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一章 御赐(二更)
    管家恭声回禀:“回王爷,世子和世子妃去了大将军的府里,还没有回来。”

    “命人去传个信,让他们早点回府,就说我找他们有事商量。”

    管家应是,脚步匆匆的走了出去,命人去了将军府。

    褚文杰回了将军府以后,和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说了皇上的态度,几人正在凝眉琢磨的时候,福伯进来禀报,“将军,王府来人了,让世子和世子妃马上回府。”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对看了一眼,心中纳闷,却也立刻站了起来,孟倩幽笑着说道:“舅舅,麻烦你转告舅妈一声,今日她准备的好饭好菜我们是吃不上了,等改日有时间我们再过来。”

    齐王爷命人来传信,必定不是小事,褚文杰也没让他们耽搁,颔首:“我会转告的,你们速回去吧,如过有解决不了的事情,让人过来给我说声。”

    孟倩幽笑着应下,告辞褚文杰后,回了齐王府。来到了齐王爷的书房。

    嫁进王府几个月,孟倩幽还是第一次进到齐王爷的书房。没有好奇的打量一番,而是和皇甫逸轩给齐王爷见过礼后,静静的站在皇甫逸轩的身侧。

    “父王,您急匆匆的喊我们回来有何事?”皇甫逸轩开口问。

    齐王爷咳嗽了一声,指着面前的椅子:“你们坐吧。”见两人坐定,齐王爷又咳嗽了一声,才声音里带着笑意的开口问:“我听说你们准备卖给朝廷好的药材?”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都微愣了一下,不知道齐王爷是从何处听到的这个消息。

    看出了他们的疑惑,齐王爷笑着解释:“刚才皇兄宣我进宫了一趟,特意告诉了我这的事情,他还问我”说到这,不仅声音里,连脸上都露出了止不住的笑意:“他还问我能不能便宜一些?”

    皇甫逸轩愣住,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齐王爷,觉得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孟倩幽低下了头。

    齐王爷看着她不停抖动的肩膀,就知道她和自己一样,在低头闷笑,也没有揭穿她,转向皇甫逸轩,强忍住笑意的问:“可以吗?”

    皇甫逸轩听清了,也回神了,看了身侧的孟倩幽一眼,见她只是低着头,不说话,以为是她心中不愿意,转头,对着齐王爷开口:“父”

    孟倩幽猛地抬头打断了他:“父王,皇上有没有说要便宜多少?”

    齐王爷愣了一下,回道:“这个皇兄没说,当时那个情形我也没问。”

    孟倩幽好看的眉头也皱起:“这个就难办了,便宜太多了,我们就损失大了,便宜的少了,皇上万一不高兴,我们就赔了夫人又折兵了,既没挣到银钱,又得罪了皇上。”

    这个倒是事实,齐王爷颔首:“我再去宫中一趟,找皇兄问一下,看他想要便宜多少。”

    孟倩幽阻止:“父王还是不要去了,您这一去问,皇上的脸面上挂不住,说不定会更加的气怒。”

    “那我们要怎么办?”

    孟倩幽微微一笑:“国库里并非拿不出这些银两,皇上之所以这样问您,无非是想着现在无战事,这些药材买回去也是囤积起来,派不上用场,这样花一百万两就有些不值了。不买的话,又怕什么时候突然起战事,没有这些药材,增加兵士的伤亡,让舅舅和将士们心存不满。所以,皇上才会有要我们便宜一说。”

    齐王爷了然的点头,怪不得皇兄会落下脸面来问自己这样的问题呢,原来是抱有这样的想法。不过皇兄考虑的也对,一百万两虽然不多,但是赶上灾年也会有很大的用处,能救很多百姓于水火之中,要是光有药材,可办不来那么多的事。

    想到这里,收起脸上的笑意,放软了语气,试探的问:“皇兄说的也有道理,那你们?”

    孟倩幽打断他:“父王,在商言商,我做的是生意,这些药材也就是卖给军中,如果是卖给个人,我能多卖出好几十万两,这几乎就是我们的底线了,我不能在让利了。”

    齐王爷没在说话。与公,孟倩幽是齐王府的世子妃,她所挣的银两也是贴补了王府。于私,诚如她所说,她是一名商人,辛辛苦苦忙活了好几年,却没有利润,天下不会有这样的傻子,孟倩幽就更加不是。

    皇甫逸轩也沉默不语,这是孟倩幽自己的私产,她无论作何决定,他都无声的支持。

    看着父子两的表情,孟倩幽知道他们的心里想的是什么,笑道:“不过,在将军府时,舅舅回去说了皇上的态度,我便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既可以不让朝廷出一分钱,有战事的时候也可以随时拿去用。”

    齐王爷的眼睛一亮,立刻惊喜的问:“你快说说,有什么办法。”

    “我们这些药材可以以一百万两的价格卖给德仁堂,让他们储存、保管,当然也可以售卖。只是规定他们一条,如果有战事时,这些药材必须全部让给军中用,至于价格,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能涨价,还是以现有的价格。”

    齐王爷凝眉沉思了一会,想到了其中的妙处,拍手叫好:“这个方法好,皇兄必定会同意的。”

    “可这样做,文东家就吃亏了,这些药材占用的本金多不说,还要最少保存三年。”皇甫逸轩有些疑虑。

    孟倩幽摆手:“不用保存三年,可以规定一定的比例,一部分留给朝廷,一部分让文东家去出售,所得的利润自然是都归他了。”

    皇甫逸轩还是觉得不妥:“那也不行,这几十万两压在那里,对于做生意的人来说是要命的事。”

