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零一章 补偿
    皇甫逸轩扶着孟倩幽站了起来。

    皇上看了孟倩幽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我竟不知,轩儿这世子妃还有一手演戏的好本事。”

    孟倩幽也不畏惧,笑着接受了,道:“能得皇上的夸赞,是臣媳的福分。”

    皇上被噎住,胡子又气的一根一根的翘了起来。

    也不等皇上吩咐,皇甫逸轩扶着孟倩幽坐在养心殿内的椅子上,笑嘻嘻的问:“皇伯父,我今日立了这么大功,您有何奖赏呀?”

    皇上被他的样子气乐了:“奖赏不是在你的世子妃手里吗?”

    皇甫逸轩难得的愣住。

    终于占了一回上风,皇上愉悦的笑了起来。

    皇甫逸轩回过神来,从手里拿过茶杯,几个大步上前,小心的放在了皇上的手边,道:“这个我还回来了,皇伯父还是在另外给我奖赏吧。随便赏点什么都行。”

    笑着看了他一眼,皇上问:“想要什么?”

    “侄儿也不贪心,您把宫中的好药材给我一车就行。”

    皇上的笑容退去,嘴角直抽抽:“你好大的口气,张嘴就要一车,你可知道,这皇宫里的一车好药材,要顶你齐王府里半个家业了。”

    皇甫逸轩耍起了赖皮:“我不管,当初皇伯父让我找机会收拾这帮老家伙的时候,可是答应过我,只要我办成了,条件随我说,您现在莫不是要食言吧?”

    皇上再次被噎住。

    一直没有说话的皇甫巽却是愣住,他怎么感觉着皇甫逸轩有些不对劲呢,敢一次重创了这么多人,原来是有父皇给他撑腰。也对,这些人平日里仗着自己的身份,经常做些出格的事情,也是该整治一番了。

    皇甫逸轩眼巴巴的看着皇上,那样子十分可怜。

    皇上咳嗽了一声,“好吧,朕命人去御药房传旨,里面的药材你随便拿。”随即又觉得这话有些不对劲,掩饰性的咳嗽了一声,道:“别全给朕拿光了,好歹给朕留一些。”

    皇甫逸轩笑嘻嘻的谢过,扶起孟倩幽,给皇上行过礼后,两人便出去了。不过,临走时,孟倩幽却笑着看了皇甫巽一眼。

    皇甫巽顿时觉得毛骨悚然,心里暗道不好,也赶紧站了起来,恭敬的想要告退后去追两人。不料皇上收敛了笑意,严肃的对他道:“你留下,今日有两份刚送来的折子,你看一下。父皇要去你皇祖母宫里,回来后要听到你的决策。”

    “是,父皇。”

    皇甫巽应声。

    皇上起身,走出了养心殿,去了太后的宫中。

    传旨的公公领着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来到了御药房,传达了皇上的旨意。御药房里的管事的不敢怠慢,将两人领进了御药房里。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开始了扫荡,指挥着御药房里的太监把各种名贵的药材搬空了大半部分,只看得御药房里的管事的心疼的在流血,恨不得给两人跪下磕头,别再搬了,再搬下去,他这御药房就要关门了。

    两人扫荡了一番,觉得差不多了,才收住了势头,笑眯眯的给那脸色苍白,头冒虚汗的御药房管事的打过招呼以后,走了出来。

    两人的脚步刚踏出门口,管事的立刻就“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也不管两人走没走了,立刻就去查看自己剩余的药材,越看越心惊,越看越心疼,最后竟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马上就嚎啕大哭起来了。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才不管那一套,命令宫里的太监把药材给他搬运到了自家的马车上,这才高高兴兴的准备回齐王府。

    远处有名太监跑了过来,边跑边对挥手高喊:“世子,世子妃,请留步。”

    两人停下脚步,回身。

    太监气喘吁吁的跑到两人面前,躬身行礼:“世子,世子妃,奴才是太后宫里的,太后她老人家听皇上说您二人进宫了,命奴才来请您们二位留下来用膳。”

    这么长时间,太后一直想要召见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皇甫逸轩以各种理由拒绝了,今日都来到了宫里了,再拒绝似乎是不太合适,皇甫逸轩转头,用眼神询问孟倩幽的意见。

    孟倩幽微微点了点头。

    皇甫逸轩开口:“走吧。”

    太监松了口气,太后和世子妃之间的矛盾,他们这些做奴才的看的清清楚楚,就算太后想要尽力弥补,世子也不给她这个机会。刚才皇上去了太后宫里,说了一句两人去了御药房,不知要拿走他多少的好药材呢,太后一听,赶紧命他来请两人。他心里忐忑的很,唯恐两人不愿意过去,自己回去以后受到责罚。没想到两人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了,太监喜出望外的同时,立刻转身头前带路,往太后宫里走。

    “等等!”皇甫逸轩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太监的脚步一顿,心里发沉,感觉到了那重重的大板子打在了自己身上的疼痛的感觉,转身,努力挤出一个笑脸:“世子,您……?”

