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零九章 (二更)
    孟倩幽的脑袋了“轰”的一声响,她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到了今日,自己怀有身孕已是三月有余,怪不得这几天他一直用如狼是虎的眼光看着自己,还“好心”的答应自己的各种条件,原来,原来,原来他在这里等着了。

    皇甫逸轩说完后,一直注意着她的神色变化。见她不语,不过身体却似乎往后退了一下,知晓她听明白了自己话里的意思,欺身而下,慢慢的靠近了她,在她的耳边低语:“你说过,过了三个月就可以的。”

    孟倩幽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我是说过,可”

    她这一动作,在皇甫逸轩看来就是无声的邀请,忍了几个月的**再也控制不住,嘴唇精确无误的压在了她的上面,孟倩幽要说的话全部被她吞进了肚中。

    大概是这个练习的太多的缘故,皇甫逸轩的吻技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孟倩幽渐渐被他吻的眼神迷离,神情荡漾起来,不自觉的伸出手,搂住他的脖颈,任他为所欲为。不过在感觉到身上的凉意时,理智也稍微回了笼,叮嘱他:“小心一些,小心孩子。”

    “我知道。”

    这是孟倩幽听见的最后一句话,随后便沉浸在了欲海里,直至最后沉沉的睡去。

    多日里的**得到了满足,皇甫逸轩感觉身心无比的舒畅,给沉沉睡去的孟倩幽盖好薄被。自己披衣起床,唤伺候在外的皇甫毅打来热水放在门口,自己亲自端进来,轻轻的帮孟倩幽擦拭了身上的薄汗,才又重新上床搂着他满足的睡去。

    孟倩幽这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刚一睁开眼,皇甫逸轩那绝世的容颜便出现了他的眼前,声音温柔无比:“醒了,起来洗漱一下,吃饭了。”

    想到两人昨夜的缠绵,孟倩幽的有些红了脸。

    这落在皇甫逸轩的眼里,又是一番风景,忍不住凑过头来,深吻了一番。

    气喘吁吁的分开后,没有喊人进来伺候,皇甫逸轩亲自帮着她穿衣起床后,去了小厨房,把自己做好的饭菜端了过来,陪她一起吃了早饭。

    阳光正好,不冷不热,吃过饭后,稍微休息了一会儿,两人依旧在府里走动了一番,孟倩幽感觉自己的身子有些发沉了,呼吸也粗喘了许多,这一圈走下来,额头上竟然出了薄汗。

    皇甫逸轩看在眼里,拿出随身携带的丝帕,帮她轻轻额擦拭了一下,小声的柔声的问:“是不是昨夜累到你了?”

    孟倩幽的脸色爆红了,望着他那带着三分调逗,五分关心,两份笑意的面孔,气鼓鼓的嘟起嘴,趁着他分神的功夫,抬起一只脚重重的踩在了他的脚面上。

    皇甫逸轩疼的抱着那只脚乱蹦。

    孟倩幽总算扳回了一城,扬眉吐气了一把,得意的不行。

    府里来回忙碌的下人看到这一幕,纷纷嘴角含着笑容,低头匆匆的走远了一些。

    看她心情舒畅了,皇甫逸轩放下了脚,轻搂着她:“回屋去休息会。”

    两人回了屋子里,孟倩幽正准备躺下,青鸾的禀报声在院子里响起:“主子,家里来人传信,说是老家来人了,让您回去一趟。”

    孟倩幽的动作停住,刚要回声,皇甫逸轩却先命令道:“你去告诉他,让来人到王府即可。”

    青鸾应声,转身去传信。

    孟倩幽猜测:“不知是谁过来了?”

    “一会儿就看到人了,你不要猜测了,先躺下休息一下。大概还要半个时辰。”

    孟倩幽听话的躺在了床上,和皇甫逸轩有一搭无一搭的说着话。

    一个时辰后,青鸾再次禀报:“主子,人来了,是和夫人一起过来的,管家已经领着他们去会客厅了。”

    自己的娘亲自领着过来,难不成是舅舅来了。想到这,孟倩幽快速的穿好了鞋,和皇甫逸轩一起来到了会客厅。

    果然,一进门,便看到了张柱局促不安的坐在椅子上,孟氏坐在另一边。

    “大舅。”孟倩幽惊喜喊出声。

    张柱立刻站了起来,满面的笑意:“幽儿。”

    孟倩幽快步走了进去:“您怎么来了?”

