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有苦说不出
    皇甫逸轩清冷的吩咐:“你去门外候着,将前来传唤的人挡在门外,免得惊吓到家里人。”

    周安应声,去了大门口等着。

    孟倩幽两人已经脱掉了外衣正准备休息,闻言,打开箱子拿出了一件新的重新穿上。“十万两银子都封不住他们的嘴,那就别怪我了,我会让他们后悔去了皇上面前告状的。”

    孟倩幽从早上早早起来,到现在没有休息,皇甫逸轩一直担心她会累到,现在这帮老家伙还没完没了。皇甫逸轩也怒了,点头:“你在一旁看热闹就行,交给我。”

    孟倩幽脸露笑意,走到他面前,伸手搂住他的脖颈,踮起脚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笑道:“好,我就喜欢看热闹。”

    她这一招皇甫逸轩非常受用,脸上的笑容徐徐展开,屋子里仿佛一下明亮了许多。

    孟倩幽差点被他闪瞎了眼,嘴唇又凑了上去。

    这次皇甫逸轩变被动为主动,满足的过了一把干瘾,等感觉孟倩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才气喘吁吁的放开她,不满足的小声嘟囔:“什么时候才三个月呀?”

    孟倩幽趴在他的怀里偷笑,笑的全身都抖动个不停。

    皇甫逸轩又气又笑的抚摸着她的头,语气怎么听怎么有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现在先让你得意,早晚有我收拾你的时候。”

    孟倩幽笑的越发厉害。

    宫中果然来人传唤了,周安将他们拦在大门口外,匆匆的走进院子里来禀报。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没有敢惊动其他人。悄悄地出了家门后,才让青鸾去给孟氏送信,就说他们今日有事,回府了。

    孟氏纳闷的皱起眉头,这天都快晌午了,她已经开始做饭了,有什么紧急的事非得要这个时辰回去?问青鸾,青鸾摇头说不知。然后青鸾返身跟了出去。

    宫门口早就有太监候着了,见两人进了宫门,立刻迎了上去,恭声道:“世子、世子妃,皇上命你们去养心殿。”

    两人点头,跟着太监来到养心殿,还没进去,便听见里面老侯爷们的痛哭声和小侯爷们的哀嚎声。两人对视了一眼,相视一笑,走了进去。

    皇上黑沉着脸色,满身怒气的坐在养心殿中间。

    两人进去以后,目不斜视的走到皇上面前,恭敬行礼。

    皇上早就被这些人吵的头疼了,满腔的怒意没处发泄。看到皇甫逸轩,总算找到了发泄口,不由分说,拿起放在手边的一本书就砸了过来,怒声喝道:“你做的好事!”

    皇甫逸轩伸出手,轻而易举的接过,看了皇上一眼,小心翼翼的把书放到了自己旁边的椅子上,道:“皇伯父,气大伤身,您老要保重龙体呀。”

    皇上更加的生气了,想要再拿东西砸过去,摸索了半天,才摸到了一个茶杯,举了举,没舍得砸下去,指着满地哀嚎的小侯爷们,气怒的责问:“他们都是朝廷的栋梁呀,你出手如此不知轻重,朕要被你气死了。”

    微微侧头,施舍给满地哀嚎的小侯爷们一个眼神,皇甫逸轩便收回了目光,一本正经严肃的说道:“皇伯父,您错了,侄儿可是做了一件大好事,为朝廷解了忧愁了。”

    皇上气的脸色都变得铁青了,重重的用手一拍桌案,怒道:“一派胡言,你看看他们,一个个的受伤如此严重,短期内连行动都困难,你就是这样为朝廷解忧愁的?”

    皇甫逸轩挺直了胸膛,大义凛然的说道:“皇伯父,现在国泰民安,小侯爷们整日里也是没有用武的地方,有力气没处使,时间长了,免不了有生闲事的心思,我这叫防患于未然。”

    皇上手里刚才没有舍得投出去的杯子飞了出去,快速的飞到了皇甫逸轩面前,怒斥声也随之响起:“满口胡言,你给朕跪下。”

    孟倩幽没动,皇甫逸轩伸手接住了茶杯,拿在手里看了一眼,交给了孟倩幽,低声嘱咐她:“拿好”。之后,才气死人不偿命的说道:“既然皇伯父赏我了,我就拿着,不过一只杯子不好看,还请皇伯父抬手,把剩下的也赏给我,侄儿今日赔出去一百多万两银子,连买个茶杯的钱都没有了。”

    皇上气得没有多长的胡子都一根根的翘起来了,怎么也压不住自己的火气,恨不得举起一边的凳子砸过去,怒声吼了一句:“你给朕跪下!”

    这一声聚集了他全身的怒气,出口的声音大了一些,不但震得养心殿内所有人的耳朵嗡嗡响,就连养心殿的房顶都颤了几颤。惊的老侯爷也不哭泣了,小侯爷也不哀嚎了,全部心惊胆颤的看着皇上。

    皇甫逸轩当真就直愣愣的跪了下去,膝盖落在地上“咚”的一声响。

    孟倩幽的眼泪立刻就出来了,哀哀哭泣着请求:“皇上,让我替逸轩下跪了吧,他刚受了伤,身体虚弱的很呢。”

    皇甫逸轩适时的咳嗽了几声,额头上也冒出了虚汗。

    孟倩幽泪眼模糊的拿出帕子给他擦了擦,眼泪止不住的往外冒。

    别说皇上了,就连皇甫巽都大吃了一惊。

    皇上顿时忘了自己正在生气了,急忙问:“他何时受的伤,伤在了哪里?”

