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零三章 想落点好处
    孟倩幽抬手,搂住他的脖子,让自己的身子半吊在他的身上,笑眯眯的道:“想要知道我的前世可以,可我美貌无双的相公你拿什么来换呢?”

    皇甫逸轩脸上露出危险的笑容:“娘子想要什么,尽管说,为夫莫敢不从。”

    孟倩幽感受到了危险,却一点儿也不害怕。撤回一只手,痞痞的托起皇甫逸轩的下巴,“美色当前,我有些不知要什么了,容我想想,过几日给你答复可好?”

    皇甫逸轩眼里的幽光一闪而过,邪魅一笑:“你说呢?”

    说完,不等孟倩幽回答,俯身抱起她,回了自己的屋子内。

    等青鸾在屋外小心翼翼的禀报饭菜已经做好了什么时候可以用饭的时候,皇甫逸轩带着**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端进来吧。”

    青鸾应声,没敢让皇甫毅接手,和朱篱两人一起端着饭菜目不斜视的走进屋内。

    孟倩幽有些衣衫不整,满头的秀发也垂了下来,脸色红红的半躺在床上。皇甫逸轩的衣衫还算完整,吩咐两人:“放在桌上,退下吧。”

    两人快速的饭菜放在了桌子上,快步走出了房间。相互的看了一眼,心里有着不赞同。这世子的自制力也太差了,主子这身子还不稳定的,他怎么就开始折腾了。

    皇甫逸轩要是知道两人心里所想,非得大呼冤枉,他连肉汤都没有喝到,算哪门子折腾。

    孟倩幽坐起身,拿了一个发带随意的把自己的头发扎在了脑后。穿好鞋走到了桌前坐下。不料,她的这个样子落在了皇甫逸轩的眼里又是另外一种风情,刚压下去的欲火又窜了起来,眼里也冒出幽幽的光。

    忍着**,和孟倩幽吃饱饭以后,又陪着她去府里散散步,消消食,回了房间以后,再也压抑不住,扑了上去。

    这一晚上,皇甫逸轩不但知道了孟倩幽的前世,还在孟倩幽的引导下,用另外的方式体会到了快乐。当然,这也给孟倩幽留下了祸根,因为精力旺盛的皇甫逸轩尝到了甜头以后,不说每日,隔三差五的就折腾一回。

    平静无波的日子过去了几日,皇甫逸轩得到了餍足,每天都是笑眯眯的模样。孟倩幽则不同了,每天除了吃就是睡。

    齐王妃知当是她有了身子才嗜睡,也没往心里去。只是吩咐了皇甫逸轩院子里的小厨房给她多熬点滋补的汤。

    孟仁已是榜上有名,孟大金等人的心也放回了肚子里。在孟齐和孟义的陪同下,把京城的四城九门好好的欣赏了一个遍,便想要回家去了。

    可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这几日都没有过来,不得已,便派了文彪去喊人。

    看到文彪,孟倩幽一拍脑门,想起了撮合安管事和文莲的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的记性现在怎么变的这样差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忘了?你们商量好了没有,这门亲事觉得怎样?”

    “我仔细问过莲儿了,她没有意见。”文彪恭敬回道。

    孟倩幽点头:“既然你们同意,我一会儿派人去告诉安管事一声,我当时应承的是第二日便给他回复的,这下好了,误会大了,他肯定会认为这门亲事无望了。”

    说完,喊来青鸾,让她去给安管事送信,自己和皇甫逸轩一起回了家中。

    孟氏这几日也没去王府,心里一直记挂着她。当看到她面色红润,似乎比原来还胖了一些,满意的点头,“你大伯和你大伯母非说要回去,我留不住,便喊了你们过来。”

    孟大金家的应声:“我来时把爹娘托付给了她三婶照顾,这心里总是不放心,还是早日回去吧。”

    “爹、娘的身子还算硬朗,自己也能照顾自己,有什么不放心的。你呀,就是想家了,想要早点回去。”孟氏笑着道。

    孟大金家的承认:“你也别说,我就是想家了。原来没来京城呀,心里羡慕的很,总想着这一辈子要是能来趟京城呀,就是死了也值了。可真来了京城以后,觉得还是咱自己的家里好,巴不得早点回去呢。”

    孟氏深有同感,点头:“我也是,要不是幽儿有了身子,就是每天白给我一百两银子,我也不在这京城里住下去。”

    孟倩幽闻言上前抱住孟氏的胳膊,亲昵的说道:“还是娘疼我。”

    孟大金家的满脸的羡慕,眼光看向了英子和周莹。

    两人立刻明白了她眼里的意思,身子同时完后退了一步。婆婆想要个孙女都要想疯了,偏偏她们这几年肚子没有动静,要不是早生了一个孩子,她们都以为自己不能生了。

    将她们的动作看在了眼里,孟大金家的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孟氏了解她的心思,笑着安慰:“大嫂,她们都还年轻,咱以后会心想事成的。”

    孟大金家的情绪有些低落,又叹了一口气,“盼着吧。”

    孟倩幽赶紧转移了话题,道:“大伯,孟仁哥这次榜上有名,朝廷肯定会派差事下来。我和逸轩想问问您,你是愿意让孟仁哥留在京城,还是让他外派。”

