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四章 胎动(一更)
    皇甫巽猛然使劲拍了自己的脑门一下:“近日父皇天天召我去宫中看奏折,还询问我对朝事的看法,我完全给忘了。”

    “看来大哥的好日子不远了。”孟倩幽笑着意味未明的说了一句。

    皇甫巽听懂了他的意思,笑着摆手:“父皇现在正值壮年,龙体安康,不会那么早让我继位的。让我帮着看奏折,无非是先让我历练一下。”

    孟倩幽笑着转移了话题:“既然大哥现在想起了,那么是您亲自去,还是由我们夫妻两人来操办?”

    皇甫巽沉吟了一会儿,道:“还是由我来操办吧,你看看哪天是个好日子,我提前给父皇请个假。”

    “大哥出马,哪天都是好日子,您尽管去和皇上商议,回头给我们个准信就行。”孟倩幽笑着道。

    皇甫巽点头,“今日我进宫后,就会禀明了父皇,你们等我的消息吧。”

    孟倩幽应声,“好,等大哥有些确切消息以后,我们再商议具体的事情。”

    殿外传来总管太监的禀报声:“太子,皇上派人来召您进宫了。”

    皇甫巽笑着站起来:“大哥真是抱歉了,还没有来的及好好招待你们。”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也站了起来,孟倩幽笑道:“朝廷里的事要紧,大哥去忙吧,我们两人也回去了。”

    三人同时出了东宫。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回到齐王府,来到齐王妃的院子里,把青鸾和朱篱两人的亲事说给她听,询问她的意见。

    齐王妃想也没想,毫不犹豫的说:“当然是在我们王府,青鸾和朱篱可是我们王府的人,别说是定亲了,就是成亲了以后住在王府里都行。让管家给他们腾出两间房即可。”

    “这个恐怕不行,文松是文彪的独子,他们夫妻两个不会同意让青鸾和文松住来王府的。”孟倩幽笑着道。

    齐王妃也没有坚持,住在哪里都一样,反正两人每天都会来府里伺候孟倩幽的。

    孟倩幽和齐王妃说笑了一阵,笑着问:“煜儿这几日在忙些什么,好几天都没有看到他了。”

    齐王妃脸上露出了安慰的笑意:“煜儿现在可有出息了,把田产和店铺都打理的井井有条,每日都会过来给我请安,不过天色都很晚了,我便没有让他过去打扰你们。”

    “那就好,现在林小姐也订了亲了,母妃也该开始真正的操心煜儿的亲事了。”

    “我知道,前些日子我们招亲时过来的那些小姐,我看着闺范礼仪都不错,当时也留下了他们的画像和生辰八字。我挑了几个中意的,让煜儿看了看,他说都好。我这不正打算派人去暗地去调查一番,要是真如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好,我便挑一个给他定下来。”

    “这京城里的人家我认识的没有几个,选人这事就劳母妃多费心了。不过,这暗中打听人的差事,就让我们来吧。”

    孟倩幽两人的手里有精卫,打听消息是好手,齐王妃没有推辞,笑着拿出了五张画像,展开了第一张,让孟倩幽看清了上面的女子,“这个是武侯府的庶出小姐,端庄文雅,温和有礼,据说是姨娘早逝,自小养在了武侯夫人身边,和嫡亲的女儿没有区别。”

    又打开了第二张,道:“这是左御史的嫡次女,个性活泼,开朗爱笑,性格和煜儿倒是相配,只是年龄上相差一些,今年刚刚十五岁。”

    第三张上是个优雅精致的女子:“这个是新晋丞相之女,左”

    又是丞相家的女儿,孟倩幽没有了好感,打断齐王妃:“母妃,这左小姐一个就是不苟言笑之人,煜儿可受不了这样的性格,咱们还是看下一个吧。”

    “其实母妃对她也没有多少好感,这个姑娘太过于端庄了,给人一副拒人千里的感觉。但是贺章死后,他父亲新晋丞相之职,丞相夫人又是极力推崇自己的女儿,母妃这才挑选了她的画像。”说完,便把这张画像拿开,放在了一边。

    指着第四张道:“这是御史台吴大人之女,年龄上和煜儿差不多,人也敦和娴静,只因他父亲是御史大人,没人敢上门提亲,所以才耽搁到了现在。”

    孟倩幽点头。

    只剩下最后一张了。

    齐王妃指着说道:“这是母妃最满意的一个姑娘,就是身份低微了点,是太医院院首姜太医的亲孙女,人长得漂亮,脾性也好,那天姜少夫人带她来的时候,母妃一眼就相中她了。可是她身份摆在那,要是真的应下了这门亲事,世人该说我这个当家主母苛刻庶子了。”

    “别人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煜儿觉得合心意就行,这四张画像我拿走了,让精卫看过后,就着手去调查,人品首先是第一位的,至于其它的,都不太重要。”

    齐王妃点头。

    孟倩幽拿着画像回了自己的院子里,召周安进了屋子,吩咐他去找几名擅长打听的精卫过来。

    自己手下有什么特长,这么多年过去了,周安早就了解的一清二楚,不大一会儿,便找了十多名过来。

    孟倩幽把他们分成组,每组看过不同的画像,想法去不同的府邸打探。

    众人接受命令,退了下去。

    孟倩幽站起身,走到床边,仰躺在床上,摸着自己的肚皮道:“我感觉今日这”话没说完,便惊异的睁大了的眼睛。

    皇甫逸轩感觉到了她的异常,一个箭步就来到了床边,紧张的问:“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孟倩幽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只是拼命的指着自己的肚皮。

    皇甫逸轩更加的恐慌了,急忙说道:“我派人去请大夫过来。”说完,转身欲往外走。

    孟倩幽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既惊奇又欣喜道:“动了,他们动了。”

    “什么动?”皇甫逸轩回头,刚说了这三个字,猛然反应过来,眼睛瞬间睁大,狂喜:“你是说”

    孟倩幽连连点头:“孩子,我们的孩子动了。”

    皇甫逸轩激动的热血澎湃:“在哪?怎么动?”

