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零八章 三月之期(一更)
    在安管事的陪同下,孟倩幽和皇甫逸轩又去各个作坊里转了一圈,看到处都井井有条,满意的点头。

    周安过来禀报:“主子,包府的老管家来了,说是奉了他家夫人之命,来请主子去家里用饭。”

    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去包府了,孟倩幽也打算去看看,道:“告诉老管家,我们这就过去。”

    周安应声,去了外面告诉了老管家。老管家笑呵呵的疾步回了包府,去告诉包夫人和孙慧这个好消息。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随后也走了出来,没有坐车,走了过去。

    安管事目送着两人走出去了老远,这才转身,高兴的回了作坊。

    包夫人和孙慧得了管家的禀报,高兴的迎了出来,看到两人正好走到了包府的门口。孙慧紧走几步,走到了两人面前,先福身给皇甫逸轩见了礼,随后和往常一样亲热的挽住了孟倩幽的胳膊,责问:“今日要不派人过去喊你,你是不是就不过来了?”

    “我本来就打算过来了,连给墨儿的礼物都准备好了。”孟倩幽笑着解释。

    孙慧露出笑意:“这还差不多。我告诉你,你不要以为你现在身份不同了,我们便会特殊对待你,在我心里,你还是那个讨人喜的幽儿妹妹。”

    两人已经走到了包夫人面前,包夫人要给孟倩幽见礼,被她拦下了:“伯母,你没听到您儿媳妇刚才的话吗?您要是真的给我行了礼,估计她会拿着棍子撵着我追三里地。”

    众人被逗笑。

    孙慧的脸色有些微红,瞪了她一眼:“我哪里有你说的那么母老虎,顶多了我追你一里地。”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包夫人吩咐身旁的丫鬟:“去把少爷喊回来。”

    丫鬟小跑着去了。

    包夫人有礼的把皇甫逸轩和让进了府里,孙慧则是挽着孟倩幽的胳膊跟在后面。

    “怎么不见墨儿迎出来?”孟倩幽边走边问。

    “他去上私塾了,再过一会儿才能回来。”

    孟倩幽笑着点头:“确实到了开蒙的年龄了,早点去了私塾也好。”

    孙慧拉着孟倩幽去了自己的屋子里。

    包夫人则笑着请皇甫逸轩去了会客厅,吩咐人上了茶水后,等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包一凡便回来了。包夫人笑着站起身,让他们两人说着话,自己则去了厨房,安排中午的饭食。

    孙慧先问了孟倩幽不告而别的那几个月去了哪里,在作什么。

    孟倩幽一一回答了她。

    孙慧听说她是摆摊卖鱼丸,眼圈有些发红,生气的拍打了她一下,“有什么事不能说开的,非得闹到离家出走的地步,你知不知道,那几个月我担心死了。”

    孟倩幽心里感动,面上却笑着说:“我的本事孙姐姐还不知道吗?到哪里都能生存下去的。”

    孙慧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可是你一个人孤苦无依的,要是病了怎么办?想想我就心疼。”

    孟倩幽最怕的就是劝慰人,见她这副模样,赶紧说道:“好姐姐,我这不是没事吗,你别这样,你要是这样,我可跟着你哭了。”

    孙慧被她逗笑,又拍了她一下,笑着调侃:“你呀,总是这么让人不省心,也不知道世子怎么容忍的了你。”

    孟倩幽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就凭我的肚子里有他的两个孩子。”

    孙慧再次失笑。

    墨儿很快下了私塾回来了,听闻孟倩幽来了府里,高兴的飞奔了过来,一进门便朝着面前扑来。孙慧吓坏了,赶紧挡在了孟倩幽的身前,“你幽儿姑姑有身子了,你可不能冲撞他。”

    墨儿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不解的看向自己的娘亲,童声童气的问:“什么是有身子?”

    孟倩幽笑着拨开孙慧,指着子的肚子回道:“有身子的意思就是幽儿姑姑的肚子里有两个小娃娃。”

    墨儿惊奇的盯着她的肚子,兴奋的问:“两个小娃娃,有妹妹吗?”

    被他的童稚逗笑,孟倩幽把她拉近了怀里,笑着回道:“这个呀,姑姑可真不知道。”

    墨儿懂事的离她的肚子远了些,仰着笑脸道:“要是有妹妹,姑姑可以交给我养,我一定会把她养的漂漂亮亮的。”

    孟倩幽和孙慧同时发出一阵大笑。

    墨儿眨了眨眼睛,不解的看着两人。

    孙慧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儿子呀,即使你幽儿姑姑生下了小妹妹,也轮不到你养的,你那世子姑父还稀罕不够呢。”

    孟倩幽笑着吩咐青鸾把给墨儿准备的礼物拿了进来。

    小人儿顿时把养小妹妹的事情放在了一边,高兴的拿着东西去了一边。

    厨房的饭菜备的差不多了,包夫人命下人去喊包大人回府吃饭。包大人也邀请了孟齐和孟义两人过来。

    这边,包夫人知道孟倩幽和孙慧有好多话要说,便贴心的吩咐人把饭菜端到了孙慧的屋子里,自己安排好了一切后,也去了这边。

    包大人和包一凡则陪着皇甫逸轩、孟义、孟义在饭厅里吃饭。

    几人的话题不断,都是围绕着今日招聘的事请说的,包大人和包一凡在现场坐镇,对于特别出色的掌柜的,也记住了不少,几人热烈的讨论,皇甫逸轩则静静的吃饭。

    吃过饭后,休息了大概有一刻钟,包大人和孟齐、孟义又去了衙门口,继续招聘。包一凡则留下来陪着皇甫逸轩。

    包夫人有功夫了,自然又询问了一番孟倩幽。

    孟倩幽如实做了回答。

    包夫人也留露出心疼,但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道:“以后千万不要再做这样的傻事了,大家都和担心了。”

    孟倩幽笑着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然后说:“前些日子,我问过包公子,是否愿意帮我,他说考虑一段时间给我回复,如今考虑的怎样了?”

