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零六章 闲聊出的信息(一更)
    冯静雯臊了个大红脸。孟倩幽是世子妃,是京城里多少达官贵人争相巴结的对象,要不是文泗在清溪镇和孟倩幽有莫逆之交,今日自己夫妻两个恐怕连这王府的大门也进不来的。可自己的相公还拿着孩子干娘的做筹码,平生第一次,冯静雯觉得文泗真的没有长脑子。

    文泗可不这样想,说完以后,得意洋洋的看着孟倩幽,一副你绝对会答应我的,胸有成竹的模样。

    “逸轩,你过来。”孟倩幽对着皇甫逸轩招手。

    皇甫逸轩不紧不慢的踱着步过来。

    孟倩幽指着皇甫逸轩的脸,笑着对文泗道:“你觉得我们俩的孩子会比你的孩子差吗?”

    文泗被噎住,说不上话来。

    冯静雯看他吃瘪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声笑,拉回了文泗的神智。立刻不满的嚷道:“你们两个也太打击人了,我们一家三口好心好意的来探望你,你就这样对待我们。”

    孟倩幽憋住笑,指着院门道:“大门在你身后,出门左拐,慢走不送。”

    文泗再次愣住。

    满院子的人纷纷捂着嘴偷笑。

    就连冯静雯怀里的小人儿,也凑热闹似的,拍着小手,咿咿呀呀的笑了起来。

    皇甫逸轩的脸上也漾出得意的笑容。

    不再理会文泗,孟倩幽伸出手,想要抱一下孩子。

    冯静雯没敢给她:“你这日子尚浅,正是危险的时候,还是别抱了。”

    皇甫逸轩也是不赞同的看向她。

    孟倩幽只好放下了手,笑道:“嫂子还是进屋说话吧。”

    冯静雯点头,也没有管文泗,抱着孩子随着孟倩幽往屋子里走。

    文泗一看没有人理会他,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嚷嚷道:“今日你们不给我一些药丸,我就坐在这地上不起来了。”

    众人愣住,全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他。脑中都同时出现了一个疑问,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德仁堂的东家吗?

    冯静雯觉得头都抬不起来了。她还不知自己的相公也有这么无赖的一面,急急的唤了声:“相公!”欲转身拉起他。

    孟倩幽拦住了她,吩咐众人:“都下去吧,就让文东家在院子里,谁也不许打扰他。”

    众人应声,纷纷捂着嘴退了下去,就连青鸾和朱篱也去了院子外。

    文泗一看这招不管用了,立刻“哭天抹泪”起来:“小丫头,你这是忘恩负义呀,想当初在清溪镇”

    “闭嘴!”孟倩幽不是忍不住了,而是为了避免众人的耳朵受到荼毒,道:“这些药丸都是从宫里拿出来的珍贵药材制作的,不能轻易给你,等一会我写下方子,你自己回去制作吧。”

    文泗的嚎哭声戛然而止,动作迅速的从地上弹跳起来,眼角眉梢都是喜悦的笑意:“真的,你愿意把方子给我?”

    “再啰嗦我就后悔了。”孟倩幽吓唬道。

    文泗赶紧伸手捂住自己的嘴,闷声嘟囔:“我不啰嗦,我不啰嗦了。”

    孟倩幽转向皇甫逸轩,笑道:“逸轩,我和嫂子说会儿话,你和文东家去谈谈合作的事。”

    皇甫逸轩轻“嗯”了一声,转身往会客厅走去,文泗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

    冯静雯的脸色还是通红,“幽儿妹妹,对不起,相公他”

    “嫂子,文东家一向如此,我见怪不怪了。”孟倩幽笑道。

    冯静雯瞪大了眼。

    孟倩幽明白她不相信,笑道:“一会儿我就说给嫂子听。”

    两人走进屋内,吩咐人上了一杯茶水一杯白水和几碟点心以后,冯静雯把孩子放在了软塌的里面,她和孟倩幽分别坐在了两边,开始闲话家常。

    孟倩幽把当年文泗做过的事捡了几件逗趣的说给了冯静雯听。

    这么多年,冯静雯从来不知道文泗还有这么撒泼赖皮的一面,笑的直不起腰来。

    会客厅内,皇甫逸轩也吩咐人上了茶,优雅的端起茶水,喝了一口,才开口问:“文东家,这次幽儿写了好几张方子,你打算如何给我们分红呀?”

