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零七章 大张旗鼓(二更)
    孟义愣了一下,挠了挠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问:“幽儿妹妹,什么是全国连锁。”

    孟倩幽兴奋的解释,“就是在武国的每一个地方都有我们的土豆粉店,统一供货,统一打理,掌柜的话伙计们都是在当地找人,每年给他们订一定的营业数目,达到了就有分红,达不到就换人,这样的话既省了你来回奔波,又可以把我们土豆大量的卖出去,一举多得。”

    孟义仔细的消化了一会她说的话,有些不赞同:“你这样的经营固然省了我们的力气,但是存在弊端,每个土豆店里的经营是不一样的,订的数目自然是不一样,假如要是经营好的土豆点里超出了我们规定的数目以后怎么办,他们要是做了假账,糊弄于我们,我们也不得而知。”

    “孟义哥”孟倩幽笑着喊他:“你忘了我现在是什么身份了吗?堂堂的世子妃,武国所有人都想巴结讨好的人,试问有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他不怕我知道以后,武国再也没有他的立脚之地了吗?你就放宽心吧,没人敢这么做的。”

    孟义恍然,孟倩幽说得对,在这个皇权至上的国家里,如果真的有人傍上了齐王府这棵大树那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还真的没人敢生出不该有的心思。

    思及此,孟义也笑了,“是我愚钝了,只想到了银钱,没有想到你的身份。”

    孟倩幽也笑了起来,“不过开店前期的工作还是要由你去做的,这样的话,你又要有一大段的时间不在家了,也不知道嫂子会不会埋怨我。”

    孟义反而红了脸,没有说话。

    皇甫逸轩在一旁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孟倩幽笑看了他一眼,岔开了话题:“孟义哥,我们来商议一下开连锁店的事情。”

    孟义道:“以前那些土豆粉店里的掌柜的都留了家里的住址,我们先去联系一下他们,有他们在,我们也省很大的力气。”

    孟倩幽点头:“当初每人多给了一年的工钱,就是为了今日做准备的,你回去后,把他们的住址拿来,我派人去请。当然了有不愿意的我们也不勉强。”

    “不愿意的那是脑子长锈了。”孟义在心里嘀咕,却没有说出来,道:“至于剩下的,我们”

    “剩下的我也想好了,明日写了告示,各州各县的分发下去,将我们的条件摆明了,有愿意应聘的,就来京城应聘,争取在这季的土豆下来之后,我们的连锁店能开起来。”

    第二日,几百名精卫就拿着孟倩幽命人写的告示去了全国各地。告示上出了标明每个店里的掌柜的每年获得多少的工钱以外,还根据营业额的不同,设计了不用比例的分红,当然是店里的金额越多,分红的比例越大。如果有愿意者,可半个月以后来京城里面试。

    孟倩幽不知道,这个告示一出,全国各地凡是有些经验的掌柜的,纷纷辞去了自己现有的职务,赶着马车朝着京城里狂奔,唯恐自己去的晚了,没有了位置。而京城里的客栈,几天后也是爆满,这让客栈里的掌柜的很是高兴了一把。

    半个月后,在北城的衙门口,由包清河坐镇,窦统领带着兵士巡逻,皇甫逸轩和众多精卫在旁护着,孟倩幽和孟义孟齐一起,公开招聘了这些人。

    继上一次招聘北城的穷苦人们去开垦入地以外,北城的衙门口再次有了千人排队的景象,连包一凡看了都有些咂舌,其他人更别说,谁也想不到会有这么多的人过来应聘。

    这也有些超乎孟倩幽的意料之外,不过,人多了也好,选择的余地也更大一些。

    这些掌柜的,自然比那些穷苦的人要懂规矩一些,虽然着急,却还是按照来的先后顺序排好队,等着应聘。

    坐在着后面的孟倩幽站了起来。

    偌大的衙门门口,几条长长的队伍立刻没有了一丝声音,众人全部热切而又期待的看着他。

    孟倩幽的声音清脆,绵长:“感谢各位不辞辛苦来到京城应聘。首先,我说明一点,今日来的各位,如果被录取的,我就不说了,如果没有被录取,每人一会儿去那边领十两银子,就算我对各位这一段时间花费的补偿。”

    她这话落,人群发出了嗡嗡的议论声。世子妃好大的手笔,没有应聘上的人都给十两,要是真的做了土豆店里的掌柜的,这一年下来,得多挣多少啊。顿时,众人想当土豆店里掌柜的的心思更重,想着一会儿一定要拿出看家的本领,无论如何也得到这掌柜的位置。

    孟倩幽又继续说道:“至于掌柜的们的工钱和分红,相信大家也看到各地的告示了,地方不一样,分红也不一样,当然每年的销售额度也不一样,想必大家应该也没有什么意见。”

    “没有意见。”人群里不是谁喊了一句,后面的人纷纷跟着附和。

    孟倩幽笑着点头:“好,既然如此,应聘就开始了,希望各位掌柜的把你们的长处全部说出来,这样有利于你们争取到掌柜的的位置。”

    上千人齐应声,声音在北城的上空飘荡了好久。

    掌柜的一个个上前,孟齐和孟义开始应聘。孟倩幽却走到了皇甫逸轩面前,对着他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这几日因为筹办土豆粉店的事,皇甫逸轩对她不满意了许久,今日也是她好说歹说,千求万求才求着他让她过来的。虽然答应了她,可心里还是放心不下,望着黑压压的人群,脸色就没有晴朗过。

    孟倩幽知道他是担心自己,心里感动的很。讨好的说道:“没有我的事情了,你陪我去作坊里转一圈吧。”

    皇甫逸轩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给周安使了一个眼色,便陪着孟倩幽去了作坊。

    周安意会,做了一个手势,让精卫们继续留下维持秩序,防止有什么混乱发生,自己和另外三名精卫不远不近的跟在了两人的后面。

    安管事早就盼着孟倩幽过来了,一直在作坊门口不停的朝外张望,老远的看到两人的身影,就小跑着迎了上去:“世子,东家,您们来了。”

    孟倩幽点头,笑道:“看着情形,二哥要忙几日,作坊里的事务这几日就交给安管事了。”

    “这是我的份内之事,东家说这些折煞奴才了。”安管事急忙回道。

    孟倩幽的笑容顿了一下,道:“安管事,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在我面前不要自称奴才?”