    孟大金这几日也考虑了这个问题,他和孟仁也商议了一番。闻言回道:“我和仁儿也商议过了,你和逸轩留在京城,正是需要用人的时候,如果可以,还是让仁儿留在京城帮衬你们吧。”

    孟倩幽点头,看向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也同意,道:“过几日,我去打点一番,大伯放心吧。”

    “有你们在,我放心。不过,我也知道这官员的任命是吏部的事。要是太为难,让仁儿下去历练几年也行,到时后说不定对你们的帮助会更大。”

    “这事交给逸轩了,大伯就等着消息吧,不用操心了。”

    事情定下,孟大金夫妇更是一天也不愿意多呆,恨不得马上回家里去。孟倩幽好说歹说,又央求他们住了两晚,命人给家里的人都买了不少的东西,整整的装满了两大马车,才让人护送了他们回去。至于文彪家的和文松以及文莲,则留在了京城,准备过一段日子之后,把文松和文莲的亲事定下来再说。

    几天没有等到孟倩幽的回信了,安管事已经心灰意冷了。猛然得了青鸾的消息,高兴的一蹦三尺高,迫不及待的问:“青鸾姑娘,主子说什么时候让我上门提亲了吗?”

    安管事从来都是沉稳的,这样情绪外露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今儿是第一次。青鸾有些目瞪口呆,闻言回过神来,笑着摇头:“主子没说,不过,也快了,你先准备提亲的东西吧。”

    安管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又问:“青鸾姑娘,这提亲该准备什么呀?”

    青鸾摆手:“这我可不知道,还是你自己去打听打听吧。”

    所以,接下来的几天,孟倩幽命人给家里人准备东西的时候,安管事也没有闲着,四处去打探提亲该准备的东西。可打听来,打听去,也没有打听出确切的该准备什么样的东西,左思右想之下,回到了包府。见到了老管家,请求他帮着去问问包夫人,到底该准备哪些东西好。

    老管家也很少操办这样的事,干脆就领着他直接求见了包夫人。

    包夫人询问女方的身份,安管事也是一问三不知,包夫人犯了难,道:“你还是先去打听清楚了女方的身份再来吧。”

    安管事也觉得不好意思,再三谢过包夫人后,回了作坊。每天眼巴巴的看着作坊门口,希望孟倩幽能早日过来。

    孟大金等人走了以后,皇甫逸轩去了吏部,打听了今年新录取的官员的任命情况。吏部的人都是些人精,立刻就猜测出了他为什么而来,堆起了笑脸,低声询问:“世子,是否有需要我们特殊照顾的人?”

    皇甫逸轩摇头:“您误会了,我只是过来打听一下而已。”说罢,转身走出了吏部。

    吏部官员看着他的背影,百思不得其解。

    回了府里,孟倩幽笑问:“怎样?”

    “我想了一下,这件事还是交给大哥吧,明日我们便去东宫找他。”

    孟倩幽一愣,随即笑了起来:“也好,这天下以后是大哥的,这人才自然是让他自己留下了。不过,你去了这半日,我想起了一件事来,不如一块求了大哥吧。”

    “什么事?”

    “藿香伶的相公不也榜上有名吗?我看着那人品还不错,不如我们也帮他一把,在京城给他找个差事,让他留下来照顾妻儿,也算是还了霍老爷当年救下镖局众人的一份恩情。”

    对皇甫巽来说,留几个官员在京城那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

    皇甫逸轩点头,“好,明日我们就去东宫。”

    所以,第二日,两人笑眯眯的走进东宫里的时候,皇甫巽的心里是发颤的,这对黑心的夫妻,每次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他都要快被两人弄出心病来了。

    果然,不出她所料,刚坐下,孟倩幽就笑眯眯的开口:“大哥,我今日有件事情想求你。”

    嘴上说着求,脸上可一点求的意思也没有,皇甫巽又在心里腹诽了几句,才开口问:“什么事?”

    孟倩幽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大堂哥今年考中了,我想让大哥帮忙把他留在京城。”

    皇甫巽理解错了,以为她是想为孟仁求得高官,面露难色的说道:“官员的认命朝廷都是有制度的,除非你大堂哥是前三甲,否则很难做到高位。”

    “大哥想岔了,我不知想让我大堂哥做高位,而是只想着让她留在京城,给他一个合适的位子即可。”

    这就好办了,皇甫巽痛快的应承下来。

    不料孟倩幽又开了口:“不止我大堂哥,还有一个朋友也想让大哥帮忙留在京城里。”

    皇甫巽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你们俩把我当什么了,以为这朝廷是我一手遮天呀,想要留官员在京就留官员在京,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我可不敢一再破了吏部的规矩。”

    孟倩幽笑着回道:“我也知道这件事为难大哥了,可这个朋友于我算是有恩,还请大哥能帮这个忙。”

    打交道这么多回,皇甫巽也学聪明了,知道无论怎样这两口子最后还是会迫使自己答应下来的。不如自己趁机要求个条件,还能落点好处。所以,也学着皇甫逸轩的样子,身体放轻松,朝后靠在椅子上,闲适的问:“若是我答应了帮你的朋友,我会有什么好处?”

    “大哥即将坐拥天下,什么样的好处能看在眼里?”孟倩幽笑着反问。

    皇甫巽不赞同的摆手:“非也,即使父皇在那把椅子上,也不能随心所欲,更何况是我呢?”

    “那大哥想要什么样的条件?”皇甫逸轩沉沉的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