    文泗也端起茶水抿了一口,浓郁的香味让他舒服的闭了下眼睛,才回道:“小丫头治疗伤疤的药在我那里有分红,这写药方的比例也一样。”

    皇甫逸轩点头,道:“这些药方要用好的药材来配,才能达到好的效果,以你德仁堂的实力,弄到这些珍贵的药材恐怕有些困难。”

    文泗瞪瞪圆了眼睛,放下了手里的茶杯,把自己的胸脯拍得“啪啪”响,“不是我吹牛,无论是多么珍贵的药材,只要是是世上有的,我德仁堂里就一定会有。”

    皇甫逸轩嘴角露出笑意,拿出了几张药方放在桌子上:“文东家请看,这些药材你德仁堂里有多少?”

    文泗拿起药方,看了起来,却看眼睛睁得越大,脸色也有些涨红起来。

    等他全部看完,皇甫逸轩才戏虐的问他:“如何,文东家的的德仁堂里有多少?”

    文泗咬牙,输人不输面的强撑这回答:“五成。”

    “这上面的药材都是宫里的御药房从武国各地搜罗来的,德仁堂里能有五成,也算难得了。可惜呀,这只有五成,制不出这药方上的药丸。文东家还是别打这药方的主意了。”

    说完,伸出手,就要拿回药方。

    文泗的手压在了他的手上:“且慢,我会凑齐这些药材的。”

    皇甫逸轩甩开他的手,把药方拿在手里,端端正正的叠好,重新放回了自己的衣袖里:“等你凑齐这些药材再说吧。不过,我告诉你,如果你凑齐了药材,制成了药丸,我可以帮你卖出去,每颗千两银子。”

    治疗伤疤的药就够暴利的了,每瓶好几千两,现在这一颗小小的药丸竟然价值千两,文泗哪能不动心,当即就夸下海口:“你等我的消息吧,最多两月,我就会把这些药材凑齐,你可要说话算话,不但药方给我,制成的药丸也帮着卖出去。”

    “没问题,”皇甫逸轩也痛快的应承了下来,“有多少我卖多少?”

    两人在这边商议的兴高采烈,孟倩幽和冯静雯在那边也说的热火朝天。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两人有说不完的话题,从孟倩幽出走,自己听闻消息伤心不已。从自己生孩子的时候,生了一天一夜,急的文泗差点给产婆们下跪的事,又说到了冯静姝现在被褚将军宠上了天,孩子都快一周了,冯静姝还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以及最近京城里发生的几件趣事。

    给小人儿擦了一下嘴角的点心屑,冯静雯道:“前几天,有位高官之家的仆人匆匆的去了德仁堂,请堂里最有名的老大夫跟他去救人,说多少银两都行。等到老大夫到了以后,差点傻了眼,原来是兵部尚书林大人的府里,需要诊治的是林小姐。据下人说是林小姐出门时脚下打滑,不小心摔了一跤,碰到了脑袋,但老大夫回来给相公禀报时却说,那伤口一看就是自己撞出来的,也不知道这林小姐有什么想不开的,竟然会对自己下那么很的手。”

    孟倩幽心里一动,问:“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冯静雯想了一下:“就前几天,好像是林小姐定亲的第二天。”

    “嫂子对京城里的这些杂事也很关心吗?”孟倩幽不动声色的笑着问。

    “我哪里有那样的闲功夫,既要照顾孩子,还要打理府里的所有事务,忙都忙死了。可这林小姐的情况不同呀,他原来毕竟是”说到这,发觉说下去不妥,便略了过去,继续接着说:“京城里的所有人都盯着她的亲事,看看还有谁敢娶了她。所以即使我不想知道,自然也会有人说给我听的。”

    “那林小姐后来如何了?”

