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二章 世代传颂的荣耀(一更)
    文泗“嘁”了一声,不以为意:“少吓唬我,我才没有什么大事。”

    说完,走回自己的桌案后,准备坐下。

    “皇上要御赐给德仁堂一块匾额算不算大事?”孟倩幽突然说了一句。

    “哗啦!”“咣当!”“噗通!”几个声音响过之后,文泗仰面朝天的躺在了地上,身上落满了他从桌子上扒拉下来的账册。虽没有惊呼出声,却是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仰着头,努力的眨着眼睛问:“你,你说什、什么?”

    看到他的狼狈样,孟倩幽笑出声来,清脆愉悦的笑声传到了楼下,大夫和伙计们心里开始纷纷的猜测,东家又做了什么出丑的事,让孟姑娘,不,世子妃笑成了这样。

    也不怪他们这样想,实在是每次东家在世子妃面前都只有出丑的份。

    皇甫逸轩嘴角也露出了笑意,不是因为文泗的狼狈,而是因为孟倩幽这愉悦的笑声。

    孟倩幽的笑声起,文泗就知道自己又上当了,从地上一跃而起,语气里有了怒意:“你这个死丫头,又捉弄我,我”

    “幽儿说的是真的,皇伯父确实想要赐你一块匾额。”皇甫逸轩不紧不慢的补充了一句。

    文泗完全忘了自己下面要说什么话了,瞪大了眼睛,慢慢的转头,看向了皇甫逸轩,然后又看了看孟倩幽,然后又看了看皇甫逸轩。嘴巴张张合合,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孟倩幽笑着坐下,慵懒的把身子靠在了椅子上,才笑眯眯的开玩笑的问:“文大东家是脖子不舒服吗?”

    皇甫逸轩也笑着坐在了她的身旁。

    文泗死死的盯着两人,如喝醉了酒一般,一步一步摇摇晃晃的走到两人的面前,咽了下口水,小心翼翼的试探的问了一遍:“你们说的真的,没有骗我?”

    “半真半假,这不来找你商量了吗?”孟倩幽笑道。

    又咽了一下口水,文泗才怪叫了一声:“商量什么,不用商量,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孟倩幽被震的耳膜疼,皱起眉头,伸出右手捂了捂自己的耳朵。

    皇甫逸轩阴冷的目光朝文泗瞥了过去。

    文泗立刻感觉自己的身上结了一层冰,冻得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急忙后退了一步,也压低了声音,再次重复了几遍:“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皇甫逸轩收回了目光,文泗身上的寒凉也立刻退了下去,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要开口说话。

    孟倩幽先开口说道:“我渴了。”

    “哎哟,姑奶奶,你先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你再”

    皇甫逸轩的眼光又看了过来,文泗的话声戛然而止,点头哈腰,一副谄媚相:“知道了,我亲自去给你们端水。”说完,人已经窜到了门口,那速度之快,就连皇甫逸轩都微微有些讶异。

    没听见有下楼的声音,只听见楼下响起了惊呼声,孟倩幽笑着摇头,这个文泗,肯定是激动坏了,直接施展轻功从二楼跳了下去。

    皇甫逸轩眉头有些微微皱起。

    孟倩幽解释:“文泗的武功不低,当年文老东家虽然不待见他,但是嫡孙享有的待遇是一样也不少他的。”

    皇甫逸轩点了点头。

    文泗的动作很快,两人只说了这两句话的功夫,他已经端着两杯茶水喝一杯白水上来了,白水放在了孟倩幽的面前,自己和皇甫逸轩一人一杯茶水。

    按捺住自己的性子,看孟倩幽端起白水来,轻轻地抿了几口,才迫不及待的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点说给我听。”

    孟倩幽也不再捉弄他,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给了他听,最后道:“父王已经去宫中了,这件事应该**不离十,我和逸轩便先过来给你通个消息,不知你的意见如何?”

    一百万两银子对经营了多年的的德仁堂来说,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可要是能换得一块御赐的匾额,那就是真的不多了。文泗听完,兴奋的在屋子里来回走动了几圈,才停下来,道:“这是天下掉下来的好事,我岂能不要。别说一白万两银子,就是五百万两,就是卖了祖宅,也要凑出来,这块牌匾必须要,你们等着,我这就命人回家取了印鉴,给你们去钱庄提银子。”

    “不用着急,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孟倩幽笑着道。

    “快说,快说。”文泗催促。

    “需要一百万两的说法是说给皇上和父王说的,至于到了你这,你可以先把这些药材拿来,等你卖出银子来的再给我。”

    文泗的瞳孔变化,眼睛瞪了起来。不相信的问:“你的意思是说,这一百万两银子我不用付?”

    瞪了他一眼,孟倩幽道:“想得美,我现在可是拖家带口的人,你不付银子,我们喝西北风去了。我是说你现在可以不用付,但是必须每年给我结一次账,这样的话,德仁堂的银钱也不会吃紧了。”

    文泗听懂了,哈哈大笑了起来:“小丫头,我当初真的是没有白结交你呀,你的这份大恩,我文泗会铭记一辈子。”

    孟倩幽莞尔一笑,故意打击他:“别,文大东家,您还是别记了,沾上你,我几乎是没有什么好事。”

    文泗的笑声卡在了喉咙里,憋得不由自主的咳嗽了一声。

    看他这个样子,孟倩幽心里舒坦了,端起茶水,慢慢的喝了起来。

    文泗兴奋的走到门边,对着外面大喊:“来人!”

