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零四章 醉酒(一更)
    看了两人一眼,拿起手边的茶杯漫不经心的摆弄了半天,才轻轻的放下。目不转睛的看着两人,道:“我的条件就是,我登基以后,二十年内,你不可以离去。一定要帮我坐稳了这天下。”

    皇甫逸轩也暗暗的松了口气,表面上却不动声色,还是深沉的看着他:“大哥不觉得这条件提的太高了吗?我留大堂哥在京城,只是为了幽儿有个说话的人,并不是为了以后他对我们有多大的帮助,大哥这次可能是打错主意了。”

    “别忘了,除了这件,还有威远镖局的事,说不定以后还有别的事,只要你答应了我的条件,无论以后你们有任何的事需要我帮忙,我定尽力的。同时我还给你们承诺,以后我坐上了那把椅子,会保你们和你们的家人一生无忧,怎么样,这个条件可以吗?”

    皇甫逸轩没有立刻说话,反而皱起了眉头,深思起来。

    孟倩幽也没有说话,端起手边的白水轻轻的抿了几口。

    皇甫巽的心却是提了起来,这两人的能力,可抵得上大半个朝堂的人。而且以孟倩幽的才干,不出几年,就有能力掌握武国的经济命脉,自己要是能把他们留在自己身边,不出几年,武国的情形绝对会和现在不一样,不但国富民强,也会无国敢来犯。

    无人说话,屋内一片寂静。

    皇甫巽紧紧的盯着皇甫逸轩,不错过他脸上的任何表情。偏偏皇甫逸轩除了皱起眉头以外,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让他一时摸不透他的心思,心里越发的恐慌,猜测是不是父皇和皇祖母做的太过了,让皇甫逸轩对皇家有了怨恨,不愿意以后辅佐他。

    孟倩幽装作低头轻抿着白水,嘴角却是露出笑容。皇甫逸轩身为王府世子,为朝廷分忧解难是他的份内之事,即使他再不情愿,也不会抛下这一切不管的。皇甫巽今日提的条件就相当没有提过一样,可怜他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眼巴巴的等着皇甫逸轩的回答。

    不过这样也好,逸轩回答的太快了,反而会引起他的疑心,让他当场反应过来就麻烦了,说不定还会提出更加苛刻的条件。

    最后还是皇甫巽熬沉不住气了,做了一个非常不雅的动作,竟然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声音里也带了急色:“怎么样,你们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孟倩幽收敛了嘴角的笑意,放下了茶杯,郑重其事的回道:“出嫁从夫,逸轩怎么决定我就怎么听从。”

    皇甫巽的目光转向了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也回看着他,缓缓的点了点头,道:“就以二十年为限,二十年后,你不可以干涉我们的去向。”

    皇甫巽迫不及待的点头:“成交!”说完,好像是怕他们反悔,立刻就下了逐客令:“今日的事就交给我了,你们回去等消息吧。”

    两人出了东宫,坐上自己的马车后,孟倩幽就笑倒在了皇甫逸轩的怀里:“太子可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白给我们捡了一个大便宜。”

    皇甫逸轩也是面露微笑:“他呀,今日脑袋确实是抽风了。”

    孟倩幽抬起头,熠熠生辉的大眼睛里也满是笑意,兴奋而又期待的问:“你说,他哪日回过味来,会不会杀到王府里去?”

    皇甫逸轩笑着摇头:“不会,他只会后悔的把东宫的墙撞一个大窟窿。”

    孟倩幽再次笑倒在他的怀里。

    皇甫逸轩盯着她如花的容颜、恣意的姿态,心里动了起来,等孟倩幽意识到危险的时候,所有的惊呼都被他吞进了嘴里。

    马车里的春意浓浓,东宫里的气氛也是轻松的很。等两人走后,兴奋无比的皇甫巽抑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情绪,吩咐人把剑拿过来,在院子里舞起了剑舞。那优雅的姿势,流利的招式,轻盈的身姿,无不昭示着他心里的喜悦之情。

    宫里伺候的人从来没有见过太子有这么高兴的时候。边偷偷观看,边心里猜测,到底世子和世子妃给太子说了什么,竟让他如此之高兴。

    等孟倩幽头发微乱,脸色羞红的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时辰以后的事了。青鸾和朱篱看到皇甫逸轩餍足的神色,再看看孟倩幽的衣衫不整,心里的不满加重,嘴上虽然不敢说,心里却是埋怨得要命。一再思量,回府以后,是否把这个情况告诉齐王妃,让世子离主子远一点才好。要是照这样下去,主子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皇甫逸轩好像是感觉到了两人心里的情绪,也仿佛洞悉了他们的心思,扫视里两人一眼,餍足的面容上出现了不满的神色,冰冷的话也同时响起:“要是谁敢多嘴,从今以后不必留在身边伺候了。”

    不让她们伺候主子,那就是等于要了她们的命,青鸾和朱篱额心肝都颤了颤。所以告状的想法全都从脑子里飞走了,低头,应声。

    孟倩幽只顾着害羞了,没有注意两人的神态,听了皇甫逸轩的话,再看看两人的态度,抬头,奇怪的问:“出什么事了?”

