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零章 爆笑 (一更)
    孟倩幽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舅舅,我们今日来是想问问你,你们军中还要不要田七了?”

    褚文杰又是一愣,随即微皱起了眉头,稍微沉吟了一下,道:“如今大军没有出征,用的药量也少了,恐怕不会像以前那样把你种的田七全部收购下了。”

    孟倩幽丝毫不在意,摆手:“无妨,这些田七如果卖于别处,获利会更多。我是怕舅舅有需要,才特意的和逸轩过来问一趟,既然你们不需要了,我便自主处理了。”

    “你先别忙着卖于别人,你们在此等着,我即刻进宫面见皇上,向圣上禀明田七的重要性。今日没有战事,不见得明日没有,后日没有,你如果卖于了别家,等有战事时军中再想要恐怕就来不及了,”褚文杰阻止她。

    孟倩幽看向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道:“舅舅速去速回,我们在府里等你的消息。”

    褚文杰麻利的站起身,吩咐福伯照顾好两人。然后骑马飞快的来到皇宫,向皇上禀报了此事。

    皇上听罢,内心震动不已。他只知道三年前,军中得了一批好药材,不但使得那些受伤的兵士减轻了痛苦,还挽救了一些垂危兵士的性命。却从不知道,这些药原来出自孟倩幽之手。震动之后,便想到了眼下的问题,如果不收购这些药材,到时真的有了战事,便没有地方可再去寻,如果收购了这些药材,三年内没有战事,就相当于白花了国库不少的银两,却没有做有益的事情,一时间有些犹豫不决。

    褚文杰察言观色,也知道皇上心中所想,又加了一把火,道:“这些田七可以制成不同的药丸,不但军中能用,对于小富之家来说,也是不可多得的良药,再说即使近几年大军不出征,守卫边关的将士们也是需要的。还望皇上三思。”

    皇上转动了一下大拇指上的扳指,半眯起眼睛,问:“这些药材大概需要多少的银两。”

    “禀皇上,三年前是一百万两,不知道现在有没有涨价。”褚文杰如实回道,却没有注意到皇上听到银子的数目时,皇上转动扳指的手停顿了一下。

    微微思沉了一下,皇上没有任何异常表情的开口:“朕知道了,容朕跟群臣们商议一下,过几天再给你消息,大将军先回去吧。”

    褚文杰应声,退出了御书房,出了宫门。

    皇上却在他走后,闭着眼沉思了一会,吩咐:“来人!”

    管事太监应声上前。

    “传朕执意,宣齐王爷速来宫中一趟。”

    传旨太监领命来到齐王府。

    齐王爷接到圣旨后心里疑惑,没听说朝中最近有什么大事发生呀,皇兄急着宣自己进宫做什么。当下不敢怠慢,换了朝服,来到了宫里。进到御书房,刚要行礼,皇上的语气怎么说呢,听在齐王爷的耳朵里竟然有意思巴结讨好的味道:“皇弟,这些俗礼以后就免了。”

    齐王爷诧异,抬头不解的看向皇上。

    皇上的那怪异的声音又起:“赐座,上茶。”

    一名宫女动作麻利的搬来了软凳放在了他的身后,另一名宫女则搬了一张小桌子放在了他的面前,第三名宫女立刻端上了一杯热气腾腾的、散发着香气的茶水,动作轻柔的放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

    皇上登基快二十年了,齐王爷还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心中忐忑,抬头看向皇上,小心翼翼的询问:“皇兄,轩儿可是惹了什么大祸?”

    只有这一个解释了,自己近几个月基本没怎么出过王府,不可能沾到什么祸事。皇上这样对待自己,肯定是皇甫逸轩惹上了天大的事,皇兄想要重重的惩罚他,又怕自己不痛快,这才提前把自己宣来,安慰自己一下。想到此处,脸色就有点发白了,如坐针毡,慌忙站起来,恭声求情:“轩儿年纪尚小,如果做下了什么滔天祸事,由我替他承担,还望皇兄饶恕他一次。”

    皇上笑出声来:“皇弟说的哪里话来,轩儿聪慧懂事,哪里会做出什么滔天祸事来。我今天宣你过来是有另外的事情找你商量,你莫要惊慌。”

    不是自己的儿子出了事,齐王爷的心放回了肚子里,抹干净了额头上出现的薄汗,恢复从容淡雅的姿态:“皇兄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只要皇弟能做到的,一定尽力去做。”

    皇上温和一笑,伸出右手,做了个请的手势:“皇弟先坐下吧,我慢慢说给你听。”

    齐王爷有些受宠若惊了,确切的说有些晕乎乎了。自己的这个皇兄,从出生就被立为太子,姿态自是高人一等,作为他一母同胞的亲弟弟,自己也只是比别人更亲近他一些,感觉上还有些距离的,也从未得到过这么好的待遇,今日是头一次。

    齐王爷在这里晕乎乎的,皇上又开了口:“皇弟,轩儿的世子妃种植了很多的好药材,这你知道吗?”

    齐王爷还没有回神,却下意识的摇了摇头:“皇弟不知。”

    皇上的眉头微蹙了一下,立刻就展开了,笑着问:“这样的大事轩儿没有给你说过?”

    齐王爷还是摇头:“他们的事情我从不过问。”

    齐王爷一问三不知,皇上脸上的笑意有点维持不住了,“那皇弟可知道轩儿和他的世子妃想要把这些药材卖给朝廷吧?”

    齐王爷终于回神了,却惊得差点跳起来,慌张的问:“有这回事?我怎么不知道?”