    “今年田七又该收了,村长派我来问问,还是照着原来的样子把它们分开了收吗?”

    孟倩幽拍了一额头:“我忘记了,还劳烦舅舅跑了一趟。”

    张柱憨厚的笑了笑:“大舅也是想你了,想借这个机会来看看你。”

    “姥爷姥姥和你一起来了吗?”

    “他们年纪大了,不愿意出门了。不过说等你生孩子的时候,全家都一起过来。”

    孟倩幽欣喜不已:“那好,到时候我提前派人回家去接你们。”

    皇甫逸轩也过来喊了一声:“大舅”

    张柱没敢应,还慌张的要跪下给他行礼,被皇甫逸轩阻拦住:“大舅,您这是做什么?”

    “世子,您千万被这样称呼草民了,草民可担不起您这样的称呼。”

    “大舅,你这是说的什么话,逸轩只不过是变了个身份而已,他还是您的外甥。”孟倩幽笑道。

    张柱的额头上已出现了细密的汗珠,着急的摆手:“这可不一样,世子现在的身份高贵,可不是我这样的平头百姓高攀的起了。”

    “大舅的意思是以后跟我断绝关系了?”孟倩幽笑着问。

    张柱微微愣了一下,“你这孩子,说什么呢,大舅怎么能给你断了关系。”

    “那不就得了,你要是每次见了逸轩怕成这样,这王府恐怕你多少年也不会来一趟吧。”

    别说,孟倩幽还真的说中了张柱的想法,还没进王府的大门,看到门前那金光闪闪的“齐王府”三个大字,张柱的腿就开始打哆嗦,这可是王爷的府邸,行错一步都要被杀头的。进了门,看着府里无数的亭台花榭,弯转回廊,心里的惧意更重,脚步沉的都要抬不起来了,要不是孟氏在一边跟着,估计他就爬着进来了,就算是坐在了会客厅里,他的心里也是哆嗦个不停,发誓,从今以后再也不进这齐王府了。

    看他不说话,孟倩幽惊诧的瞪大了眼:“大舅,你不会真的是这样想的吧。”

    张柱不敢撒谎,摸着自己的脑袋嘿嘿直笑。

    孟氏一开始也有这样的体会,知道自己的大哥是怎么想的,所以才陪着他一起过来。看着一向沉稳,憨厚的大哥傻乎乎的样子,抿唇笑了一下,道:“大哥,王爷和王妃也是很好相处的人,不像咱们乡间传闻的那样,动不动就杀人了,你还是放轻松吧。”

    张柱还是放松不下来,不过稍微比刚才好一点了,最起码脸上细密的薄汗不再变成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流了。

    “大舅,您先坐下吧,有什么话我们慢慢说。”皇甫逸轩开口,声音低沉。

    张柱吓得浑身激灵了一下,赶忙老老实实的坐回了椅子上。

    孟倩幽失笑。

    皇甫逸轩抿唇。

    孟氏笑着摇头,自己这个大哥呀,什么都好,就是太重规矩了。如今在逸轩面前,除了田七,恐怕半个字都不会多说。

    果然,她的想法未落,张柱开口问:“幽儿,你说今年的田七怎么收?”

    田七三年收一回,上次收获的时候,褚大将军正在领着大军在外打仗,收获的田七被制成各种药后,全部由文泗运去了军中。今年孟倩幽也确实忘了这件事了,还没有打算,也没有问过褚大将军。稍微想了一下:“大舅在京城里呆几天吧,明日我和逸轩去趟将军府,在问过褚大将军的意思以后,在给你回信。”

    张柱憨厚的笑道:“好好好,我来时村里人也说了,让我在京城里好好看看,等回去后讲给他们听。”

    送走了孟氏和张柱,两人刚走到自己院子的门口,齐王妃过来了,问:“我听下人说,你娘和你大舅来了,人呢?”