    “还没好呢,据老大夫说整日的躺在床上,人也消瘦的厉害,老大夫每次给她换药,回来就会在相公面前摇头叹息半天,说好好的一个姑娘,恐怕”

    “这事还有谁知道?”

    “只有我和相公,还有老大夫知道,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一旦传出去会给丢了尚书府的脸面,也会给德仁堂带来麻烦,所以相公一再嘱咐老大夫不许说出去。老大夫也是个知道轻重的人,除了对相公,和别人只字不提。估计也是因为怕丢了脸面,尚书府才没有请宫中的御医,而是来了德仁堂请大夫吧。”

    孟倩幽没有再问。

    冯静雯也打住了这个话题,笑着说起了别的趣事。

    夫妻两个在王府里呆了一天,直到晚上吃过了晚饭,孟倩幽才吩咐人将他们一家三口安全的送了回去。临走时,文泗还死皮赖脸的每样药丸要了一颗走。

    这一天下来,有些疲累了,便没有像往常一样,吃过饭后去府里散步消食,而是直接躺在了床上。

    皇甫逸轩默默的走到了床边,蹲下身子,帮她脱掉了鞋子、外衣,才柔声道:“累了就早点歇息吧。”

    孟倩幽轻“嗯”了一声,闭上了眼,随即想到了林晗嫣的事,便又睁开了眼睛,强撑着把林晗嫣近况告诉了他。

    皇甫逸轩看她眼皮都要睁不开了,有些心疼,“她的事于你无关,赶快闭上眼睛休息吧。”

    孟倩幽也只是告诉他一声而已。闻言重新闭上了眼,马上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皇甫逸轩坐在床边,伸出右手,轻轻的放在了她的小腹上,嘴角露出温和的笑意,幻想着她肚子里的小宝宝,会有怎么样的绝世容颜。

    孟仁的任命一时半会下不来。夫妻俩闲着没事,把越儿交给了孟氏看管,夫妻俩去了作坊里帮忙。

    孟氏带着孩子去到王府,这下热闹了,府中每一日都充满了孩子的欢声笑语

    齐王爷也适应了这样的日子,虽然没有出面,但每日都站在书房外面的院子里,听着孩子们童稚的欢笑,嘴角也时常露出微笑。

    管家一开始还担心,这些孩子会惊扰到了齐王爷,后来看到齐王爷的表情,便放下心来。命人守在了书房外,只要孩子们不去书房打扰王爷,随他们去闹腾。

    孟倩幽也也变成了孩子头,整日里跟着孩子们嬉戏玩闹。皇甫逸轩拿她没法,只好任由了她去,自己默默的站在一边,眼睛片刻也不离开她。

    孟倩幽心情好,胃口大开,吃的逐渐多了起来,身体也丰腴了不少,只有肚子一直没有变大。孟倩幽疑惑,怕有什么问题悄悄的问了孟氏。

    孟氏笑着说道:“你这月份还小,等过了四个月,就显怀了。”

    孟倩幽放下心来,该吃吃,该喝喝。闲暇之余想到过不了多长的时间,第二季土豆就该下来了,自己也该着手准备土豆粉店重新开张的事了。不过,自己现在的身份变了,手中的银钱也富裕了,不要再向以前一样,每个地方的土豆粉店开在聚贤楼的旁边,要开,就要开到武国的每一个地方,小到县,大到府城,争取所有的地方都有土豆粉店。

    说干就干,当即就命人喊来了孟义,道:“孟义哥,我想好了,我们这次的土豆粉店要开就开全国连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