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三章 回家看看(二更)
    齐王爷派了管家去宫中送信,皇甫逸轩则派了周安去德仁堂送信,并嘱咐他:“告诉文老东家,请他尽快择一个吉日出来。”

    周安应声,骑着快马来到了德仁堂,把皇甫逸轩的原话告诉了文老东家。

    文泗急迫:“还择什么几日呀,要我看,今天这个日子正好,你回去”

    文老东家打断他:“泗儿,这是我们文家的荣耀,马虎不得,必须要找大师算一算。这样,我们立刻去青云寺,找寺中的得道高僧给我们算一个吉日。”

    文老东家发了话,文泗哪敢不从,爷孙俩坐着马车直奔青云寺。捐了一百两的香油钱,得了大师的一个吉日,两日后是个好日子。两人不敢耽搁,又匆匆的回了的德仁堂,想让伙计去给孟倩幽送信,想想又觉得不妥,文老东家便命文泗亲自上了门,说好了日子。

    皇上那边也得到了消息,当下就命总管太监,从宫外买来了一块匾额,亲自提笔在匾额上写下了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德仁堂”,匾额的正上方写了御赐两字。

    两日后,在满城百姓的惊讶声中,在同行艳羡的目光中,这块装裱好的匾额高高的挂在了德仁堂总店的上方,替代了那块挂了几十年的老匾额。

    文老东家带着文氏的所有族人,德仁堂里的大夫、伙计,对着匾额行了三拜九叩大礼,所有人的人都是激动的热泪盈眶。

    德仁堂也从此闻名了天下,去德仁堂看病的,进药材的,过来找合作的,每天都络绎不绝。三个月的时间,就赚了以往一年的银子。

    田七的事情得到解决,张柱在文彪的带领下,把京城的各个地方,就连犄角旮旯也都逛过了,心满意足,准备回老家。

    这次不止是孟倩幽,就连孟氏也买了不少的东西,让张柱给家里人捎回去。

    这日一大早,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早早的起床了以后,吃过早饭,准备换好衣服去南城送张柱回家。

    皇甫毅的恭敬的声音从门口响起:“大哥,我有事找您,可以进来吗?”

    两人换衣服的动作顿住,对看了一眼,从对方的眼里都看到了疑问,皇甫毅好长时间没用大哥这个称呼了,这一大早的会有什么事情。

    “进来吧。”示意孟倩幽也在凳子上坐下后,皇甫逸轩沉声回应。

    皇甫毅掀开门帘走了进来,背上还背着一个小包袱。

    皇甫逸轩的眉头微皱了下。

    皇甫毅也没有行礼,直接走到两人面前,露出一个讨好的笑脸:“大哥,幽儿姐姐,我想跟着回老家去看看。”

    来了王府这些年,皇甫毅从来没有提及过老家,皇甫逸轩一直以为他当年的年纪小,把所有的过往都忘了,没想到他今日突然提出回家。

    “怎么想起回老家了?”皇甫逸轩不动声色的问。

    皇甫毅收起了笑意,脸上微露出一丝痛苦之色:“我想回家给我爹娘上上坟,尽尽孝心。大哥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扫了一眼他背上那个小小的包裹,皇甫逸轩问:“银两够吗?”

    “够了,够了,这些年我吃住在王府,没有什么花销,大哥平日里给我的银子我都攒下了,有好几十两呢。”听这话,皇甫毅就知道皇甫逸轩只答应了,重新露出了笑脸,笑着回道。

    皇甫逸轩对着外面吩咐:“青鸾!”

    青鸾应声,走了进来。

    “去账房支二百两银子给毅儿带上。”

    皇甫毅急忙摆手:“不用,不用,我只是回家看看,用不了这么多的银两的。”

    青鸾没动,看向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示意,青鸾走了出去。

    “回家以后,如果没地住,便去我家,我一会儿让人给我大哥捎信,让他给你安排好。”孟倩幽说。

    “不用麻烦幽儿姐姐了,我记得我还有一个亲叔叔呢,想必他会收留我的。再说,我也住不了几日,给我爹娘上完坟,看过了族老之后,我即刻就往回走。”

    “你从来没有独自出过门,这样,我派人跟着你,等你回来的时候,好有个照应。”

    皇甫毅摆手:“谢谢幽儿姐姐,这几年我跟着大哥也学了一些拳脚功夫,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

    见他推辞,想着多一个人他也不习惯,孟倩幽也没有坚持。

    青鸾拿了二百两银票过来,皇甫毅知道皇甫逸轩的脾气,便也没有多推辞,小心翼翼的叠好,放入了自己的怀里。

    “你先出去等着吧,我们换好衣服后,咱们就去南城。”

    皇甫毅应声,退了出去,背着小包袱静静的等在门外。

    孟倩幽两人换好了衣服走出来,朝着府外走。

    皇甫毅跟在后面。

    青鸾和朱篱跟在最后。

    一行人来到南城。

    孟氏早就命人把准备的东西全部装好了马车,全家人都站在了门口,就等着两人过来了。

    几人从马车上下来。

    孟氏一眼就看到了背着包袱的皇甫毅,奇怪的问:“牛蛋,你这是”

    “我想趁着这次机会回去给我爹娘上上坟,我这不孝的儿子,多少年都没有回家了,估计我爹娘坟上的草都不知长了多高了。”皇甫毅回道。

    孟氏沉默了一下,牛狗子夫妇活着的时候,别说跟村里人了,就是跟一家人的关系也不是很好。以至于他们两口子发生了意外,牛蛋被带来了京城以后,到了清明烧纸的时候,哪怕是半张烧纸,也没有人愿意施舍给他们。确实如牛蛋所说,他们坟上的草都一人多高了。

