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零二章 威远镖局
    孟倩幽刚睁开眼,还有些迷迷糊糊,听了皇甫毅的禀报,揉了揉眼睛,欲要坐起来。

    皇甫逸轩拦住她:“不用管他,你先醒盹再说。”

    孟倩幽打了一个哈欠,果真又听话的躺了回去,闭着眼睛道:“我是越来越嗜睡了,照这样下去,非得变成小懒猪不可。”

    皇甫逸轩侧身,单手支起自己的头,看着她困意浓浓的样子,笑了起来,道:“无论你成什么样,我都不嫌弃你。”说完,期待着孟倩幽感动的样子。

    果然,孟倩幽睁开了眼睛,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刚睡醒就听到这样的甜言蜜语,我是不是该给你点奖励。”

    “不用,我给你就行。”说完,嘴唇压了下去。

    一阵深吻,皇甫逸轩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芒,笑问:“世子妃现在可清醒了,是否需要我在利用美色哄你起床。”

    孟倩幽笑着拒绝,“不用了,天天看着美色,也厌倦了,本世子妃还是自己起床吧。”

    皇甫逸轩逼近了她,脸上虽然还有笑意,但说出的话却让孟倩幽感到了危险:“世子妃,有胆量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吗?”

    孟倩幽立刻怂了,摆出讨好的笑意:“口误,纯粹是口误,我的世子,这样风华绝代、玉树临风、清贵逼人,我又怎么能厌倦了,只会是百看不厌,越来越上瘾的。”

    这话听着舒服了,皇甫逸轩周身危险的气息退去,起身,下床。等着孟倩幽下床以后,帮她穿好外衣,趁她梳洗打扮的时候,自己也穿好了我外衣,又稍微整理了一下,才和孟倩幽一起来到了齐王妃的院子里。

    皇甫巽对齐王爷有惧意,自然不敢去打扰他。自己一个人坐着又觉得无聊,干脆就直接求见了齐王妃,坐在齐王妃的在屋里和她闲话家常。以前这个皇婶整日里躺在床上,府里有贺侧妃当家,他很少过来齐王府,后来皇甫逸轩被找回,为了掩盖他们私底下的关系,他也很少过来,今日是第一次和齐王妃聊天,却发现这个皇婶远比自己想像中要有内涵的多。按理说她出身将门,老将军又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再加上从小身体不好,应该是娇惯的蛮横无理,飞扬跋扈的。可眼前的这个皇婶却神态慈祥、雍容大度,谈笑随意,半分他想象的影子也没有。

    皇甫巽惊诧,越发的原意和她说话,不知不觉就说了一个多时辰,直到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来了才打断了两人的聊天。

    齐王妃也没有把皇甫巽当做外人,笑着对孟倩幽招手,示意她坐在另一边的软塌上,笑道:“太子来了好长时间了,听闻你们在休息,便没有过去打扰。”

    孟倩幽冲着皇甫巽点了点头,不好意思的对齐王妃说道:“也不知怎的,这几日越发的嗜睡了,让太子久等了。”

    齐王妃笑着嘱咐:“有身孕就是这样,左右府里没事,要是想睡的话就睡,不用顾忌别的。”

    看两人犹如亲母女一般随意的说着家话,一点儿隔阂也没有。皇甫巽又是一阵羡慕,自己从小长的皇宫里,即便是对着自己的母后说话也没有这样随意的时候。因为母后总是告诉他,隔墙有耳,说什么话的时候要谨防有人偷听,不该说的,不能说的,全部都烂在肚子里,半句也不能说出来。而他的太子妃,就更别说了,大家闺秀,恪守礼仪,从不越雷池半步,和自己说话都是规规矩矩的,更别说对母后了,除了日常的入宫去问安,别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交流。

    皇甫逸轩也不想让齐王妃知道自己和太子私下的关系,恭声问:“太子殿下今日入府,有何要事?”

    看他装模作样的样子,皇甫巽真想吐槽他两句:“有什么事你不知道吗?还明知故问!”可守着齐王妃,这话他没敢这样说,笑着开口:“听闻今日国子监了发生了点事,与轩弟有关,我便过来问问,不知轩弟能否告知?”

    皇甫逸轩点头:“这个说来话长,一句两句的说不完,太子殿下不如去我的院子里,咱们‘好好的’谈谈。”

    去还是不去,皇甫巽挣扎了一下,去挨揍是免不了的了,不去,当着齐王妃的面有些话由不好说,思量了一下,咬牙,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好,我也打扰皇婶半天了,咱们去你的院子里说。”

    说完,站起来给齐王妃告辞:“皇婶,我改天再过府来看你。”

    齐王妃笑着道:“太色已晚,你要是没有急事的话,我吩咐厨房做晚饭,今晚就留在府里吃了再走吧。”

    一会儿自己还不知被揍成什么样了,皇甫巽可不想丢这个人,笑着拒绝:“多谢皇婶了,今年日就不必了,改天再来的时候,我一定厚着脸皮过来蹭饭。”

    齐王妃也不勉强,笑着颔首:“也好。”

    孟倩幽也站了起来,道:“母妃,今日之事和我那两个弟弟有关,我也随着过去说说。”

    “去吧,小心一些,让青鸾扶着你。”

    三人回到了皇甫逸轩的院子里的会客厅里,吩咐人上了茶以后,皇甫逸轩端起一杯茶喝了一口,才慢悠悠的问:“大哥,您今日过来是……?”