    安管事微愣,试探的问:“奴才这样说有什么不妥吗?”

    孟倩幽正了脸色,严肃说道:“无论以前我对没对你说过,今天我说最后一遍,你要牢记住,无论你以前在包大人府里是如何称呼的,在我面前以后绝不要自称奴才,我听不习惯。”

    安管事惊讶看向他,嘴唇微张,愣愣的说不出话来。

    皇甫逸轩一个轻飘飘的眼神撇过去,安管事猛然回神,顿时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了:“东家这奴才小的”

    孟倩幽摆手:“好了,有什么话咱们进去作坊说吧。”

    安管事连声都应不出来了,忙给孟倩幽鞠了个躬,让开了身体,神情激动的让做了个请的姿势。

    认识这么长的时间,孟倩幽是第一次看到安管事这副喜形于色的表情,笑着摇头,和皇甫逸轩一起走进作坊内。

    安管事跟在后面,进了临时休息室后,忙着给皇甫逸轩沏茶,倒茶,又给孟倩幽准备了一杯白水,放在她的手边,才站去一边候着,脸上的笑容一直没有下去。

    孟倩幽坐下后,放松了身体,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笑看着安管事。

    安管事的脸更红了,“小的出丑了,让东家见笑了。”

    孟倩幽笑着摇头:“安管事这么迫不及待的去外面迎接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

    安管事的脸色涨的更红了,偷偷看了皇甫逸轩一眼,见他端起茶水喝茶,好像对于自己的事情不是那么好奇,松了一口气,但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前些日子,东家命人给小的送来了信,说是那位姑娘答应了要给我定亲,我便回了包大人府里,想要问问包夫人提亲时准备什么样的礼物合适,包夫人告诉我,要看对方是什么身份的女子后,才可以定夺,所以我就想”

    “你想要知道那位姑娘是谁?”孟倩幽笑着问。

    安管事慌忙摆手:“不是,不是,我不是想要知道那位姑娘是谁,我是想要知道她是谁家的女儿,我好准备相应的定亲礼。”

    “是文彪的女儿,文莲。”孟倩幽直接告诉他。

    安管事呆愣了一下,好几年了,这文彪的身份他也大体了解了一些,原来是京城里赫赫有名的威远镖局的少东家,后来因为被人陷害,全家才落入了这个境地,那他的女儿应该是千金大小姐才是,自己这个身份的人怎么会配得上。

    孟倩幽说完后一直观察着他的神色,见他不但没有高兴,反而神色黯然下来,笑问:“怎么,安管事觉得文莲配不上你。”

    安管事的欢喜之情已全部散去,苦笑了一下,“东家,您可别打趣小的了,就小的这身份,恐怕连跟文莲姑娘提鞋都不配,更何谈给她定亲了。”

    孟倩幽微皱了下眉头,“安管事是什么意思,是不同意这门亲事了?”

    安管事的语气更加的苦涩:“不是小的不同意,是小的高攀不起。”

    孟倩幽没说话,盯着他,审视了好大一会儿,才道:“也罢,既然你有此想法,我也不勉强,等一会儿我便派人给文彪送信,告诉他你的想法。只是可惜了,我还以为你和文莲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呢。现在看来,是我多想了。”

    安管事咬了一下唇,没有底气的问:“东家觉得我们般配?”

    “文莲跟了我六七年,是个好姑娘,人也勤快能干,将来肯定是个持家的好手,而你呢,办事稳妥,做事周到,考虑事情细致,这几年帮我把作坊打理的一点纰漏也没有出过,所以我才觉得你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没想到你竟然有这样的想法,这样可不行,要是你怀着这样的想法给文莲订了亲,等你们成亲以后,文莲会怪我的,你们这亲事还是作罢吧,等我再给她找一门合适的亲事,左右我手底下的人有好几千,不一定非你不可。”

    安管事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孟倩幽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端起不冷不热的白水,轻轻抿了几口,趁着安管事不注意的功夫,嘴角含笑的调皮的给皇甫逸轩使了个眼色。

    皇甫逸轩摇头失笑。

    过了好久,孟倩幽喝光了杯子里的水,刚要开口说话时,安管事“噗通”跪在了孟倩幽面前:“东家,是小的愚钝了,小的这就立刻亲自去买定亲的礼物,上门提亲。”

    把手里的茶杯轻轻的放在桌子上,孟倩幽道:“你可想好了,这是你们两人一辈子的大事,勉强不得。”

    安管事赶紧说道:“小的不勉强,小的怕文莲姑娘勉强。只要文莲姑娘同意,小的怎么做都可以。”

    “既然如此,你先等着,我回府后再命人去确认一下。”

    安管家欣喜的一个头重重的磕在地上:“多谢东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