,好家伙,真不愧是父子两个,连受伤的部位都一样,都是鼻子下端挂着两条鼻涕血。

    下人们一通忙活,擦脸的擦脸,擦鼻子的擦鼻子,拍打衣服的拍打衣服,等把两人收拾好了,摔得迷迷糊糊、昏昏沉沉的父子两人才回过神来。相互看了一眼,老侯爷这脸上终是挂不住了,在众人的搀扶下,跌跌撞撞的回到了皇甫巽面前:“太子呀,你要给老夫做主呀,老夫追随了两代先皇,为皇甫家的天下立下了汗马功劳呀,如今却被这样一个小辈这样欺辱,实在是没法活了呀。”

    “没法活了就去死。”皇甫巽真想这样怼回去。可是他不敢,别说他,就是父皇,见了这些老家伙也给几分面子的,这才养成了这帮老家伙目中无人的毛病。今日让皇甫逸轩出手教训一下也好,免得他们倚老卖老,仗着年轻时的那点功劳压在他和父皇的头上,要知道他们虽然帮着皇甫家打下了天下,坐稳了江山,皇甫家也没有亏待他们了,封了异姓候,给他们无上的荣华富贵和世代的荣耀。

    心里这样想,脸面上却一点没有显示出来。打起笑脸,起身,把自己的椅子,亲自搬到了老侯爷的后面,让他坐稳了以后,才说道:“老侯爷,刚才的情形我从头到尾全都看在眼里了,是小侯爷言语挑衅在先,世子不得已才出手的,这事就算是告到了父皇面前,他也是有理的。”

    这是明晃晃的袒护了,老侯爷虽然老了,但是没傻,立刻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是让他们息事宁人,可是自己一家三口,老,少,小三代侯爷今日都成了猪头,要是就这样算了,让他们以后还如何在京城里立足,还有何脸面出现在京城众人面前。

    心念一转,眼泪立刻就流了出来,身子也从椅子上滑了下来,跪在皇甫巽面前,把话语拉回了源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泣道:“太子,您要为我们这些人做主呀,就算老夫是自找的,那我那可怜的孙儿和儿子呢,一个两个被打的连我都认不出来了,这哪里是切磋也,这分明是想要了他们的命呀。”

    他这话一出,提醒了其他几位侯爷,纷纷高声附和,让皇甫巽给他们的孙儿做主。

    这几位老侯爷平日里就是一个鼻孔出气的,发生了这件事更是同仇敌忾起来。见皇甫巽不下决断,全部呼啦啦的跪在了地上请求他给做主。

    皇甫巽为难了,气恨的瞪了皇甫逸轩一眼。

    皇甫逸轩回了一个气死人的微笑,用眼神示意:“活该,谁让你刚才想要看我笑话的。”

    皇甫巽被气得不行,却又拿他没法。转了笑脸,问跪在地上的众人:“几位老侯爷,你们想要这件事如何处理?”

    这里面就属刘老侯爷年纪最大,自然也是他开口,接过下人手里的帕子,把眼泪,鼻涕都擦掉,才哽咽这声音开口,“要想今日之事我们不再追究,我们有三个条件。”

    “请说。”皇甫巽。

    看了神色漠然的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一眼,刘老侯爷指着同样鼻青脸肿的孟杰和孟清道:“第一,国子监里必须开除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孟倩幽的脸色沉了下去。

    皇甫巽脸上的笑容也差点维持不住了。

    皇甫逸轩神态的倒是一片漠然,伸手抓住孟倩幽的手,示意她不要把老侯爷的话放在心上。

    看到他的神情,老侯爷气得吹了吹胡子,又说出来了第二个条件:“第二,让世子和世子妃给我们赔礼道歉。”

    皇甫巽真想一口唾沫喷在他的老脸上。孟倩幽果然没有说错,他真的是好大的脸。这天下是他们皇甫家的,皇甫逸轩也是皇甫家的人,俗话还说得好的,不看僧面看佛面,凭着这一点,他也不应该这么得寸进尺,打了皇家的脸面。

    听到这,皇甫巽的脸色也有些不好了,虽然是笑着问的,但语气里有了几分的怒意:“那第三点呢?”

    不知是没听出来他语气里的怒意,还是故意忽略了,老侯爷也没有思索,接着说道:“第三个条件就是我们这些人医治费用,必须由世子和世子妃来承担,至于多少,一会儿我们老哥几个商议一下,再给一个具体的数目。”

    “不用商议了。”孟倩幽恢复了神色,在一边笑眯眯的说道。

    众人惊诧的看向她。

    孟倩幽环视了众人一圈,眼光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掠过,将他们的表情全部收入到了眼里。慵懒的坐在椅子上,笑眯眯的对众人道:“每人十万两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