    孟倩幽狡黠一笑:“所以呀,这就需要皇上给个恩赐了。”

    “什么恩赐?”齐王爷纳闷的问。

    “这就需要父王出面,请求皇上给德仁堂亲手写个御赐的牌子,挂在德仁堂总店的门口。这样的话,德仁堂的名气就更加大了,天下皆知了。卖的药材多了,自然从别的地方把这些亏损赚出来了。”

    “这个主意好!”齐王爷翘起了大拇指,第一次从心里佩服孟倩幽。不得不说,这是个一举两得,双方都得了实惠的方法。赐个匾额对皇上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但对德仁堂来说,可是扬名天下的大事。占用几十万两银两对于德仁堂这样的大的药堂来说,也不算太困难。如今双方的问题都得到了解决,是皆大欢喜的事。

    皇甫逸轩也用一种崇拜的目光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得意的冲他眨了眨眼睛,皇甫逸轩回以一个祸国殃民的微笑。

    孟倩幽立刻被闪瞎了眼。

    齐王爷把他们的互动看在了眼里,顿觉老脸有些微红,不自在的咳嗽了一声,“那父王就进宫去找皇兄了。”

    孟倩幽笑着点头:“好,我和逸轩去一趟德仁堂,提前给文东家打个招呼。”

    齐王爷颔首。

    两人站了起来,行过礼后,走了出去。

    齐王爷也站了起来,换下了朝服,穿上了平日里的衣衫,收拾妥当了以后,再次去了皇宫。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出了府门,坐到马车上。想着孟倩幽折腾了这一大上午,肯定是有些累了,皇甫逸轩让她在车厢里躺好,自己单手支头,侧身躺在她的身边:“你先休息一下,等到了德仁堂我喊你。”

    孟倩幽伸手一个用力,皇甫逸轩仰躺在车厢里,正在诧异之时,孟倩幽俯身趴在了他的身上,盯着他明亮清澈的的大眼睛,笑嘻嘻的说道:“车厢里太硌的慌,还是你的身上舒服。”

    皇甫逸轩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放软了自己的身体,让她趴的能更加舒服一些。用手摸了摸她如丝的秀发,无限宠溺的声音里没有任何的**:“休息一会吧,到了我喊你。”

    孟倩幽把脸贴在了他的胸膛上,笑着闭上了眼睛。

    皇甫逸轩嘴角含着笑容,连呼吸都轻柔了,唯恐惊扰到了她。

    车外的周安自然听见了车厢内两人的对话,明白了主子的意图,赶马车的速度慢了下来,慢慢悠悠的朝着德仁堂走去。

    这一段路程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可今天的马车的速度比牛车还慢,所以孟倩幽还真的睡着了,还睡得很香。等到了德仁堂门口,皇甫逸轩看着她沉睡的容颜,实在是舍不得叫醒她,便没有动。

    周安自然是没有催促。

    马车就这样静静的停在德仁堂的门口。

    德仁堂里的伙计看到是齐王府的马车,就知道是孟倩幽来了。殷勤的迎到了门口,刚要开口,却被周安伸出手指阻止住,示意他不要说话。

    伙计不解,却不敢做声,悄悄地退离了门口,跑去了二楼禀报文泗。

    文泗这个二货可不管那一套,“噔噔噔”的从楼上跑下来以后,大步走到门口,对着马车内大声嚷嚷:“都到了门口了,还不下马车,今日你们玩的又是哪一出?”

    孟倩幽被他的大嗓门惊醒,头也没抬,趴在皇甫逸轩的身上迷迷糊糊的问:“到了吗?我怎么听见了文泗那个不着调的声音了。”

    皇甫逸轩轻“嗯”了一声。

    孟倩幽缓慢的移动了自己的身体,不是起来,而是让自己趴的更舒服一些,依旧闭着眼睛说道:“不想动。”

    看她睁不开眼睛,皇甫逸轩实在是心疼,柔声道:“你在马车上睡吧,我去找他谈。”

    孟倩幽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睁开眼睛:“算了,还是我们一起去吧,总不能让文泗吃了亏。”

    两人的声音极小,文泗虽然听见了,但听不清两人说的是什么,不满的大声嚷道:“我说你们两个,还不下马车,磨磨蹭蹭的做什么呢?”

    孟倩幽坐起身,皇甫逸轩也跟着坐起来,帮孟倩幽整理好了衣服后,先下了马车,然后回身把她抱了出来。

    文泗惊的瞪大了眼,发出高昂的惊叫声:“小丫头,你又受伤了?”

    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德仁堂里来看病的人,多名坐诊的大夫,还有那众多的伙计,全部看了过来。

    孟倩幽想要掐死文泗的心都有了,也不动动脑子想想,她要是受伤了,逸轩能耽误这么长的时间才下马车吗?

    皇甫逸轩的脸色黑了下去,抬起了右脚,克制了又克制,才克制自己没朝文泗踹过去,没等孟倩幽开口,便沉着声音,语气里有暴风雨欲来的怒气:“闭嘴!”

    文泗的嘴立刻紧紧的闭上,再也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德仁堂里的大夫和伙计捂嘴偷笑。

    皇甫逸轩目不斜视的抱着孟倩幽快步的上了二楼。

    文泗紧跟其后。

    到了楼上,皇甫逸轩把孟倩幽放下,文泗急忙走到她面前,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看她真的是没事,松了一口气,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又出事了呢。”

    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孟倩幽故意吓唬他:“不是我出事了,而是你出事了,出了天大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