    有伙计噔噔噔的跑上楼来:“东家。”

    “速去把我爷爷接来,就说有件大事需要他处理。”

    伙计不敢怠慢,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文泗兴奋的走到自己的桌案前,端起茶水,一饮而尽,还觉得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在屋子里激动的走来走去。

    孟倩幽看着眼花,皱眉:“文大东家,您老人家能不能停下来,我的头都被你晃晕了。”

    文泗猛然停住身体,怒瞪着她,问:“你刚才喊我什么?”

    “文大东家呀,怎么喊错了?”孟倩幽回道。

    “不是,下一句,”

    孟倩幽歪着头想了想,也没有想起啦,扭头问皇甫逸轩:“我刚才喊什么了?”

    皇甫逸轩嘴角的笑意掩饰不住,看了要冒火的文思一眼,笑着道:“老人家。”

    孟倩幽调皮的眨了眨眼,一副茫然的表情:“真的吗?我不记得了。”说到这,也看了文泗一眼:“我也没喊错呀,他确实是老人家。”

    文泗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在两人面前转了两圈。最后停在他们面前,不满的说道:“你仔细看看,像我这样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丰姿卓越,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翩翩公子,哪里跟老人家沾上边了。”

    孟倩幽捂着自己的胸口,做了好几个呕吐的动作,一副受不了他的模样:“文大东家,求求您别在这么自恋了好吗?您把夸赞我们家逸轩的词全用在了您的身上,您不觉得有点糟蹋了这几个词吗?”

    皇甫逸轩刚喝进嘴里的茶差点笑喷出来,但还是强忍住,放下了茶杯,露出了自己的脸。

    看看他那张好看的人神共愤的脸,再想想自己的,文泗张嘴反驳的话咽了回去,灰溜溜的回到了桌案旁,把刚才自己跌倒时,扒拉到地上的账册全都默默的捡了起来。

    伙计不知道什么事,风风火火的去了文府,直说东家让老东家赶快过去一趟,至于什么事,却说不上来。

    文老东家以为德仁堂出了什么解决不了的大事,心急火燎的坐着马车就来了,老当益壮的也噔噔噔的走上二楼,边推门边问:“泗儿,发生了什么”

    等看清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坐在屋内时,赶忙止住了话头,躬身给两人行礼:“世子,世子妃。”

    皇甫逸轩坐着没动,只是微微颔首。

    孟倩幽却站了起来,笑道:“文老东家,我们是一家人,以后这礼数都免了吧。”

    文老东家道谢。

    文泗走了过来,搀着他坐到了椅子上,周身都散发着喜悦的光芒,道:“爷爷,世子和小丫头给我们德仁堂争取来一件天大的好事。”

    文老东家被他的情绪感染,笑问:“什么好事?”

    文泗急迫的把事情全部告诉了他。

    文老东腾的站了起来,颤着声音问:“泗儿,这是真的,我们德仁堂真的能得到御赐的匾额。”

    文泗如小鸡啄米一样连连点头,语气里也是难掩的激动:“是,爷爷,这是真的。”

    “那、那、那”激动的一连说了三个那字,文老东家也没有说出下面的话来,一把推开了文泗,从桌案后走了出来,对着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就要跪下去。

    孟倩幽吓了一跳,急忙起身要阻拦。

    皇甫逸轩却用内力稳稳的托住了文老东家的身体,使他无法跪下去。

    文泗也是骇了一跳,急忙走上前来,“爷爷,你这是做什么,小丫头又不是外人。”

    文老东家已经激动的热泪纵横,“世子和世子妃的大恩大德,文某没齿难忘,以后有什么差遣,尽管吩咐,文某绝不推脱。”

    孟倩幽笑着走上前来:“文老东家言重了,这于我们来说是举手之劳,您老不用记挂在心上的。”

    文老东家激动的摆手:“不不不,世子妃,对于我们文家和德仁堂来说,能得了皇上御赐的匾额,这是天大的荣耀,是我们文家可以世代传颂的荣耀呀。”

    文泗也深有同感,连连点头。

    孟倩幽有些被文老东家感染,笑着说道:“您老这样说,我们的心里就踏实了。您老先在这里等着,我和逸轩马上回府,看看父王从宫里回来了没有,一有确切的消息,我们立刻派人给你们送来。”

    文老东家不住的点头:“好好好,麻烦世子和世子妃了。”

    皇甫逸轩闻言站起身,微微颔首算是个两人告别后,和孟倩幽一起下楼。

    脸上激动的眼泪还没有干的文老东家和文泗亲自送了下来,看着两人坐着马车走远,才回了楼上去等消息。

    回来的路上孟倩幽没有再休息,周俺的马车赶得就快了,没用多长时间就到了王府门口。

    “王爷回来了没有?”两人下了马车,皇甫逸轩问看门人。

    看门人恭敬回禀:“王爷刚回来,说让您和世子妃回来后直接去他的书房。”

    两人直接来到了书房,齐王爷满面笑意的坐在椅子上,道:“皇兄同意了,但是提出了一个条件。说这三年内只允许德仁堂卖四成的药材,剩下的等新的下来后才可以全部出售。”

    这已经超出了孟倩幽的估算了,她以为皇上顶多会允许卖两成呢。道:“德仁堂那边我们也已经问好了,文东家同意拿出一百万两来购买这些药材。”

    齐王爷颔首:“既然这样,我们都派人去送信吧,让双方都准备好,挑一个良辰吉日把这个事情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