    皇上吸气,再吸气,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才勉强克制住把面前的奏折砸到齐王爷脸上的冲动。住在王府,却对于自己府里的事情一问三不知,也不知他这王爷是怎么当的。

    齐王爷还处于惊诧当中,没有注意到他的情绪。

    皇上开口,没有了刚才的巴结讨好,甚至还有了一丝威严:“那你跟更不知他们这些药材要卖多少的银子吧?”

    齐王爷依旧摇头。

    皇上低沉的声音响起:“一百万两。”

    齐王爷这次是真的跳起来了,失口惊叫:“一百万两?”

    皇上点头,补充了一句:“那还是三年以前的价格,不知道现在是多少了。”

    “这怎么可以?”齐王爷的声音里是满满的不同意:“卖给朝廷的东西怎么可以要这么多的银子。”

    他的话说到这,皇上脸上露出了笑意。

    不料,齐王爷又接着说道:“不行,我立刻回府告诉他们,国库里拿不出那么多的银两,要么他们就白送给朝廷,要么就卖给别处。”

    皇上不但脸上的笑意没了,手还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哆嗦。就皇甫逸轩和孟倩幽那两个黑心的东西,要是强迫他们把药材白送给朝廷,他们就敢明目张胆的告知所有武国的人,他这九五之尊,做出了强抢百姓药材的事情,岂不让天下人耻笑?他这皇上从此之后在各国之间就抬不起头来了。

    一旁伺候的总管太监知道皇上这是气得,趁着皇上不注意,拼命的给齐王爷使眼色,让他别再说了。

    偏偏齐王爷还不自知,站起来,给皇上行了一礼:“皇兄,皇弟这就回府和他们去谈。”说完,也不管皇上同意不同意,转身就往御书房外走。

    “站住!”皇上大声的阻止他。

    齐王爷的脚步顿了顿,暗自咬了下牙,回头,问:“皇兄还有什么吩咐?”

    皇上的脸色有些发沉,声音也隐含了怒气:“你先坐下!”

    齐王爷坐回了软凳上,没等皇上开口,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皇上有些无奈的声音在飘到了他的耳朵里:“你回府询问一下,这些药材可否便宜一些。”

    齐王爷一口茶全都喷了出来,正好喷到了皇上面前,确切的说几乎全部喷到了皇上的身上。

    御书房里一片寂静。

    宫女和太监们全都傻了,没有一个人上前帮着皇上擦拭。

    直到皇上歇斯底里的咆哮声传来:“皇甫靖,你的规矩礼仪都学到哪里去了。”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全部拥上了前,帮着皇上擦拭衣服上、脸上的茶渍。御书房里乱成一片。

    齐王爷完全傻了眼,张着嘴傻呆呆的看着眼前混乱的一切,完全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皇上气怒的挥开众人,看到齐王爷从未有过的傻呆呆的模样,不知为何,胸中的怒气全部消失了下去,露出笑容:“皇弟,回神了。”

    齐王爷这才惊醒,把手里的茶杯胡乱的放在了桌子上,感觉站起身,赔罪认错:“皇兄,我我我我”

    “托了你的福,朕平生第一次如此狼狈,你心里感觉如何?”皇上戏虐的问。

    齐王爷吓得身子都颤抖了,头也几乎要低到地上去了:“我我我”

    岂不知,齐王爷那抖动的身子是因为他快要憋不住笑出声来了,才赶紧弯下了腰身,话也不敢多说一句。

    “皇上,您还是先回养心殿把衣服换下来吧,当心着凉,影响到了龙体。”总管太监着急的劝说。

    皇上摆手:“朕还没有那么弱不经风,把衣服拿来即可。”

    总管太监忙命人去拿衣服。

    齐王爷好不容易抑制住了自己的笑意,身体也停止了抖动,慢慢的抬起头,“皇兄,龙体重要,有什么事我们该日再说吧。”

    皇上摆手,缓缓坐回软塌上,看了看面前没有湿到半分的奏折,再看看自己的衣服,抬头,笑望着齐王爷:“皇弟,不知我这身狼狈值多少银子。”

    齐王爷的腿脚发软,“噗通”就跪在了地上:“皇兄,我回府后,即刻命轩儿和他的世子妃把药材全部送给朝廷,分文不要。”

    皇上想要审视他脸上的表情是真是假,无奈齐王爷一直深深低着头,他看不到分毫,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声音里带上轻缓的笑意:“朕可没说白要他们的药材,你回府询问一下价格,给朕个回信即可。”

    齐王爷跪在地上,连连应是。

    皇上摆手:“退下吧。”

    齐王谢过以后,没有起身,直接跪在地上后退到了御书房的门口,才站起来,慌慌张张的往外走,那身影怎么看怎么像吓得落荒而逃。

    皇上眯起了眼睛,脸色寒凉如水。

    齐王爷来到宫外,骑上马飞快了回了齐王府,急匆匆的回了自己的书房。

    管家看他行色匆匆,以为出了什么大事,竟跟在后面,来到书房外伺候。谁知还没有站定,便听见书房里传来齐王爷的爆笑声,管家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上。在王府里呆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听见过齐王爷这样大笑过,那笑声里的愉悦,让听到的人也受到了感染,不自觉的想要跟着笑起来。

    大约半炷香的以后,齐王爷的笑声才停止,又过了一会儿,齐王爷才打开了书房的门,脚步轻缓,悠然闲适的走了出来,嘴角依旧留有笑意的问:“世子和世子妃呢,可在府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