    “走了。”孟倩幽回道。

    齐王妃的语气里有了埋怨:“怎么不留他们在府里吃饭,我都吩咐厨房去准备了。”

    “我大舅看到逸轩都要下跪,估计要是见到您,连走路都不会了,哪里敢在王府里多呆?”孟倩幽笑道。

    齐王妃惊奇:“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怕什么?”

    孟倩幽失笑:“母妃,你是王妃呀,在我大舅的眼里是握有生杀大权的人,他怎么能不害怕。”

    好久没有人在她面前说这样的话了,齐王妃反倒愣了一下,随即也笑了起来。

    第二日,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去了将军府。

    褚文杰不在,冯静姝正在院子里看着小人儿摇摇晃晃的学走路,几名她带来的丫鬟都伸出手,紧跟在一旁,唯恐小主子摔倒。

    听福伯说孟倩幽和皇甫逸轩来了,冯静姝连孩子也不顾了,直接没有形象的提着裙摆小跑着到了两人面前,在皇甫逸轩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抱住了孟倩幽:“幽儿姐姐,你怎么才来,想死我了。”

    皇甫逸轩黑了脸,却又不能开口呵斥。

    看她还如没有出嫁以前一般活泼,随性,并没有被束缚了性子,孟倩幽知道褚文杰真的如外界传言一般宠惯她,笑着拍了拍她的后背:“这不是来看你了吗啊,小舅妈。”

    冯静姝放开了她,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气鼓鼓道:“幽儿姐姐,你又拿我打趣。”

    见她终于松开了孟倩幽了,皇甫逸轩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好了,不打趣你了,我们今日是来找舅舅的,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孟倩幽笑着问。

    “你等着,我让福伯派人喊他回来。”

    福伯笑呵呵的吩咐了下去。

    “走,我领你去看斌儿,现在正在学走路,可爱的很。”说完,又吩咐福伯:“你先领着世子去会客厅,一会儿将军来了喊我们一声。”

    福伯应过,伸出手对皇甫逸轩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世子,请。”

    皇甫逸轩有些犹豫,唯恐冯静姝没轻没重的碰到孟倩幽。

    孟倩幽明白他的担忧,笑着保证:“我会照顾好自己,你先随着福伯过去吧。”

    冯静姝年纪还轻,即使是自己的亲舅母,他一个外男也是不适合见的,皇甫逸轩没法,便随了福伯去了会客厅里。

    冯静姝大大咧咧的,没有注意到皇甫逸轩的心思,上前挽住孟倩幽的胳膊,拉着她来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小家伙学走路学的正高兴呢,看到有生人进来也不怕生,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伸出小手,想要孟倩幽抱一下。

    冯静姝蹲下身子把他抱了起来,满脸宠溺的看着怀里的小人儿。

    小人儿睁着一双和冯静姝一样好看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也不敢逞强,没敢伸手抱他,只是逗弄了一会儿。

    褚文杰得了下人的禀报,骑着快马回了府里。福伯过来请孟倩幽过去。

    冯静姝笑道:“今日就留在府里吃饭吧,我吩咐厨房多做几个好菜,等你们商议完了,便过来吃饭。”

    孟倩幽点头应下,随着福伯来到会客厅。

    一年的时间未见,褚文杰似乎比原来更年轻了,整个人看起来也更加精神了。

    “舅舅!”孟倩幽笑着喊了一声。

    褚文杰一时没反应过来,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爽朗的大笑了起来:“这是迄今为止,我听到的最好的称呼了。”

    孟倩幽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舅舅,我们今日来是想问问你,你们军中还要不要田七了?”

    ------题外话------

    这里向清歌宝宝说声“对不起”。在第521章的题外中,我把你的级别给写错了。应该是“护法”级别,而不是“堂主”级别,现已修改。对不起啊宝宝。再次谢谢宝宝的大力支持,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