    听了他的话,皇甫巽眼睛只盯着身边的茶水,头都没抬,语气不好的回了一句:“少给我装蒜,我来做什么你不知道?”。

    皇甫逸轩诚然的点头:“大哥,您不说,小弟还是真的不知道。”

    “我给你两人说,今日之事,是我的疏忽,但是也不能全怪我,待会儿出手轻一点,这两天父皇有意让我去与御书房帮着看折子,要是让他老人家看出来,我可不替你们隐瞒,说不定我还会趁机好好的告上一状。”

    “大哥这是说的哪里话,您是太子,武国未来的帝王,我们那里敢对你动手呢。”斜斜的看了他一眼,皇甫逸轩语气温和,没有丝毫情绪的说道。

    皇甫巽心里反而更打鼓了,“你们想要怎么样就痛快说了吧,我今日保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孟倩幽“噗嗤”笑出声来,“大哥说的好可怜,我们尊敬您还来不及呢,什么时候敢对您出过手。今天这事,我和逸轩没有怪过您。”

    “真的?”皇甫巽睁大了眼睛,不相信的反问。

    “当然是假的。”孟倩幽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笑嘻嘻的看着他:“大哥,你连这话也相信?”

    皇甫巽被噎的说不出话来,气得端起茶杯狠狠的喝了几口茶。

    孟倩幽笑容越发的灿烂:“不过,我们今天可没有打算对大哥大不敬,只想给大哥提个小小的条件。”

    喝完了杯子里的茶,皇甫巽狠狠的把茶杯放在身旁的桌子上,一副豁出去的模样:“好吧,什么条件,我能做到的绝对答应你。”

    孟倩幽也不着急,端起白水喝了几小口,才不紧不慢的笑着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对大哥来说小菜一碟。”

    皇甫巽撇了撇嘴,一副鬼才信你们的表情。

    孟倩幽也不以为意,放下手里的茶杯,笑着道:“大哥是否记得以前京城里有个威远镖局?”

    “威远镖局?”皇甫巽皱眉想了一下,隐隐约约好像记了起来。当然威远镖局在京城里也算盛极一时,后来因为给贺琏押运镖物出了纰漏,才导致镖局关闭,据说镖局少主一家被卖为了官奴。

    皇甫点头,道:“有些印象,当时这威远镖局出事,是因为关乎贺琏,所以我派人留意了一下,不知弟妹问这事何意?”

    “威远镖局的少东家,就是我手下的文彪,当年他们一家十余口人被贬为官奴,发配去了清河县,恰巧被我看到,就买下了他们。后来,我来了京城以后,就想法打听了事情的过往,发现他们是被贺琏陷害的,这一切的起因是因为贺琏想要强迫一个女孩子,文彪正好碰到,救下了她,贺琏心怀怨恨,才有了后来陷害的这一出。今日我说出来,是想让大个帮个忙,帮着威远镖局恢复名誉。”

    这个可有些难办了,当年贺章还官居丞相之位,贺贵妃也得宠,下面的官员为了巴结他们,量刑的确是重了点。可毕竟是皇家的衙门,现在要翻案,自打皇家的嘴巴,可是不容易的。

    见他沉默不语,孟倩幽也不催促,重新的端起白水,小口的喝了起来。

    皇甫逸轩开了口,“这件事也没有大哥想的那么难。当初镖局出事,是贺琏一手策划的。现在没有了他,自然也没人反对了,您可以命人悄悄的把案底拿出来销毁,免了镖局所有人的处罚,不就可以了吗?”

    皇甫巽的眉头深深的皱起,“哪有你说的这样简单,这里面不但牵扯到了贺琏,还牵扯了当时督办这件案子的官员。给镖局平反,必定要处罚他们。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有的已升入高位,不好查办啊。”

    孟倩幽脸上的笑意退去,郑重道:“大哥,我是女流之辈,对于做官的处事道理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知道一个道理,得民心者得天下,你身为太子,要做的就是收服民心。诚然如你所说,这件事不好办,可是如果您办成了,证明了他们当年的冤屈,就算损失了几名官员,可您得到的是京城百姓爱戴拥护的心,既而是天下人的。那将来您又何愁这天下坐不稳呢?”

    皇甫巽心里有深深的触动,好一句得民心者的天下,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后,去隐藏着巨大的涵义。要是自己真的做到了,诚如她所说,这天下又何愁坐不稳。思及此,热血澎湃,当下就爽快的开口应下:“好,就凭着你这句话,大哥这个忙帮定了,你么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孟倩幽面露喜色,眼睛发亮:“谢谢大哥。”

    皇甫巽摆手:“不用谢,大哥只想说一句话。”

    “大哥请说。”

    “弟妹这样聪慧的人,怎么就瞎眼看上这个腹黑的东西了呢?”说完,两人的眼前人影一闪,皇甫巽的身影已经到了会客厅的门口,后面的声音也远远的传来:“弟妹若是哪天后悔了,就跟大哥说一声,这天下的好男儿多的是,大哥到时一定会助你一臂之力。”

    话落,人也出了院子。

    皇甫逸轩的脸色黑了下来,脚下动了动,似要追出去。

    孟倩幽笑着摇头,劝阻:“看在这件事也是够他为难的份上,你就别跟他计较了。”

    皇甫逸轩回头,深深的看着她。

    孟倩幽纳闷,笑问:“为何这样看我?”

    起身,走到她面前,紧紧的将她搂在了怀里,附嘴在她的耳边,低声,似诱哄,又似询问:“幽儿,可否将你前世的事情说给我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