    “皇上,今日逸轩一人和众多小侯爷比武,就算他有再高的武功也不可能毫发无伤呀,而且小侯爷们心思歹毒,将他打出了内伤呀。”孟倩幽哭泣着说道。

    “你胡说,我们这些人加起来也比不过他一个人,他又如何能受的了伤?”一个脸上青肿,左手耷拉着的小侯爷出口反驳。

    孟倩幽擦了下眼泪,回头看着他,质问:“小侯爷们自小在老侯爷们的熏陶下长大,武功自然是不用说,逸轩只是这两年也开始习武,小侯爷这样说,于心无愧吗?”

    “你……”小侯爷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皇甫巽常年给皇甫逸轩比试,自然知道他的身手如何,孟倩幽这句话一出,他立刻就明白了怎么回事,担心的神情退去,坐直了身子,等着看接下来的好戏。

    皇甫逸轩从乡下长大,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回了齐王府以后,齐王爷才命人给他请了师傅教他武功,即使他再有天赋,也比不上从小就练武的小侯爷们。孟倩幽的话一出,皇上信了几分,脸色不虞的看向养心殿的这帮人,目光从他们的脸上一一巡视过,声音里没有任何情绪的问年纪最大的刘老侯爷:“世子妃说的可是实话?”

    刘老侯爷跟了皇上这么多年,皇上的一行一动,一个眼神,他都知道代表着什么意思,皇上的这副神色,就是要发火的前兆呀,脑门上立刻吓出了冷汗,惊慌之下,颤颤巍巍的回道:“皇上,世子和小儿们比试,是有太子作证的,无论生死如何,双方不得找后账呀。”

    孟倩幽要的就是他这句话,老侯爷的话落,她轻轻的啜泣了一声后,道:“老侯爷说的是事实,可在这之前,我唯恐逸轩真的伤到了小侯爷们,所以每人许诺了十万两银子,回了家以后,也让人给太子殿下送去了。他们口口声声的说我是乡下人,不懂礼仪规矩,没有教养,可最起码我这个乡下人守承诺。他们呢,他们出尔反尔,答应了事情却在一转身后就反悔了,还到了皇上您的面前告御状,我倒是想要问问,到底是谁没有教养、不知礼仪规矩?”

    她的话落,不单刘老侯爷,其他几位侯爷额头上的汗也冒出来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孟倩幽会趁机把他们说过的话一字不落的全说给了皇上听,这下不仅是自己的儿子,恐怕连自己也逃不了被皇上责问一番,可真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果然,他们的心思未落,皇上带着怒气的声音威严的响起:“众位老爱卿,世子妃说的可是实话?”

    要是没有皇甫巽作证,他们可能还会抵赖一番。反正这些年,他们早就一个鼻孔出气了,也不差这一回。可坏就坏在皇甫巽当时在场,他们也收下了那十万两的银票,这无论如何是抵赖不了的。

    养心殿里一片寂静,没有人说话,只有几位老侯爷粗重的喘息声,在屋子里回荡。

    皇甫巽心里为孟倩幽叫好,三言两语就让这帮老家伙落了下风,说不出话来。同时心里也警告自己,以后千万别惹到了她,绝不对不会有好下场的。

    见没人说话,皇上冷笑了一声,这一声听到了老侯爷们的耳朵里,无疑是皇上处罚他们的前兆,刘老侯爷为首“噗通,噗通”全部跪在了地上,连声求饶:“皇上,是老臣看到孙儿被打的连我都认不出来了,气怒之下,才口不择言的对世子妃说了那番话,是老臣的错,老臣这就给世子妃赔罪。”

    “赔罪就不必了,我只求各位以后不要再因为此事找我们家人和王府的麻烦就行了。”孟倩幽道。

    几位老侯爷同时摆手:“不会,不会,愿赌服输,今日这事是我们糊涂了,世子妃放心,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了。”

    毕竟是辅佐过自己和先皇的人,皇上也不能做得太过,但是也不能这样轻易的放过了他们,免得以后他们好了伤疤忘了疼,再纵容自己的子孙做出无法无天的事来。仍然没有收敛怒气,威严的对几位老侯爷说道:“今日之事,是你们有错在先,却还跑到朕的面前倒打一耙,让世子和世子妃受了冤屈,这件事要是传了出去,所有的人都会对我这个皇上有微词的,所以,朕必须要惩罚你们。”

    听皇上的语气不改,知道他是真的动了怒,几位老侯爷也不敢倚老卖老了,全部一个头磕在了地上:“老臣愿意受罚。”

    皇上的语气这才缓和了一些,道:“今日之事,既然是双方愿赌服输,那世子妃给你们的十万两必须如数的归还回来,而且还要适当的给世子妃一些补偿,至于补偿多少,朕想过了,有那么个意思就行,每个府里就一万两吧。”

    老侯爷们早已经吓得满头是汗了,没有回过味来,点头应是。

    躺在地上的小侯爷们确是脑袋清晰的很,心里那个恨呀,合计他们闹了半天,不但白挨了一顿揍,还倒赔了一万两银子,早知是这个结果,他们干嘛脑袋抽风怂恿着自己的老子过来告御状,要不然还能落下十万两银子呢。但皇上是金口玉言,圣旨一下,他们就不拿也得拿,否则就是抗旨,会满门抄斩的。

    就这样,一百多万两银票又回到了孟倩幽的手里,而且这一会儿的功夫,还多出了十万两,比在钱庄里存钱的利息还高。

    各位侯爷们掏出了银票,连搀带扶的灰溜溜的走了。

    皇甫逸轩却跪着没动。

    皇上看了装模作样的他一眼,笑着呵斥:“还不快滚起来!是想让朕亲自去扶你起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