    沉默了半晌后,孟氏道:“你出来这么多年了,回去看看也好,要是没有地方去,可以去我们家,让你孟叔给你安排个好地方住。”

    皇甫毅应声:“知道了,婶子,我回去后会找孟叔的。”

    孟氏轻轻的叹息了一声,牛蛋家里没有了爹娘,回去也只是徒增痛苦罢了。

    张柱一看孟氏的情绪不对,赶紧开口:“妹子,时辰不早了,我该走了。”

    孟氏回神,有些不舍:“大哥,幽儿还有几个月就生了,你告诉爹娘,让他们提早过来,好好的享享福。”

    “这话从昨天到现在你说了几十遍了,放心吧,我肯定会告诉爹娘的,到时他们不来,我保证就把他们送来。”

    孟氏高兴的点头:“大哥要说话算话,我等着呢。”

    张柱来时是孟二银派了镖局的两人赶着马车送来的。这回去了东西多了,孟倩幽又安排了几名精卫跟着回去,并告诉他们,到家以后不必急着回来,等着皇甫毅一起回来。

    张柱和皇甫毅坐的马车在前,装东西的马车在后,两辆马车渐渐的越走越远,孟氏依依不舍的站在门口,直到连马车的影子都看不到了,才对孟倩幽和皇甫逸轩道:“快进来吧。”

    除了孟齐以外,一家人全部走进了家里,孟齐则坐着马车直接去了作坊。郭飞赶的马车,临走以前还悄悄的看了朱篱几眼。

    朱篱红了脸,羞得低下了头。

    青鸾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捂着嘴偷笑。

    朱篱感受到了她的笑意,抬起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死丫头,别笑我,一会儿文松就出来了。”

    青鸾的脸色也微红了起来。

    几人都来到了孟氏住的院子里,坐下以后,孟氏笑道:“前些日子,文彪过来找我,询问几个孩子的亲事,我看你们忙着,就没有打扰你们,现在田七的事情办妥了,土豆粉店也开了,作坊里也没事。土豆也没有下来,我寻思这要不然让他们先把亲事定下来,等土豆收完了,咱们就给他们筹办亲事。”

    孟倩幽没意见,笑着点头:“娘和二嫂还有英子嫂子对这种事熟悉的很,还是由你们操办吧,我只管坐在一边看着就行。”

    孟氏也没打算让她管,闻言带头:“好,一会儿我把文彪夫妇叫来,告诉他们该准备的东西。不过青鸾和朱篱这两个丫头,在哪里定亲,实在王府还是回咱们家里?”

    “这个”孟倩幽看向皇甫逸轩。

    “去王府吧,青鸾和朱篱毕竟是母妃送给幽儿的人,在家里不合适,我回府后跟母妃商议一下,给娘一个回信。”皇甫逸轩道。

    孟氏点头:“也好,等他们成亲以后,再来家里住吧。”

    孟氏提到了青鸾和朱篱的亲事,这让孟倩幽想起了让皇甫巽出面给作坊里的伤残兵士们公开招亲的事,不知皇甫巽是忘了,还是他不愿做这件事,到现在也没有消息。想到这,笑着对皇甫逸轩说:“咱们好久没去看大哥了,趁着今日有闲暇,去看看吧。”

    皇甫逸轩也同时想到了这件事,点头。孟氏正好也要给文彪一家人商议提亲的事,也没有挽留他们。

    两人坐着马车直接来到了东宫。

    皇甫巽这段时间常常被皇上叫去批阅奏折,实在是心累的很。今日趁着皇上还没有派人来喊,偷个懒在宫里睡觉。听了总管太监的禀报,困意浓浓的挥手:“请他们去雍清殿等一会儿,我马上就来。”

    总管太监应了声:“是”,躬身退了出去。

    皇甫巽勉强开眼,连打了个哈欠后,才慢慢的起床。

    近身伺候的两名宫女立刻拿来了衣服给他穿戴好,整理好了发冠。另一名宫女打来了清水,端着站在他的面前。

    皇甫巽低头清洗干净自己,恢复了精神。这才迈着闲适的步伐,不紧不慢的走进了雍清殿。笑着对两人道:“轩弟,弟妹,你二位今日怎么有空闲来我这东宫窜门了?”

    “好些天没有见过大哥了,想念的紧,今日特意和逸轩一起过来看看你。”孟倩幽也笑着回道。

    不知为什么,皇甫逸轩听完她这番话,心头一紧,总感觉自己即将要倒霉一样。急忙说:“弟妹,你可别这样说,有什么事吩咐大哥去做就行了,大哥绝不推脱。”

    “那我就不客气了,不知道我们托付给大哥的几件事情,大哥办的怎么样了?”孟倩幽笑着问。

    “你堂哥和你朋友任职的事我已经给吏部打点好了。至于威远镖局的事,当年经办的几个官员我也查到了,这这几日就命人去喊他们过来喝喝茶。”皇甫巽道。

    孟倩幽等着听下文,却没有了,笑眯眯的问:“大哥,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

    “没有呀。”皇甫巽奇怪的说:“不就是这两件事情吗?我记得牢呢,一点都没有忘记。”

    孟倩幽笑了起来,那笑容在皇甫巽的眼里,怎么看,怎么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急忙道:“弟妹,大哥是真的记不起还有什么事了,麻烦你提醒我一下?”

    孟倩幽看向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开口:“幽儿给大哥出过主意,让大哥出面帮着作坊里的伤残的兵士们招亲,借此扬名天下的事。大哥看来是真的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