    皇甫逸轩搂着她往府里走:“无事。”

    孟倩幽回头奇怪的再次看了两人一眼,见她们也不像有大事的样子,便也没有多追问。

    两人刚进了府门,管家急匆匆的跑过来,连额头上的汗都来不及擦,躬下身禀报:“世子、世子妃,二公子喝醉了,在府里发酒疯了。”

    孟倩幽挑了挑眉,皇甫煜喝醉了,这可是有意思了。

    皇甫逸轩却皱起了眉头,“吩咐下去,谁要是乱嚼舌头让父王和母妃知道了,立刻发卖出去。”

    管家赶紧应是。可这么大的动静,就是下人不说,王爷和王妃也会听到的。擦了擦再次冒出的汗珠,管家提着心跟着来到了皇甫逸的院子里。

    院子外围着好多探头探脑的下人,看到皇甫逸轩面色不虞的走了过来,哄的一下就散开了。

    刚走到门口,两人就看到皇甫煜躺在院子里,不住的翻腾着胳膊腿,嘴里还不住的叫喊:“我好难受!我好难受!”

    院子里伺候的众人立在一边,不知如何是好。

    皇甫逸轩眯了下眼睛,走进院子里站定,沉着声音问贺一:“怎么回事?”

    贺一还没有回答,皇甫煜听见了他的声音,醉醺醺的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可能是喝的太多了,爬了好几次也没有爬起来。

    贺一想要上前搀他起来,却被他挥手推开:“不要你管。”

    说完,对着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的方向呲牙一笑,竟然躺在地上翻滚了起来,费力的翻滚了几下,才滚到了两人的面前,脸朝上,气喘吁吁的看着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嘻嘻笑着问:“大哥、大嫂,你们回来了?”

    就在众人以为皇甫逸轩要呵斥皇甫煜的时候,皇甫逸轩却放开了孟倩幽,蹲下了身子,俯身看着皇甫煜。平静无波的声音里没有任何情绪:“酒好喝吗?”

    皇甫煜已经醉糊涂了,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还笑嘻嘻的拍了拍手。大着舌头回道:“好喝,好喝,我才知道酒是个好东西,可以让人忘了所有的烦恼。”

    “还想喝吗?”柔声问。

    一众下人的身上的汗毛立了起来,吓得腿脚开始有些发软。

    管家额头上的汗开始往下流了,后背的衣服瞬间也湿透了。

    皇甫逸轩点了点头,站起身,吩咐:“去拿酒来。”

    “世世子。”管家哆嗦着声音喊了一句。

    皇甫逸轩冷冽的眼神看了过去,管家身上刚冒出来的汗,立刻全部结成了冰,冻得他浑身抑制不住的哆嗦,牙齿也开始打颤了,“二、二、二公子这、这个样、样子,实在是”

    “我说的话不管用了?”皇甫逸轩的话不怒自威。

    管家要说的话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咙里,不敢再说出来,躬身应声,“老、老奴这就去。”说完,晃晃悠悠的往外走。

    “看来管家该回家养老了。”皇甫逸轩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管家激灵灵的打个冷颤,身子也不哆嗦了,腿脚也利索了,一阵风似的就小跑了出去。

    孟倩幽差点喷笑出来,赶紧低下头忍住了自己的笑意。

    皇甫逸轩凉飕飕的眼神看了过去,看到她的肩膀一抽一抽的,嘴角也有一丝笑意一闪而过。

    管家亲自搬了一小坛酒过来,恭恭敬敬、战战兢兢的站到了皇甫逸轩面前。也不结巴了:“世子,酒来了。”

    “贺一!”皇甫逸轩出声。

    “属下在。”贺一下意识的挺了挺身体,应声。

    “把这些酒给二公子灌下去!”

    贺一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不相信的看向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眯起了眼睛,周身的气息凌厉起来:“怎么,没听懂我的话?”

    贺一咽了下口水,小心翼翼的试探的说道:“世、世子,二、二公子他喝的已经”

    在皇甫逸轩的眼神再一次看过来的时候,贺一剩下的话咽了回去,心惊胆颤的走到管家面前,把酒坛子接了过来,一条腿半跪在地上,轻声招呼一直躺在地上耍着酒疯的皇甫煜:“二、二公子。”

    皇甫煜迷蒙的眼神看向了他,见到他手中的酒坛,眼睛一下子有了光彩,一骨碌酒爬了起来:“酒,酒,我还要喝,我还要喝。”

    抬头看了皇甫逸轩,见他面色阴沉,抿唇不语,只是浑身的气势越发的凌厉,吓得赶紧低头把酒坛的盖打开,递到了皇甫煜面前。

    皇甫煜迫不及待的夺过酒坛,仰头,“咕咚,咕咚”的大口喝了起来。

    皇甫逸轩额连更加的阴沉了,却是什么也没说,眼睛紧紧的盯着皇甫煜。

    喝下了一半,皇甫煜喝不动了,把酒坛放在了地上,抬头露出一个迷蒙的笑:“还、还是大、大哥好,心、心疼我。”

    “还喝吗?”皇甫逸轩问。

    摇了摇头,皇甫煜往后仰倒在地上,头“咚”的一下撞到了地上,也不喊疼,双手胡乱的摆了摆:“不、不喝了、喝不动了。”

    “是吗?”

    上下点了点头,皇甫煜竟然还应了一声:“是。”

    皇甫逸轩缓缓的笑容,那笑容看的贺一和管家头皮发麻,皇甫煜还不自知,依旧笑声嘟囔:“不、不喝了,喝不动了。”

    皇甫逸轩瞬间变了脸色,冷冷的声音也随之响起:“贺一,给他灌下去!”

    贺一的手直打哆嗦,却不敢违抗命令,左手抱起酒坛,右手掰开皇甫煜的嘴,把酒坛里的酒全部倒入了皇甫煜的嘴里。

    皇甫煜哪里还喝的下,拼命的摇头,胡乱的挣扎,十分的狼狈。

    管家和一众下人不忍的别过脸去。

    孟倩幽也抿起了嘴唇。

    半坛子酒灌下去,皇甫煜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嘴里的酒不自觉的流出来。

    皇甫逸轩缓步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的问:“还喝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