    孙慧脸上的笑意退去,抿唇不语。

    包夫人深深叹了一口气“他回来给我们说了,我们当然也希望他能留下了帮你,这样我们不用担心他哪一日会再出征了。可是他这么多年受了褚将军的影响,一心一意想要做个像褚将军一样的军士,我们若是执意的阻挠他,我怕他将来会埋怨我们,所以”

    “去军营也好,这几年国泰民安,短时间内大军应该不会再出征了。既然这是包公子的心愿,就让他去吧。好在军营离家近,他可以随时回家。”

    包夫人也是无奈,再次轻轻叹了口气:“随他吧,我们也想开了,生死各有天命,真的要出征,也是我们阻拦不了的。”

    皇甫逸轩和包一凡也说到了这个话题。包一凡没有明说,只是隐晦的提醒了一下,聪明如皇甫逸轩怎么能不明白,当下也没有再多问。

    吃好,喝好,也歇息好了。皇甫逸轩看了眼天色,虽是刚过午时不久,但孟倩幽现在极容易疲累,也该带她回家了。道:“天色不早了,我们该回府了。”

    看了眼外面明晃晃的太阳,包一凡微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太色不早是借口,回府才是真。笑着让人去给孟倩幽传了信。

    能让皇甫逸轩答应让自己出来已是说了好多好话,外加献上自己的娇唇让他蹂躏个够,要是不听他的话早点回去,恐怕以后再使用任何手段他也不会允许自己出门了。听了下人的传信,孟倩幽笑着站了起来:“我回去了,改日有空的时候再过看你们。”

    孙慧有些不舍,包夫人笑着嘱咐:“你的月份越来越大,还是双胎,要注意休息,少操劳一些。”

    “知道了伯母,听您的,从今天开始我什么都不管了。”孟倩幽笑应。

    三人走出院子来到大门口,皇甫逸轩和包一凡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告别三人,坐上马车往回走,孟倩幽吩咐:“周安,咱们回一趟南城。”

    皇甫逸轩有些不悦的声响起:“今日哪里也不去了,回府休息。”

    孟倩幽抬头,看他不虞的脸色,坚持要去的话咽了回去。乖乖的依偎在他的怀里,一路回了王府。

    孟氏今日没来,几个小人儿也没来,府里也冷清了不少,两人直接回了自己的屋子里去休息。

    文彪这段时间着急的不行,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自己一家四口整日闲着,无事可做。身为下人,这是不可饶恕的,即使东家不说什么,他的心里也觉得对不起东家,几次请求孟齐给他们安排点活计。孟齐知道文松和文莲都要定亲的事,笑呵呵的说:“你呀,安下心来,去置办些东西,文松和文莲的年纪都不小了,估计幽儿会让他们尽快成亲的,你还是多准备一些东西吧。”

    好几天过去了,该买的东西也买好了,东家还没有动静。文彪有些忍不住了,想要过府来问,被自己的媳妇拦下:“时候到了东家自然会通知我们的,你别过去打扰了。”

    “可是我们一家四口这样闲着也不是回事啊,你看看哪家的下人比东家还悠闲的。”

    文彪家的沉默了一下,道:“我去问问夫人,可有什么缝缝补补的活计让我们干,你领着松儿去城外帮忙吧。”

    招聘的事远远比想像的艰难,因为人太多了。孟齐和孟义两人整整用了三日的时间才招聘完,累的都快虚脱了,有气无力的。嘴唇上也起了泡,孟倩幽看到过来送花名册的两人,吓了一大跳:“二哥,孟义哥,你们俩没事吧?”

    “现在没事,要是再过一天,我们两人非得脱了皮不可。”尽管甚是疲惫,孟齐还是好心情的开了玩笑。

    命人给两人端来了茶水,让他们坐下慢慢休息。

    孟义指着花名册,“这是我们挑选出来的,你看一下。”

    “不用,你和二哥做主就好,以后再开连锁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我不管。”

    孟义点头:“没有被录用的,我们按你的安排每人发给了十两银子,打发他们回去了。不过,还有好多人留下了联系方式,说如果人手不够的话,再找他们。我们看他们的资历也不错,便多留了一些。”

    孟倩幽点头,“这开店的事情我就不管了,你和二哥商量吧,至于那些录用的掌柜的,你们训练好,争取在第二季如豆下来之前,我们把这所有的土豆粉店都开起来。”

    两人应声,稍微歇息了一会,便摇摇晃晃的走出王府,回家休息去了。

    吃过晚饭,如往日一样,皇甫逸轩陪着孟倩幽在府里走动了两刻钟以后,便回了屋子里。清洗完了以后,孟倩幽脱掉了外衣,躺去了床的里侧。

    皇甫逸轩也动作迅速的脱掉了外衣,却没有躺下,而是俯身在孟倩幽的上方,睁着熠熠生辉的大眼睛,面露笑容的问:“幽儿,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孟倩幽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摇头:“不知道。”

    皇甫逸轩的笑容更深,说了一句让孟倩幽胆战心惊的话:“三月之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