    孟倩幽抓着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肚皮上,想让他感受一下孩子的动静,可是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孩子再动弹一下。

    皇皇甫逸轩把手放在孟倩幽的肚子上轻轻抚摸了一圈,也没有感觉到一丝动作,有些失望的放开手。

    孟倩幽不忍看他失望的脸色,劝慰他:“孩子现在还小,胎动的次数还少,等再长一段时间,就是经常的事了,到时候,让你摸个够。”

    皇甫逸轩这才露出笑意,坐在床边的软凳上,手依旧放在她的肚子上来回的摩挲,一脸向往:“幽儿,你说他们是男孩还是女孩?”

    “肯定是男孩,男孩调皮,动的早,我这还没有四个月呢,就开始动了。”

    皇甫逸轩不赞同:“我觉得是女孩,女孩是最贴心的,她这是怕你不知道她是男是女,提前给你打招呼呢。”

    孟倩幽笑起来:“你想太多了,他们也只是刚刚成型的孩子,哪里会有这样的想法。”

    “我说是就是,肯定是,绝对是,一定是。”不知为什么,皇甫逸轩态度非常坚决。

    孟倩幽赶紧附和他:“好好好,既然你这当爹的说他们是女孩,那就一定是女孩。”

    手摸不到,皇甫逸轩干脆把耳朵紧紧地贴在了她的肚皮上,仔细倾听了一会儿,依旧是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抬起头,道:“依照母妃和娘的脾气,如果你生了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她们以后也就不会催促你了。如果你生了两个儿子,估计母妃和娘还会盯着你的肚皮的,我可是不想让你再受苦了。”

    “要是两个女儿呢?”孟倩幽笑着问。

    “这个我也想好了,两个女儿就两个女儿吧,以后这王府就让煜儿的儿子来继承,我正好陪你去过逍遥的日子。”

    “你猜父王要是听到了你这话,会不会打死你?”

    皇甫逸轩点头:“会的。”

    随即又露出一个狡黠笑容:“所以我准备到时偷偷的跑掉,把两个女儿全都扔给他。”

    孟倩幽笑出声来:“你可真是的,连父王也敢算计。”

    到了晚上的时候,皇甫巽派人送了信过来,说他已经禀过皇上了。皇上大力支持,还表扬了他,说他有这样宽厚的心胸,将来一定会是个好帝王,自己也可以放心的把江山社稷交到他的手里。并让来人询问,招亲选在哪一天。

    孟倩幽听后,笑着吩咐来传信的太监:“你回去禀报太子,就说我和世子两人还要做些事情,准备一下,等定下来日子以后,会命人给太子传信。”

    传信的太监应声,回了东宫去禀报。

    第二日,孟倩幽和皇甫逸轩去了北城找到了包清河,给他说了太子要帮着作坊里的伤残士兵招亲的事。

    包清河听后,大家赞叹了一番:“太子宅心仁厚,连这样的事都能为兵士考虑到了,将来登基以后,必定会受到万民的爱戴。”

    说完,又道:“世子和世子妃有什么吩咐尽管说,下官一定全力照办。”

    孟倩幽笑道:“说是招亲,说白了就是一个相亲大会,包大人先张贴出告示,北城的女孩子只要满十五岁的,都可以过来报名,前提条件是要心甘情愿,而不是被家里人所逼迫。统计完成后,我们便择一个日子,让这些女孩子和那些伤残军士互相见个面,有看对眼的,互相喜欢的,直接告于我们就行。”

    包清河点头:“这个简单,告示我马上拟写,世子妃看过以后,觉得可以,我立刻命人张贴出去。”

    孟倩幽笑着颔首。

    包清河命人端上茶水,自己则去了前堂拟写告示。

    世子和世子妃来衙门里了,师爷和衙役们心里那个激动,都觉得自家的祖坟上冒青烟了,才让他们有幸见到世子和世子妃。要知道,当初被分来这贫瘠的北城时,他们的心里是万般绝望的,俸银不高、没有油水。虽是京城的四城之一,但跟所谓的天高皇帝远有的一比。因为多少年了,别说皇上了,就是比他们包大人大一级的官员都没有一个人来过。今日好了,世子和世子妃来了,他们这简陋的衙门变得蓬荜生辉起来,他们的心里是从来没有的自豪与骄傲。所以,每个人都挺直了胸膛,规规矩矩的站着,没有半丝懈怠的模样。

    包清河从后堂过来的时候,看到这严肃的场面,还吓了一跳,问师爷:“可是有什么大的案子?”

    平日矮小精明的师爷,今日也感觉自己高大了不少,昂首回道:“禀大人,没有。”

    “那你们这是?”

    “世子和世子妃来了,我们不能给衙门里抹黑。”师爷铿锵回道。

    包清河了然,笑看了众人一眼:“世子和世子妃给我们北城人们又带来了一件好事,你们想不想知道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