    “我吩咐人把药材运回去。”

    不是不去,太监屁股上哪火辣辣的感觉立刻消失了,高兴的连连点头:“世子慢慢吩咐,奴才等您。”

    放开孟倩幽,走出宫门外,皇甫逸轩吩咐周安:“把药材运回王府,吃过午饭后,便过来接我们。”

    周安应声。

    皇甫逸轩回转身,和孟倩幽一起随着太监来到了太后的宫里。

    太后的心里也是忐忑的很,虽然和皇上说着话,却忍不住一直朝着屋外张望,直到听见了太监的禀报声,才面露欣喜。想要站起来,迎接出去,又觉得不妥,坐正身体,当即吩咐将两人请了进来。

    两人进屋,规矩的见礼。

    太后笑着虚扶了孟倩幽一把:“你现在有孕在身,以后这些理解都免了。”随后,又吩咐:“给世子和世子妃搬软凳来。”

    两人谢过,等管事姑姑把软凳搬来,规规矩矩的坐下。

    先前觉得孟倩幽配不上自己的孙儿,觉得怎么看她怎么不顺眼,现在看他温顺的坐在皇甫逸轩的身侧,不卑不亢,不言不语,端庄大体,太后又觉得两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于是说话的语气也温和的不行,笑着道:“我早就让轩儿带你进宫来让哀家看看,他却是一再推辞,现在好不容易进宫了,也不愿意来看看我这个老太婆,是不是还记挂着以前的事,对我心存怨恨呢?”

    孟倩幽抬头,嫣然一笑,“太后,您老人家误会了,我并没有怨恨您,只是这段时间,反应特别强烈,出不了府门半步,才没有过来跟您老人家请安。”

    太后哪里不知道这是她的说辞,实际上还是不愿意来见自己,不过她这样说也全了自己的脸面,当下也没有再继续纠缠这个话题,而是关心的问:“现在是否好些了?”

    孟倩幽点头,笑着回道:“好多了,一天也就两三次。”

    太后也笑着点了点头,道:“今日看你是消瘦了一些,看来以后要增加营养了,你想要吃什么给哀家说,哀家让御膳房立刻给你去做。”

    “多谢太后了,我不挑食的,什么饭菜都行。”

    太后笑着提醒她:“你这孩子,都和轩儿大婚了,还一口一口的太后叫,应该随着轩儿叫皇奶奶。”

    孟倩幽笑着顺应的回道:“是,皇奶奶。”

    太后从来没有觉得一声皇奶奶有这么顺耳过,当即高兴的应了一声。笑道:“还是你贴心,不像某个没良心的人,哀家一求再求让他带着自己的媳妇进宫来给我看看,都不愿意,好像我能把她媳妇吃了似的。”

    这话说的是谁,众人心里明白,皇甫逸轩也明白,立刻反驳了回来:“皇奶奶,冤枉了,确实是幽儿反应太厉害了,根本就进不了宫呀。”

    到底怎么回事,所有的人都心知肚明,不过太后也没有点破,笑着吩咐:“以后没事多带幽儿进宫来看看我这老太婆,人老了,愿意图个热闹。”

    皇甫逸轩赶紧应下。

    管事姑姑过来禀报,膳食摆好。四人坐下用膳。

    来来回回折腾了这半天,孟倩幽确实饿了,等太后和皇上拿起筷子以后,便也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皇甫逸轩也拿起筷子,帮她夹菜,几乎是她的眼到了哪道菜上,皇甫逸轩的筷子也到了。

    孟倩幽吃的大快朵颐。

    太后和皇上看着她的吃的香甜,竟也觉得饿了,一人吃了两碗饭,这在过去的这些年里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放下碗筷,优雅的擦了擦嘴,太后笑道:“我可是好久没有吃这么多的饭菜了,这可都是幽儿的功劳,说吧,想要什么赏赐,皇奶奶今日全都答应了你。”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也撂下了碗筷,孟倩幽笑道:“我们什么都不要,只要皇奶奶长命百岁就好。”

    这话说的太后心里十分熨贴,高兴的合不拢嘴了,当即就吩咐管事姑姑:“去,将上好的血燕给幽儿拿出两盒来,带回去。”

    这血燕可是燕窝中的精品,太后的库房里总共就三盒,平日里是不怎么舍得吃的,现在一下赏给了孟倩幽两盒,可见今日的心情是十分好的。

    管事姑姑应声,去了小库房将血燕拿了出来,走到孟倩幽和皇甫逸轩面前,打开盒子,让他们看清里面的东西。

    孟倩幽惊呼:“皇奶奶,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您老人家留着自己服用吧。”

    见她不像别的人一样贪心,看到好东西急急忙忙的叩恩接住,太后心里更加的欢喜,道:“皇奶奶给你的你就拿着,正好你现在有身孕了,好好补补。来年给皇奶奶添两个白白胖胖的大重孙子。”

    孟倩幽红了脸色,欲要在推辞,皇甫逸轩却一把接过,高兴的道谢:“谢谢皇奶奶。”

    太后摆手,“跟皇奶奶还客气,以后想要什么尽管开口,就算皇奶奶没有的,也会派人给你们找来。”

    “谢谢皇奶奶。”两人再次异口同声的道谢。

    又陪着太后和皇上说了一会儿话,看到孟倩幽的脸色有些疲色了,太后便命人将两人送出了宫。

    两人上了周安等在宫门外的马车,回了齐王府。

    进了自己的屋子,孟倩幽累的连外衣都没脱,就躺在了床上,闭着眼睛说道:“逸轩,我休息一下。”

    说完,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皇甫逸轩心疼的不行,小心翼翼的托起她的身体,动作轻柔的把外衣给她脱了下来,让她能够睡得舒服一些。

    然后,命人打来了水。亲自给她擦拭了手了脸以后,吩咐皇甫毅任何人来了都不要打扰他们。

    他脱掉了外衣,躺在床上,把沉睡的孟倩幽搂在怀里,陪着她一起睡了过去。

    两人这一觉,一直睡到了天将黑,才醒来。

    一直守在门外的皇甫毅听见动静,禀报:“世子、世子妃,太子来了,等了快一个时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